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强悍对上彪悍

    第二百六十八章强悍对上彪悍

    当晚,风无忌找到了蔓蔓,语重心长的向她道明一个事实,并请求她去唤醒正在闭关的苏寒。

    “蔓蔓小姐,剑宗白杨虽不是你亲手所杀,却是因你而死,这消息想必早已传回了剑宗,我怕……”风无忌哀哀的叹了口气,“他的师父是剑宗三长老,绝对是排在前三的高手,还是快快请苏公子出关从长计议啊!”

    血月大陆,武道十宗是巅峰般的存在,拥有无人敢拒的威严,极火宗如此,长生天如此,剑宗亦是如此。

    若单论实力,剑宗也是名列前茅的宗门,比起火婴出世前的极火宗也是只高不低,三长老白建是出了名的护短,如今他的弟子死在了岐黄城,那当真是一记响亮的迎面耳光。

    而且,江湖上还有传言,说白杨其实是白建在外的私生子,风无忌倍感压力,迫于无奈才找到了蔓蔓。

    闻言,蔓蔓眉头紧锁,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早些时候跟极火宗与长生天的人交集大概也能感觉到,这些宗门平日里高高在上,习惯了颐指气使,就像地球上的官商二代,颐指气使,从来都只有欺负人的份儿。

    “这个……”蔓蔓也很为难,沉吟片刻,道,“风城主,天色不早了,容我们商议一番,明早再做答复可好?”

    “恩。”风无忌点头,起身欲走,身形顿了顿,神秘的笑了笑,“其实,以苏公子的身份和蔓蔓小姐的实力,只要能拿到这次比试的冠军,长生天绝不会容忍剑宗到这极北之地来撒野。”

    “风城主有心了。”蔓蔓微微点头,摆出送客的架势。

    蔓蔓不傻,风无忌绝不会闲着蛋疼来这里发表一通关于“剑宗很危险”的演说,这位城主的手段她也见识过,绝不是等闲角色。

    此行目的无非是两个,一是想坐实了蔓蔓与剑宗的矛盾,以苏寒的实力化解起来应该不难,到时候岐黄城便要红透了血月大陆的半边天,他风无忌作为城主的收益无疑是最大。

    其二,便是有关上面的长生天,武道十宗之间的牢固关系都建立在利益上,倘若有了利益的纠葛,分分钟就要灭你宗门,蔓蔓就是未来引发长生天与剑宗矛盾的导火索。

    败了,风无忌无责任;胜了,他反而能贴上来共同分享战利品。

    能在强者为尊的血月大陆做到一城之主,风无忌的城府,很深啊!

    这件事蔓蔓没有告诉涂豪和呆霸王,自己坐在一旁仔细想了许久,趁着夜色,来到了苏寒闭关的那间屋子。

    她是不敢打搅苏寒闭关的,可现在事态紧急,别无选择了。第二百六十八章强悍对上彪悍

    轻轻敲响了房门,蔓蔓的心情很坎坷,没一会儿,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进来吧。”

    声音不是从口中发出来的,而是直接出现在脑中,亲切,庄严,肃穆,高大。

    这是灵魂传音。

    蔓蔓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灵魂传音与武侠小说中的千里传音是一个概念,能使出来的无不是绝世高手,想想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其实,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灵魂传音,苏寒只是仗着澎湃的灵魂之力,以及闯过生死劫之后的感悟,还有与蔓蔓亲密的关系,勉强才做到这一点。

    而且,距离也要控制在十米之内,超出分毫都会导致无法传达。

    屋中,可以说是一片狼藉,昏黄的灯光下苏寒盘腿坐在一大堆死骨之中,蓬头垢面,嘴边是一片唏嘘的胡茬子,与之前的翩翩美少年形象简直判若云泥。

    “坐。”苏寒丢下手中一块死骨,指着一片还算空旷的地方,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恩。”蔓蔓点头,道,“熊海威主持选拔长生卫,第一名奖励一尊丹器,我带着涂豪和呆霸王参加,今天比试的时候失手打死一个剑宗的重要人物,风无忌很纠结的样子……”

    蔓蔓的描述很简短,却很精练,几乎不用废话就向苏寒汇报了现状。

    苏寒闻言,侧着脑袋想了想,道,“丹器还是要搞一搞,这次比武也正好可以沉淀一下你们积累的东西。至于什么剑宗弟子,杀了就杀了,技不如人能怪谁?天塌了,我帮你扛。”

    一直以来,蔓蔓以为自己霸气十足了,没想到跟苏寒比起来还差很大距离。

    这才叫霸气!

    直听的蔓蔓心潮澎湃,心花怒放,强行按耐着才没有把要为苏寒生孩子的冲动喊出来。

    确实,这句话对女性的杀伤力实在太大。

    “好了。”苏寒的声音又把蔓蔓拉回到现实,“我这边已经进行到一半,最多三天就能出关,到时候我亲自坐镇,这尊丹器已经姓苏了!”

    前世的积累,苏寒在炼丹方面颇有造诣,深知一尊好的丹器对丹药品相的影响是多么巨大,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恩。”蔓蔓像个小女人一样,在这个霸道男人面前唯命是从。

    “不早了,睡吧。”苏寒说罢,又拿起一块死骨,闭上了眼睛。

    蔓蔓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摸着自己滚烫的脸蛋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

    比武第三日,晴,演武场上立起了一块巨大木牌,上面第二百六十八章强悍对上彪悍

    又挂着一块块木质腰牌,代表着五百一十二位参赛选手。

    从这一刻开始,每一场都是要记录在案,只要胜过一场进入下一轮,就等于是半个长生卫。

    这次,熊海威简单宣读了一下预赛规则,着重申明了点到即止,毕竟能走到这一步的都是个中好手,稍稍训练一下便能独当一面,千金易得人才难求,他可不想眼睁睁看着人才因为好勇斗狠而陨落,太心疼。

    第一场是呆霸王,他的对手是一个看起来就很有威慑力的汉子,目测起码两百公斤,浑身上下都是充满爆炸力量的肌肉块。

    男人的肌肉就如刀剑的锋刃,强与弱只凭看一眼就能认定,而这个汉子无疑是让人看一眼就心底打颤的那种,沙包大的拳头任凭谁看一眼都会眉头猛跳。

    “岐黄卫,胡思!”汉子冲着呆霸王一抱拳,中气十足。

    “恩。”呆霸王只是象征性的发出一个音节。

    胡思也没有太过在意,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小子,今天你完蛋了!爷爷我一路过关斩将就是为了能手刃你们几个,为我弟弟报仇!”

    一个照面,胡思便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胡思是岐黄卫的一个小百夫长,实力强横,当日在天外楼被苏寒一招秒杀的两个护卫,其中一个便是他的亲弟弟。

    后来,苏寒唬住了城主风无忌,胡思以为自己区区一个百夫长再无报仇的可能,却没想到熊海威的出现以及这场比武。

    复仇心切,胡思也是一路碾压过来,真是苍天开眼,让他在预赛的第一场就对上呆霸王,眼看报仇有望,胡思再也安奈不住心中激动,干脆说了出来。

    “佛说,仇恨永远不能化解仇恨,只有慈悲才能够彻底化解仇恨。”呆霸王缓缓说道。

    “哼!纳命来!”

    胡思才不吃这一套,嗷嗷叫着就朝呆霸王攻了过去,他的武器是套在手腕上的一对精钢护腕,居然也是法器!

    法器在血月大陆的珍稀程度不言而喻,像这种护腕型的辅助法器更是凤毛麟角,这是当年胡思亲手从一个天外邪魔的尸体上扒拉下来的,也是那一战他被升为百夫长。

    自那之后,这对金刚护腕一直被胡思套在手上,生裂虎豹,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单单靠着这一对护腕,胡思便跻身进入岐黄卫高手之列,鲜有敌手。

    呆霸王本还想用佛法普度这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男人,不曾想人家根本不吃那一套,微微摇了摇头,呆霸王叹了口气。

    “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第二百六十八章强悍对上彪悍

    最后一个字节说出口,胡思的攻击也到了眼前,这汉子走的是刚猛路线,大开大合,出手即使一记力劈华山。

    只是,人家使的力劈华山都是借助武器,譬如刀、斧,最不济也是拿一根木棍。

    这胡思异常生猛,他的力劈华山是用虎口砸人,霍霍生风,当真有裂石分金的力道。

    倘若换做是旁人,这一招接下来不死也得半残废,可若是要比身体坚韧程度,仅在这个演武场,呆霸王自称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微微向前错了半步,呆霸王不躲,也不攻,只是用肩膀去硬抗了这一下力劈华山。

    “轰!”

    这是一声闷响,听的旁人心惊肉跳,就好似一个人从百米高空坠落在了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实实在在的碰撞,似乎还伴随着轻微的金鸣。

    一招过后,胡思连连退后几步,两人皆是脸不红气不喘,却是能发现胡思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呐!”呆霸王语重心长。

    “回你奶奶个腿!”胡思狠狠吐了口唾沫,合身又朝呆霸王冲了过去。

    能一路披荆斩棘来到这里,胡思的四肢很发达,头脑不见得就很简单,一个照面他就知道想以蛮力突破呆霸王的防御是不可能,改走贴身短打的路线,蒲扇那么大的巴掌不断朝呆霸王身上招呼。

    而呆霸王,这呆子微微皱着眉头,傲然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不攻不守,只是空门大开任由胡思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强悍对上了彪悍!火星撞上了地球!

    “啪啪啪啪……”

    一声超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不多时胡思已经打出一百多掌,金鸣声越来越清晰。

    这是一种冗长的声音,庄严,悠远,肃穆。

    这是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