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剑宗白杨

    演武场,这是第二日的比拼。

    与昨日不同,今天的演武场彻底变成割地为王的格局,每一位个中好手牢牢占据着一块地盘,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挑战。

    或胜,或负,或死,或伤,喝彩连连,如暴雷响。

    血月大陆,强者为尊,像这样的选拔中痛下杀手也不是很意外,“点到即止”的下面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打死不赔”。

    蔓蔓来的算是比较晚,其实是昨夜呆霸王突然说有一番感悟,打坐入定,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渐渐醒来。

    等三人来到演武场的时候可以看到,熊海威的面前摆着一个类似计数器的东西,4182,看来已经有一千多人饮恨退场了。

    “蔓蔓姐,我们……”涂豪望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下意识说道。

    苏寒闭关,蔓蔓就是唯一的主心骨。

    “还能怎么样?打呗。”蔓蔓莞尔一笑,顿了顿,又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搞,如果让我看到你们两个是被人抬出去的,我会好好教你们做人的道理。”

    霸气侧漏有木有!

    闻言,涂豪和呆霸王虎躯一震,重重点头,他们不敢质疑蔓蔓的话,就如不敢质疑苏寒的话一样。

    蔓蔓又是一笑,抬手丢出一枚系着红绳的木质腰牌,腰牌好像有生命似的,稳稳的挂在唯一一处空擂台的旗杆上。

    腰牌是昨天晚上统一发放的,但凡通过第一天比武的人手一枚,写有各自的名字,除了便于人数统计之外,也是继续往前走的凭证。

    经过昨天的淘汰,余下的也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修士,所以今天的比武变得更耐看,时间也长了许多,饶是人数缩减了二十倍,擂台也明显不够用,涂豪和呆霸王寻了一圈也没找到猎物,只能站在一旁观赏蔓蔓的战斗。

    蔓蔓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位手持长剑的白衣年轻男子,看衣着装束不像是岐黄城本地人,谈不上帅气,只能勉强用俊朗来形容。

    “在下剑宗白杨,请指教。”

    话音未落,嗡嗡轻响声中,白杨挽出几朵剑花,以飘渺的步伐灵逸的剑招朝蔓蔓攻去。

    快、稳、准、狠,又不乏灵秀飘逸,惹的几个围观的小女生尖叫连连。

    “居然是白杨,没想到他也来参加这种选拔。”

    “你懂个求,剑宗可不比长生天差多少,剑宗三长老的亲传弟子白杨怎么会对区区长生卫动心,想来是为了那一尊丹器。”

    “啧啧,苏上使的侍女现在要麻烦了。”

    “……”

    议论阵阵,综合一下这些内容,白杨的身份不言而喻,位于血月大陆东南的剑宗,与极火宗、长生天并列武道十宗,而这白杨是剑宗之下三长老关门弟子,单凭手中这柄长剑法器,就没有理由被?由被人小觑。

    一时间,擂台下的观众分成了两个阵营,一边是支持蔓蔓的,毕竟是上使的贴身侍女,又有傲人的三十三连胜记录,赢面很大。

    而另一边,为数不少的观众也高呼着白杨的名字,剑宗一门出过无数豪杰,皆是仗剑天涯的倜傥侠士,吟游诗人早就将这个盘踞西南的宗门传遍了整个血月大陆。

    说话间,白杨身形以至,当真是迅捷犀利,饶是蔓蔓打起十二分精神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勉强接下三招后已显颓势,手忙脚乱之下被白杨削掉一片衣角。

    蔓蔓怒了,这衣服可是苏寒送的,平日里沾上些尘土都会心疼不已,现在被人削破,蔓蔓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随即,蔓蔓手腕一抖,一枚拳头大小的火球应声而出,熊熊烈焰带着噼啪响声,好不骇人。

    从颜色来看,火球并不是凤凰真火那种无限接近炽白的颜色,这是蔓蔓熟练精妙使用控火术分离出的一部分,大概有十分之一的威力。

    白杨年纪轻轻就能拥有一柄法器长剑,显然是个聪明人,一早就搜集了有关蔓蔓的可用资料,不然也不会刻意来挑战。

    “喝!”

    大喝一声,白杨的剑身爆发出一层青绿色光晕,带着呼呼的声响,这是风!

    全场哗然。

    法器,凡器之上,玄器之下,是一种实用性很强的兵刃,虽没有稀世神兵那般逆天,但每一件法器对使用者本身的战斗力增幅是巨大的。

    按照锻造的基本规则,法器的主要效果是力量增幅,极少的一部分拥有特殊的属性,显然这把藏青色长剑就是那极少的一部分,居然可以驱动风之力。

    要知道,血月大陆的锻造水平是很低的,一把寻常法器出世都能引发小范围轰动,这种拥有特殊属性的法器定然能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更何况,这是一把剑,百兵之首,几乎与任何功法都有较高的契合度,价值还要再翻上一番。

    人群中,出现不少贪婪的目光。

    “疾风之刃,斩!”

    青绿色光晕越发耀眼,一股凛冽的旋风凭空出现,速度比起白杨快了不止百倍,一瞬之间就撞上了蔓蔓打出的那枚火球。

    “轰!”

    火球与旋风撞击在一起,爆发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动,将演武场的所有旗子吹的与地面平行,一些不具修为的平民更是被扫翻在地,待他们爬起或是被人扶起之后,滚滚黑色浓烟还没有散去。

    “靠!狠人啊!”涂豪的嘴巴张的很大,足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良久,滚滚浓烟散去了一大半,可以看到场上的两个人影,相距三米,两人都是站着的。

    等浓烟彻底散去,蔓蔓和白杨的样子都很狼狈,一个被火焰撩掉了大片头发,另一个的脸上有几道细密伤口。

    但就观赏性而言,还是蔓蔓更好看一些,细细的伤口平添了几分野性与杀伐,不像白杨那倒霉孩子,整个被烧成了地中海。

    而且,这样的结果并不代表是平手,明眼人都看得出,蔓蔓是赤手空拳,而白杨是手持特殊法器,平心而论还是蔓蔓更胜一筹。

    身为当事人,白杨显然也知道这些,他狠狠的咬着牙,四分之一秒的思考之后,陡然又出手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长剑的风之力,白杨便不再保留,出手速度与力度比之前快了许多,脚踩清风,大有一击必杀之势。

    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攻势,蔓蔓也略微思考了一番,决定不再隐藏实力,随即指尖便泛起一丝炽白色火苗。

    凤凰真火!

    下一秒,屈指一弹,炽白色火苗飞了出去,落在了白杨的长剑之上,见风就长,迅速蔓延,一瞬之间就将这把剑裹住。

    白杨被吓了一跳,想也不想撒手将长剑丢在一旁,却还是慢了少许,被炽白色火焰融掉了半只手掌。

    那是实实在在的融化,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白杨是在很久之后才感觉到疼痛。

    手疼,心也疼,自己那把宝贝法器被融的连渣都不剩,一时间白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哼。”蔓蔓满意的点点头,收回了凤凰真火。

    这一战,胜负已分,白杨面色复杂的捧着一半只手,望了一眼擂台被烧出的那一个黑色大洞,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一块写有自己名字的木牌丢在地上。

    “你赢了!”白杨说罢,转身就走。

    剑宗之下,从来都是风流倜傥,俊逸飘渺的侠客,白杨贵为三长老亲传弟子,却是第一个使剑宗形象大跌的罪人,再加之兵刃被毁,几重打击加在一起,这小心眼儿跳下擂台没走出几步,噗的声吐出一口黑血,两眼一翻竟昏死过去。

    “嘶嘶……”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风无忌更是眉头紧皱,看了熊海威一眼,很是无奈。

    战报连连,涂豪和呆霸王也凭着强横的实力抢到了一处擂台,长期据守,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大宗门高手的弟子,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一把特殊法器,所以两人的征战还是很顺利,偶尔有几个能逼出大招的也被轻松解决,不大会儿就创造了新的连胜纪录。

    相比之下蔓蔓就显得苦逼了一些,三十三连胜的记录和瞬间摧毁法器,还有活活气死了白杨,这些威名加在一起,再无人敢到她的面前讨教,结果就导致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坐在擂台上,无人问津,干巴巴的坐了一整天。

    在风无忌的提议下,熊海威直接给了她晋级的资格,这才免了大小姐发飙。

    一晃一天又过去了,最终统计五千多人只余下了六百出头,根据夺取的身份牌数量又淘汰了不到一百人,晋级的五百一十二人名单出炉,接下来的比赛会变得更正式,也更惨烈。

    这些,可都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但凡能走到这一步的多多少少都拥有独特的战斗技巧,或是犀利的神兵利刃。

    夕阳西下,一轮血月的轮廓挂在天边,血光慑人,故冷寂寥。

    蔓蔓抬头,遥遥看着城主府的方向,良久,浅浅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