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欲扬先抑

    第二百六十六章欲扬先抑

    猥琐大叔对上娇滴滴的萌妹子,不论实力高低,不论经验深浅,吃亏的一定不会是前者。

    二马一错蹬,仅一个照面,台上便爆出遮天火光,绚丽的画面使得一旁观战的呆霸王与涂豪心头一颤。丫丫的,出手就是凤凰真火,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等火光褪去,余烟散尽,呆霸王与涂豪几乎是同一时间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丫不会是开挂了吧!”良久,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吐槽道。蔓蔓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饶是方春阳那样的极火宗高手在她面前也免不了一招秒杀的下场,这看起来除了猥琐再无出彩之处的吴梁竟硬生生吃下了一招凤凰神火并稳稳的站住了脚跟。霎时间,这一片范围内只剩下倒吸凉气的声音,旁人并不知道蔓蔓的底细,却也能感觉到那遮天火光所爆发的末日危机。这吴梁是个角儿。对于围观者的赞叹与惊异,吴梁是很享受的,他微微眯着眼睛,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猥琐笑容,更是冲着蔓蔓挑了挑眉头。“哼!”蔓蔓冷冷一哼,贝齿紧咬,下意识的看了看腰间,红色长袍上印了大半只黑色手印。旁人不知其中缘由,蔓蔓却是十分清楚,这猥琐大叔的两只黑手掌有蹊跷!还有就是,他走上擂台绝不是为了什么丹器或是长生卫,起码这一场,他的目的只有耍流氓,蔓蔓也是在仓促之间慌了神,这才导致无往不利的凤凰神火失了准头。“再来啊,小娘子。”吴梁的笑声越发猥琐,竭力挑战着蔓蔓的底线。不作就不会死,吴梁这是要用生命来诠释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轻佻猥琐的笑容直接惹恼了呆霸王和涂豪,两人嗷嗷叫着就要冲上来把丫打成猪头,却被蔓蔓一个眼神止住了。下一秒,蔓蔓的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很美,也带着刺,就如她本身一样。“大叔,我代我老大先谢谢你了。”蔓蔓笑道。“什么?”吴梁不解。蔓蔓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一枚小小的火弹凭空而出,又拖着长长的尾焰朝着吴梁飞了过去。朴实无华,小小的火弹并没有凤凰神火那般绚丽,甚至颜色与普通人家灶台里的火苗一般无二,无法对手无缚鸡之力以外的人造成什么致命伤害,更别说是修士。但火弹的速度是奇快无比的,几乎是眨眼之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火弹就在吴梁的屁股上爆开,随之是一声痛苦的哀嚎。没有致命伤害是不错,可还是痛啊,普通火焰的灼烧尚且难耐,更别说这夹杂了火毒的小火弹。抬手,抬手,再抬手。一枚,两枚,三四枚。吴梁一边嚎着,一边抬手竭力阻挡,他这双黑乎乎的手确实有古怪。在加入岐黄卫之前吴梁是一名工匠,经常接触树漆的关系,第二百六十六章欲扬先抑

    导致双手厚大且漆黑无比,皮糙肉厚刀枪不入,也是靠着这一点才硬吃了一记凤凰神火。可吴梁浑身上下出彩的地方只有那双手而已,蔓蔓是何等聪明,一眼就洞悉其中奥妙,不再着重攻击的力度。火弹这么多,总有一发你挡不住。除了这个因素之外,恶趣味也占了很大比重,再有就是为苏寒造势。种种原因,蔓蔓发誓要把吴梁折磨一番,最不济也得精神失常。眨眼间,蔓蔓已经接连打出上百发火弹,除了少数被吴梁用手掌强行扑灭,余下的全部打在了吴梁的屁股上,于是大家就看到一个黑黝黝的大叔不断拍打着屁股上的火焰满场乱跑。此情此景,当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呼,拜拜了您呢!”蔓蔓轻呼一声,抬手,一记小火弹应声而出,终结了吴梁猥琐的大半生。亲眼看着屁股还在冒烟的吴梁被人抬走,呆霸王和涂豪齐齐咽了口唾沫,转头看了看一旁观战的风无忌。风无忌如遭蛇咬,猛地打一哆嗦,道,“敢对蔓蔓小姐这般无礼,死不足惜。”血月大陆,强者为尊,从这番话可以见得,蔓蔓已经真正的走出了苏寒的羽翼,真正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强者。闻言,呆霸王与涂豪齐齐攥紧了拳头,这也是他们努力的目标。赢过一场,之后有一些休息的时间,蔓蔓很正经的把两人拉到一旁,直言道,“待会儿你们比武的时候也要学我的样子,能不放大招就不放。”长久以来,呆在苏寒丰满的羽翼之下,三人养成一种坏习惯,但凡苏寒下令要他们出手,那就是大招的疲劳轰炸,其实在之前蔓蔓就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习惯。生死关头,可没有人等你恢复,在那个时候每一丝能量值都是至关重要的,决定生死的。“好!”两人想也不想,立即点头。“好个屁!”蔓蔓没好气儿的翻个白眼,欲言,又止。最终,蔓蔓也没有把剩下的内容说出来,怕两人不理解是一,还有就是怕他们知道了详情就会刻意做戏,到时候被明眼人看了出来,不如不做。接下来的比武中,呆霸王和涂豪谨遵蔓蔓懿旨,全程都是用不太坚实的基础与对手周旋,每一场比武的时间都拖延到很长,不过比起其他擂台也算快的了,不论是呆霸王的不动明王还是涂豪的吞噬天地,那可都是在起跑线上就领先别人几百、几千年的绝妙功法。转眼一天过去了,十几万参加海选的修士只剩五千出头,这些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几乎每一个在海选赛都有出彩的表现。蔓蔓,三十三连胜,三十三个对手无一例外都是被人抬走的,而这些人另一个共同点是起码半年内不能坐椅子。涂豪,二十四连胜,十几万报名者里唯一一个全程不使用法术的奇葩,当真是将蔓蔓的交代视作圣旨,一边吃一第二百六十六章欲扬先抑

    边打,吃出了一片天下。呆霸王,十三连胜,这个数字比起前两者要少了许多,可呆霸王每一个对手的下场都是精疲脱力,甚至有两个被打到当场筋脉尽断。剩下的参赛者中,除了熊海威的弟子扶苏之外,良莠不齐,上限与下限差的太远,不乏一些被迎面秒杀的货色,也不乏像蔓蔓他们那样以较高的连胜场次一举封神的种子选手。最后,经风无忌统计,共有不到四十位有机会夺冠的黑马,当然还有一些有潜在爆冷门几率的选手,加在一起共百十来号,这些人的材料被汇总在一起交到熊海威手中,第一天算是这么过去了。按照赛程,明天依旧是自由厮杀或是拒守擂台,五千人还要大幅缩水到五百一十二人,这才能开始预赛。在吃饭的时候,涂豪终于提出了蔓蔓在白天欲言又止的那个问题,“我总觉得你还有别的目的。”蔓蔓哭了,真的哭了,心想老娘辛辛苦苦憋了一整天,你丫总算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不错,自然有别的目的。”蔓蔓解释道,“你别看老大接连露了几手把这些人都给吓到了,用脚趾头猜还是有反对声音的,就比如那个扶苏。”“无耻小人,何足道哉?”呆霸王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句。“闭嘴!”被强行插话的蔓蔓显得有些气愤,顿了顿,道,“以前我们也不算低调,但那总归是小范围的高调,这次可以说岐黄城内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我们先刻意压制实力,等到必要的时候一击必杀。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欲扬先抑,出其不意!”闻言,呆霸王与涂豪双手赞成的同时又惊叹不已,这等文采与细腻的心思,果真是还有一大段距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