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危机

    听到扶苏的话,一帮人窸窸窣窣,便是都围了过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消息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场上爆炸,不少人看看通缉令,再看看苏寒,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神采。

    何止是像,简直就是!

    只是,看到此时的苏寒依旧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人群又不敢冒然确认了。

    这份气度,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够装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安坐如山,要么就是根本不怕被拆穿,要么本来就是真的。

    风无忌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幅通缉令上画的绝对是苏寒的画像,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苏寒竟然会是天外邪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苏寒可就是太胆大包天了。

    一个天外邪魔,堂而皇之的冒充上使,把所有人都蒙在鼓中,绝非一般人敢做、能做的事情。

    风无忌心中为难到极致,但此时此刻,他必须拿出一个态度来。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若是连问都不敢问,那这城主,也没必要当下去了。

    以后绝对会威信扫地。

    “苏公子……”

    干咳两声,风无忌便是看向苏寒,轻声问道。

    苏寒安然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着一个青瓷酒杯,修长的手指没有半点波动。

    沉默片刻后,苏寒抬起头来,直直盯着风无忌的眼睛,“风城主,你觉得我是什么人,你就怎么做。”

    说完,苏寒便是悠悠吃菜、喝酒,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见到他这幅模样,风无忌彻底呆住,脑门上差点冒出冷汗。

    蔓蔓冷哼一声,“一群傻子!”

    她坐在苏寒身边,两人的眼神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便是各自吃菜。

    平心而论,碰上这样的情况,苏寒心中说不紧张是假的。

    但越是紧张,就越是要表现出淡定从容,毕竟,此时的处境,已然到了相当危险的地步。

    就像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一般,稍不注意,便会粉身碎骨。

    现在这个时候,岐黄城数得上名号的高手基本上都在这里,要想强行突围出去,是一件绝对没有把握的事情。

    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

    “扶苏,你这人简直太恶心了。如此诋毁苏公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椅子咣当一声响,一声清脆的娇嗔陡然响起。

    是媚娘。

    她就坐在距离苏寒不远的地方,而现在,她终于是忍不住站起身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作为一个女人,媚娘有着极为强烈的第六感,她心中绝对肯定,苏寒定然不会是一般人。

    但同时,她也不敢百分百确定苏寒的身份。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场豪赌。

    如果赌输了,无非也就是被人嗤笑一番罢了,或许天外楼的生意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但,若是赌赢了,那可是天大的功劳。

    锦上添花,又哪里比的上雪中送炭。

    一时间,场上的人便都是沉默了。

    风无忌眉头紧紧皱着,却是看都不敢看苏寒。

    他心中已然是为难到极致。

    “风城主,你也不必为难,今日我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一定要把这个天外邪魔的真实身份彻底拆穿。我劝你还是早点把岐黄卫调集过来,免得邪魔跑掉。”

    扶苏哈哈大笑道,声音中带着一股成竹在胸的气质。

    而随着他的笑声,没过多长时间,从城主府那宽敞的大门中,一道人影大步走了进来。

    身材不高,四肢粗壮,像是一只矮冬瓜,每走一步,都像是地震一般,坚硬的地面上出现一个个寸许深的脚印,仿若被能工巧匠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

    见到这人,风无忌瞳孔剧烈一缩,便是飞快迎了上去。

    “熊,熊长老,怎么是您?您怎么来了?”

    在这人面前,风无忌说话都是有些不利索了。

    这个人,名为熊海威,是长生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老之一,而且是权势最盛的长老之一。

    熊海威的主要任务,便是守卫整个长生天的安全。

    他既是十三位大权在握的长老之一,同时也是掌管着和长生卫,无论是文治武功,在长生天都属于顶尖级别。

    就算是在洪天面前,也是能平起平坐的存在。

    “这岐黄城是你家的?我为何不能来?”

    熊海威沉声反问道,声音不算高,却是威严深重。

    刹那间,风无忌脑门上便是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却连擦都不敢擦一把,陪着笑脸,“熊长老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还请长老恕罪。”

    熊海威摆摆手,转头看向扶苏,拍拍他的肩膀,开口道,“无妨,我今日来,是受这个弟子相邀,顺便办一件事情。”

    弟子?

    听到这两个字,场上一片喧哗,看向扶苏的眼神中,都是带上了止不住的羡慕之色。

    扶苏身为岐黄城中有数的青年俊杰,谁都以为是家学渊源加上本身资质,但谁也想不到,他竟然还有着这样一个师父!

    能拜一个尊贵的长老为师,这简直就是逆天的福缘!

    “师傅,劳烦您老人家鉴定一下,这位自万寿城而来的上使,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我之前从未听说过他?”

    扶苏脸上带着自矜自得的笑意,转头看向苏寒,飞快说道。

    这儿时候,他脸上已然再无半点酒意。

    这便是扶苏今天晚上安排的重头戏。

    熊海威看向苏寒,锐利的眼神像是两把锋利的刀子,明亮到极致。

    几乎是瞬息之间,坐在一旁的涂豪和呆霸王便是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般变故。

    这下……危险了。

    苏寒放下筷子,抬起头来,开口道,“熊长老,你好啊。好久不见,熊长老风采更胜从前。”

    嗯?

    听到这话,蔓蔓也是愣了一下。

    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武力突围的准备,没想到,苏寒却是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熊海威脸色也是一滞,心中微微有些纳闷。

    他心中百分百确定,这个人自己之前从未见过,但看这份气度,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他到底是谁?

    熊海威眉头紧紧皱,“你认识我?”

    “熊长老威名赫赫,谁不认识?”苏寒笑着说道,从怀中取出一枚腰牌,开口道,“我之前在长生卫当差,这是我的腰牌。”

    苏寒嘴角噙着一丝莫名的笑容,随手把手中的令牌丢给熊海威,继续补充道,“熊长老也不必苛求下面人,毕竟之前我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这样的乌龙,也属正常。”

    长生令牌!

    见到苏寒手中的东西,不少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这可是长生令牌!

    别的东西或许还可以造假,但这长生令牌,是绝对无法造假的。

    扶苏脸色陡然间变的一片煞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自从上次他被苏寒打败之后,心中便是存上了难以驱除的心魔,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便是如何打败苏寒。

    费了好大心思,总算是挖出苏寒的真实身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甚至把师父都请了过来。

    但扶苏打死也想不到,苏寒竟然还有这一招。

    他怎么会拥有长生卫的令牌?

    一个天外邪魔,被极火宗通缉的人,怎么可能拥有长生卫的令牌?

    扶苏彻底懵了。

    “不知道苏公子之前在长生卫中担任什么职务?”

    熊海威开口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

    饶是熊海威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万一认错人,那情况也是相当复杂。

    长生卫虽然受他管制,但最高领导权,却是掌握在武圣手中,在长生卫中,总有那么一些人默默无闻,但却是做着一些常人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这支隐秘的力量,直接归武圣统领,就连熊海威,也根本不知道。

    “我?一介小队长罢了,我虽然在长生卫中任职,担任的却都是一些默默无闻的工作。”苏寒开口说道,声音中依旧是波澜不惊。

    熊海威瞳孔一缩。

    默默无闻!

    小队长!

    他身为长生卫的直属统领,虽然不敢说认识每一个人,但对于各个小队长,还是有点印象的。

    但,搜遍枯肠,也是根本想不到,在长生卫中还有这么一个人。

    而这枚腰牌,却是货真价实的小队长腰牌。

    难道真是武圣统领的人?

    熊海威心中已然相信了七分。

    “苏寒,我问你,你可知,当初被派到那里的人,此时都跑到哪去了?”

    熊长老沉默许久,开口说道。

    这一问,既是试探苏寒的真实身份,也是他来岐黄城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他作为熊家的中流砥柱,又是长生天中具有相当话语权的一个,但最遗憾的事情,便是熊家子嗣不旺。

    每一个家族子弟,都是家族的宝贝。

    尤其是熊元,更是家族后辈中最杰出的一人,但自从率领队伍到了长生天之后,已然好长时间没有和家族取得联系了。

    熊海威不得不慎重。

    熊元天资极高,修为也不错,假以时日,绝对是熊家的顶梁柱,甚至很有可能成为熊家的家主。

    “哦,你是说他啊,我前几天刚见过他一次,在大荒山脉中执行任务,做一件极其隐秘的事情,只是具体做什么,还恕我无法透露。我和熊兄抽了两袋血狼草后,便就此别离,约定好一月之后,在岐黄城会面。”

    苏寒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熊海威身躯一颤,彻底相信了。

    血狼草!

    要知道,熊元身上的血狼草,还是他赐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