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安排任务

    时间不长,老板娘开始将盐水煮毛豆,油炸花生米,拍黄瓜,冷面汤泡干豆腐丝,一次性餐具往桌上一样一样端,最后一个人呼哧带喘地双手抱着一个墨绿色的塑料啤酒箱来到郑旭东的桌子前面,咣当一声放在地上,又从胸前掏出瓶起子放在桌子上,喘着粗气说道“几位慢慢喝着烤的东西要等一会儿。”

    “大姐,这么大的店你怎么不雇个服务员啊”郑豆豆看着满头大汗的老板娘问道。

    “哎呀,妹子,怎么没雇啊不雇服务员还不得把我们娘俩累死唉这不那服务员刚刚处个对象,然后被对方搞大了肚子,今天去医院做流产去了,特么的,养个女孩更不省心,如果这是我姑娘我非揍死她不可亏了我生的是个男孩儿,要不然呢,呵呵,我得为他操心死告诉你妹子,等你以后有了婆家高低要生男孩,小子有时候虽然气人,但女孩气起人来一点不比男孩差,还不让人省心”

    “行了,行了,赶快去烤串吧,我们小六还未成年正上学呢,瞎说什么啊”老三梁滨坐在一旁用手抓着油炸花生米说道。

    老板娘讪笑了一声,“得嘞,你们先喝着我去催催我家那孩崽子让他动作麻利点。”

    小六郑豆豆红着脸拿起瓶起子为大家起啤酒,这是二十四瓶的大箱子啤酒,每瓶啤酒都是630的,在长春这里俗称“踩箱喝的大绿棒子”

    郑豆豆帮大家起酒之后单独为郑旭东打开一次性餐具,先往杯子里倒了些啤酒将杯子涮了涮,再将涮杯子的酒倒了之后才正式倒酒。

    此时小五宋建从简易房后面的钻出来,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冰镇啤酒再抓一把毛豆边吃边说道“老大,鸽子没问题确实个个都是带环的参赛鸽子,我看到还有一个好像是外国飞来的。”

    “扯几巴蛋,你连鸽子公母都分不出来,还能分出国内国外的来我不信”老二纪大海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眼小五宋建说道。

    “反正我看那鸽子腿上的铜环上印着a字样,按说国内的参赛鸽子肯定不会印a的。老大你说是吧”

    郑旭东听他们说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懂,再说了管它国内国外,肉鸽赛鸽,照吃不误。”

    大家一听老大这么说都点头称是,郑豆豆问道“五哥,他们是怎么杀鸽子的,你看到了吗”

    小五宋建一听最小的郑豆豆问他立刻来了精神,端起杯喝了一口啤酒才说道“杀鸽子过程简直太简单了我看那孩子从笼子里抓出一只鸽子,用左手将鸽子攥住,右手捏着鸽子脑袋生生地转了三圈然后用寸劲向后一拽,齐活儿鸽子死后用一把小刀在鸽子肚子上划一下,内脏就流出来了,那孩子将鸽子内脏清理干净后,就往旁边一个烧着红木炭的铁盘子里一扔,一把火就将鸽子毛给褪了。然后就往笼子里抓下一只,就这样十二只鸽子一分钟收拾二只,动作那叫一个熟练,我看跟咱们在街面上干活都有一拼了。”

    “大筋皮子来喽”老板娘手上抓着一把烤好的大筋皮子走了过来,往桌上一个套着方便袋的不锈钢托盘上一放,热情地说道“二十个特色大筋皮子,几位小兄弟慢慢吃着,剩下的东西一会儿就好。”

    “果然名不虚传啊”郑旭东看着烤好的筋皮子感慨地说道。鸽子市场的烧烤他也只是听别人说过如何如何好吃,今天到这儿一看果然跟市里的烧烤不一样。

    市里烧烤穿串儿都是用原来自行车的车条,将车条一头磨尖用来穿肉串,而鸽子市这里干脆直接用八号线铁丝穿串儿,其粗犷程度跟新江人的红柳木肉串有一拼。

    淡黄色的板筋带着一块肥油被烤得颤颤巍巍,吃到嘴里东北人称为哏究,南方人称它为q弹。

    “一个菜唠嗑,二个菜开喝,现在菜上了四、五个了,来大家一起喝一个。”郑旭东拿起啤酒先将自己的酒杯倒满,然后酒杯提议说道。

    “当”地一声,六个酒杯共同碰了一下,然后大家都一扬脖干了。

    接下来烤胸口,烤羊肉串也陆续烤好拿了上来,大家一边喝着冰镇啤酒,一边在那吹着牛逼,酒桌上的气氛异常高涨。

    当十二只烤鸽子拿上来的时候酒桌上的气氛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小孩子拳头大的鸽子烤得外皮酥脆红润,用手可以很容易地将外皮撕扯下来,吃着就跟京城的烤鸭差不多,还没有烤鸭那么油腻。鸽子肉也很嫩,可以一条条地撕下来。

    “体检报告拿到了吗”郑旭东边用手撕着鸽子,边问坐在旁边的郑豆豆。

    郑豆豆用舌头舔了几下全是油的手指,然后说道“哎呀,别提了,没检上,这不是今早吃饭了吗,医院要求明天早晨空腹去检查。”

    郑旭东和郑豆豆二人从小流浪江湖从来没体检过也不知道体检要空腹,如果不是为了上学,他们可能还是不会体检,所以说道“那正好明天早晨咱俩一起去,我入学前也得体检。”

    郑豆豆听到能和哥哥一起体检高兴起来,主动给郑旭东倒了一杯酒,娇羞地说道“哥,那明天早上我等你一起去。”

    “嗯”

    郑旭东一看大家吃了一会儿了,肚子也都差不多垫饱了,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四张便签,老二到老五每人给他们发了一张。

    “石奇,外号金刚钻”老二纪大海看着手中的便签说道。

    “马峰,外号马蜂”老三梁滨看着手中的便签自言自语地说道。

    “吴晓刚,外号瘤子”老四看着手中便签上的名字说道。

    “乔宇,外号情郞”老五宋建看着手中便签上的名字说道。

    大家都不明白郑旭东给他们这些人的名字有什么用处,郑豆豆看出了大家的疑惑便代表他们问道“哥,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郑旭东看了他们一眼,“这些人你们都没听说过”

    这时老二纪大海说道“老五手中的那个乔宇我好像听道上的人提起过,听说是”说到这里小心地看了眼四周,然后将身子向前探压低声音说道“听说这个外号叫情郎的是宽城1\区的老大,因为宽城浴池,按摩店,洗头房,ktv这些里面有特殊服务的产业比较多,而乔宇长得又帅经常吸引那些小姐往他身上扑,所以大家都叫他情郎。

    我也是听道上的人说的。”

    郑旭东一听老二还算了解这个乔宇就对小五宋建说道“小五,你和二哥将便签互换一下。”

    “哦”宋建将乔宇交给二哥,拿着二哥手中的“石奇。”

    “老大”这时老四刘东强开口说道“我手里的吴晓刚我听说过,好像是原来老大梁旭东手下,负责二道1\区那一片的,听说脖子上长个瘤儿,所以外号叫瘤子。”

    郑旭东看向老三和老五,他们很显然不认识手中的人物,便介绍说道“老三,你手里那人是净月1\区老大,因为名字与马蜂同音,所以外号就叫马蜂了。

    老五,你手中叫石奇的,是经开1\区老大,这个人说话总有句口头语挂在嘴边,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所以他的外号叫金刚钻。

    我近期会出门一趟,大约时间可能会有半个月左右,这段时间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想办法盯着你们手中的那几个人,我要知道他们白天都跟什么人交往,晚上又跟什么人睡觉,每个人都有几个窝安全屋都要记清楚。等我从外地回来之后你们要将跟踪得到的信息告诉我。”

    说到这里郑旭东又看向郑豆豆,“交给你一个任务,给他们每人整一辆踏板摩托,这样便于跟踪。”

    “知道了,哥”郑豆豆也没问为什么要跟踪,反正郑旭东说啥她就干啥。

    “都看完了吧看完了记在脑子里,然后将便签烧了吧。”郑旭东最后说道“这次行动要以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进行,但凡感觉到危险就停止跟踪。”

    亲眼看着四个弟兄将手中的便签用火机点着,接下来他们点的各种串也都陆续端了上来,一箱二十四瓶的啤酒也很快就喝完了,老二纪大海看上去兴致很高,又找老板娘要了一箱冰镇啤酒放在脚下踩着喝。

    虽然大家都是在大口吃肉大口喝着冰镇啤酒并高谈阔论着,可除了郑旭东之外所有人好像都被刚刚的任务搞得有心事一样,再也找不着刚刚坐在这里时喝酒时的气氛了。

    郑旭东也没办法,刚才那些“活儿”是空间里的安东安排的,他大致能猜到安东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他并没有问,就跟他的几个兄弟一样也都没问为什么要跟踪这些各个城区的黑帮老大。

    郑旭东多少知道他们心里肯定会非常害怕,他们这些人说白了都是小偷,平时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老百姓,掏个钱包,掏个手机,掏个金银首饰,即使被发现危害性也不会太大,顶多被对方打一顿。

    可跟踪这些黑老大就不一样了,没被发现还好,如果被发现的话想挨顿打就能了事都是奢望,搞不好生命都会有危险,郑旭东知道这几个兄弟跟了他已经有些年头了,所以他们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嘴上却什么都没说,越是这样越让郑旭东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决定执行安东的这次任务既是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