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2章 有钱

    不过男子却是有些忧虑地拉了拉女子胳膊,小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尽管他有十足的胜算,但是这个赌注还是押的太大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反正肯定是他们输,有什么好怕的。”这女子显然是匈大无脑类型,她双手往匈前一抱,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既然女子都这么说了,男子倒也没再说什么,他向叶无天看去,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先出价吧。”

    “还是你先出吧,我怕到时候你连出价的机会都没有。”叶无天显然已经稳操胜券。

    “那好,我出五万。”男子口一张,十分大气地吐出这个数字,说着脑袋一昂显得神气十足。

    周围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为了这么个房间花费5万块钱,这简直就跟拿钱当柴烧没什么两样。甚至有不少人认为,叶无天是必输无疑了,毕竟要让他这么个小青年一口气拿出五万块钱,确实不太容易。

    可是面对这个数字,叶无天非但心不乱,眼不跳,脸上反倒还洋溢着一丝鄙夷之色,“呵!五万?你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男子脸色一变,喝道:“小子,有本事你就拿出更高价来。”

    “五百万!”叶无天也不墨迹,直接报出了这个数字。

    “五,五百万?这,这也太荒唐了吧?”

    “为了一个房间出五百万,就是家里开银行也不带这么挥霍的吧?”

    “我看这小子一定是信口开河。”

    “是啊,看他那样子能拿出五万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大部分人都认为叶无天出的这个价,只是张空头支票罢了。

    那男子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冷笑一声,嘲讽道:“嘴上说谁不会,问题是你拿的出这些钱吗?”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今天大哥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有钱。”叶无天说着又扭头向收银员小姐说道:“美女,麻烦把显示器转过来。”

    “哦!”收银员小姐呆呆应了一声,然后把电脑显示器转了一百八十度,朝向叶无天等人。

    “鼠标键盘。”叶无天又吩咐道。

    收银员小姐连忙将鼠标和键盘递了过去。

    叶无天打开银行网页,双手在键盘上一阵飞快敲打,眨眼间便登上了前阵子师傅转来一千亿美元的那个唐伟文的帐户。

    边上众人都好奇地围到了显示器前,当叶无天点击余额的刹那,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吸气声,这一连串十几个数字,就算不数也足以吓死一头牛了。

    寂静了片刻后,周围又响起一阵阵数数声,不出片刻,一个青年惊呼道:“我的天呐,八百多亿,而,而且还,还是美元。”

    一双双惊恐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那一大串数字,这是他们生平见过最庞大的数字了,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老家伙,看清楚了吧?跟哥比钱,下辈子吧。”叶无天随手关了银行网页。

    苏心已经呆若木鸡,而众人更像是看怪物一般,战战兢兢地盯着叶无天。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小青年,竟然拥有近千亿美元的存款,这说明什么?这不正说明对方背后绝对拥有着一个富可敌国的庞大势力。

    什么官二富二全都弱爆了,眼前这小子才是真真正正的财阀二世。

    那中年男子的嘴唇在颤抖,他现在终于后悔了,比什么不好,干嘛非得比钱。

    至于他身边那个女子,早已吓得面色铁青,身子也是微微颤悚着,这种恐怖的人物又岂是她这样的小蝼蚁得罪得起的。♀

    “别磨蹭!赶紧把衣服拖了,然后滚出去。”叶无天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对奸夫婬妇都被吓得一颤,脸上纷纷露出为难之色。

    叶无天脸色一沉,冷呵道:“怎么?你们这是想耍赖不成?又或者说还想要大哥我亲自来给你们拖?”

    两人这才扭扭捏捏地拖起了衣裳。

    “赶紧点!”见两人这般墨迹,叶无天冷喝一声催促道,接着又道:“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

    磨了半天,两人终于拖得只剩下贴身衣物了。

    “愣着干嘛!最后一件也给我拖了,穿着条裤衩能叫luo奔吗?”叶无天厉喝道。

    两人身子一颤,也只能无奈地拖掉了身上最后的零件。

    一双双贪婪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女子,她匈前那两坨肉大的出奇,就像是两只装满水的气球一般,耸拉着垂挂在匈前,而下方那片丛林也是十分茂密。

    叶无天脸上挂着邪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朝两人挥了挥手。

    两人慌忙拾起地上的衣物,遮掩着要害,慌慌张张地朝门外奔去,看来要不了多久这对luo奔男女就要上电视了。

    等两人奔出酒店后,叶无天看向收银台里正发呆的收银员,提醒道:“美女,别愣着,赶紧给我开房间。”

    “哦!”收银员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转回显示器替叶无天开了总统套房。

    等叶无天拉着苏心进了电梯后,原本寂静的大厅顿时响起一片细语声,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着关于这位财阀二世的话题……

    江陵市孤儿院。

    每次来到这里,程冰的心情都是异常的沉重,看着眼前这些充满朝气的孩子,十一年前那段记忆总会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就在程冰看着这些孩子发呆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

    “程冰姐?”

    听到这个声音,程冰已经猜到是蓝香,回头看去,正见蓝香一脸喜悦的迎面跑来。

    “香香妹妹。”程冰笑着叫了一声。

    “程冰姐,真的是你,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蓝香跑到程冰面前,激动地抓起程冰的手,开心地说道。

    “香香妹妹,真是不好意思,上次不辞而别之后这么久都没来看你。”程冰歉意地说道。

    蓝香摇摇头,不以为意道:“没关系呢,程冰姐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对了程冰姐,听说叶大哥可是个十分厉害的武林高手,上次他没有把你打伤吧?”蓝香关心地问道。

    “没有呢。”程冰笑着回答道。

    “我就说呢,叶大哥可是个善良的好人,他一定不会把你打伤的。”蓝香笑呵呵地说道,从她眼里可以看出,她对叶无天有着那么一丝迷恋的情愫。

    叶无天是什么人,程冰是再清楚不过了,尽管他本性确实比较正直,但是对待感情却是叫人诟病,像蓝香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孩,实在不应该喜欢上叶无天那样不老实的男人。

    所以程冰好意提醒道:“香香妹妹,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程冰姐,你一定是误会叶大哥了,他不是你想的的这种人。”蓝香语气坚定地说道。

    见蓝香已经陷得这么深,程冰无奈又担忧的叹了口气。

    而蓝香又接着说道:“昨天叶大哥匆匆忙忙去了云南,不知道是不是打听到了关于自己身世的消息,真希望叶大哥能早日和家人团聚。”

    听到蓝香这番话,程冰先是一愣,旋即慌忙抓起蓝香的手,急切的问道:“香香妹妹你刚刚说什么?叶无天他去了云南?打听自己身世?”

    “是啊,听夫人说,叶大哥他八岁前的记忆都丧失了,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真的挺可怜的。”蓝香同情地说道。

    程冰的身子一阵跌颤,八岁前的记忆都丧失了?这不正是服用腐脑蚀心丸的症状吗?当时那个小男孩也就八岁样子,而且也是云南人,再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叶无天时那种熟悉的感觉,程冰几乎肯定了叶无天就是当年那个男孩。

    至于他所中的腐脑蚀心丸的毒,能被他师傅叶无法医治好,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程冰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见程冰脸色惨白,蓝香关心地问道。

    “我,我没事,香香妹妹,我突然想起点要事,就先走了。”说着,程冰便转身,匆匆忙忙离去。

    “程冰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呢?”蓝香在背后嚷问道,可话说完,程冰早已经没影了。

    走出孤儿院大门后,泪水便止不住涌出了眼眶,“他没死,他真的没死,真是太好了……”这一刻,程冰就感觉这些年所有的罪孽都赎清了一般,内心深处那个困扰了她十几年的心结,也终于解开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后,两人便离开了酒店。在苏心的带领下,两人来到车站坐上了前往云临县的汽车。

    车站距离云临县有三个小时的路途,路上苏心不知不觉靠在座椅上睡了过去,而叶无天则是分秒必争的进行修炼。

    抵达云临县已经是早上十点,叶无天随意找了一家酒店暂时落脚,而苏心则是先回了趟家,然后就去公安局找她大伯去了。

    等苏心回来的时候正好是吃午饭时间,她将一张a4纸递给叶无天,说道:“南安镇就只有这一个叫林诗悦的女人,我想你要找的应该就是她吧。”

    叶无天连忙接过a4纸看了看,毕竟这身份证上用的是十七八岁时的照片,与如今的林诗悦差异甚大,不过仔细看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