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大秦

    肖军又接着说道:“属下认为真要对付天门的话,应该先对付郝氏企业,若是能够联合唐兴控股的话,事情应该会比较好办。♀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秦天远摇了摇头,说道:“唐伟文那家伙一向安于故俗,况且他和公安局长梁旭辉交情甚深,他知道天门不会傻的往枪口子上撞,所以大可安安逸逸的做自己的生意,又岂会和我们联手打商业战。”

    肖军仔细一想,点头表示赞同。

    沉吟片刻后,秦天远叹了口气,说道:“此事就暂且搁一搁吧,这次幸亏你救下了烟儿,要不然事情可就麻烦了。”

    “说来惭愧,其实救下烟儿xiǎo jiě的并非属下,而是一个叫叶无天的年轻人。”肖军惭愧地说道。

    “哦?跟我详细说说。”秦天远好奇道。

    “这次天门共派来四个人,而且都是身手不凡的练家,属下和他们没过几招就被打晕了,醒来的时候,那个叫叶无天的青年已经将对方四人打残在地。”肖军讲解道。

    “如此说来这个年轻人的身手可不简单。”秦天远饶有兴致的说道。

    “应该如此,而且他说自己是烟儿xiǎo jiě刚认的哥哥。”肖军又道。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身手,看来他的身份背景应该不简单,烟儿能和这种人结交,倒也是件好事,你去暗中调查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然后给我做个汇报。”秦天远吩咐道。

    “是!那属下就先告退了。”肖军答应一声后,便退了下去。

    “哎!若是由着天门这般扩张下去,江陵市恐怕是不得安宁了。”秦天远负手而立,翘望远方,神色异常凝重……

    傍晚时分,程冰悠悠醒了过来。

    “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可要趁火打劫了。♀”对面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看着杂质的叶无天漫不经心地说道。

    程冰一听,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抬起头向自己身子看去,见身上穿着衣服,她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脸色马上又徒然大变,因为她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裤都被换掉了。

    “是你给我换的衣服?”程冰语气阴冷如冰,叶无天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浓郁杀气。

    “是啊,我还把你全身看了个遍,顺便还摸了一把,你那两个**果然是弹性十足。”叶无天继续看着杂志,头也不抬的调笑道。

    “我杀了你!”程冰赫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可这么一动,腹部伤口处立马传来一阵剧痛,她一个踉跄瘫倒在了沙发上,柳眉紧紧皱起,嘴里也喘起了粗气。

    正从楼梯上下来的柳依然看到这一幕,慌忙奔下楼梯,跑到程冰跟前,忧虑地问道:“程冰姐你没事吧?”见程冰一脸愤怒地盯着叶无天,她又连忙解释道:“程冰姐,是我帮你换的衣服。”

    听到柳依然这么说,程冰神色缓和了许多,她看向柳依然说道:“我没事,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叫柳依然,是中心医院的护士。”柳依然自我介绍道。

    “是你救我的吗?”程冰虚弱地问道。

    “是叶医生救你的呢,我也只是打打下手而已。”柳依然说道。

    程冰向叶无天看了看,神色极其复杂。

    “你伤口还没愈合,还是躺下休息吧,我去熬猪肝汤给你喝。”柳依然说着便扶着程冰在沙发上躺下。

    “谢谢你。”程冰感激道。

    “不客气。”柳依然说着便拎起菜朝厨房走去。

    程冰看着叶无天,神色有些紧张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你一个shā shǒu记性竟然这么差,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叫叶无天。”叶无天撇嘴说道。

    “我说的是真名。”程冰追问道。

    “什么真名假名,我又不是shā shǒu,犯不着取什么假名字,不过艺名倒是有一个,叫帅锅。”叶无天笑嘻嘻地回答道。

    “这么说,你是姓叶了?”程冰又问道。

    “是啊,你要是喜欢,下次就取个叶冰好了,反正你们shā shǒu一天换一个名字,百家姓都不够你们用的。”叶无天讥笑道。

    程冰失望的叹了口气,黯然想道:“说来也是,腐脑蚀心丸的毒根本无人能解,他就算逃过了那一劫,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这一刻,程冰脑海里又忍不禁回想起了,十四岁那年第一次跟随队伍执行任务的血腥经历,事到如今,她还清晰地记得那次的任务目标,白纸黑字,八个字:剿灭杨家,夺取天罡。

    就是为了那颗被称为天罡古宝的小小天罡石,杨家赔上了一百八十多口性命。

    那次组织一共派出了三十多名shā shǒu,几乎是倾巢而出,而她则是队伍中最年轻的一员,抵达目的地后,她就拿着一把刀,漫无目的地跟在人群后头,看着血花绽放,听着惨叫连绵。

    成功夺取天罡石后,队伍又分散开来,搜寻活口,她独自一人,拿着刀踏着尸体走在废墟之中,然而当她看到倦缩在角落里,正瑟瑟发抖的那个小男孩时,她的心在颤抖,手里的刀也在颤抖。

    为了挽救这个无辜的生命,她取出了那颗刚刚发到手的腐脑蚀心丸,塞进了男孩的嘴里。

    腐脑蚀心丸即是毒药也是解药,它是组织用来控制所有shā shǒu的手段。初次服下腐脑蚀心丸,当即便会陷入假死状态,呼吸心跳均停止,这种状态将会持续二十四小时,然后才慢慢苏醒。苏醒后,之前记忆会渐渐丧失,而且往后每年必须服用一颗腐脑蚀心丸,要不然体内剧毒便会腐蚀大脑,侵蚀心脏,直至受尽折磨而死。

    当时,程冰把自己这颗一年只能领取一次的腐脑蚀心丸给了那个男孩,回到总部后只能慌称解药丢了,最后受到的惩罚就是腹部那道几乎夺走她性命的伤。

    一直以来,程冰都觉得自己当初的行为有些幼稚,因为腐脑蚀心丸的毒根本无人能解,就算那小男孩能暂时躲过一劫,一年后也必然会受尽折磨而死。

    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当时的仁慈之举,却造就了今天的叶无天和明天的王者……

    吃过晚饭后,柳依然就告辞离去,不过叶无天让她明天搬过来住,虽然嘴上说是方便照料程冰,而实际上是因为这丫头烧的菜太美味,叶无天都有些吃上瘾了。

    起初柳依然还有些犹豫,好歹在医院做个护士还能学点东西,可在这里当个烧饭阿姨能学到啥呢?最后叶无天以教她医术作为条件,这才叫她答应了下来。

    一个晚上安然度过。

    第二天清晨,一下楼,便见柳依然、程冰两人坐在餐桌前,边吃边聊着什么。

    “依然mèi mèi来得这么早?”叶无天伸着懒腰走下楼,说道。

    而柳依然却是焦急地说道:“叶医生,程冰姐说今天就要走,你快过来劝劝她吧。”

    叶无天倒是丝毫不急,他慢悠悠地走进厨房,打了碗粥,回到桌前,不紧不慢地喝了两口,然后才抬头向程冰看去。

    今天程冰气色已经好了许多,毕竟是修行之人,这种皮肉伤恢复起来的还是很快的。

    “我叶无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怎么说,你也应该等报答了我之后再走。”叶无天说道。

    “你想我怎么报答尽管说吧,要是想要我身体的话,那干脆就杀了我。”程冰神情坚定的说道,在她眼里,叶无天的形象也就如此了。

    “我又没艾滋病,你犯不着说的这么绝吧。”叶无天抹了把汗纠结道,接着又道:“至于报答之事,我还没想好,在我想好之前,你就乖乖呆在这里养伤吧,反正我看你以前的住处也回不去了,至于不想连累我们之类的废话就甭说了。”

    “你的修为确实很高,但是我的敌人可不是你想的这般简单的。”程冰冷冷提醒道。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背叛了组织,然后遭到了组织的追杀?”叶无天笑问道。

    程冰眼神一阵闪烁,淡然提醒道:“跟你没关系,不想死的太早的话,最好少管闲事。”

    叶无天呵呵一笑说道:“看来是被我猜中了,像你这种整天跑孤儿院的人怎么做的了shā shǒu呢?”

    “我说了跟你没有关系。”程冰皱着柳眉生气道。

    “怎么就没关系了,要是你在报答我之前就死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再说,不管敌人多么厉害,你我联手的话,应该都足以应付的过来吧?”叶无天自信地说道。

    听叶无天这么一说,程冰倒也觉得在理,以自己的shā shǒu技能,加上叶无天的地境修为,一般敌人确实足以应付过来,除非组织再次派来核心shā shǒu。

    “好了,你也用着多说,就这么定下来了。”说着,叶无天呼呼两口,将碗里的粥喝光,放下筷子,起身说道:“我得去上学了,依然mèi mèi,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哦。”柳依然答应道。

    于是,叶无天便出门向学校行去。

    就在快要走到教学楼的时候,远远看到教学楼大门口正围着一大帮子人,而地上还躺着几个人,看样子是在打群架,只不过双方的人数实在太过悬殊。

    直到两人走近后才发现,躺在地上的正是同班的吕文杰等几个男生,而那个正踩着吕文杰脑袋,大肆羞辱的,正是隔壁临床医学班的那位老大哥袁红斌。就是不知道他今天从哪召集来三十多个男生,而且个个身材魁梧,不像上次那般良莠不齐。

    范晓玲等几个女生正躲在远远看着,她们虽是一脸焦急,可见对方人多势重,却又不敢上前劝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