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警告

    “mèi mèi,要是连保护你的能力都没有,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你哥呢。♀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说着,叶无天又向对面四大汉问道:“你们是一个个上来受教育?还是一起来?”

    “真是个不自量力的小土包,拖角落里打一顿。”为首大汉随意地说道,看来他完全没有将叶无天放在眼里。

    “是!”身后两个大汉朝着叶无天走来。

    秦雨烟正要上前阻止,然而叶无天的身影却诡异地自她身前消失,紧接着,“啪啪啪啪”四声闷响,那四个大汉就像是被火车撞了一般,惨叫着飞退十来米方才落地。

    这些人都是练过武的,再加上叶无天力道控制地很到位,所以他们并未当场死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得吐个半斤血,至于能不能撑到明天,那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

    叶无天之所以出手如此之重,也只是想给那个周飞羽一个小小的警告。

    “刚才我让你们回去交待的话,可不要忘了。”叶无天向着远处瘫在地上一边呕血,一边挣扎的四人提醒道。

    再向秦雨烟看去,她那一脸傻呆呆的模样煞是可爱,若不是兄妹关系已定,叶无天肯定会趁机在她脸上亲一把。

    “傻丫头,别愣着了。”叶无天捏了捏秦雨烟的小鼻子。

    秦雨烟眨了眨眼睛,愣愣地问道:“哥,他,他们都是被你打飞的?”

    “难不成还是自己飞出去的?”叶无天笑问道。

    “哥,没想到你身手这么了得。”秦雨烟惊讶道。

    “那当然,这种货色就算来个千百个也是轻松加愉快。”叶无天夸夸其谈道。

    秦雨烟已经从吃惊之中缓过神来,她盈盈笑道:“这么说,认你做哥哥,可是被我捡到便宜了。”

    “可不是嘛!被你捡了个大便宜。”叶无天毫不谦虚地说道。

    秦雨烟掩嘴一笑,接着又想起了还躺在地上的肖军,立马忧虑道,“肖叔叔他没事吧?”

    叶无天二话不说,弯下腰伸手在肖军胸口点了两下,肖军顿时一个机灵从地上蹦了起来,一阵左顾右盼后,看到秦雨烟,他焦急地问道:“xiǎo jiě,你没事吧?”

    “肖叔叔我没事呢。”见到肖军醒来,秦雨烟也就放心下来。

    “xiǎo jiě,你,你没遇到那四个人吗?”肖军一脸疑惑地问道。

    “你是说那四个人吗?”秦雨烟指了指远处地上的四人问道。

    “他,他们。。。”肖军半张着嘴巴惊讶了半宿。

    “是我哥把他们打倒的。”秦雨烟解释道。

    肖军这才注意到了站在秦雨烟身边的叶无天。

    “我叫叶无天,秦雨烟刚认的哥哥。”叶无天自我介绍道,并向肖军伸出右手。

    肖军稍稍一愣,连忙伸手和叶无天握了握,同时满脸感激地说道:“叶先生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回去可无法跟老爷子交待了。”

    “肖叔叔言重了,烟儿是我mèi mèi,我救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叶无天随口笑道。

    “叶先生能毫发无损地将这四人放倒,想必也是练武之人吧?”肖军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叶无天模棱两可地回答道,他一眼便看出,这个肖军也是个练家子,而且修为在黄境后期样子。

    “如此说来,叶先生的实力远在肖某之上了。”肖军惊叹道。

    叶无天只是呵呵一笑,没有言明。

    见叶无天不打算透露,肖军倒也识趣的没再追问,他向远处那四人瞥了一眼,愤愤地说道:“没想到这天门的狗胆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对xiǎo jiě下手。”

    “天门?那个周飞羽是天门的人?”刚刚只听对方说是周飞羽的人,而叶无天并不认识这个周飞羽,还以为只是一个富二代而已。

    秦雨烟向叶无天解释道:“周飞羽是天门首脑耶稣的侄子,江陵三公子之一的羽公子。”还不忘提醒道:“哥,你今天得罪了周飞羽,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以后可要小心点,遇到困难及时打我diàn huà哦。”

    “放心吧丫头,十个周飞羽也奈何不了我。”叶无天不以为然地说道,反正迟早要与天门为敌,所以叶无天也不在意得不得罪对方。

    见叶无天这般掉以轻心,秦雨烟又不放心地劝道:“哥,天门的势力很大的,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知道了丫头,我看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以后出门可得小心点,这里也暂时别来了,实在想来的话,记得给我打diàn huà,我陪你过来。”叶无天正色提醒道,毕竟他对那个周飞羽的性格并不是很了解,也无法肯定自己的警告能不能对他起效果。

    “嗯!”秦雨烟甜甜笑着点了点头。

    “好了,赶紧吃饭去吧,哥我早饭还没吃,肚子都快饿瘪了。”叶无天摸着肚子催促道。

    就这样,肖军开车送两人去了大秦酒店,大秦酒店乃是东陵区最有名望的五星级大酒店,是大秦集团旗下产业之一。

    在这位集团大xiǎo jiě的随同之下,叶无天享受了酒店的顶级待遇,偌大的包厢,偌大的餐桌,就坐着叶无天和秦雨烟两人,而两人身后均站着一排fú wù生,酒店总经理还亲自过来为两人倒酒,各方面fú wù都做的极其到位,就差没有陪酒xiǎo jiě了。

    享受了这顿皇家级午膳后,秦雨烟留在了酒店,叶无天则告辞离去,在肖军的相送下,回到了新世纪别墅小区。

    来到了自家别墅门前,叶无天掏出钥匙正要开门,然而就在钥匙插进锁口的刹那,他眉头却是突兀地皱了起来,因为他察觉到屋内竟然有人,而且就靠在门边,想必是等着偷袭自己。

    “嘿!有意思。”叶无天嘴角一扬,权当没有发现,不动声色地开门走了进去。

    刚刚进门,喉间便被一把bǐ shǒu给抵住了,对方动作如此敏捷,这让叶无天一阵惊讶。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急着杀自己的意思,而且叶无天还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如果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受伤了,所以叶无天倒也不急着反抗。

    “这位大侠,找在下有何贵干呢?这见面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啊。”叶无天从容不迫地笑问道。

    “少说废话,赶紧把门锁上。”这是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声音有些消沉,想必正是受伤的缘故。

    “哦?难不成你是个贼?而且还是个女贼,嘿嘿,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如果你还是处的话,恐怕那层膜是保不住了,如果不是处,那哥哥我可就根据你的长相来定罪了。”叶无天毫无廉耻地狞笑道,言毕他闪电般探出右手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同时身子一转,敏捷地脱离了对方的束缚。

    当两人看到对方相貌的刹那,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惊呼道:“是你!”

    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

    眼前的女贼正是程冰,那位自己处心积虑地想要寻找的女shā shǒu,为了寻找她,自己还亲自去了孤儿院,可没想到最后她竟然亲自找shàng mén来了,从她那惊讶的神情来看,显然也是无意间闯进此地的。

    眼下,程冰脸色苍白,呼吸沉重,她左手正按在腹部,而腹部衣裳已被鲜血染红,看似受伤不轻的样子。

    见到了熟人,程冰那紧绷的心弦顿时一松,身子也是一阵跌颤,不过当她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的人品时,她脸上立马露出焦虑之色,“你,你要是敢乱来……”

    话没说完,程冰又是一阵晕眩。

    叶无天连忙上前将她扶住,“你伤势不轻,要是再不治疗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说着叶无天便抱起程冰快步向沙发走去,一边走一边暗想着,到底是什么人将她伤的这么重,好歹她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玄境中期shā shǒu,就是一般玄境后期修行者也不可能将她伤到如此地步。

    将程冰放到沙发上后,叶无天伸手想要替她解开衬衫niǔ kòu,可程冰以为叶无天要轻薄于她,立马挥起手中bǐ shǒu,向着叶无天喉咙上刺去。

    叶无天一把抓住了程冰的手,将她手里的bǐ shǒu夺下,随手一丢,然后说道:“不想死的话就乖乖躺着别动。”

    “你,你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程冰神情坚毅地说道,叶无天也相信她是说的出做的到的。

    “你别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治疗,你要是这么不相信我的话,那尽管咬舌自尽就是了,反正2分钟内再不止血的话,你就得失血过多一命呜呼了。”说着叶无天也不顾程冰的阻挠,十分利索地解开了她的衬衫niǔ kòu,程冰一开始还死命挣扎着,可到后来也就不再动荡了,也不知道是认命了还是没力气了。

    当所有niǔ kòu解开后,程冰那火爆的身姿也就完全展现在了叶无天眼前,由于呼吸过于沉重,程冰的胸膛正不停地上下起伏着,可把叶无天看得口干舌燥。

    程冰嘴里喘着粗气,她早已经没有力气反抗,甚至连说话的力气快没了,不过此刻她那苍白如纸的脸上却是浮起一丝红晕。

    叶无天很快回过神来,立马将程冰的伤口检查了一遍,这是十分明显的刀伤,伤口正位于上腹部,足足有五厘米长,幸好没有伤及内脏。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