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刻骨铭心(求月票)

    “杰米,你到底要做什么?”沈香韵气得脸色发白。

    “我要做什么?”杰米揉了揉肩头,施施然地站起来,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灰尘,笑道,“我要做什么,你该很清楚啊!我煞费苦心,对你百般讨好,不就为了得到你吗?但我用尽心思,你都无动于衷,分明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被迫无奈,只能给你来点强硬的!”

    “哼,你想得到我,简直是做梦!”

    “是啊!”杰米叹了口气,“我现在已经知道,我根本没法得到你的心,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放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根本没法轻易移去!”

    听了这话,沈香韵满脸惊愕,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杰米“嗤”地一笑:“你们这里有一句话叫做‘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碰巧我就是个有心人,我从你的手下嘴里打听到,你身边一直没有男人,就连跟你最长时间的手下都不知道是谁让你怀孕并且生下那个孩子的。但总之,你生下孩子之后,这么多年没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亲近。这似乎只有一个解释,你要么痛恨孩子的爸爸,恨到连别的男人一并痛恨的程度,要么就是深深记着他,到了无法忘怀的地步,所以才不愿亲近别的男人!而你的儿子则告诉了我,你不是恨,而是难以忘记那个男人,难以忘记孩子的爸爸!”

    沈香韵摇头:“心铭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对,他不知道,但他的名字说明了一切!”杰米哼哼冷笑,“他的全名叫做秦心铭,不是跟你的姓,而是跟他爸爸的姓,这说明,你根本不恨他爸爸,不然的话,不会在自己把孩子抚养长大的情况下,还让孩子跟着他从没见过面的爸爸姓。还有,他的名字叫心铭,反过来就是铭心,应该是刻骨铭心的意思,这说明,你根本忘不了他,反倒一直把他铭刻在心,所以孩子的名字才叫心铭!”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莞尔一笑,瞟了沈香韵一眼,淡淡地问,“我说得对吗?”

    沈香韵咬牙:“你倒真是够用心的!既然你知道我心里忘不了那个男人,就该趁早死心!”

    “是啊,我应该死心,但我不想失败,我讨厌失败,我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这是我的性格,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杰米的脸色遽然阴沉,“你不是忘不了那个男人吗?那我就让那个男人消失,彻底消失,这样的话,他不存在了,你没有了和他破镜重圆的希望,心里应该就有空接纳我了吧?”

    听了这话,沈香韵脸色大变:“你……你难道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杰米哼哼一笑:“本来我不知道,后来却知道了,因为那个男人来了你的赛车场,你的言行把他暴露了出来。你实在太关心他,根本不符合你平素冷艳的性格,我就算再笨,也能分析出来。他就是秦殊,对不对?”

    沈香韵吃惊:“你……你怎么知道停车场发生的事情?”

    “哈哈,”杰米大笑,“你们不是一直在寻找那个神秘人吗?”

    沈香韵脸色大变:“难道……难道你……你就是那个神秘人?”

    “对,我就是!”杰米再次笑个不停,好半天才收了笑声,鄙夷地说,“可惜啊,你现在没法对秦殊说了,没法用这个去讨赏,不然的话,他肯定更加喜欢你!”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沈香韵的神色变化,似乎在玩味着沈香韵的震惊和痛苦,“我听手下报告了那晚停车场发生的事,报告了你的失态,就开始怀疑孩子的爸爸是秦殊,然后我派人调查了你的过去。你爸爸以前是个很有势力很有地盘的人,但几个混小子却半路杀出,成了你们的威胁。这几个混小子就是蓝少、云南诚他们,而秦殊当时和他们混在一起。那个时候,你爸爸还没死,你也是个令人生畏的冷艳大小姐,双方冲突之下,你和秦殊自然有了交集,甚至你们还在一个酒吧单独相处过。那个晚上之后,你似乎就变了,然后肚子渐渐显出来,怀了孕……”

    “你……你简直可怕!”沈香韵没想到杰米调查得这么清楚,深深感觉到,这才真是那个神秘人的感觉,心思缜密,阴险狠毒,不由咬了咬牙,“看来秦殊的怀疑是对的,神秘人果然另有其人,就是你这个混蛋!”

    杰米一愣:“你说秦殊怀疑了?”

    “对,他怀疑神秘人根本不是那个吉姆!”

    杰米冷笑:“怪不得那天和他打球的时候,他的话那么古怪,原来如此!不过,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一切都要结束了!”

    “你什么意思?”

    杰米眯眼看她,满脸得意:“需要我现在就宣布最终的结果吗?好,那我就宣布一下,最终的结果是,碍事的人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你成为我最宠爱的女人,成为我流连忘返的尤物,而你的孩子,那个杂种,很快就要步他爸爸的后尘,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你对秦殊做了什么?”沈香韵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不觉后背阵阵发冷,冷得发抖,心底也阵阵下沉。

    “嘿嘿,做了什么?”杰米叹了口气,“你还不知道吧?秦殊今天要带着美女出去旅行,心情很不错,但他偏偏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不做些什么?”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杰米看着沈香韵焦急的样子,不由冷哼,心里很是嫉妒:“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在他的私人飞机上装了炸弹,飞机起飞的时候,‘轰’得一声……”

    沈香韵听到这里,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赶紧拿出手机,要给秦殊打电话。

    “已经晚了!”杰米不屑地一笑,“如果你提前二十分钟,或许还来得及,现在秦殊早在飞机的爆炸中死掉,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我……我不相信!”沈香韵不住摇头,心碎的声音那么清晰。

    杰米“嗤”地一笑:“还是面对现实吧!要不要我把手下发给我的短信给你看看?虽然很简短,但很形象!”

    说完,真的煞有介事地拿出手机。

    沈香韵其实已经相信了,看到杰米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知道知道事情是真的,只是心里不愿接受而已,痛苦和愤怒在心里交织,交织出了浓浓的恨意,吼道:“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完,疯了似的冲上去,要去抓住杰米。

    这么疯狂之下,动作早就没了什么章法,满是破绽,杰米眼中一冷,忽然打出一拳,正好打在沈香韵的肚子上。

    不知何时,他的手上戴了一个暗褐色的古怪拳套,拳套上有许多纹理,打中沈香韵之后,迅速冒出闪亮的电光。沈香韵浑身颤抖,然后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她全身已经失控,嘴里却还在咬牙嘀咕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两滴泪水从脸颊滑落,美丽的眼睛红红的。

    杰米嘻嘻一笑,蹲下来,煞有介事地问:“香韵,你是在为秦殊哭吗?哭吧,为他掉完眼泪,再为你那个儿子掉几滴眼泪,然后就放下一切,全心全意地跟着我!”

    说着,很温柔地用另一只手去擦沈香韵的眼泪,没想到沈香韵忽然歪头,狠狠咬在他手上,疼得他大叫一声,赶紧挣开自己的手,才看到手上已经被咬得流血,气得抬起一脚踹在沈香韵身上,“你个贱人,给脸不要脸,我对你这么好,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看看沈香韵竟然还在掉眼泪,越发气恼,再次抬起脚,就要踹下去。

    这个时候,一个报废的轮胎忽然从远处飞来,越过人群,呼啸着砸到他身上,把他砸得一个趔趄,接连退了好几步。

    “谁?是谁?是哪个混蛋?”杰米愤怒地往远处看去。

    “是我!”人群外面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一个在杰米听来很熟悉、此时却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因为在他觉得,这个声音不应该再在这个世界响起才对。

    慌忙看出去,人群分开,一个人慢慢走进来,脸色阴沉,脚步也沉,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他的心坎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以为已经死了的秦殊,跟着秦殊进来的还有一个高挑利落的漂亮女人,是杜悦绮。

    “你……你怎么会……会……”杰米脸色大变,双腿发软,仿佛看到了鬼似的,接连后退。

    “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应该随着我的私人飞机爆炸死掉,对不对?”秦殊冷冷地看着他,“杰米,我一再地给你机会,甚至不惜放弃一架私人飞机,只因为我真的把你当作兄弟,希望你能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但没想到,你最终还是炸了我的私人飞机,也炸掉了我对你最后一点情分!”

    说着,来到跟前,俯身把沈香韵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