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山雨欲来风满楼(求月票)

    “真的?”杰米脸色变了变,“那个神秘人是谁?”

    秦殊冷笑:“他藏得很深,但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说完,忽然启动,杰米却微微发怔,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殊已经过去半个身子,再想挡住已经来不及了,赶紧后退防守,秦殊趁势跳起来,隔着杰米,势大力沉地狠狠扣了一下。79阅杰米直接被他扣翻,倒在了地上,连连摆手:“我说偶像,你不至于吧,我又不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你至于这么羞辱我吗?”

    秦殊“嗤”地一笑,伸手把他拉起来:“这是你自己太不专注,刚才分心了吧?”

    “是啊,我被你逗起了好奇心,当然会不那么专注!”杰米拍拍他的肩膀,“不过偶像,你真是太猛了,后宫有那么多美艳的女人,早该被掏空了,竟然身体还这么彪悍,佩服,佩服!”

    “一般!”秦殊笑了笑,“就因为有这么多的女人,我才更要有强壮的身体,不但要有强壮的身体,还要有聪明的头脑,因为我对她们不止是享受和占有,更多的是保护,如果我身体差了,或者笨得被人糊弄,岂不是就保护不好她们了吗?”

    他这半天说的话似乎都若有深意。

    杰米干笑一声:“偶像,你说哪里话,谁能糊弄得了你啊!对了,你刚才说那个神秘人,那个神秘人是谁?”

    “你很想知道?”秦殊看着他的眼睛。

    “我当然想知道,你能告诉我吗?”

    秦殊点头:“当然可以,其实这个人你认识,是吉姆!”

    “是他啊,原来如此!”

    秦殊嘴角微翘,看着他:“杰米,你好像不怎么惊讶!”

    “我……我当然不惊讶!”杰米说,“我早就看出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直缠着我妹妹米娅,结果米娅和你好了,这小子肯定恼羞成怒,暗自针对你,也是合情合理!”

    “嗯,是很合情合理,只是我想不到的是,我和米娅足够低调,这家伙怎么会知道我和米娅的事!”

    杰米嘎嘎一笑:“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或许是碰巧发现的,你和米娅如果太忘情,肯定就会有些疏漏的!”

    “听你这么说,倒也是!”

    杰米问:“偶像,吉姆现在怎么样了?”

    秦殊冷笑:“他已经死了!”

    “那不就好了吗?”杰米也笑起来,“现在吉姆死了,你可以完全放下心来!”

    “是啊,接下来应该可以过几天舒心日子了!”秦殊捡起球,“咱们再来!”

    “好啊!”杰米又来到秦殊面前,摆出了防守的姿势,笑着说,“偶像,别再欺负我,那么被扣几次,我可能会有心理障碍,或许在床上都坚强不起来了!”

    秦殊苦笑:“我说你的心理没那么脆弱吧?”

    “我本来就是个脆弱的人,所以还请偶像你高抬贵手!”杰米嘿嘿地笑。

    “行,为了你的幸福,我会注意的!”秦殊说完,忽然道,“杰米,过几天我要去大洋中的几个小岛游玩,你这么喜欢玩,一起去吧!”

    “你准备出去旅行?”

    “是啊!”秦殊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现在吉姆死了,没了这个暗中的威胁,我可以完全放下心来,正好出去散散心,排解一下这些天的紧张情绪!”

    “你真的确定那个神秘人就是吉姆?”

    秦殊看了他一眼,哂然一笑:“怎么,你觉得不是?难道你有什么线索?”

    “不是,不是,我就是随便问问!”

    秦殊点头:“吉姆当然就是那个神秘人,我找了那么多天,总算把他找到,怎么会有假?你在严重怀疑我的智商吗?虽然他还有几个残余的手下依然在外面蹦跶,但吉姆已经死了,那些乌合之众很快就会自动离开,不足为虑!现在正好是出去休闲的时候,你去不去?”

    杰米眼睛一转,摇摇头:“我还是不去了!”

    “你不是喜欢玩吗?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

    杰米忙咳嗽一声:“偶像,你不知道,我最近看上一个美妞,一心要泡到手,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不能功亏一篑啊!”

    “原来如此!”秦殊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强求!”

    他虚晃一下,往旁边闪身,跟着跳起来,把篮球投了出去。

    篮球没有进,弹筐而出,杰米迅速转身,把篮球抓住,走到三分线外,开始他来进攻。

    “偶像,你哪天动身?”他问。

    秦殊想了一下:“大概后天动身,你问这些做什么?你又不去!”

    “不是,我……我在想,如果到时我已经把那个美妞泡到手,不是正好可以搭乘你的飞机去度蜜月吗?”

    “靠,你的计划真够美的!”

    “嘿嘿,偶像,到时别忘了在飞机上给我留两个位子!”

    “好吧!”秦殊点头,“谁让咱们是好哥们呢,一定会给你留个位子,只要到时你别带上一个排的美女来,完全够你坐的!”

    “那就多谢了!”杰米忽然启动,闪开秦殊,运球往篮下杀去。到了篮下,高高跃起,也要来个大力扣篮,但没想到,斜刺里,秦殊已经跳了起来,一巴掌重重地拍在篮球上,篮球撞到篮板,弹飞出去,是个钉板大帽,还是个很狠的钉板大帽!

    ……

    第二天晚上,秦殊躺在米娅别墅的宽大浴室里,双手扶在两边,舒服地躺着。米娅也光着身子,白嫩柔滑的肌肤在灯光下妖娆着,骑在秦殊腿上,拿着澡巾,温柔地给秦殊擦洗着。

    “秦总,你今晚会住在这里吗?”米娅幽幽地问。

    秦殊摇头:“明天还要坐飞机,需要准备一下,今晚必须回去!”

    “你明天真要飞去那几个小岛?你不是说那个神秘人不是吉姆,另有其人吗?怎么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开?”米娅的头发湿漉漉地挽在后面,有几缕头发从两鬓垂落,很是可爱。秦殊抬手撩弄一下,“嗤”地一笑,“米娅,你知道什么叫做欲擒故纵吗?”

    米娅微怔,一时不知道什么意思。

    秦殊叹了口气,说:“拿根烟给我!”

    米娅忙答应了,从旁边台子上拿了根烟,叼在自己嘴上,用火机点上,然后送到秦殊嘴里。

    “米娅,其实那天在吉姆酒店房间的时候,排除了吉姆是那个神秘人,我已经想到那个人是谁了,虽然我从心底里实在不愿承认!”

    “是谁啊?”米娅忙问。

    秦殊咬了咬牙:“我本来很讨厌他,后来却信任他,把他当作自己人,可他明显是在演戏给我看,我也真被骗到了!”

    米娅听了,连连摆手:“秦总,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之所以会这么吃惊,因为秦殊说的完全是她似的,秦殊开始确实很讨厌她,后来也信任了她,所以她以为秦殊说的是她。

    “米娅,别紧张,我没说是你!”秦殊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我如果怀疑是你,还会和你这么亲热吗?真那样,我对你根本不会有任何兴趣,更别说要了你那么长时间了!”

    米娅不由脸红,松了口气,轻轻把俏脸偎在他胸前,小声道:“我也是太紧张了,刚才秦总你对我那么好,让我那么幸福,幸福得都要忘了自己是谁,要融化成了水,怎么会怀疑我呢?秦总,你怀疑的人是谁?”

    “一个我当作兄弟的人!”

    米娅听了,大为惊讶:“难道……难道是杰米?”

    秦殊点头:“现在只是怀疑,但明天应该就能见分晓了!我故意对杰米说了,说我已经找到那个神秘人,并且说我会离开,出去旅行,就是让他放下所有警惕。你想想,他知道我要离开,还不放下所有防备,有所行动吗?这就是欲擒故纵了!”

    “那你派人盯着他了吗?”

    秦殊点头:“已经派人盯着了,就看他是不是会露出狐狸尾巴?”

    米娅沉吟一下,连连说:“他倒真是和咱们很熟悉的人,而且知道咱们很多事情。”

    说到这里,脸色渐渐变得冰冷,咬了咬嘴唇:“我从艾尔莎那里得到了那份证据,如果真是他,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秦殊抽了口烟,长长地吐出烟气:“现在百分之八十可能是他,一切都看明天揭晓了!”

    “秦总,这次你……你能不能别亲自冒险了?”米娅心疼地搂住他的脖子,“我担心你会有什么意外,我宁愿自己有危险,都不希望你会有丝毫危险!”

    秦殊笑了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歪头在她耳边亲了亲,听着这女人的关心,心里暖暖的,这女人是真心对他的,他能感觉得到。从刚才两人在沙发上的缠~绵就能感觉到,米娅那么深情,似乎要把所有美好都奉献出来,尽力地配合他每一个动作,生怕他会有任何不尽兴,那种婉转柔情绝对不是假的:“米娅,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把他当兄弟,如果要有个了断,肯定会自己出马,我当作兄弟的人不多,必须亲手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