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争分夺秒(求月票)

    少白忙说:“今天那个老板确实派人来过,就在今天晚上,还放了一个礼品盒在这里。79免费阅”

    “他走了多久了?”秦殊忙问。

    “没多久。他说今晚会有个大客户来拜访,洽谈眼镜的订单,让我们好好接待。还说我们这里没有像样的礼品送客户,就提前为我们准备了那个礼品!”

    “那个礼品呢?”秦殊问,同时心思转动,心想,会是什么大客户要来?不会说的就是自己吧?那个礼品也是为自己准备的?

    “我去拿!”小萍匆匆进去,很快捧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出来,看那礼品盒体积不小,很像是放蛋糕的那种礼品盒。

    “我来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沈香韵很好奇,伸手把礼品盒上的丝带解开,然后拆开包装。

    秦殊也在好奇这里面会装着什么,忽然,心里蹦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急声说:“别拆开!”

    急忙去按住沈香韵的手。但已经晚了,沈香韵已经打开了包装。

    随着包装打开,一声轻响,有个弹簧迅速弹了出来,眼前显出一个定时的钟表。弹簧弹出的同时,计时的液晶屏开始跳动,火红的数字显示着,时间还剩十五分钟,而且还在急速流逝。

    “是定时炸弹!”耸肩禁不住喊了一声,吓得捧着礼品盒的小萍尖叫一声,赶紧松手后退。

    秦殊吃惊,飞速上前,伸手飞快接住,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沈香韵脸色有些发白,同时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她冲动地拆开,至少这个炸弹不会启动。刚要张嘴,秦殊忙把手摆了摆:“别说没用的话了,现在咱们只剩下十四分钟多点的时间了!”

    “那……那咱们怎么办?”沈香韵咬了咬嘴唇,声音微颤,“咱们会一起死在这里吗?那样的话,心铭怎么办?”

    听她的意思,心铭应该就是那个小男孩,她的儿子。

    秦殊仔细看看眼前的炸弹,叹了口气:“看这个炸弹的威力,一旦爆炸,估计这个实验室里不会有任何人能活得下来!”

    “不行,我不能让你死,我给你找藏身的地方,一定要让你活下来!”沈香韵转头就走,要找个安全的藏身之所。

    秦殊摇头:“别白费功夫了!”

    “不,我一定要让你活下来。你活下来,帮我好好照顾着心铭!”沈香韵飞快地说,“如果有坚固的铁皮之类,或许就能做个安全的藏身之处!”

    其他三人听了,也慌忙要去找藏身之处。

    沈香韵冷喝一声,把枪抬起来指了指他们:“你们三个给我站住,告诉我,哪里有坚固的东西?”

    那三人吓得不敢乱动,少白轻轻指了指里面:“里面……里面有个文件柜,倒是很厚,不知道可不可以?”

    “很好,带我去看!”沈香韵把枪摆了摆,让他们带路。

    秦殊摇头:“沈小姐,别白费功夫了,再厚的文件柜也挡不住这个炸弹的冲击!”

    “至少……至少会有一点活下去的希望!”沈香韵咬了咬牙,还在坚持着。

    秦殊很奇怪:“沈小姐,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一定让我活下去?”

    看她那种近乎本能般对自己的保护,秦殊真是感动极了,却也疑惑极了。

    沈香韵微怔,看了他一眼,脸色微微有些凄婉,吞吞吐吐地说:“因为……因为……”

    她在犹豫着,似乎不知该不该说。

    秦殊看她不愿说,而且时间有限,根本没有时间耽搁在这种事情上,重要的是赶紧想办法活下来,就摆摆手:“既然你不想说,就别说了,反正你的办法不行,躲在文件柜里,会死得更惨。咱们现在要做的是不要乱。你们知道对方为什么给咱们留出十五分钟这么长的时间吗?就是要让咱们在这段时间里恐惧、慌乱,让咱们在等待和绝望中忍受恐惧的折磨,然后再死掉!”

    “这个混蛋太狠了吧,让我抓住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沈香韵气得浑身抖个不停。

    秦殊却显得很冷静,说:“留出这么长时间,确实是他冷酷残忍的地方,也是他疏忽大意的地方。如果只有一分钟,咱们只能等死,什么都做不了,但十几分钟,还是可以做些事情的!”

    “能做什么?”

    秦殊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总之,我绝不会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

    说完,微微眯眼,认真思索起来。

    其他三人看着秦殊手里炸弹上不停跳动的数字,已经有些崩溃,这种绝望的等待确实是种难以言说的折磨,小萍有些受不了,控制不住呜呜地哭起来。

    “不许哭,给我安静点,不许打扰他想办法!”沈香韵冲过去狠狠给她一巴掌,打得她再不敢哭了,捂着嘴,只是泪水还在不停流着。

    秦殊知道自己必须赶紧想到办法,不然真就要死在这里了。他绝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最后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看看手中定时炸弹不停减少的时间,又看看那个紧锁的铁门,忽然,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嘴角不由微翘起来,转头走到少白、小萍和耸肩面前,说:“你们三个很天才,我希望你们现在做件事!”

    “做……做什么事?”那三人都很害怕的样子。

    秦殊道:“我要你们制造出巨大的轰响,类似炸弹爆炸的声音,能做到吗?”

    那三人面面相觑,不知秦殊要做什么。

    “回答我,能做到吗?”秦殊盯着他们的眼睛,声音陡然提高了。

    少白被他喝得有些清醒过来,想了一下,说:“地下室有……有高电压,借着这个电压,应该可以制造出爆炸的声音!”

    “很好,那就照做,立刻,马上!”

    “你……你这么做能救了我们吗?”少白问。

    秦殊冷笑:“我只能告诉你,不这么做,咱们必死无疑,别啰嗦了!赶紧照做!”

    少白点头,咬咬牙,对耸肩和小萍说了些什么,就迅速忙活起来。

    沈香韵很奇怪,走到秦殊身边,轻轻问:“你要做什么?”

    秦殊没有回答,反问她:“你说外面的人要做什么?”

    “当然是炸死咱们,难道跟咱们做游戏吗?”

    秦殊撇嘴,冷笑一声:“对,他要炸死咱们!那我就让他如愿,制造出巨大的爆炸声,让他误以为咱们擅自拆除定时炸弹,使得定时炸弹提前爆炸了。爆炸之后,他为了向他的boss交差,肯定会来检查一下,看看咱们是不是死了……”

    听到这里,沈香韵顿时眼睛发亮,发出钻石般动人的光芒,拍手道:“我知道了,他如果下来检查,自然要打开铁门,咱们就有机会逃出去了!”

    “对,必须在定时炸弹爆炸之前制造出假象,把对方引下来,咱们才有机会逃生!就看对方会不会中招了。”秦殊说着,又拿出手机来。他刚才急着打电话,没空理会手机上的一个短信,现在有空打开,看了看。

    这么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短信是米娅发来的,内容是:

    秦殊,爸爸派来的人要见我和吉姆,我不能不去,不然会引起爸爸的怀疑。我会小心提防的,你如果有什么吩咐,尽快告诉我。

    看到这个短信,秦殊心里就像被一块大石头重重地砸下来。现在他已经初步判定神秘人是吉姆,米娅和吉姆见面,岂不是相当危险!

    “怎么了?”沈香韵凑过来问。

    秦殊咬牙,没有说话,迅速用手机给米娅打电话,要阻止她去见吉姆,但手机根本没信号,怎么可能打出去?气得差点把手机甩了。

    “秦殊,你没事吧?”沈香韵越发关心,也越发担心。

    秦殊沉声道:“咱们必须赶紧出去,不然事情真要崩盘了!”

    转头去看,少白、耸肩和小萍都在忙活,动作很麻利。秦殊不懂这些,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暗自着急,看看定时炸弹的显示屏,只有七分钟的时间了。

    ……

    此时,在一个酒店的豪华套间门口,米娅按了下门铃。

    她穿着做工考究的工装裙,柔软的料子完美衬出了她身段的柔软,紧身的设计则把她的身体曲线包裹得精致而迷人,抬手紧了紧背在肩上的白色小包,把手腕轻轻压一下纤腰,能感觉到纤腰上的一处坚硬,那是她带来的防身匕首。

    当初她和秦殊已经怀疑吉姆,现在知道会见到吉姆,当然有所防备。

    房门很快开了,竟然就是吉姆开的门。看到她,脸色微微沉郁,很快又笑了一下:“米娅,你来了?”

    “是啊,你来得够早的!”

    “当然,来见董事长的人,早点来是礼貌!”

    “爸爸派来的人呢?”

    “还没来,只是让我先订好房间。你进来吧!”

    米娅看了看他,微微犹豫,还是走了进去。她很细心,也颇有心机,看出吉姆对自己不像平时那么热情,就故意说:“吉姆,给我倒杯咖啡,记得多放糖!”

    她是要试探一下,吉姆是不是有了改变,是不是还对自己那么顺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