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容小觑(求月票)

    “秦殊,你……你千万要小心!”凯瑟琳忙说。

    秦殊点头,踢开车门,下了车,扫了一眼周围那些人,冷笑一声,拿出根烟来,点上,淡淡地吐了口烟气:“说吧,想怎么解决?”

    周围渐渐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一场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个女人,红裙妖娆,穿着漂亮的白色高跟鞋,身姿高挑而火辣。分开众人进来,打量秦殊一眼,怔了一下,随之冷冷地笑起来:“小子,来砸场子吗?胆够肥啊,单枪匹马的就敢来!”

    秦殊瞥了她一眼,是个很艳丽的女人,眼睛明亮如星光,红唇如火,加上妖娆的红裙,整个人就像一团火焰,不但像,甚至就是一团火焰,男人看了她,似乎都会忍不住地口干舌燥。

    “别废话了,让你们大哥出来,我不想惹事,只想凑个热闹而已!”

    那女人没有接话,看了秦殊半晌,然后走到跟前,又饶有兴致地绕着秦殊欣赏半天,忽然伸手,把秦殊嘴里的烟夺下来,放在自己嘴里抽了一口,把烟气慢慢喷在秦殊脸上,笑问:“你真不是来捣乱的?秦大总裁!”

    听了这话,秦殊有些吃惊,这女人竟然认识自己,不由问:“你怎么会认识我?”

    “咯咯!”那女人笑起来,笑声动人,仿佛黄莺出谷,“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你?你是商场上的风云人物,把云海市最有实力的两家投资集团都掌控在麾下,这样的厉害角色,我怎么会不认识?”

    “怎么,你很关注商场?”秦殊一看这女人就是道上混的,不该那么关注商场才对。

    “难道我有点追求不行吗?”那女人撇撇嘴。

    秦殊懒得跟她啰嗦,摆摆手:“行了,让你们大哥出来说话!”

    那女人“嗤”地一笑,没有吭声。

    秦殊重复了一遍:“让你们大哥出来说话!”

    那女人看着他,有些鄙夷地说:“秦大总裁,你也有犯傻的时候吗?你已经在和他们大哥说话了,怎么还要和他们大哥说话?”

    “难道……难道你就是他们大哥?”秦殊真是惊讶了,忍不住再次打量一番眼前这个艳丽的女人。

    “怎么,我不可以做他们大哥?你看不起我?”

    秦殊笑了笑,再次拿出根烟,叼在嘴里,眯眼看她:“我很怀疑,你真管得住这么多彪悍的男人?”

    他扫了一眼周围那些凶神恶煞似的青年,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说,你真是看不起我了?”那女人盯着秦殊。她的眼睛很漂亮,莹动着钻石般的光芒,冷冷道,“可以告诉你,上一个这么看不起我,还怀疑我用色~相控制这些手下的家伙被我拖在汽车后面绕着这里跑了三圈,然后扔进了河里……”

    “哦,那不知我的待遇是什么样的?”秦殊没被吓住,依然笑吟吟的。

    但笑容还没收敛,忽然面前疾风遽起,一道白影闪过,他嘴里叼的烟竟然瞬间被踢飞出去。这一下快得好像闪电,秦殊根本没反应过来,吃惊地去看那女人。就见那女人正潇洒地把先前提起的婀娜裙角放下去。

    她从提起裙角,到踢飞秦殊嘴里的烟,再到放下裙角,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动作一气呵成。这么一下,秦殊真的对她刮目相看了,同时也警惕起来,这女人实在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不容小觑。

    “现在还看不起我吗?”那女人依然盯着他。

    秦殊摇头,咧嘴笑了起来:“我还敢吗?你这一踢我绝对做不出来,快得我都来不及看清你裙子底下的春~光,真是佩服佩服!话说,你裙子底下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那女人听他这么说,气得咬牙,一拳狠狠向他脸上打来。

    秦殊暗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女人出脚之后,他就迅速改变策略,故意引得那女人继续出招,同时暗自做好准备,就像猎人摆好陷阱,引~诱着猎物掉进来。

    那女人的拳头才打出,秦殊就迅速后仰,跟着双手迅速抬起,抓住她的胳膊,就势扳过来,紧紧搂住了她的脖子。

    秦殊相信,这女人就算速度再快,力量肯定没有自己大,只要制住,就好办了。

    当然,说来容易,却是经过很复杂的计算的,首先他不动声色地前移,不给那女人抬腿的空间,那女人生气之下,只能出拳。出拳打脸,这是常规选择。他在心里完全想好了应对之策。果然,那女人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被他抓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擒贼擒王,这下容易多了。不然的话,真和这女人打,就以这女人刚才那一脚的凌厉,秦殊真不敢肯定自己能打败她。

    “现在咱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了吧?”秦殊把嘴凑到那女人耳边,闻着她发丝间醉人的香气,深深地吸了一口,喃喃道,“你真是个很香的女人呢!”

    那女人挣了一下,发现根本挣不开,秦殊锁得很有技术,而且力量确实比她大得多,不由咬咬牙,娇媚地一笑:“当然可以。你说吧,咱们怎么谈?”

    “其实我来这里没有恶意,就是凑个热闹,稍微玩玩,只是我没带那么多现金,不知你能不能破个例,或者先欠着,改天你可以去我的公司取!”秦殊确实不想闹事,就是为了寻找那个车手。

    “好啊!”没想到那女人一口答应,“一万块钱而已,对秦总你来说什么都算不上,相信你肯定不会赖账的!”

    “这么说,咱们谈妥了?”

    那女人点头。

    “很好!早这样的话,也就不用这么伤和气了!”秦殊笑了一下,放开那女人,顺便帮她整理一下肩头的衣服,吐了口气,“好了,事情完美解决!”

    那女人这时却忽然跳开,脸色也迅速变冷,摇摇头:“我看没解决得那么完美!”

    秦殊心底一沉,看出她要反悔,不由皱眉:“我说,你怎么都是个大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咯咯,秦总,你看我哪里像个君子?”那女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连淑女都算不上,又怎么会是君子呢?更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你说的话好像对我都不怎么适用!”

    秦殊无语:“你似乎不怎么讲道理!”

    “哼,你本来就不该跟女人讲道理。再说,你开始不也使诈吗?激得我对你动手,趁机抓住我,现在可没那么容易了!”那女人把手一摆,周围拿着球棒的青年一起聚拢,顿时收缩了对秦殊的包围。

    秦殊苦笑:“看来我真是失策,现在我想问一下,我能争取一个和你单挑的机会吗?”

    他实在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觉得,与其对付这么多家伙,还不如对付那女人一个,虽然那女人肯定很难缠,但至少她身上很香,和她打,心情会比较愉悦。

    “不可以,你没这个机会了!”那女人冷笑一声,“给我上,往死里打!”

    那些拿着球棒的青年听了,一拥而上,纷纷向秦殊打来。那女人则冷眼旁观,双手环抱在胸前,神色中带着冷酷。

    秦殊倒是不惧这些青年,只是觉得麻烦,一边躲闪,一边还击。不过,他不敢离开自己的车,怕自己离开,车里的凯瑟琳会受到伤害。

    这么下去,虽然挨了几下,对面那些青年却也倒得差不多了。

    那女人还是冷眼看着,她很奇怪,秦殊为什么始终绕着他的车不敢远离呢?忽然注意到,车里坐着个美丽娇媚的金发美女,顿时明白了,不由咬咬牙,就要过去。刚走两步,却猛地看到身边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人正把一个精致的吹管放在嘴上,目标正是秦殊,应该是要趁秦殊对付那些青年的时候背后偷袭。

    吹管小巧,可以吹出毒针,却不会发出声音,再说这么多人,正好可以浑水摸鱼。

    那女人本来要去秦殊的车,看到那个人之后,忙停住脚步,飞快冲到那人跟前,一脚飞踢,把那人嘴里的吹管踢飞,跟着就扇了那人一巴掌,狠狠地说:“谢思潜,你做什么?”

    那人叫谢思潜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头发长长的,嘴唇很薄,酷酷的样子,被那女人扇了一巴掌,不由愕然,忙低声道:“大哥,你不是要杀了他吗?这个方法比较快捷!”

    那女人凤眼圆睁,很是生气:“谁说我要杀了他了?”

    “你……你不说往死里打吗?”

    那女人气得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拉到跟前,沉声道:“你个混蛋,难道不知道他是谁吗?他是haz集团的总裁,杀了你,你担得起责任吗?找死是吧?”

    谢思潜轻轻舔了一下嘴唇,干笑道:“大哥,只要是你讨厌的人,我就算拼命都会杀掉的!”

    他眼中带着畏惧,也带着钦慕,似乎对眼前的女人暗藏情愫。

    那女人哼了一声,使劲推开他:“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