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服软(求月票)

    艾尔莎干笑着,畏惧地看着她,连忙点头。

    米娅从茶几上抽张纸擦了擦手,把纸团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很随意地问:“你和杰米的关系不错吧?”

    她要开始从艾尔莎这里拿证据了,心里很清楚,艾尔莎这里绝对有足以威胁到杰米的切实证据。

    “我们的关系不……不好!”艾尔莎脸色变了变,故意回避这个问题。

    “啪!”米娅一巴掌狠狠扇在她脸上,看着她,见她没说什么,又一巴掌扇过去。

    艾尔莎被扇得哭起来,彻底放弃反抗了,连忙道:“我说,我说,我……我和他睡过几次……”

    她渐渐明白,在米娅面前,反抗和拖延是多余的,米娅绝对不会心软,更不会手下留情。

    “很好,不想挨打,就要学会诚实!”米娅又抽出张纸擦了擦手,淡淡地问,“是几次,不是一次吗?”

    杰米好像说只酒醉之后和艾尔莎发生了一次关系,怎么到艾尔莎这里成了几次?

    “有……有五六次吧!”艾尔莎咽了口唾沫,轻轻说。

    米娅听了,不由皱眉:“这么说的话,杰米好像对秦总隐瞒了什么呢,这家伙竟然说只和你做了一次!”

    她没有深究几次的问题,冷冷笑了一下,“我问你,你这里肯定有留下的什么证据吧?”

    “我……”艾尔莎有些犹豫。但才犹豫,就见米娅扬起手来,吓得连连点头,“有,杰米一直想拿回去,可他一直没找到!”

    “他找不到,我肯定可以找到的,对吗?”米娅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中带着冷酷和威胁。

    艾尔莎干笑一声,还要讨价还价:“米娅,这是我……我最后的保命工具了,你……你就放我一马吧。有了这个东西,我还能让杰米保护我,不然的话,我肯定会被你爸爸杀掉的!”

    米娅笑起来:“你现在落到我手里,还需要别人保护你?你应该乞求我保护你才对,不然我现在杀了你,谁也保护不了!”

    说完,伸手摸起茶几果盘里的水果刀,在手里认真地看着。

    艾尔莎脸色大变,看着米娅手里的刀,手上的伤口就隐隐作疼,她十万分地肯定,米娅绝对什么都做得出来,甚至可能突然一刀就捅死她。

    “想好了吗?要不要我保护你?”米娅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小腿微微上挑,脚上穿着拖鞋,拖鞋中,白皙的玉足纤巧玲珑,脚趾如玉粒似的,涂成嫣红的色泽,怎么看怎么诱人。但在艾尔莎眼里,却觉得她无比可怕。

    “看来你有些动力不足呢,我只好帮你想想了!”米娅忽然站起来。

    “我想好了,我想好了!”艾尔莎脸色大变,连忙说。

    “很好!”米娅笑起来,“在哪里?”

    “在……在我的项链里!”艾尔莎结结巴巴地说。

    米娅看看她的脖子,脖子上挂着个项链,白金的链子,缀着钻石雕琢的吊坠。

    抬手就给扯下来,却疑惑不已,瞥了艾尔莎一眼:“你确定没有耍我?”

    “没有,吊坠可以……可以打开的!”

    米娅一愣,赶紧看看那个吊坠,研究半天,不由笑起来。这个吊坠上还真有些机关,摸了摸,找到一粒镶嵌的粉色钻石,轻轻一抠,吊坠就分开两半,里面显出一个小巧的存储卡来。

    “真看不出来,你这笨女人倒是有些机巧的心思!”米娅把那个存储卡收起来,项链丢到旁边,就要离开。

    “米娅……”艾尔莎忽然喊了一句。

    “怎么了?”米娅转头看她。

    “我……我饿了!”艾尔莎干涩地说。她本来准备到酒吧里开怀畅饮的,一直留着肚子,结果一滴酒没喝成,又经历这么多。现在这么晚了,确实感觉很饿,闻着从餐厅里飘出来的糕点和玉米浓汤的香气,馋虫更是在肚子里翻江倒海。

    米娅冷笑一声:“你屁股上的肉那么多,要不要我割下来一块给你吃?”

    “米娅,我……我真的饿了!”艾尔莎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米娅冷哼:“我也真的可以把你屁股上的肉割下来!”

    她过去又把水果刀摸起来。她清楚记得,和丹尼斯遭遇的时候,自己本来可以悄悄跑进树林,是艾尔莎看到她,并且尖叫着提醒丹尼斯,害得自己差点死掉。这个仇一直记在心里呢,怎么会对艾尔莎有什么好气?

    艾尔莎大为惊恐,看着米娅手中的刀,身子颤抖个不停。

    米娅把刀在她脸上拍了拍,问道:“还饿吗?”

    “不……不饿了!”艾尔莎连连摇头。

    米娅撇撇嘴,把刀收了回去。

    艾尔莎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会被米娅折磨死的,必须讨好米娅,才能过得舒服点,眼睛转了转,干笑一声:“米娅,我……我能帮到你!”

    “哼,你能帮到我的就是闭嘴,特别是待会我和秦总享用夜宵的时候,你敢哼哼唧唧地破坏气氛,我就杀了你!”

    “米娅,我……我说真的,我真能帮到你!”艾尔莎咽了口唾沫,迅速说,“我可能别的不行,但在勾~引,不,吸引男人方面还是有些经验的。你爸爸为什么那么宠爱我,为什么杰米也落到了我的圈套里……”

    一边说,一边看着米娅的脸色,看到米娅没有什么厌恶的神色,就小心地继续,“我可以把我的心得都传给你,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个男人,但他对你却不怎么上心。你肯定很伤心,对不对?”

    “我不伤心!”米娅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为什么要伤心,我有什么资格伤心?我本来就不配让他对我上心。”

    她越说越气,对着艾尔莎就是一巴掌,恨恨地说,“都是你们这些阴险的家伙,把我卷到这个家族的漩涡里,不然的话,我和妈妈会过得很好,我也不会变成这样,变得这么不纯洁,变得这么心机深沉。如果我和你们没有关系,我还会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女孩,我和肖菱是好朋友,我可能会因为她,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认识秦殊,以以前单纯的我认识秦殊,也就不用这么自卑,这么无地自容……”

    抬起手,又狠狠给了艾尔莎一巴掌。

    艾尔莎疼得脸庞扭曲,连忙说:“就算这样,你……你还是很想让他对你上心,不是吗?”

    米娅又扬起手,就要打下去,到了中途,却停住了。

    艾尔莎吓得心胆俱寒,却不敢怠慢,看出米娅有些松动,连忙说:“我真的很有用处,能帮到你的,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你没法回到从前,只能在这个基础上想办法了!”

    米娅犹豫半天,总算坐了下来,扫了艾尔莎一眼,冷冷地问:“我该怎么办?”

    艾尔莎松了口气:“你可以做的很多,比如……”

    “别把你那些下贱的办法告诉我,秦殊讨厌那些,你敢让我被他讨厌了,我把你碎尸万段!”

    艾尔莎只觉心里一阵寒风凛冽地扫过,干笑着:“不会,不会的!”

    “好,说吧,我该怎么做?”

    艾尔莎眼睛转了转,说:“不经意的亲密,潜移默化地改变!”

    “什么意思?”

    艾尔莎迅速想了一下,说:“你只一味地对他好,他或许会感动,但不一定能突破你们的关系,你要靠近他,要有攻击性!”

    “你让我攻击秦殊?”米娅的脸色顿时沉下来。

    “不是攻击,不是攻击,是主动突破的意思,你不主动,他不主动,你们的关系只会维持在这里!”

    米娅脸色缓了缓:“你说具体的,具体我该怎么做?”

    艾尔莎看看她:“首先,你要换件很有女人味的衣服,现在是在家里,穿上稍微性~感又舒服随意的吊带裙应该没什么吧,你的腿形很漂亮,笔直柔美,这是你的优点,应该露出来。吊带裙不要太长,到膝盖上面的那种,可以完全显出你的腿形,俗话说,美不美,看大腿,你的腿真的很美。在安静的夜晚,那个男人又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看到一个迷人又带着小魅~惑的女人,心里肯定会起波澜的!”

    米娅听得认真,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刻意,让他看出我的意图?”

    “不会,不会,在家里穿个休闲的吊带裙,很正常啊,最好是蕾~丝的,更有感觉!”

    米娅被说得有些心动,忙问:“然后呢,我再做什么?”

    “接下来自然就是让他主动靠近你,让他心里的波澜更加荡漾,你不是做了玉米浓汤吗?盛汤的时候,可以故意被烫到,男人本性上很喜欢笨笨的女人,因为可以让他们显示出男子气概和风度,你故意烫到手,他肯定会去看,自然也就靠近了你。这个时候,你的胸~衣就特别重要了,你可以不穿……”

    “不行,秦总喜欢清纯点的女人,我不能那么放肆!”

    “那好,那你就穿个比较妩媚的,让他一低头,至少可以看到深深迷人的沟壑才行。你和他贴近,尽量缩减身体的距离,甚至让他感觉到你身体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