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谈判筹码(求月票)

    到了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车还没动,不由大怒,转身对着司机的脑袋狠狠就是一巴掌:“你他妈的傻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离开!”

    “老板,你一直和美女聊天,没说要离开啊!”那司机很无辜地摸了摸后脑勺。

    “我没说,你就不会自己想吗?你长个脑袋做什么?赶紧他妈的开车,操!”丹尼斯原来总是装得彬彬有礼,高傲冷酷,现在落魄潦倒,满嘴脏话都跟着出来了。

    那司机赶紧开车,开到路边却吃惊地发现,路上塞得满满的都是车,根本走不动。别说汽车,自行车都过不去。

    “怎么回事?”丹尼斯往外看了看。

    那司机摇头:“不知道,好像是塞车!”

    “这个点怎么会塞车?下去问问!”

    那司机赶紧下去,半晌才跑回来,气喘嘘嘘地报告:“老板,前面有辆货车出了事故,横在马路中间,把路给堵死了,估计一时半会走不了!”

    “妈的,怎么这么巧?”丹尼斯摆摆手,“找别的路!”

    留在这里夜长梦多,他想赶紧离开。

    “是,老板!”那司机迅速倒车,寻找别的路。

    找了半天却发现,嫣苏雪盈公司周围的路全都堵死了,不是有货车横过来,就是有两车相撞,或者是小商贩在路上打起来,总之到处塞满了车,喇叭声乱响,但就是没有车能挪动一步。

    “这不是凑巧,绝对不是凑巧!”丹尼斯终于发现事情有蹊跷,眼睛转了转,迅速命令道,“下车,带着这女人步行离开!”

    “是!”听了他的命令,一个大汉打开侧门,就要下去。

    但一只脚才落地,就听“砰”地一声响,那大汉闷哼着又跌回来,跟着,一个人影迅速上车,搂着那大汉的脖子,背靠着车厢,躲在那大汉后面。

    变故突生,车厢里那些人却没乱,看来平时真的训练有素。丹尼斯也反应很快,迅速把秦浅雪拉到跟前,手枪也已经拿出来。当看清闯进来的人时,禁不住冷笑:“秦殊,竟然是你!我正要找你,没想到你就来了!”

    来人确实是秦殊。他开着出租车急速狂奔,冲到这里。下车之后,飞快来到嫣苏雪盈公司楼下,看到这辆车徘徊来去,很是可疑,就悄悄贴近。

    没想到才贴近,就有人开门下车。他当机立断,一拳打到那人脸上,跟着迅速上车。让他吃惊的是,车里竟然有这么多人,并且全副武装,实在出乎意料之外。当然,也有让他高兴的,就是终于看到秦浅雪了,而且秦浅雪衣服完好,看起来并没受到伤害。

    “秦殊,你……你怎么来了?你不该来的!”秦浅雪看到秦殊,开始的激动迅速被紧张和担心替代,真的不想秦殊出现,看看周围那些凶悍的大汉,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哼哼,秦殊,你姐姐说得对,你真不该来的!”丹尼斯依然对秦殊一副瞧不起的姿态,摆摆手,身边那些人的枪口都指向秦殊,他轻蔑地说,“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吩咐,你就立刻会变成马蜂窝!”

    “是吗?”秦殊也冷哼,“但至少你这个手下会先死吧!”

    他把面前的大汉往前推了推。

    “怎么,你要拿他当挡箭牌?”丹尼斯哈哈大笑,“你觉得我会因为他受制于你?”

    说完,脸色猛沉,把枪指向那大汉,“如果你有这种可笑的念头,我可以立刻打死他,粉碎你幼稚的想法!”

    跟着,没等秦殊回答,真的扣动扳机,接连几枪打在那大汉身上。有一枪甚至穿透那大汉的身体,打到秦殊的胳膊上,在他胳膊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秦浅雪吓得尖叫,什么都顾不得了,低头向丹尼斯狠狠撞过去。

    丹尼斯被她撞得一个趔趄,勃然大怒,抓住她的胳膊,把枪狠狠顶在她的额头上:“臭丫头,你对他倒真是好,怕我打死他吗?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

    “你打死我吧,求你放他走!”秦浅雪咬牙说。

    “你以为我真不舍得打死你?”丹尼斯脸上满是冷酷。

    “丹尼斯,我奉劝你,最好不要!”秦殊使劲推开身前那大汉的尸体,转头看看胳膊上的伤口,不是很深,皮肉伤而已。

    “怎么,你还能阻止得了我?”丹尼斯很不爽地看向他。

    “只要我想,那就可以!”秦殊忽然抬起手,手中竟握着颗黑乎乎的手雷,嘴角带着冷笑,“如果这个手雷在车里引爆,这个车里应该没人能活得下去吧?”

    说完,似乎就要拉开手雷。

    丹尼斯脸色大变,吓得急忙往后缩了缩。

    秦殊哈哈大笑:“丹尼斯,原来你也有这么怂的时候!别怕,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所以,咱们交易吧!”

    他看出丹尼斯不在乎那大汉的性命之后,就迅速改变策略,从那大汉身上摸了颗手雷。他相信,丹尼斯会怕死的,只要怕死,这颗手雷就可以成为重要的谈判筹码。

    被他一番嘲弄,丹尼斯脸色很难看,怒火中烧,但秦殊手里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手雷,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没法在这颗手雷爆炸之前离开汽车,只能很不甘心地说:“你要怎么交易?”

    “放了我姐姐!”

    “我不同意!”丹尼斯直截了当地拒绝。

    秦殊冷笑:“你这是把局面推向僵局呢,真要逼得咱们大家同归于尽?”

    “秦殊,不要,你离开,我留下!”秦浅雪急着说。

    秦殊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温柔,却很快被冷淡替代,这个时候必须冷淡并且冷静:“姐姐,告诉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秦浅雪不明白都到了这个时候,秦殊怎么会问这个问题,点点头:“我……我当然是!”

    “既然是我的女人,男人说话,你听着就是,不要插嘴!”秦殊一时间满是大男子主义的样子。

    秦浅雪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秦殊瞥了丹尼斯一眼:“考虑清楚了吗?是放走秦浅雪,还是咱们同归于尽?”

    丹尼斯暗自咬牙,实在很不爽被秦殊这么逼得死死的感觉,使劲哼了一声:“就算放走她,你的小命还是要捏在我手里,跑了她,就跑不了你。好,我同意!”

    “就知道你会同意的!”秦殊看向秦浅雪,满心的温柔不敢表达出来,只生硬地说,“行了,你赶紧离开吧!”

    “秦殊,我……”秦浅雪怎么忍心自己离开,却把秦殊陷入这种强敌环伺的危险局面,就要说话,秦殊却冷冷地打断,“你现在不是我姐姐,而是我的女人,必须听我的,不然咱们就断绝一切关系!”

    “秦殊……”秦浅雪喊了一句,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走啊!”秦殊瞪着她,大声吼道。

    秦浅雪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哭着说:“秦殊,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也不会活下去!”

    秦殊心里热流滚动,鼻子也微微酸楚,脸色却没丝毫改变,瞥了丹尼斯一眼:“还不把她放开?“

    丹尼斯那叫一个气,秦殊竟然敢这么吩咐他,他不愿亲自动手,就给旁边的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大汉拿出匕首,割开了捆缚在秦浅雪双手上的绳子。

    秦浅雪被松开,直接扑过来,把秦殊紧紧抱住。

    “行了,赶紧走吧!”秦殊手中依然紧紧攥着那颗手雷,声音冷冷的。

    “秦殊,你一定不要有事!”秦浅雪哭着,泪眼朦胧地看着秦殊的眼睛。

    秦殊的语气微微缓和:“姐姐,离开这里越远越好,保护好自己,只有你好了,我才能安心,才能好好做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秦浅雪当然明白,只是情不自禁地,眼泪落得更急。

    “还不快走?”秦殊瞪了她一下。

    秦浅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转身,走下车,然后飞快离开。

    商务车的侧门再次关上,秦殊松了口气,撇撇嘴,淡淡道:“现在是真正男人之间的对话了,真是舒服多了,只有娘们才会把女人夹在中间作为要挟!”

    “你说谁呢?”丹尼斯大怒。

    “自己明白就好,有些话说得太明白了,伤人!”秦殊“嗤”地一笑,很是放松。秦浅雪走了,他再没什么顾忌,也不用再束手束脚的,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单手打开,轻轻一甩,一根烟就飞出来。他张开嘴叼住,然后看着丹尼斯,“要不要来一根?”

    丹尼斯双眼如恶狼般死死盯着他,根本没有抽烟的心情,哼了一声:“秦殊,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

    “当然,有朋自远方来,当然要开心!你们远来是客,而且咱们总算有过一面之缘,可以说是朋友,我高兴点不可以吗?”

    丹尼斯冷笑,看着周围高举的枪口,又看看秦殊右手紧紧攥着的手雷,冷笑道:“我不觉这有什么可以高兴的。我不跟你绕圈子,你有秦浅雪这么漂亮痴情的女人,肯定不舍得死吧?”

    “你不也是吗?”秦殊瞥了他一眼,“你不是也舍不得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