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罗地网(求月票)

    坐在台上,米娅往下看了看,当看到媒体席最后一排坐着的秦殊时,暗自松了口气。有秦殊在,她是最安心的,就算过一会有枪林弹雨打过来,她也不会有丝毫害怕。

    放松之下,神态也变得温柔,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幽默风趣,优雅得体。

    在很多的电视屏幕上都能看到这场新闻发布会,米娅为了增加这场发布会的影响力,特别弄了很大的噱头,提前对媒体透露,施越达银行要全面在云海市铺开业务,这自然是轰动的消息,所以新闻发布会的大厅里简直挤得满满的,人头攒动。

    此时,在一辆汽车的液晶显示屏上,也在播放着这个新闻发布会,屏幕上的米娅谈笑风生,合身的制服衬得她体态玲珑,很是迷人。

    当然,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会觉得她迷人,车上的丹尼斯就脸色铁青,狠狠盯着液晶显示屏,似乎要把显示屏上的米娅咬碎了,吃下去。

    他真的没想到米娅还没死,看到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新闻,立刻就带人赶去新闻发布会的大厅。

    这几天他消失无踪,并不是准备离开,而是调集人手来云海市,准备找出幕后的对手,找到凯瑟琳。他实在不甘心在这里一败涂地,失去了最珍惜的女人,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可是才调来人手,就看到这个新闻,气愤的同时也充满恐惧,他当然知道米娅没死意味着什么。当初没找到米娅的尸体,也没找到存储卡,现在米娅出现,那个视频就肯定还在,他怎么能容忍?带上人,就来抓米娅。

    他在心里暗自决定,这次一定要把米娅碎尸万段。

    “快点,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前必须赶到!”

    开车的大汉点头,立刻加速,汽车迅速驶向新闻发布会的所在。

    这是辆宽敞的商务车,车上不但有丹尼斯和司机,还有丹尼斯的六个手下,都是全副武装,冲锋枪、手枪、手雷、烟雾弹等等,配备得齐全之极。看他们的样子,脸色冷峻,动作整齐,完全训练有素的样子。他们就是当初在秦白菜的庄园袭击秦殊的那群人。

    而在新闻发布会的大厅,媒体席的最后排,秦殊眯眼看着台上的米娅,在暗暗等待,就在等着丹尼斯前来。

    他嘴里嚼着口香糖,心不在焉地趴在前排的座位上,这时,旁边过来一个人,是蓝少。微微俯身,在他耳边轻轻道:“大哥,都准备好了,就算对方开着坦克或者直升机来,也足以让他有来无回!”

    秦殊嘴角微翘,点了点头。

    蓝少又转身离开了。

    或许别人都没注意,但这个大厅周围真的杀机遍布,就连那些记者中也有混进去的蓝少的人。大厅外面的停车场里,许多车里都坐满了人,说是天罗地网一点都不为过。

    一辆车里,云南诚听到对讲机里传来蓝少的声音:“大哥就在大厅里,这次不能有任何闪失,眼睛都放亮点,听到没有?”

    “放心吧,蓝少!”云南诚笑了笑。

    “南诚,对方还没来吗?”

    “没有,我盯着呢,如果来了,我肯定第一时间报告!”

    “很好,盯紧了,别出什么差池!而且动静弄得小一点,结束之后,马上撤离,不要拖泥带水的,留下太多痕迹!”

    “知道!”云南诚笑了笑,眼睛盯着远处的道路。

    ……

    路上,丹尼斯的车已经赶到,丹尼斯甚至都能从车里看到新闻发布会大厅的门了,他咬咬牙,把手中的烟头狠狠在烟灰缸里揉碎,拿出别在腰里的手枪,子弹上膛,回头看看后座那些手下:“都准备好了吗?”

    那些人整齐地点点头。

    “很好!”丹尼斯冷声说,“今天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抓到米娅那个小贱人!头套都戴上!”

    那些人纷纷把头套戴起来。

    开车的司机把车停下,等着转弯的绿灯,转过弯,就能到米娅新闻发布会的大厅。就在这时,丹尼斯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丹尼斯微微皱眉,这是他新换的手机,知道这个号码的都是自己的亲信,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会是谁?

    拿出手机看看,眉头更是紧皱,竟然是个陌生号码。难道打错了?他犹豫一下,还是接了起来。手机里传来一个怪异沙哑的声音,一听就不是本来的声音:“丹尼斯,马上掉头回去,别去找死了!”

    丹尼斯听了,大惊失色,这家伙是谁?竟然知道自己的行动。正要责问,就听那个声音又说:“这个新闻发布会是个巨大的陷阱,周围早就布下天罗地网,你敢靠近,必死无疑!”

    “你是谁?”丹尼斯终于问出来。

    “哼哼,我是不想你死得那么快的人!米娅已经把视频传给你爸爸,再去找她已经没有意义,现在董事会已经解除你所有的职务,好自为之吧!”

    “你到底是谁?”丹尼斯惊骇不已,这人竟然什么都知道,到底是谁?

    但对方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挂了电话。

    丹尼斯迅速打回去,对面已经是关机。

    这人是谁?丹尼斯震惊不已,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这次去抓米娅真的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一切都已经晚了,于事无补,而且这里有埋伏,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他太清楚自己那个潜藏对手的实力,强大到让他恐惧的程度,而且,迄今为止,他没赢过哪怕任何一次,不会这次彻底栽在这里吧?

    想到这,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前方左转的绿灯亮起来,司机就要把车左转,开到新闻发布会大厅外面。丹尼斯猛地喝了一声:“左转调头,赶紧离开!”

    那司机奇怪,转头疑惑地看着他。

    丹尼斯气急败坏地说:“你他妈的耳朵聋了吗?掉头!”

    他伸手使劲转了一下方向盘,然后远远看了看新闻发布会大厅的方向,狠狠咬了咬牙:“米娅,你个贱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又来阴我,我早晚把你碎尸万段!”

    汽车左转掉头,扬长离开。

    丹尼斯在车上,真是越想越气,自己到了云海市怎么会变得这么举步维艰,一败再败,最重要的是,那个视频落到他爸爸手里,他失去了所有在施越达银行的职务,这……这简直是个足以让他疯狂的打击。

    他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样是凯瑟琳,一样是施越达银行,现在竟然都失去了。疯了,他真的要疯了!感觉像从云端跌落下来,跌到黑暗无边的冰谷深渊中,再也看不到丝毫光亮。

    正在痛苦之极又没法发泄的时候,手机又响起来。

    他急忙拿起来,还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迅速接起来。

    就听那个怪异又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给你提个醒,在云海市,秦殊拥有着相当大的势力,你不会忘了你这个对手吧?还是说一直在轻视他?”

    丹尼斯愣了愣,就要回答,那人又挂了电话。

    “喂,喂,混蛋,你到底是谁?”丹尼斯对着手机大吼,半晌没有回应,直接把手机摔了出去。

    好半晌,他终于冷静下来,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虽然极力避免,还是走到了这一步,难道真的就像凯瑟琳讥讽他的,落魄到去凯瑟琳门前要饭的地步吗?

    想到凯瑟琳,就有些恨得牙根痒痒,如果不是凯瑟琳失踪,他不会来云海市。不来云海市,或许就不会经历这么多的挫败。他的失败就是从失去凯瑟琳开始的,他会和艾尔莎鬼混,也是被凯瑟琳讥讽导致,这么想想,对比米娅,简直更应该恨凯瑟琳。

    “凯瑟琳,米娅,你们两个贱人,就算我一文不值,落魄潦倒,也一定要找你们报仇!”丹尼斯紧紧攥住拳头,手背青筋毕现。又想想那个神秘人的电话,是啊,为什么就忘记秦殊了呢?秦殊在云海市这么有势力,而且对云海市也熟悉,为什么不能借助他来找到凯瑟琳和米娅?

    他到现在为止,依然没觉得他在面对的对手是秦殊,尽管这个神秘人或许就想提醒他,他的对手是秦殊,丹尼斯偏偏没往这里想,因为他在心里还是轻视秦殊的,觉得秦殊没有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的手段和能力。他现在想的只是向凯瑟琳和米娅复仇,想借助秦殊找到凯瑟琳和米娅,特别是凯瑟琳,他对凯瑟琳倾注太多,凯瑟琳却跟着别的男人私奔,给他戴了绿帽子,实在是他最大的耻辱。

    “老板,咱们就这么撤了吗?”旁边的司机很不甘心地问。

    丹尼斯冷笑:“不,我是一败涂地了,但不能就这么完了,我一定要找到凯瑟琳那个贱人,还要抓来米娅那个贱人!”

    “那咱们为什么不去新闻发布会?”

    丹尼斯一巴掌打过去:“那里明显是个陷阱,你他妈的看不出来吗?”

    他自己先前也没看出来!

    那司机有些憋屈,却不敢顶撞。

    丹尼斯一声冷笑:“走,去嫣苏雪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