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绝不放弃(求月票)

    “你急什么?”丹尼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给我在这里等着!”

    “好,好!”那司机只好答应。

    在那边,米娅拿起艾尔莎的小包,翻找一下,很快被她找到了那个迷你相机,禁不住一笑,这应该就是她要的东西。把相机拿出来,然后把包扔在一边,就把相机打开,寻找里面的视频。

    没费什么功夫,就被她找到艾尔莎偷拍的视频,看着视频中的激烈大战,米娅忍不住激动,喃喃道:“秦殊看到这个肯定会很满意的!”

    她把相机紧紧攥在手里,迫不及待地想交给秦殊。

    “你……你不能拿走这个!”地上的艾尔莎一边呻吟着,一边爬过来,抓住了米娅的脚踝。

    她太清楚这个视频有多重要了。

    “滚开!”米娅踢开她的手,拿着相机,往自己的车走去。

    在远处的丹尼斯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沉吟一下,忽然脸色变了变,猛地想到米娅拿走的相机里有什么了,忍不住重重地拍了一下车窗玻璃,一脚踹在旁边的司机身上。

    那司机被他一下踹飞出去,撞开车门,摔在地上,在地上翻滚两圈,昏迷过去。

    丹尼斯看都没看一眼,过去坐到驾驶位上,也不管大开的车门,迅速启动汽车,就向那边的米娅冲去,眼睛瞪着,带着愤怒和狠毒,沉声道:“米娅你个小贱人,竟敢在背后阴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汽车急速行驶,摩擦地面,带起巨大的声响。

    米娅听到声音,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辆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向自己冲来,吃惊不已,知道事情不妙,连忙跑上车,对旁边的乔尼说:“赶紧开车!”

    乔尼答应一声,忍着腿上的疼痛,迅速开车,要调转车头往回走。

    但车头才调过来一半,丹尼斯开的出租车就重重地撞到他们的车屁股上。他们的汽车顿时剧烈颤动,几乎翻转过来。

    丹尼斯已经看到车里还有乔尼,更加肯定自己被算计,双眼圆睁,睚眦欲裂,把出租车飞快后退,再次急速撞上去。

    “砰”,米娅的车再被撞击,已经到了公路边缘,摇晃几下,终于坚持不住,轰然翻倒,翻进沟里。车门在巨大的撞击力量下严重变形,根本打不开,两人都被困在了车里。

    丹尼斯开的出租车也完全不成个样子,前端彻底拱起来,不停冒出浓烟。

    他打开车门,走到路边冷冷地看看,看到乔尼和米娅都被困在车里出不来,就转身往倒在地上的艾尔莎身边走去。

    米娅当然也看到了丹尼斯,早已吓得脸色苍白,知道这回危险了。丹尼斯就是一头猛兽,被他抓住,肯定会被撕烂的。关于丹尼斯的手段和狠毒,她再清楚不过了。

    想到丹尼斯曾经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她就不停颤抖,不知是愤怒的颤抖,还是恐惧的颤抖。

    她看看手里的相机,咬咬牙,不管怎么说,必须把相机上的视频交给秦殊,自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如果死在这里,也就意味着这次任务彻底失败了。她现在觉得,自己死不足惜,却不能让秦殊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她不想连一点值得记住的东西都没法留给那个男人。

    转头看看,汽车的油箱也被撞破,汽油在一滴滴不停滴着,或许随时都会爆炸。

    “我不能死!”米娅嘶声说着,给自己打气,然后使劲推了推压在自己左腿上的乔尼。乔尼脑袋上撞个大洞,鲜血不停流淌,帅气的脸庞几乎完全被鲜血覆盖,早就昏迷过去。

    “给我滚开!”米娅使劲推着他,要把自己的左腿挣脱出来。

    车里的空间被挤压之后,变得很小,乔尼又是个男人,实在很重,想要挣脱的难度很大。但她必须挣脱出来,丹尼斯去了艾尔莎跟前,等问清楚事情的缘由,肯定会回来的,那个时候就再没有逃走的机会了,而且,这个车随时都会爆炸,她实在没有多少时间。

    用尽全身的力气,米娅推着乔尼的身体,同时左腿使劲往外抽,汽油滴落的声音“啪啪”的,就在耳边。米娅脑海里想着秦殊,咬紧牙关,嘶吼一声,总算把左腿抽出来,不过鞋子却掉了。

    抽出自己的腿,米娅大喜,赶紧去开车门,但车门已经变形,根本打不开,她就用脚去踹车窗玻璃。或许是在急迫之中,激发了身体的潜能,竟然真的被她把车窗玻璃踹开了。

    艰难地从车窗里爬出来,回头一看,汽车前端在冒烟,有火苗悄悄窜动着,她更是吃惊,撒腿就跑。

    那边,丹尼斯已经把艾尔莎抓起来,气急败坏地问:“刚才的相机里到底有什么?”

    艾尔莎疼得脸色苍白,手背上还插着那把刀,咬着嘴不说话。

    “说啊,里面到底有什么?”丹尼斯猛地吼了一声。

    艾尔莎被吓了一跳,嘴唇哆嗦半天,终于说:“有……有咱们昨晚的视频,千万别让那个臭丫头给拿走了,不然咱们都完了!”

    听了这话,丹尼斯的脸色变得更加冷酷,咬牙冷笑:“我不会让她拿走的,米娅既然敢阴我,就是她找死,我会让她死在这里的!”

    就在这时,“轰”地一声巨响传来,米娅的车猛地爆炸,车身被火焰包裹,燃烧起来,火苗蹿动,声势骇人。

    丹尼斯回头看看,更是冷笑:“看来不用我动手,这贱人已经死了,倒是省了我的力气!”

    “不……不对!”艾尔莎慌忙往远处指去,“她……她跑出来了,跑进树林里了!”

    丹尼斯听了,忙看过去,正好看到米娅的背影跑进树林,忍不住咬咬牙,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抬手拔掉插在艾尔莎手背上的小刀,攥在手里,快步追了过去。

    米娅奋力地跑着,跑出很远,本想稍微休息一下,但猛地听到后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慌忙转头看去,就见丹尼斯已经追上来,手里还拿着那把带血的刀子,凶神恶煞似的。

    米娅禁不住吃惊,再不敢休息,忙又奋力往前跑。

    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还有一只鞋子掉了,这是一片小山坡的树林,树林中有很多尖锐的石子,早就磨坏了她的袜子,刺破了她的脚,每走一步,几乎都会在地面留下一抹血痕。

    但她必须跑,不跑就是死,她才不会认为丹尼斯会对自己有任何的手下留情,或者动什么怜悯之心,只要被丹尼斯追上,必死无疑。

    一瘸一拐地,她穿梭在树林里,额头上都是汗水,手里依然紧紧攥着那个相机。

    又跑出几十米,丹尼斯已经追到了她身后。

    看着在前面一瘸一拐,奋力奔跑的米娅,他反倒放慢脚步,眼里都是冷酷,好像野兽掌控了自己的猎物,接下来就是戏耍和折磨了。

    米娅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当看到丹尼斯就在身后两米多远的地方时,禁不住一阵绝望。但她没有停下,就算有一丝的希望,她都不会停下。手中的相机攥得越发紧,眼泪却流了出来。

    “米娅,我以前给了你一条生路,让你这个野种留在我们家,你不但不感激,反倒算计我,真是找死。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算计我的后果,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丹尼斯恶狠狠地说着,只需要快步走,就能跟上米娅了。

    米娅的眼泪落得更急,但她真的没法跑得更快了,反倒冷不丁绊到一根枯木上,直接扑倒在地。

    倒在地上之后,马上翻身。来不及爬起来,用手扶着地,不停后退,大声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不过去?米娅,你脑袋秀逗了吗?我不但要过去,还要折磨死你。”丹尼斯紧走两步,一下踩在米娅那只受伤的脚上,然后使劲碾动。

    “啊!”米娅痛呼一声,疼得浑身发抖,差点疼昏过去。

    她知道,落在丹尼斯手里,这个折磨只能算是刚刚开始,真不如死了的好。

    但她不能死,她在心里不停对自己说不能死,因为还没把秦殊要的东西交给秦殊,这个视频还在自己手里。心里不禁想,如果是秦殊面对这种状况,他会怎么办?他会放弃吗?不,他肯定不会吧,那个强势的男人肯定会想办法,而不是绝望和无助。

    这么想着的时候,不觉有了些勇气,也真的想到了个办法,双手在背后悄悄把相机里的存储卡拿出来,然以把相机拿到身前,让丹尼斯看到,咬牙道:“混蛋,你最怕的就是这个视频让别人看到吧,一旦传播出去,你就玩完了!”

    丹尼斯冷笑:“我现在抓到了你,还用怕这个视频会传播出去吗?”

    “哼,你……你会怕的!”米娅说完,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相机远远地抛了出去,同时说道,“那边就是公路,只要有人捡到,肯定会把这么刺激的视频传播出去的!”

    “贱人!”丹尼斯勃然大怒,真的着急起来,一脚踹到米娅身上,把米娅踹倒,然后迅速向相机飞落的方向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