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守株待兔(求月票)

    凯瑟琳又脸红起来,但沉吟一下,却点点头:“好啊!”

    她瞄了一眼秦殊身上穿着的唯一一件四角裤,忍不住笑起来,“看来我可以一局就赢下来呢!”

    “那可说不定!”秦殊色迷迷地看看她,“总之,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等一下!”凯瑟琳忽然想到,秦殊总是那么聪明,不可能轻易就被自己赢了的,自己不能太大意,必须准备周全,于是赶紧下了床,打开衣柜,迅速穿上丝袜,睡裙里面又加条热裤,热裤外面再套个短裙,上面还加了件小毛衣,甚至弄个太阳帽戴在头上,转眼间就武装起来。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秦殊看了,很是无语:“我说凯瑟琳,你怎么不把棉手套和羽绒服都装备上呢?”

    凯瑟琳俏脸红红的,虽然没抹什么腮红,这自然的红晕却更加艳丽,轻轻撅嘴:“就这些已经足够了,你要让我脱光,至少需要赢七八次,而我只要赢你一次就可以,我就不信,这种情况下我会赢不了你!”

    “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凯瑟琳跳上床来,两人的大战正式开始。

    虽然凯瑟琳自信满满的,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惊讶不已,认真起来的秦殊实在很可怕,仿佛瞬间超级赛亚人变身了似的,她不但没能让秦殊仅有的那条四角裤脱下来,反倒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了下来,太阳帽、短裙、热裤、丝袜……

    当最后一件衣服也扔到床下的时候,她娇呼一声,被秦殊扑倒,房里的灯跟着很快熄灭。

    ……

    第二天早晨,一个酒店奢华套房的床上,艾尔莎醒过来,拂了拂头发,转头看看身边,丹尼斯睡得正沉,不由嘴角一笑,嘀咕道:“还以为你这家伙不行呢,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一直留着凯瑟琳那个漂亮妞不碰呢?你真是个傻货!”

    她嘲弄一番,下了床,从地上捡起扔得横七竖八的衣服穿起来,然后来到自己的小包跟前。她的小包就放在大床对面的化妆台上,只是别人很难注意的是,她的小包底下有个小小的机关,能够打开一个小口,而小口里面正好可以放个相机的镜头。

    到了包前,她回头看一眼,看到丹尼斯还在熟睡,就伸手到包里,摸出个精致的迷你相机,看了看,得意一笑,又放进包里,然后提着小包去了洗刷间。

    进洗刷间之后,坐在马桶上,激动地打开相机,欣赏着相机里拍摄的视频,视频自然是昨天晚上的,镜头对着床上。

    “还是蛮清晰的嘛,不错,不错,我发现我倒是真有拍摄天赋啊,不做导演可惜了!”艾尔莎很得意,饶有兴致地看着,好像正在播放的视频真是精彩的影片似的。

    正在播放着,忽然,洗手间的门猛地打开了,把艾尔莎吓了一跳,赶紧把那个迷你相机攥住。

    “你在做什么?”丹尼斯走进来,揉了揉眼睛,很奇怪艾尔莎的神色忽然有那么大的变化。

    “没……没什么!”艾尔莎忙说,“我正用着洗手间呢,你待会再进来!”

    丹尼斯看了看她的手:“艾尔莎,你手里攥着什么?”

    “攥着卫生巾呢,你要用吗?”艾尔莎没好气地说。

    丹尼斯很是尴尬,咬咬牙:“艾尔莎,咱们既然已经是合作关系,你就该对我客气点!”

    “那你也应该对我礼貌点吧,你爸爸没教你进门之前要先敲门吗?”

    “你……”丹尼斯有些恼怒,这个嚣张的女人实在让他很不爽,却又不能把她怎么样,特别是现在已经和她有了缠绵,更加不能怎么样她了。

    “还不出去?”艾尔莎瞪着他。

    “好,我出去,你快点!”丹尼斯走了出去,两人昨晚的激情仿佛燃烧的火焰,烧完也就完了,剩下的只有灰烬,没有留下丝毫温情和眷恋。

    “真没教养!”艾尔莎嘀咕了一句,把门从里面锁上。

    就要继续欣赏相机拍摄的视频,手机忽然响了一下,她拿出来看看,是乔尼发来了信息:

    艾尔莎,出来一下,有好东西给你。

    艾尔莎眉头微皱,回了一条:

    什么好东西?

    很快,乔尼的信息再次发来:

    我得到一块猫眼石,你不是对宝石很有研究吗?来看看真假。

    猫眼?你确定是猫眼?

    艾尔莎这次回复地迅速多了。

    当然,你不来的话,可能会错过的。

    好,我马上赶去。艾尔莎回了信息。

    才要把手机收起来,乔尼又来了一条信息:

    不要让丹尼斯知道我叫你出来的,免得麻烦。

    艾尔莎嘴角一笑,冷哼一声:“你以为我傻啊!”

    直接就没回,只把手机装进小包里,相机也装进小包里,冲了一下马桶,就打开门出去。

    出去之后,看到丹尼斯在外面抽烟,说了一句:“丹尼斯,以后再见吧!”

    直接就要离开。

    “艾尔莎,你要去哪里?”丹尼斯急忙抓住她的手,他正想和艾尔莎好好商量以后的事情,具体告诉艾尔莎怎么帮自己在爸爸面前美言呢。

    “我有点急事,以后再说吧!”艾尔莎还是要走,却发现丹尼斯并没松手,不由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怎么了,还不放手?”

    丹尼斯道:“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我觉得不需要!”艾尔莎直接回了这么一句。她只是要和丹尼斯扯上关系而已,至于帮他?那只是个香甜的诱饵。在杰米和丹尼斯之间,她谁都不会帮,只是缠住。反正到最后,杰米和丹尼斯之间肯定有一个胜利者,无论谁是胜利者,都和她有纠缠不清的关系,她都可以荣华富贵。

    既然什么都不做就能保证自己的荣华富贵,为什么还要费力费神地去做什么呢?

    “艾尔莎,你说了要帮我说话的!”丹尼斯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对,我是说过!”艾尔莎哼了一声,“但我没说今天就帮吧,我说你这人不要这么急功近利的,行吗?”

    丹尼斯看着她,没有说话。

    “还不放手?”艾尔莎看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

    丹尼斯咬咬牙:“那咱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看我的心情吧,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和你见面的,可以放手了吗?”

    丹尼斯犹豫一下,终于还是放了手。

    艾尔莎也终于笑起来,神色微微妩媚:“你如果实在想我,就今晚还在这里等着,我会来陪你的。昨晚的感觉真不错,你很厉害!”

    说完,伸手摸了摸丹尼斯强壮的胸膛。

    丹尼斯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却没躲开。艾尔莎实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在他眼里,艾尔莎简直比凯瑟琳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了,我走了,帅哥!”艾尔莎挎着小包,扭着屁股,妖艳地开门走了。

    丹尼斯脸上又露出一阵厌恶,不过想到艾尔莎走得匆匆忙忙的样子,禁不住狐疑。艾尔莎走得这么匆忙,到底要去做什么?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现在已经醒酒,头脑清醒了很多,忍不住觉得蹊跷,为什么昨晚那么巧,会在酒吧里看到艾尔莎?为什么还会碰到乔尼?真的只是巧合吗?

    越是思量下去,越觉得不安,不会艾尔莎在对自己耍什么阴谋吧?赶紧穿上衣服,迅速开门,向艾尔莎追去。

    艾尔莎离开酒店之后,就给乔尼打了电话,约好见面的地点,然后打了出租车,赶了过去。

    跟在她后面的丹尼斯看她这么鬼鬼祟祟的,更是怀疑,就没阻止,也打了辆车悄悄跟着。

    ……

    此时,在郊区一个偏僻地方的路口,一辆漂亮的汽车静静地停着。

    车里面,米娅一手拿着矿泉水,一手拿着面包,正在慢慢地吃。她昨天一夜没睡,一直等到现在,眼圈有些发黑,精神也不怎么好。

    旁边的乔尼也是一夜没睡,手里拿着面包,却没胃口似的,只看着米娅。

    “看我做什么?”米娅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咱们……咱们早餐就吃这个吗?”乔尼看起来很不满,对于这些面包觉得难以下咽似的。

    “怎么,对你这个小少爷来说,这早餐太简陋了,是吗?”米娅哼了一声,“看来你还是不饿呢,如果真的饿了,就算从垃圾桶里捡出菜叶子,你都会觉得很香的!”

    他夺过乔尼手里的面包,继续吃起来。她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所以到现在还是很能吃苦,不像乔尼,一直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看着米娅的样子,乔尼微微尴尬,勉强笑了一下,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安静下来的米娅似乎又恢复了从前,漂亮、清纯,又带着些冷艳和干练,乔尼偷偷看了半晌,心头乱跳,忽然轻轻喊了一声:“米娅……”

    “怎么了,艾尔莎来了吗?”米娅连忙就要把面包收起来。

    “不是,不是!”乔尼摆手,“不是艾尔莎来了,是……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