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冰雪聪明(求月票)

    丹尼斯眼睛急速转动几下,他这几天一直被深深的挫败感包围,今天的打击更加沉重,他最珍惜的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凯瑟琳,一样就是视作囊中之物的施越达银行,但突然之间,凯瑟琳跟别的男人私奔跑了,现在又发现施越达银行也在离自己远去,那自己不是要一无所有了吗?

    他不甘心这么一无所有,一个强势惯了的人是绝对忍受不了这种失败的,更何况他一直自高自大,更加没法忍受,慌忙起身,飞快抓住艾尔莎的胳膊。因为着急,把桌上的酒瓶都给碰翻好几个。

    艾尔莎的胳膊被他抓住,嘴角暗自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转头看他时,神色却又变冷,淡淡地问:“怎么了?你这么纠缠我,被你爸爸看到,他会杀了你的!”

    “艾尔莎,咱们……咱们再坐下聊一会吧!”丹尼斯干笑着。

    “聊?聊什么?”

    “随便……随便聊聊!”丹尼斯忙说,“我请你喝酒!”

    艾尔莎摇头:“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喝酒了,我想休息!”

    “休息?”

    “对,回酒店休息!”

    “这个……”

    艾尔莎看着他:“丹尼斯,你不是一向很绅士吗?怎么,不打算送我回酒店?我自己一个人回酒店会很害怕的。”

    丹尼斯眼睛又转动几下,笑着说:“我……我还没喝够,不如再喝一会,我再送你回酒店!”

    他已经看出艾尔莎的心思,但他还需要时间考虑,毕竟迈出这一步很危险,真让他爸爸知道,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可现在又必须倚重这个艾尔莎,真的很矛盾。

    艾尔莎看了看他,沉吟一下,点点头:“好啊,那就再喝一会!”

    她终于坐了下来。

    丹尼斯忙给她倒酒,显得相当殷勤。

    艾尔莎也顺理成章地接受,只是酒喝得并不多,只是抿了抿,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艾尔莎,我……我想知道你能怎么帮我?”丹尼斯沉默半天,忽然问。

    艾尔莎知道他肯定会这么问的,听了这话,把酒杯放下,瞟了他一眼:“很简单,你该知道枕边风的威力吧?这个应该不需要我多做解释。”

    “你真的会为我说话?”

    艾尔莎撇嘴,冷笑起来:“怎么,几杯马尿下肚,我们的大总经理智商变零了吗?怎么净问这种废话?只要咱们合作,我自然会为你说话。”

    丹尼斯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被她这么奚落嘲笑,心里怒火翻涌,却也只能压制着,拿起酒杯来,反倒赔着笑:“艾尔莎,如果那样的话,真就太好了。来,我敬你一杯,咱们干了!”

    “你一杯敬我一杯吗?”艾尔莎看着酒杯,并没动,笑着摇摇头,“丹尼斯,你还真不是个爽快的人呢。我是个娇滴滴的女人,你这么人高马大的,应该你一瓶敬我一杯才对!”

    “这个……我已经喝得很多了!”丹尼斯看出来,艾尔莎有要灌醉他的心思。

    艾尔莎微微不悦,真觉得丹尼斯没有杰米爽快,显得过于谨慎了,干脆把酒杯推到丹尼斯身前:“至少这杯你要替我喝了,我必须看到你的诚意,你也是时候表现一下你的风度了!”

    丹尼斯暗自咬牙,艾尔莎还真是个难缠的女人,这样一个女人,如果得罪她,或者把她推到杰米那边,对自己的将来绝对是个巨大的危险,但如果站在自己这边,肯定会是莫大的帮助。他暗自下了决心,决定跟艾尔莎联手了。

    在以前,他觉得自己可以搞定一切,但在云海市最近发生的事却击溃了他的这种自信,让他看到自己也有无能无力的时候。信心崩溃,自然就倾向于屈服和寻求帮助。

    “既然是艾尔莎你说的,那我就喝了!”丹尼斯终于爽快起来,拿起艾尔莎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顺便把自己杯里的酒也喝了。

    他喝得实在太多,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

    艾尔莎眯眼看着,嫣然一笑:“丹尼斯,现在你该喝得差不多了吧。再喝下去,就没法送我回酒店了。趁你还有点清醒,送我回去吧。”

    丹尼斯当然明白她什么意思,就点点头,站起身,向她伸出了手。

    伸手的时候,不忘往周围谨慎地看一眼,生怕会有认识他的人。

    艾尔莎见他终于开窍,巧笑一下,把手交给他,也站起身,跟着顺势就贴到他身前,腻腻地说:“走吧,我的酒店很远的,再耽搁一会,到酒店就要天亮了!”

    丹尼斯点头,索性也没那么多的顾忌了,搂着她,往吧台走去。

    走到吧台那里,结了帐,就要离开,不经意间却猛地看到了乔尼,而且发现乔尼在偷偷地看自己。

    丹尼斯当然认识乔尼,对他来说,乔尼绝对不是陌生人。看到乔尼在这里,他禁不住浑身一抖,身上的醉意顿时醒了一半,下意识地猛地推开艾尔莎。

    艾尔莎完全没有提防,直接摔倒在地,弄得很是狼狈。愤怒地爬起来之后,指着丹尼斯就大骂:“你个混蛋,到底做什么?”

    丹尼斯看看艾尔莎,又看看那边的乔尼,什么都没说,匆匆往外走去。他最怕的就是被人发现,现在乔尼在这里,他真的什么都不敢做了。

    艾尔莎越发恼怒,看他离开,指着他的背影大骂:“丹尼斯,你他妈的就是个胆小鬼,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不行啊?送上门的女人都不敢要!”

    丹尼斯自然听得清清楚楚,还是不回头,踉踉跄跄地依然往外走。

    “混蛋!”艾尔莎脱掉高跟鞋,砸了过去,砸到丹尼斯的后背上,依然没让丹尼斯回头。

    乔尼也很着急,眼看事情就要成功,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变故,慌忙走到一边,拿出手机迅速给米娅打了电话,焦急地说:“米娅,事情好像……好像失败了!”

    “什么意思?”米娅听了,也顿时着急起来。

    乔尼有些不敢说,犹豫一下,才支支吾吾的:“我……我被丹尼斯发现了,他看到我,就撇下艾尔莎,匆匆离开了!”

    “什么?”米娅气得大骂,“你个混蛋,我不是早就叮嘱你藏好自己吗?你怎么能让他发现?他发现了你,怎么可能不走?我说你个废物还能做什么?废物……”

    她显得歇斯底里的,因为本想用这件事给秦殊交个完美的答卷,让秦殊对她另眼相看,现在却搞砸了,怎么能不着急?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乔尼。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啊?”乔尼小心地问。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乔尼,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米娅,对……对不起,我真的是不小心,我……”

    乔尼还要解释,米娅在那边已经愤怒地挂了电话。

    米娅挂了电话之后,想了想,迅速给秦殊打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铃声,心里真是充满忐忑,不知该怎么跟秦殊解释。丹尼斯就是困兽犹斗,只需要她给个致命一击就行了,秦殊给她机会,她却给办砸了,心里简直充满了愧疚。

    此时的秦殊正惬意地躺在床上,和凯瑟琳一起在床上,不过不是在做什么刺激的床上运动,而是在玩扑克牌。他光着膀子,只穿着条四角裤,凯瑟琳则穿着白色的睡裙,明丽又清新。秦殊慵懒地靠在床头,凯瑟琳则侧身坐着,因为玩得高兴,白皙的美腿露在了睡裙外面也没注意到,依然激动地看着秦殊,笑眯眯地说:“秦殊,该你了,我马上又要赢了!”

    她脸上带着开心的笑,那是没有任何拘束的发自内心的笑容,不是矜持的笑,不是故作优雅的笑,而是真正快乐的笑容。

    秦殊挠挠头,很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笑意动人的凯瑟琳:“我说凯瑟琳,一直以为你是个笨女人,现在才发现,你不但不笨,还聪明得很呢!”

    “那是当然!”凯瑟琳把柔滑的秀发往耳后撩了一下,很得意地说,“我真要放开自己的束缚,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的!”

    “行了,别夸你一句你就喘上了!”

    “那你出牌啊,这局我肯定赢了!”因为开心,凯瑟琳美丽的眼睛笑成了一弯动人的月牙。

    秦殊又挠挠头,正要出牌,结果手机就响了,伸手拿过来,看看是米娅打来的,微皱眉头,按了接听。

    才接起来,就听米娅在手机不停地说:“秦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连串懊恼又愧疚的声音。

    秦殊很无语,苦笑道:“我说,我没订购对不起牌的复读机啊,发错货了吧?”

    “秦总,对……对不起!”

    秦殊叹了口气:“我说你能不能别复读了,直接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米娅说着说着,竟然哭起来,“秦总,我……我把事情办砸了!”

    她再不是在乔尼面前那么凶狠冷酷的米娅,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泪水止不住地涌出来。

    “事情办砸了?到底怎么回事?”秦殊很平静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