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高气傲(求月票)

    里面的服务生笑着说:“先生,看你心情不好,我给你调个够劲的鸡尾酒吧!”

    “滚蛋!”乔尼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虽然生气,但很清楚,今晚绝对不能喝醉的。现在米娅已经在他面前卸掉伪装,他彻底看到了米娅的可怕,实在不敢喝多了,把米娅的事情办砸,不然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放下酒杯,转头看着远处的艾尔莎和丹尼斯。

    艾尔莎已经走到丹尼斯跟前,一屁股坐在丹尼斯身边,坐下的时候,还不忘把身体在丹尼斯身上摩擦一下。

    丹尼斯没有在意,甚至没有抬头,拿起酒瓶,还要去倒酒。艾尔莎却抓住了酒瓶。丹尼斯微怔,忍不住转头看她,看到是她,不由惊讶,有些发愣。

    “怎么,不认识了?”艾尔莎把酒瓶夺过去,把自己的酒杯倒上酒,又给丹尼斯的酒杯里倒上酒,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丹尼斯没有动,满脸不解地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能在这里,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这里?”艾尔莎笑了笑,故意笑得很魅惑。

    丹尼斯没再说什么,拿起酒杯,把杯中酒一口喝了下去。

    “看你这个喝法,难道失恋了?”艾尔莎笑着又给他倒上。

    丹尼斯没回答,又把杯里的酒喝下去,喝得很急,酒水都顺着嘴角滑落,落在了衬衣上。

    “我说大少爷,你从来都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艾尔莎殷勤地拿出纸巾,给丹尼斯擦擦衣服,“看你的样子,很多天没洗刷了吧?弄得这么乱糟糟的,不像施越达银行的大少爷,反倒像是街边的乞丐似的,是谁把我们能力超群的大少爷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她说着,越发凑近到丹尼斯身边。

    丹尼斯心情正不好呢,把手一甩,使劲甩开她,不再理会,自顾喝酒。

    艾尔莎被弄得很没面子,气得咬了咬牙,冷冷道:“真是给脸不要脸,不就是一个女人丢了吗?我告诉你,你不但要丢掉一个女人,连你的身家财产都要丢光了!”

    听了这话,丹尼斯心头一跳,忙看向她。

    “怎么,不相信吗?”艾尔莎冷笑,“我可是从老爷子那里听说的,别看你整天在施越达银行雷厉风行、忙忙碌碌的样子,我看呢,到最后很可能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丹尼斯再也没法不关注,忍不住急声问。

    “哼,你不是不愿理我吗?自己喝吧!”艾尔莎反倒拿起酒杯,起身要离开。

    丹尼斯忙伸手抓住她:“艾尔莎,你等一下,我刚才……刚才是喝多了,一时冲动才……”

    “冲动?”艾尔莎冷笑,“你实在不该对我这么冲动的!”

    丹尼斯已经站起身,他自然知道艾尔莎和他爸爸的关系,虽然此时的心情糟透了,还是陪着笑:“艾尔莎,你快请坐,我给你赔礼道歉!”

    “你确定有道歉的诚意?”艾尔莎瞟了他一眼。

    “当然,当然!”丹尼斯连连点头。

    “那好,我觉得这瓶酒你一口气喝掉,可能会表示出一点诚意来!”艾尔莎把满满一瓶酒推到丹尼斯面前。

    “好,你看我的诚意!”丹尼斯咬了咬牙,拿起酒瓶,一口气都给喝光了。反正这个时候心情正不好,正想喝酒呢。

    “很好!”艾尔莎拍起手来,媚笑着,“看你喝酒的样子,果然很男人很有魅力!”

    她说着,看似不经意地在丹尼斯的胳膊上摸了一下。

    丹尼斯并没注意,他更关心的还是刚才从艾尔莎嘴里吐出一半的那个消息,忙说:“艾尔莎,你现在接受了我的道歉,那能不能……能不能给我多透露点那个事情?”

    “什么事情?”艾尔莎故意装傻,茫然地看着他。

    丹尼斯干笑:“当然就是你从老爷子那里得到的消息,难道说对比杰米,我还落了下风不成?”

    艾尔莎眼中浮起一抹笑意:“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对丹尼斯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丢了凯瑟琳,他最重视的东西也就是施越达银行了。

    “那就再喝吧!”艾尔莎又把一瓶酒推到他面前。

    “好!”丹尼斯没有丝毫拒绝,拿起那瓶酒,直接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把瓶子在艾尔莎面前晃了晃,才放到桌子上。

    艾尔莎眯眼笑起来,对于他的表现很满意:“丹尼斯,你喝起酒来,简直比杰米都要爽快!”

    丹尼斯心中微动,忽然就想起艾尔莎和杰米喝酒的事情来,艾尔莎和杰米到底有没有暧昧的关系呢?

    “你在想什么?”艾尔莎也不是什么善茬,看出丹尼斯走神了。

    “没……没什么!”丹尼斯忙摇头,嘿嘿笑了一声,“艾尔莎,你就实话告诉我吧,关于施越达银行,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打算交给谁?”

    “这个嘛……”艾尔莎似乎故意要吊他的胃口,讳莫如深地一笑,没有说,反倒慢悠悠地拿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放到红艳的嘴唇上。丹尼斯见了,连忙拿出火机,双手伸过去,给她点上。

    对丹尼斯来说,这么甘心伺候的情况实在不多,也就对他爸爸会这样服服帖帖的。

    艾尔莎自然也知道,这个总经理平素心高气傲,现在能这样委曲求全,实在不易,心中越发得意,淡淡地弹了一下烟灰:“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在这场竞争中,杰米遥遥领先!”

    “你……你说什么,杰米遥遥领先?”丹尼斯的声音陡然提高,很不相信,甚至很气恼,领先他一点也就罢了,怎么会遥遥领先?真是越想越气,大声道,“怎么可能?我为施越达银行鞠躬尽瘁,立下汗马功劳,那个杰米就知道花天酒地,就知道赛车,为什么老爷子那么赏识他?为什么?”

    他说着说着,气得差点把面前的桌子给掀了。

    艾尔莎淡淡一笑,拿眼瞟着他:“丹尼斯,这就是你笨的地方了。你眼高于顶,总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根本不屑于去了解你的竞争对手,这简直是你的致命弱点。你只看到杰米花天酒地,生活糜烂,却根本没有深入地了解他。我可以告诉你,真正的杰米不是个没有头脑的纨绔少爷,反倒是个相当聪明的人,甚至说是个阴险的家伙都不为过。他不但聪明,而且采取了聪明的策略,放任你在公司里大出风头,风光无限,其实他在暗中早已经做好准备,准备给你致命一击。对比他,你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乱蹦跶的蚂蚱,而他则是躲在绿叶深处的螳螂,他是个真正的捕食者!”

    丹尼斯听得很不可思议,眉头紧皱:“艾尔莎,你确定你刚才说的人是杰米?”

    根据他对杰米的了解,真觉得艾尔莎口中的人不像杰米。

    艾尔莎冷笑,淡淡地抽了口烟,很不屑地说:“要不然我怎么说你太过自傲自大呢?杰米的吊儿郎当只是表象而已,不然的话,你怎么解释你爸爸那么偏爱杰米?这其中肯定有原因,你爸爸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反倒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但他偏偏那么欣赏杰米,你就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听了这番话,丹尼斯心头震动起来,似乎艾尔莎给他打开了另一重世界,让他忽然发现,自己那么闪光强势的表现竟成了莫大的讽刺似的。

    “这么说,我……我一直都在低估杰米?”丹尼斯咬牙问。

    “可不是吗?”艾尔莎冷笑,“低估对手简直是最可怕的事情了。丹尼斯,你一直都沉迷在自己为自己创造的光环里呢!”

    丹尼斯脸色铁青,默默地不说话。

    艾尔莎继续道:“如果不是我提醒,估计你到最后怎么输的都不知道,还不赶紧谢谢我?”

    “好,谢……谢谢!”丹尼斯嘴里说着谢谢,心里却充满了挫折感。

    艾尔莎红唇一嘟,把嘴里的烟气都喷在他脸上,眼中闪动着妩媚的诱惑,声音微微发腻:“丹尼斯,这么一句谢谢就完了?你这么轻描淡写,我以后怎么好好帮你呢?”

    “你……你会帮我?”丹尼斯忙问。

    艾尔莎点头一笑:“你虽然自大,但确实很有能力,就看你是不是识相了。你如果识相的话,我当然可以帮你!”

    说着话,就把涂着红艳指甲油的手不经意似的放在丹尼斯手上。

    丹尼斯吃了一惊,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是根本碰不得的,连忙把手拿开。

    “切!”艾尔莎不爽地撇撇嘴,“你果然是个不识相的,看来你注定要失败了,跟你说了半天话,完全就是对牛弹琴。早知道就不过来了,白白浪费老娘的精神。”她凑到丹尼斯耳边,低低冷笑,“丹尼斯,我会耐心等着的,等着你输给杰米,无地自容,从楼上跳下来自杀的那一天!”

    说完,拿起酒杯,甩了甩头发,就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