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幸福(求月票)

    “可……可他是您的亲兄弟!”

    “亲兄弟也要明算帐的,更何况我们在继承施越达银行的问题上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我能算计他,他自然也能算计我,谁知道他表面的吊儿郎当是不是装的?他很清楚凯瑟琳对我的价值,又是个风流浪荡子,泡女人的手段很强,怎么就不可能是他?”

    那保镖点头:“这么说来,还真是很有道理!”

    丹尼斯声音冷酷:“总之,不管凯瑟琳跟谁私奔了,我都不会善罢甘休,这女人那么挑衅我,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贱人!”

    他把手中的雪茄狠狠揉碎,“你现在马上去找杰米!我不想给他们快活的时间!”

    “但如果凯瑟琳小姐不在杰米那里呢?”

    “就算不在他那里,也应该能从他那里找到线索,因为是他把凯瑟琳交给我的,把他给我带来!”

    那保镖沉吟一下:“总经理,恕我直言,杰米可不是那么轻易听从别人吩咐的人,就算是董事长也使唤不动他的!”

    丹尼斯冷哼一声,眼中射出冷厉的寒光:“就算是把他变成尸体,也要给我带来,现在足够明白了吗?”

    这件事对他打击太大,特别是凯瑟琳那些话,几乎让他走到疯狂的边缘,所以,就算杰米是他的亲弟弟,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明白了,我这就去办!”那保镖答应,“总经理您放心,既然我出马,肯定会把杰米带来的!”

    “马上就去,凯瑟琳成功逃走,估计正和那个男人狂欢呢,我可不想他们太得意。”

    ……

    凯瑟琳并没和秦殊狂欢,甚至两人都没什么亲密。

    汽车还在疾驰,凯瑟琳偷偷瞄了旁边的秦殊一眼,她是以女仆的身份和秦殊私奔出来的,所以并没什么亲密的借口,只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往秦殊身边坐了坐,几乎靠在了秦殊身上。身体接触,尽管不是多么亲密,也仿佛有了依靠似的,心里安定了,嘴角也露出淡淡的笑意。

    “凯瑟琳,累不累?”秦殊忽然转头问。

    凯瑟琳正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里,闭着眼睛,并没听到。

    “我说笨丫头,问你话呢!”秦殊提高了音量。

    “哦,什么,什么,你……你问了什么?”凯瑟琳终于回过神,微微尴尬。

    秦殊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很是叹息:“我问,你累不累?”

    “不累,一点都不累!”

    渴望许久,也努力许久,现在终于回到秦殊身边,凯瑟琳只觉得幸福,至于疲惫,暂时都抛在九霄云外了。

    “那好,那咱们去见见杰米吧!”

    “见……见他做什么?”凯瑟琳顿时紧张,一颗心悬起来,声音也结结巴巴的,“秦殊,你……你不会又要通过杰米把我送回去吧,你反悔了?”

    “你可真会想!“秦殊撇嘴,“我是要和他确认那块红宝石的事情!”

    “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

    秦殊笑了笑:“我想知道他和艾尔莎是不是真有什么暧昧。真有的话,就要提醒他小心了!我不是个喜欢欠人家人情的人,是杰米提醒我,说你好像喜欢上了我,我才会来找你,并且把你带出来,现在他遇到麻烦,我自然也要提醒一下!”

    凯瑟琳终于明白过来,也放松下来,闪动的目光看着他,很崇拜似的:“秦殊,你真是很重情重义呢!”

    “行了,别拍马屁了,咱们就来验证一下你的推断是不是正确!”秦殊拿出手机,打了杰米的电话。

    “喂,偶像,这么晚了怎么给我打电话?”杰米笑着,听起来呼吸有些不大平稳。

    秦殊皱眉:“我说你不会正在做什么好事吧?”

    “哈哈,我现在可没那个心情,上次赛车输得那么惨,输得连裤衩都没了,现在就算有十几个美女脱光摆在我面前,我也没有丝毫兴趣。我正在练车呢,盘山路,为下次咱们的赛车做准备!”

    “很好,我要见你!”

    “见我?”杰米明显愣了一下,“我说偶像,你不是讨厌见到我吗?恨不得把我踢出地球去,怎么现在主动要见我?难道明天的太阳会从西边出来?”

    “别废话了,见了面再说,我现在赶过去!”

    “好,既然你来,咱们的比赛就提前在今晚吧!”

    秦殊笑了笑,没说什么,挂了电话,让杜悦绮开车,转去市郊的盘山路。

    ……

    秦殊赶到的时候,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杰米正等在山顶,上次的两辆车并排停着,杰米坐在其中一辆车的车顶抽烟,身边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围绕着许多美女,但也有着一群人。

    看到秦殊打开车门下车,杰米一笑,丢掉烟头跳下车,笑嘻嘻地走过来:“偶像,现在不会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吧?”

    秦殊没说什么,抬脚就踹了过去。杰米哈哈大笑,撤身躲开,似乎早料到秦殊会动手。躲开之后,连忙摆了个夸张的防守架势。

    秦殊哑然失笑,拿出烟来,丢了一根过去:“杰米,这次谢谢你了!”

    “谢我?”杰米接了烟,有些诧异,不知秦殊说的是什么意思。

    秦殊拿出火机把烟点上,转身把车里的凯瑟琳拉了出来。

    看到凯瑟琳,杰米禁不住睁大眼睛,手中的烟都掉到了地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我说偶像,你……你太牛逼了吧?你是怎么把凯瑟琳带出来的?从丹尼斯身边带走一个人,特别是他的宝贝女人,简直比登天还难呢!”

    凯瑟琳微微脸红,晚风轻轻,卷着她柔软的金色秀发,她抬手轻轻理了一下,姿态优雅,美丽动人,却没说什么,只乖巧地站在那里。

    “接着!”秦殊又拿出根烟丢给杰米,“你看到凯瑟琳,应该知道我要谢你什么了吧?”

    “知道了!”杰米把烟点上,摇摇头,长长地叹息一声,“我真不知自己做得是对是错呢,竟然帮着你拐走了我嫂子,现在证实了是吧?凯瑟琳是不是喜欢上了你?”

    其实这句话简直就是废话,对比一下就一目了然了。先前送凯瑟琳回丹尼斯身边的时候,凯瑟琳神色木然,泪眼婆娑,仿佛被忧愁包裹,而现在呢,神态温柔,目光闪亮,喜悦中带着淡淡的羞涩,那种幸福简直无法掩饰。

    秦殊笑了笑:“确实证实了,所以我才必须谢谢你!”

    “千万别谢我!”杰米连连摆手,“你谢我,只会让我充满愧疚,你搞了我妹,现在我还帮你搞了我嫂子,丹尼斯知道的话,肯定恨死我了,我爸爸知道,也会把我逐出家门的!”

    “但你得到了我这个朋友。”

    “你现在当我是朋友了?”杰米惊讶,猛地抬头看着秦殊。

    “是啊,不是朋友的话,我会请你抽我的烟吗?”

    杰米愣了愣,笑了起来,低头看看手里的烟,嬉皮笑脸地说:“这也不是什么名牌啊!”

    “但能抽到我的烟的没几个!”

    “好吧,值了!”杰米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气,“我总算找到一个能看对眼的朋友,出卖我大哥也值了!”

    秦殊看着他:“我说杰米,既然是朋友,能告诉我吗?你和艾尔莎什么关系?”

    这是他的来意,索性开门见山,直接问了出来。

    杰米微微一怔,完全没想到秦殊会问到艾尔莎,不由被烟呛得不停咳嗽。

    “看来你们真是有关系的!”秦殊看着他的反应,淡淡笑着,“你们什么关系?”

    “这个……我说偶像,你问得也太多了吧?不会你连艾尔莎都要搞去吧,你问得这么**,就差问我在床上有多少姿势了!”杰米撇撇嘴,似乎不大愿意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身边这个女人就是最好的,不用再想其他的了,艾尔莎给她提鞋都不配!”

    秦殊看出他在逃避这个问题,看来只有采取另外一种方式了,就笑了笑:“既然这样,咱们赛车吧!”

    “好啊!”听到“赛车”两个字,杰米顿时来了精神,当即答应:“这才对啊,赛车才是咱们应该做的事,走,上车!”

    他转身要走。

    秦殊却叫住了他:“杰米,难道这次就没什么彩头吗?”

    “什么彩头?”杰米回头看他一眼,又看看他身边美丽夺目的凯瑟琳,“难道你还舍得把凯瑟琳当作彩头?”

    “有什么不可以的?”秦殊嘴角微翘,“她只是我的女仆而已,又不是我的女人,我输得起!”

    “不……不是吧?”杰米大惊失色,那个样子,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完全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说只把凯瑟琳当作女仆而已?我大哥最珍惜的当作宝贝似的女人,你只当作女仆?”

    他大口喘息,觉得呼吸都不够用了,不住摇头,“偶像,你是太霸道了,还是脑袋秀逗了,又或者在故意侮辱丹尼斯?”

    “什么都不是!”秦殊伸手把身边的凯瑟琳搂到怀里,低头闻了闻她秀发中的馨香,笑了笑,“总之,我还可以拿她作为彩头,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