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昏倒(求月票)

    “应该是。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这个绳子并没派上用场,就是说,来人根本用不到这个绳子,那就只能是凯瑟琳小姐编的,而且应该是在那人来到之前就编起来了!”

    “你的意思是说,她早就想跑了?”丹尼斯脸色更加难看,手中攥着绳子,手背上渐渐青筋爆起。

    那保镖知道他在想什么,却只能说:“总经理,应该是这样,凯瑟琳小姐看来早就打了要逃走的主意,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这样就可以解释她这两天所有的异常了!她对你冷漠,心不在焉,就是因为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

    “混蛋!”丹尼斯忽然怒吼一声,把绳子猛地摔出去,摔在窗户上。他想过任何人会背叛他,但从没觉得凯瑟琳会背叛他,他最不能容忍的也是凯瑟琳的背叛,他把凯瑟琳当作最珍贵的宝贝,特别是这次找回凯瑟琳之后,珍惜地无以复加,可这个女人却背叛了他。如果凯瑟琳真是被人掳走的,丹尼斯不会这么愤怒,可凯瑟琳竟然要逃走,是主动要离开他,这让他实在没法接受,他真要疯了!

    “打电话,马上打电话!”丹尼斯怒吼着,“马上打凯瑟琳这个贱人的电话!”

    他找回凯瑟琳之后,已经给了凯瑟琳一个新的手机。

    那保镖忙答应,拿出手机,拨通凯瑟琳的号码,然后递到丹尼斯手里。

    丹尼斯冷着脸把手机拿在手里,他做任何事情都充满自信,觉得完全都在自己的控制中,信心满满,但现在,因为凯瑟琳的逃走,他的信心不可控制地开始动摇起来。

    “贱人,贱人,快接电话,快他妈的接电话!”丹尼斯对着手机怒吼,脚步不停在房里转动,急躁不已,像被激怒却找不到对手的公鸡。

    疾驰的跑车上,凯瑟琳的手机响起来。

    她心头一跳,这个新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也只有丹尼斯知道这个号码,忙拿出来,果然是丹尼斯打来,忙抬头看向秦殊,微微有些害怕:“秦殊,是……是丹尼斯的电话,我……我接吗?”

    “接啊!”秦殊嘴角翘起,“为什么不接?刚才匆匆忙忙的,你没来得及向他告别,现在他打电话来,正好跟他告别一下吧!”

    “那……那我该说什么?”

    “随便你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好……好吧!”凯瑟琳犹豫一下,按了接听。

    才接通,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丹尼斯愤怒之极的咆哮:“贱人,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声音震痛耳膜,凯瑟琳忙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点。

    “快告诉我你在哪里?你竟然敢背叛我,我要杀了你!”丹尼斯连珠炮似地怒吼,凯瑟琳根本找不到插嘴的机会。

    “说话啊!”丹尼斯总算停下来。

    凯瑟琳轻叹一声:“丹尼斯,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你个贱人,快给我滚回来!”丹尼斯再次咆哮。

    凯瑟琳看看身边的秦殊,幽幽地说:“丹尼斯,我爱上了一个男人,所以……所以我必须离开你!”

    “是谁?那个混蛋到底是谁?”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他比你有魅力,比你迷人,所以就算我是你的未婚妻,就算我马上要成为你的新娘,我也只能跟他私奔了,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

    “混蛋,混蛋,你个贱人,你竟然……竟然……”丹尼斯气得说不下去。

    凯瑟琳却依然语气淡淡的:“丹尼斯,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可能还会甘心做你的花瓶,无怨无悔的,但现在什么都变了,我现在讨厌你,讨厌和你在一起,讨厌你冷冰冰的样子,讨厌你的霸道。你以为你的霸道很霸气很男人吗?现在只会让我作吐,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初吻给了他,我还和他同床共枕了,他的吻很温柔,很激烈,很……很让人沉迷……”

    也不知凯瑟琳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真的情到深处,不由自主地说出来,但却如一枚枚的重磅炸弹在丹尼斯心底炸开,把丹尼斯的心炸得满目疮痍、支离破碎,他再也控制不住,一口鲜血猛地喷出来。这鲜血是硬生生被气出来的,声音也跟着微弱了:“你个贱人,我……我一定会找到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不,你不可能找到我了!”凯瑟琳说得很平静,“因为我以后就是我身边这个男人的女仆,会在深宅大院里,或许再不会出来,这样你怎么可能找得到我呢?我会好好伺候他的,会给他做饭,按摩,洗衣服,哦,对了,你送我的蓝宝石我也带来了,谢谢你的宝石,我会交给这个男人,提高我在他心里的价值!丹尼斯,再见了,你好好保重吧,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我了!”

    “你……”丹尼斯是个好强的人,这次却败得这么彻底,还被这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人这么羞辱,真是愤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猛地把手机摔出去,整个人一阵颤抖,直接仰面倒地,气昏过去。

    那个瘦小的保镖慌忙抱住他,大声喊着:“总经理,总经理……”

    那辆疾驰的跑车已经上了高速路,凯瑟琳听到手机没了声音,不由看看秦殊:“他……他好像把手机扔了,我该怎么办啊?”

    她看起来很无辜很不知所措的样子。

    秦殊看着她,却一阵叹息,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凯瑟琳,我现在真不知你到底是笨还是绝顶聪明了?刚才你那番话,足以把丹尼斯气掉半条命的!”

    “啊?会吗?”凯瑟琳很惊讶的样子。

    秦殊点头:“我相信会的!”

    说完,伸出手来,“把手机给我!”

    凯瑟琳忙把手机给他。

    秦殊打开车窗,把手机给扔了出去,转头说:“凯瑟琳,从此之后,你就彻底告别过去的生活了!”

    “嗯,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凯瑟琳眼中浮动着喜悦和激动。

    秦殊笑了笑:“但愿你以后不要这么背叛我,然后也对我说出这么一段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的话,不然我估计也会给气个半死的!”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的!”凯瑟琳不住摇头,“我这辈子都不会背叛你的!”

    杜悦绮开着车,通过后视镜不时看着后面的情景,心里感叹,秦殊这次来真是收获不小呢,竟然带回这么个美丽的女人。

    “秦殊,这个给你!”凯瑟琳把丹尼斯给她的蓝宝石拿出来,放到秦殊手里。

    秦殊拿起来,对着外面的光线看了看,啧啧赞叹:“这宝石真不错,果然是抢一送一,这样的便宜事以后能多几次就好了!”

    ……

    丹尼斯的别墅里,丹尼斯总算被他的私人医生朱莉给救醒。

    才醒过来,就腾得坐起身,咬牙大吼:“马上追踪手机信号,我要知道这个贱人去了哪里。等我找到这个贱人,一定要把她碎尸万段!”

    他的保镖回过头来:“总经理,我已经追踪到这个手机的位置了!”

    “太好了,那咱们走!”丹尼斯激动起来。

    朱莉连忙按住他:“总经理,您现在的身体状况需要……需要好好休息!”

    “休息个屁!”丹尼斯瞪着眼睛,眼中似乎都要冒出火光,一把打开她的手,“不找到凯瑟琳这个贱人,把她狠狠地折磨死,我寝食难安!”

    他强行站起来,对那个保镖说,“走!”

    “是!”那保镖答应了,下去开车,带着丹尼斯向追踪到的手机位置找去。

    二十分钟之后,那保镖提醒:“总经理,已经靠近了,还有大概一公里,手机没有移动,一直停留在那里!”

    “很好!”丹尼斯眼中闪烁着狠毒和激动,把枪拿出来,检查一下弹夹,然后把弹夹重新装上,打开保险,随时准备开枪。

    但当他们赶到,停下车,找到那个手机的时候,才看到,那个手机在荒烟漫草间,周围苍凉一片,哪里有半个人影!

    那保镖捡起手机,拿到跟前给丹尼斯看。

    丹尼斯铁青着脸,气得一下把手机打飞出去:“这个贱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他真气得够呛,脑袋阵阵发懵,身体也禁不住前后晃了晃。

    “总经理,您保重!”那保镖扶住他。

    丹尼斯揉着额头,终于渐渐冷静,从身上摸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那保镖连忙给点上。

    “我绝不能让这贱女人真的跟着这个奸~夫跑了!”丹尼斯猛地把雪茄抽了一口,凯瑟琳跟别的男人私奔实在让他难以忍受,想到自己最珍惜的女人,自己一直珍视的宝贝,这个时候说不定正在别的男人身下,被别的男人享受,他就有种要疯的感觉。

    “总经理,那您打算怎么办?尽管吩咐吧!”

    丹尼斯思虑半晌,忽然眼睛微眯:“我是从杰米手里接来凯瑟琳的,他当时还替凯瑟琳极力掩饰什么……”

    “总经理,难道……难道您觉得凯瑟琳小姐私奔跟随的男人是杰米?”

    “难道不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