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守护(求月票)

    就在这时,米娅走了回来。吉姆忙往她身后看了看,问:“米娅,秦总呢?怎么没见到他?”

    “秦总?”米娅皱眉,“秦总必须跟我一起回来吗?”

    吉姆忙笑着说:“秦总去打电话了,我在想你们或许会碰到呢。”

    “吉姆,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又在怀疑我?怀疑我趁着这个机会勾搭秦总去了?”米娅的脸色不觉沉了下来。

    “没有,没有,怎么会?”吉姆连连摆手。

    米娅哼了一声,冷冷道:“还没点餐吗?”

    “这不是等着你的吗?”吉姆干笑。

    正说着话,秦殊走了回来,米娅就要让开让秦殊坐下。秦殊却摆摆手,对杜悦绮说:“杜悦绮,咱们走吧!”

    杜悦绮忙答应一声,牛排吃得还剩下一半,索性用纸巾抱着拿在手里,起身走了。

    米娅看在眼里,心里想,莫非秦殊喜欢率真随性的女孩子?看来以后要多往这方面努力才行。

    吉姆见秦殊要走,实在不舍得错过这么个机会,忙站起来,追上秦殊,脸上堆满了笑容:“秦总,咱们……咱们还没好好聊聊呢!”

    “咱们有什么好聊的?”秦殊瞥了他一眼,“我跟男人实在没什么知心话好说!”

    吉姆干笑一声:“秦总,您说笑了!咱们两家公司真的有合作的可能的!”

    秦殊冷漠地摇头:“我没看到什么合作的可能!”

    “那……那咱们哪天一起去打打高尔夫球吧?我很喜欢结交些商场上的朋友!”

    秦殊冷笑:“对不起,我不喜欢!”

    说完,带着杜悦绮走了,剩下吉姆自己尴尬地站在那里。

    吉姆从进这个餐厅就一直在丢面子,看着秦殊的背影远去,很是气恼,坐下之后,嘴里嘟囔着:“什么玩意啊?傲气个屁,我们施越达银行比你所有公司加起来都要强,我一个副总主动结交你,你就这个态度,以为自己是谁啊?不知好歹的东西……”

    还没说完,一把餐刀忽然飞了过来,砸到他的胸口上,把他吓得出一身冷汗,慌忙抬头,就见米娅正冷着脸看他,不由生气:“米娅,你……你做什么?要杀了我是吧?”

    “你刚才说什么呢?”米娅看起来相当气恼。

    “我就是骂一下秦殊那小子,怎么了?还骂不得了?这家伙是咱们潜在的障碍,我不该骂他吗?”

    米娅咬牙,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再骂一句试试?”

    说着,就站了起来。

    吉姆很是吃惊,见米娅这样,声音不由变得结结巴巴的,很是疑惑,又很害怕:“米娅,你……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维护秦殊?”

    听了这话,米娅心头一跳,顿时回过神来,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反应太大了吧?这不摆明了和秦殊关系不一般吗?竟然这么维护!她忙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重新坐下来,用淡淡的语调说:“我只是觉得一个绅士不该这么在背后骂人,我希望我的未婚夫是个真正的绅士,而不是背后骂人的小人!”

    “你生气是为了这个?”吉姆愣了愣,忍不住伸出手来,激动地抓住米娅的手,满眼温柔,“米娅,你真的太纯洁了,竟然连背后骂人都这么讨厌,这才真的说明你是个真正纯洁又善良的女孩呢!好,好,为了你,我以后不会在背后骂人了。再骂人的话,我就打自己的嘴!”

    说着,抬手真的在自己嘴上拍了一下。

    “你记住就好!”米娅松了口气,同时暗自冷笑,还以为吉姆会看出什么破绽,没想到他会误会到这里来,瞪了他一眼,抽回自己的手,“反正再不要让我听到你在背后骂人了!咱们点餐吧!”

    “好,好!服务生,点餐!”吉姆对一个服务生招了招手。

    米娅的目光却看了出去,看到秦殊和杜悦绮上了一辆跑车,跑车很快启动,消失在了外面灯火绚丽的夜色中。他们去了哪里?去酒吧?去开房?米娅心中有些惆怅。

    秦殊和杜悦绮自然不是去开房的,杜悦绮开着车,载着秦殊一路出了市区,来到郊区一道弯弯河边的别墅区。

    ……

    丹尼斯的别墅里,丹尼斯和凯瑟琳正在吃晚餐。

    虽然打了一天的高尔夫球,玩了一天,凯瑟琳却依然有些高兴不起来,对着眼前的美味,怎么都提不起兴趣!

    “凯瑟琳,你怎么了?快吃啊!”丹尼斯笑着,很温柔的样子,“你在云海市肯定吃不到这么正宗的西餐,也只有我亲自带来的厨师才能做出这样的美味,五星级酒店都做不出来!”

    凯瑟琳敷衍似的笑了笑,拿起酒杯来,抿了口红酒,目光忍不住往外看去,外面夜色阑珊,这里毕竟是郊区,外面很安静,灯火也不多。

    但越是安静,心里的难受越是无法抑制地涌动,仿佛到了涨潮时间,难受如潮水般涨到了嗓子眼,脑海里也疯狂地浮现着秦殊的影子,哪里还有心情享用晚餐。

    “凯瑟琳,难道你有什么心事吗?”丹尼斯从凯瑟琳这次失踪之后,格外珍惜起她来,总是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次凯瑟琳的失踪,让他深切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法离开这个美丽的女人,否则自己的世界会崩塌掉一半。失去了她,或许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了。

    “没什么,有些累!”凯瑟琳心不在焉地回应着,目光依然看着窗外,很希望秦殊突然出现在窗外,然后破窗而入,把自己抢走。只要他肯把自己抢走,自己做什么都愿意,就算真的像秦殊说的那样,做个对他服服帖帖的女仆都可以,但窗户上只有树影摇动,月色淡淡。

    丹尼斯“嗤”地笑了一下:“凯瑟琳,你今天还吹嘘你打高尔夫球的技术厉害很多,我看倒是退步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呢!”

    “是啊!”凯瑟琳失望地把目光从窗户移回到餐桌上,“丹尼斯你那么厉害,我怎么可能打败你呢?”

    “那倒是!”丹尼斯最喜欢听别人奉承,特别是自己女人的奉承,禁不住高兴起来,“我如果连你一个女人都赢不了,简直都不用活了,我告诉你,我的技术……”

    “丹尼斯,我实在有些累,不吃了,上楼睡觉去了!”凯瑟琳有些无法忍受似的,猛地把餐巾扯下来,站起了身。

    丹尼斯一愣:“凯瑟琳,你还一口都没吃呢!怎么,不合你的胃口?你说想吃什么,我带了厨师来,想吃什么,都给你做出来!”

    “我真的没什么胃口!”凯瑟琳拉开椅子,走到一旁,却没敢直接离开。

    丹尼斯微微皱眉,犹豫一下,点了点头:“行,那你去休息吧,不过,别再随便找个房间就进去睡,去我的卧室!”

    “去你的卧室?”听了这话,凯瑟琳心头一颤,一下站住了,看着他,勉强笑了笑,“丹尼斯,咱们还是……还是分房睡吧……”

    丹尼斯有些不悦,皱起眉头:“怎么,你要违背我的命令?”

    “不,我……我不敢!”

    “不敢就好!”丹尼斯命令似的说,“去我的房间,我让秘书做了些婚礼方案,都放在床头柜上了,你好好看看,等我吃过饭,咱们一起讨论讨论!”

    他说完,看到凯瑟琳站着不动,不由把声音再次沉下来,“我的话你没听到吗?怎么看你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我都听到了,会照做的!”凯瑟琳低着头走了。

    丹尼斯看着她显得落寞忧伤的背影离去,实在忍不住,转头问自己的私人医生朱莉:“你真确定她没什么精神问题?以前的时候,我能陪陪她,她高兴地不得了,怎么现在这么闷闷不乐的?”

    “这个……”朱莉也不敢肯定了,她也看出凯瑟琳有很大的变化,忙笑了笑,“总经理,要不然……要不然我今晚再给她检查一下?”

    “不用,明天再检查吧!”丹尼斯拿起一杯红酒,一口喝了下去,“今晚我要得到这个女人,免得夜长梦多,我发现我等不到结婚那么久了!”

    “是,总经理!”朱莉没敢多说什么,退开到一边。

    凯瑟琳到了楼上,犹豫一下,还是进了丹尼斯的卧室。他没法违背丹尼斯的话,至少在这里不行,就算表面的服从,她也必须服从。

    这个卧室很大,而且布置奢华,虽然丹尼斯不会在这里住太久,但这里却精心装饰了一番,丹尼斯是个很讲究生活档次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不会亏待自己。

    凯瑟琳却一点欣赏这奢华房间的心情都没有,反倒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显得焦躁不安,难以安定下来。

    和丹尼斯同床共枕这件事让现在的她怎么都接受不了,她不知自己为什么没法接受,现在见到秦殊的希望已经很渺茫,在一起的希望更是等同于零,但她就是从心底里抗拒和丹尼斯睡在一起,仿佛要守护着自己的身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