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梦方醒(求月票)

    “你从哪里弄到我的手机号的?”秦殊冷冷地问。

    “这还不简单吗?你和我妹那种关系,我妹总有你的手机号吧!”

    秦殊冷哼一声:“如果你想赛车,我只能告诉你,最近忙得很,没空!”

    杰米笑了一下:“偶像,你不觉得你那招太损了吗?竟然把我嫂子输给我,玩我是吧?害我白高兴一场,以为真赢了一个大美女呢!”

    “这是你自找的,既然你敢找我的麻烦,我自然就能耍你,你知趣的话,以后少来惹我!”

    “哈哈!”杰米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但我现在越发崇拜你了,怎么办?能把我杰米耍着玩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少说废话,我问你,你把凯瑟琳安全送到丹尼斯那里了吗?”

    “这个……怎么说呢?”杰米忽然叹息一声,“我找米娅要你的手机号,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个事情,或许是我孔雀开屏,但我真有些把你当作哥们的感觉,所以我必须告诉你实情,免得你以后后悔。我是把凯瑟琳安全地送到了丹尼斯手里,但我不能保证她到丹尼斯手里之后还是安全的!”

    “什么意思?”秦殊皱眉。

    “我说句话,不知你信不信?”

    “说!”

    杰米直接道:“凯瑟琳喜欢上你了!”

    听了这话,秦殊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冷冷道:“你少放屁!”

    杰米又叹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信,我也不大相信,但或许你的魅力实在太大,她本来是丹尼斯的木偶似的,对丹尼斯言听计从,百般迁就,但现在这个木偶似乎有了心,而且我没看错的话,她貌似真的喜欢上你了!”

    “你觉得我能相信吗?”秦殊心里充满疑惑,声音却低沉,担心杰米在故弄玄虚拿自己开涮。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我看凯瑟琳那个状态,早晚会露馅,以丹尼斯的性格,如果发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喜欢上别的男人,凯瑟琳绝对没有任何活路。如果你对这个女人有好感的话,就上点心,想办法保护她的周全,毕竟她是那么美丽的一个女人,真的香消玉殒了,实在让人惋惜。当然,如果你对她没什么感觉,我也不能强求,其实跟我才没有任何关系呢!”

    听了这番话,秦殊沉默下来,他不是没有感觉,但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有了杰米的话,又回想起凯瑟琳离开自己时候的种种,特别是她凄婉的泪水,禁不住心头震动,难道……难道这个笨女人真的喜欢上了自己?

    他本来以为自己送走了凯瑟琳,就可以一身轻松,现在却发现,事情似乎变得更复杂了,如果凯瑟琳因为喜欢自己,在丹尼斯面前露馅,并且死掉的话,自己能无动于衷吗?

    “喂,偶像,想什么呢?”

    秦殊沉吟一下,声音低沉:“杰米,你说凯瑟琳喜欢我,有多少把握?”

    “如果我说的话,99。99%吧。她一路上哭个没完,见到丹尼斯的时候,冷漠地好像见到个陌生人,什么话都不说,被丹尼斯打了,也不吭声。这件事跟我实在没多大关系,但我思来想去的,觉得这女人这么下去,早晚会死在丹尼斯手里,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

    秦殊又沉默下来。

    “偶像,你很关心这个女人,是不是?”

    秦殊咬了咬牙:“杰米,我只能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

    “不客气!这女人真的挺可怜的,而且又是那么漂亮的女人,实在不能不让人不同情,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去把她救出来吧,痴情的女孩都值得一份温柔的爱!”

    秦殊皱眉:“杰米,你让我去你哥哥那里救凯瑟琳?”

    “是啊!”杰米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我竟然和丹尼斯做对,又或者觉得我在陷害你,引你进入圈套,不论你怎么想,都合情合理,我无可辩驳。”

    “我确实挺怀疑你的动机,而且,我刚把凯瑟琳送还给丹尼斯,现在又去救她,是不是有些傻?”

    杰米笑了笑:“凯瑟琳回到丹尼斯身边,其实也是个检验。我想现在凯瑟琳已经很清楚她心里到底爱的是谁了。真金要用火炼,不碰到火,谁也没法确定那份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但现在应该能确定了!”

    “靠,你好像很懂的样子,你是情圣吗?”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刚要装深沉,你就当头一棒,实在太不给我面子了!行,我挂了,你好自为之吧!”

    杰米挂了电话。

    秦殊长长地吐了口气,心里阵阵烦乱,禁不住把手机紧紧地攥在手里。他并不喜欢凯瑟琳,虽然很为凯瑟琳的美丽着迷,还总会失控,但那并不是爱,更像是男人的占有欲,可如果凯瑟琳因为喜欢他而受伤害,他也真的心里难安,特别想到她凄婉的神色,心里更觉难受。

    “你个笨女人,为什么要喜欢上我呢?很简单的事情,现在彻底复杂了。”秦殊嘀咕了一句。

    他经过秦浅雪的劝说之后,已经放弃了征服凯瑟琳的计划,但没想到,现在误打误撞地反倒得到了凯瑟琳的心,真的算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很快,秦浅雪做好了早饭,秦殊在她这里吃早饭,却并没说起这件事,只是自己独自思索半晌,最后做了决定,决定再去见凯瑟琳一面,把事情完全弄清楚。

    吃过饭,秦浅雪去上班,秦殊则来到庄园里的一处凉亭,拿出手机,打了杰米的电话。

    电话接通,就听杰米的笑声传来:“偶像,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的!”

    “哼,你知道的倒是不少,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给你打电话?”

    “自然是因为凯瑟琳!”杰米一副专业分析师的口吻,“你把凯瑟琳交给我的时候,刻意叮嘱,不许我说出是从你手里得到凯瑟琳的,这说明你很关心她,既然关心她,现在知道她会有危险,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我分析地对吗?”

    “少在这里卖弄了!”秦殊声音微冷,“告诉我,你哥哥丹尼斯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你不是他的亲弟弟吗?”

    杰米叹了口气:“谁说我们是亲兄弟,我就必须知道他的行踪呢?在丹尼斯眼里,我这个弟弟算是不成器的败家子,和他根本不是一类人,偏偏爸爸对我有些偏爱,更加让他嫉妒,一直视我为他的潜在竞争对手,他防着我,又怎么会让我知道他在哪里?”

    秦殊想了一下:“那你至少知道他的手机号吧?不然你怎么跟他联系的?”

    “这个我倒是知道!你想通过手机追踪他?但我为什么要把他的手机给你?我这不是在出卖亲兄弟吗?”

    秦殊嘴角一笑,这家伙故意刁难自己,但自己也很清楚他的弱点:“杰米,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过弯的吗?我在弯道的速度比你快了那么多,你肯定很惊讶吧!”

    这句话果然击中了杰米的死穴,忙问:“你是怎么过弯的?真有什么秘密?”

    秦殊笑了笑,直接道:“把丹尼斯的手机号给我!”

    杰米这才反应过来:“你还真是我的偶像呢,好,我把他的手机号给你!”

    “发到我的手机上!”

    “那你是怎么过弯的?”

    秦殊撇嘴:“我没看到我想要的,没兴趣说这个!”

    杰米犹豫一下:“那明天晚上咱们老地方见!”

    “可以!对于打击别人自信心的事,我一向乐此不疲,希望你不要被我打击得信心崩溃!”

    “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当我是纸糊的吗?”

    杰米挂了电话,没一会功夫,短信就发了过来,短信内容就是丹尼斯的手机号码。

    ……

    已是清晨,丹尼斯的别墅里,凯瑟琳还在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迷糊中察觉好像有人在摸着自己的头发,禁不住吃惊,猛地惊醒,跟着就觉身体悬空,跌落下去。

    她昨晚下来喝水之后,怕丹尼斯再要跟她一起睡,干脆没上楼,就在下面的沙发上坐着,后来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之后,看到已经天亮,而丹尼斯就在身边。

    不但有丹尼斯,还有丹尼斯的秘书,那个私人医生朱莉,以及丹尼斯的保镖,一个瘦小的男人。

    凯瑟琳忙坐起来,拂了拂头发,神色微微紧张。

    “凯瑟琳,昨晚喝水之后,你怎么没上去?”丹尼斯眯眼看着她,眼神中有些特别的意味。

    “没……没什么!”凯瑟琳勉强笑了一下,“太累了,喝完水,就……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凯瑟琳,我发现你变了,你是在逃避我,对吧?”丹尼斯直接说,声音中带着冷意,犹如寒风凛冽地吹过。

    “没……没有啊!”凯瑟琳惊得心头一颤,连忙摇头,更是紧张。

    “真的没有?”丹尼斯看着她,“那我问你,你现在应该睡醒了吧?充分休息过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