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驾游(求月票)

    “秦殊,快点,快点,这就到山下了!”凯瑟琳依然激动地说。

    “快点?”秦殊转头看她,淡淡一笑,“如果我赢了,你就回不到丹尼斯身边了,你真想我赢?”

    “这……”凯瑟琳听了这话,激动的神色渐渐消失了。

    秦殊笑了笑,接下来的路基本没什么难度,如果这个速度开下去,杰米绝对没有机会赢他了。他看了看车的后视镜,杰米还没出现,就减缓速度,拿出一根烟点上,同时把车窗打开了。

    真正的较量在三连发的发卡弯道已经进行过了,最终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他在等着杰米,然后把这场比赛输掉。

    此时的杰米还在三连发弯道里,刚才秦殊惊鸿一瞥般从他留出的一个根本不算空隙的空隙漂移过去,完全无视他似的,真的让他备受打击,心里充满沮丧,油门踩得过猛,结果车尾猛地扫到路边的护栏上,差点他的车就飞出去,掉到悬崖底下。

    他实在想不通,秦殊怎么能那么高速地漂移过去,他根本做不到,禁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他知道自己输了,等自己出了这个三连发弯道,秦殊都该到山脚下了。

    不过,他并没放弃,依然咬着牙,瞪着眼,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出了弯道。出了弯道之后,竟然一眼就看到了秦殊的车。那车正在前面慢悠悠地前行,车窗开着,不时有烟气飘出来,似乎不是来赛车的,是来自驾游的。

    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杰米擦了擦眼睛,没错,那就是自己带来的车,怎么会错?

    难道是秦殊的车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过弯的时候太猛,伤了汽车,难道发动机都冒烟了?保护好车,这也是赛车的一个关键因素,好的赛车手必须注意到这点的。

    想到这,杰米大喜,猛地加速,就冲了上去。

    路过秦殊的车旁边,转头看了看,以为会看到秦殊在车里手忙脚乱的样子,没想到看到的是秦殊一只手抽着烟,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杰米很是疑惑,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对比赛的态度相当认真,继续加油门,向山下冲去。

    他的车加速过去之后,秦殊才提高车速,不远不近地跟着。

    “那家伙的车肯定出故障了,出了弯道之后,至少浪费了一分钟的时间!”耳机里传来一声叹息,似乎很为秦殊惋惜。

    “不会吧?”

    “是真的,现在杰米又领先了!”

    最终,杰米率先冲过终点,等在山脚下的人群顿时欢呼起来,几个美女纷纷上来,过来拥抱杰米,一个美女还拿着一瓶香槟,交到杰米手里,兴奋地说:“杰米,你太棒了,你果然是个永远都不会败的男人,不管是赛车,还是对付我们!”

    她说着话,对杰米抛了个很妩媚的眼色。

    杰米却没以前赢的时候那么疯狂,没有那么肆意的庆祝,反倒心里充满了疑惑,把香槟推回去,转身后望,秦殊也到了。他见了,迅速冲到秦殊的车前,拉开车门,大声问:“秦殊,你的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出什么问题啊!”秦殊笑着说。

    “不可能!”杰米歪头进去,迅速检查一下,更是奇怪,“你的车……你的车既然没有故障,为什么在出弯之后减速了?”

    “减速,有吗?”秦殊下了车,脸上带着淡淡揶揄似的笑,拍拍他的肩膀,“总之,你赢了,你是胜利者,恭喜!车里的女人也是你的了!”

    说完,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车里的凯瑟琳忽然打开车门出来,看着秦殊的背影,大声喊:“秦殊,我……我想好了,我希望你赢!”

    秦殊微愣,站住了,摇头苦笑:“这个笨女人,怪不得半天没说话,原来一直还在想这个问题,这么半天才想出答案,偏偏答案还错了,真是够笨的!”

    站住一下之后,继续往前走。

    凯瑟琳见他逐渐远去,再也忍不住,跑着追到跟前,拉住了他的胳膊:“秦殊,我真的想好了,我希望你赢的!”

    “你希望我赢?”秦殊嘴角微撇,“难道你不想回到丹尼斯的身边了?”

    凯瑟琳点头:“我……我想留在你身边!”

    秦殊听了,不由猛烈咳嗽起来,瞪着眼睛看她:“别开玩笑了,你这女人脑袋秀逗了吗?还是昨夜把你冻得发烧了?”

    抬起手,摸到凯瑟琳的额头上,发现凯瑟琳的额头并不热,心里更是奇怪,凯瑟琳发什么神经,她不是拼了命地要回到丹尼斯身边吗?现在又在折腾什么?

    那边,杰米实在不信秦殊的车没有什么故障,钻进车里,把车发动,迅速测试一下,车的所有功能完全正常,根本没有任何毛病。那秦殊的车速为什么在出弯之后降了下来?现在看来,似乎只有一个解释了,秦殊是在故意减速!

    想到这,他本来还剩下一丝的获胜喜悦也荡然无存,秦殊故意让他,反倒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羞辱和郁闷。

    秦殊开始的时候被凯瑟琳耽搁,起步晚了那么多,让他一骑绝尘,后来却神奇地追上,并且超越,然后又故意放慢车速,故意让他,这把他当什么了?不屑还是嘲讽?又或者是在哄小孩子开心,怕他输了会哭鼻子?

    不论是哪一种,都让他没法忍受,踢开车门下来,吼道:“秦殊,你给我站住!”

    秦殊正被凯瑟琳缠住,确实站住了,抬头见杰米气冲冲地过来,反而笑眯眯的:“赢家,你还要发表一下获胜感言吗?”

    “你是在故意让我!”杰米很不高兴,他需要的是一场真正的比赛,一场全力以赴的战斗,现在却像被羞辱了。

    “没有啊,你技术那么高,你赢了!”

    “放屁!”杰米恼怒起来,“你把我当小孩子耍吗?我要和你再比一次!”

    “再比?”秦殊摇头,“我不喜欢比第二次,你赢了就是你赢了,赢了还不开心,难道要输得连裤衩都没有才开心吗?这个女人是你的了!”

    说着,把凯瑟琳推过去。

    杰米皱眉:“秦殊,你到底在搞什么?身材这么极品的女人,为什么要让给我?你玩腻了?”

    秦殊笑了笑:“我保证还没碰一下。”

    “不管怎样,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在做什么?老子这么赢了,比吃了一盘苍蝇还难受,我要和你再比一场!”

    秦殊看他这么在乎,眼睛转了转,就笑起来:“好啊,可以再比一场!”

    “真的?”杰米见他答应,就要高兴,秦殊却迅速补充,“不过不是今天!另外,这个女人是你的战利品,你要收下,而且,你不能告诉你哥哥丹尼斯这个女人是你从我手里赢下来的!”

    “什么意思?怎么扯上丹尼斯了?”

    “你以后会明白的,答应我说的,咱们就还有下一场,不答应的话,咱们就没有下一场了!”

    杰米想了一下,迅速点头:“好,我答应!”

    不管怎样,他觉得从秦殊手里赢下一个身材这么极品的女人也是种胜利。

    “很好,那就后会有期了!”秦殊摆摆手,走到大路边,打个出租车,上车走了。

    看着秦殊上了出租车,凯瑟琳忽然有种失去一切的感觉,仿佛自己的世界一下变得空白了,心里一酸,眼泪就掉下来,撒腿就向秦殊追去,她觉得还有很多话没跟秦殊说明白。

    但还没跑出两步,手腕就被杰米抓住,然后狠狠把她拉了回去,冷笑着:“美女,你是我的了,还要去哪里?”

    凯瑟琳不停挣扎,还要追,但那辆出租车已经走了,很快汇入车流,消失不见,她的眼泪也断线珠子似的落个不停。

    杰米发现她哭了,有些惊讶:“我说美女,你对秦殊的感情蛮深的嘛,竟然都哭了!说实话,我也想不通,你身材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怎么就舍得把你输给我,还是故意输给我!不管了,既然我赢了你,你就陪着我吧,今晚陪我去喝酒,然后共度良宵!”

    他抓住凯瑟琳的手,把她拉到面前,然后抓着她的肩膀,好好欣赏一番,咂了咂嘴,“秦殊那家伙,挑选女人的眼力真是一流,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模样,你的身材极品,如果模样也极品,那就真是无价之宝了!美人儿,别哭了,跟着我没什么不好的!”

    他抬起手,就摘下了凯瑟琳头上戴的帽子,这么摘下来,顿时,瀑布般的发丝垂落下来,光滑柔亮,美得如同梦幻。

    “好漂亮的头发!”杰米赞叹地抚摸一下,喃喃道,“我真要深深地被你迷住了,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模样吧,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你不会很丑吧?”

    一边说,一边竟有些紧张,但还是轻轻取下了凯瑟琳戴的墨镜。

    这么取下来,满是泪痕的美丽脸庞出现在面前,杰米见了,却大惊失色,忍不住退了两步,手中的墨镜和帽子都掉了,失声道:“怎么……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