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光彩照人(求月票)

    凯瑟琳听到了他刚才的话,心底不由阵阵下沉。难道这是和秦殊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她现在已经明白了秦殊的意图,他会故意输掉,故意把自己输给杰米,那以后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秦殊了?

    想到这些,难受的感觉顿时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两边的跑车已经发动,油门也在轰击着,一个女郎走到跑车前面,妩媚一笑,高高地扬起了手。

    秦殊眼睛微眯,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他虽然决定要输,但只是输比赛,不会输技术,在大半段的赛程里,他会全力以赴,只会在终点输给杰米。

    他本来就是个好胜的人,绝对不愿意彻底输掉。

    汽车的轰鸣似乎点燃了他的热血,真有些像回到了以前那些日子,他右脚不停踩着油门,随时准备像离弦之箭似的冲出去。前面的美女左右看了看,手猛地落下来,秦殊冷笑,就要松开手刹。忽然,他右边的车门打开了,凯瑟琳坐了进来。

    秦殊大惊,松到一半的手刹赶紧拉起来,同时踩住刹车,气得对她大吼:“你疯了是吧?找死吗?”

    刚才如果没及时收住,估计凯瑟琳上到一半,汽车就会窜出去,那样的话,凯瑟琳会被疾驰的汽车重重地甩出去,不死也得重伤了。

    “我……我要跟你一起……一起比赛……”凯瑟琳被吓了一跳,怯生生地说。

    “操,你这女人真是麻烦死了,给我滚下去!”

    秦殊看得清楚,那边杰米的汽车已经冲出去,他还想赢杰米呢,至少要赢这个过程。

    “我不,你……你就让我留在车上吧!”

    凯瑟琳听说秦殊输了之后会直接离开,心里实在空得难受,她当然知道危险,刚才汽车就像咆哮的野兽似的,她的行为无异于骑到野兽的背上,但她还是情不自禁这么做了。

    “我真是让你逼疯了!”秦殊总不能一脚把她踹下去吧,而且这么纠缠下去,只会耽误的时间更多,杰米的车已经看不到了。他猛地一拍方向盘,转身过去,迅速给凯瑟琳扣上安全带,大声道,“关上车门!”

    凯瑟琳吓得脸色发白,连忙把车门关上

    秦殊松开手刹,右脚踩到油门上,汽车终于呼啸着冲了出去。

    “秦殊,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蛋用,你这个笨女人以后千万别再招惹我,等我输了,你赶紧跟杰米滚蛋!”秦殊转动方向盘,迅速抬起手刹,汽车从前面的弯道漂移进去。

    凯瑟琳纤手紧紧攥着,似乎忘了坐在这个车上有多危险,毕竟周围就是山崖,一个漂移出错,很可能直接飞到山崖底下去。她此时只觉得很委屈,想要多跟秦殊待一会,秦殊却这么吼她,泪水不觉悄悄滑落下来。

    秦殊扫了她一眼,看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真被她弄得心烦意乱的,沉声道:“给我擦掉眼泪,听到没有?”

    凯瑟琳扭过头去,不但没有擦掉眼泪,反倒大哭起来。

    秦殊实在是无语了,他还在激烈的比赛中,需要集中注意力,他很清楚这个比赛的危险性,这是盘山公路,不是平地,偏偏旁边有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想了一下,忽然说:“行,你哭吧,最好哭得把这座山都给淹了,咱们的汽车趟水过去,还能抄个近路。你千万别停,给我多哭点眼泪出来,不然我就把你的屁股揍成两半!”

    听了这话,凯瑟琳反倒噗哧一下,差点笑出来,幽幽地白了他一眼:“我……我哪有那么多的眼泪啊?再说,人的屁股本来就是两半的啊!”

    “唉,姑奶奶,你总算不哭了!前面有纸,赶紧把眼泪擦掉,如果你不想咱们帅气地飞到悬崖下面,就别再烦我,你没看到周围都是悬崖吗?很危险的好不好?”

    凯瑟琳总算能听进去他的话了,看到秦殊每次漂移几乎都是贴着悬崖的边过去,不由吐了吐舌头:“这……这真的好危险啊!”

    “现在才发现吗?”秦殊迅速挂挡,再次加快速度,凯瑟琳不哭了,他的心也平静许多,可以更加专注。

    凯瑟琳看他这么认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奇怪地问:“你这么认真,难道是想赢了杰米吗?”

    “当然,难道我是个很喜欢认输的男人吗?”

    “那……那你如果赢了杰米,我不是就不用跟杰米走了吗?”凯瑟琳简直有些高兴起来。

    秦殊很奇怪她的语气:“怎么,你不想跟杰米走?”

    “我……我……”

    “你应该是故意上来给我捣乱,怕我会赢了杰米,就有借口留下你的吧?”

    “不是,不是!”凯瑟琳连忙摇头,“我就是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舍不得放弃这个观看激烈赛车的机会?”

    “不是!”凯瑟琳又摇头。

    秦殊扫了她一眼:“不管你要做什么,总之,别打扰我,不然的话,我真就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了!”

    “你以为你是美少女战士啊!”凯瑟琳差点又笑起来,现在冷静下来,就知趣地闭上了嘴巴,心里暗自喊了一句,秦殊加油!

    虽然杰米先起步早了那么长时间,但七八个弯下来,秦殊已经能看到他的车屁股了。

    每隔一些路段,都有一些站着的人,用耳机互相联系,仿佛是这场赛车的解说员似的,先前杰米一骑绝尘,耳机里还很安静,现在秦殊渐渐追上来,耳机里就不那么安静了。

    “那个家伙追上来了,追击速度相当快!”

    “是吗?距离还有多少?”

    “两百米吧!”

    “那还有很远呢,杰米的速度,两百米的距离简直就是天堑,那家伙追不上的!”

    秦殊自然听不到这些话,不过安抚了凯瑟琳之后,可以全心投入到比赛中。他没觉得追上杰米是多么困难的事,冷静地换挡、漂移、加速,每次漂移的路线都像是电脑画出的完美图案,而且漂移的时候,速度根本没有多少降低,前面杰米的车越发清晰了。

    杰米开始的时候一骑绝尘,全力以赴,却很不爽,他没认出凯瑟琳来,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凯瑟琳耽误秦殊起步,禁不住恨得牙根痒痒的,他的目标是挑战高手,为此费尽苦心,现在却被一个女人完全给捣乱了,赢一场一定可以赢的比赛还有什么意思?一点刺激都没有,也激发不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正盘算着把凯瑟琳赢到手之后,好好收拾她一番解恨,这个时候,后视镜里竟然出现了秦殊的汽车,禁不住惊讶。

    他很清楚自己领先了多少,而且绝对没有故意减速等着秦殊,但秦殊竟然追上来了,实在不可思议了。惊讶之后,他很快激动起来,喃喃道:“秦殊,你果然是高手,果然是高手,我就喜欢这样的高手,真是太好了!”

    他鼓足了十分的劲头,眼中带着兴奋,紧紧盯着前面,前面是个三连发的发卡弯道,过了这个弯道,很快就可以到山脚下,基本没什么有难度的路段了。

    “追近了,更近了!”耳机里再次喧闹起来。

    “多近了?”

    “五十米,确切地说,现在……现在只有三十米吧!”

    “真的假的?这才没多长时间,怎么追近了这么多?”

    “肯定是在山腰地方的弯道追近的,那里没有连续弯道,但弯道数量多,最考验技术了!”

    “但那是杰米的拿手好戏啊,跟他比的时候,往往在那里就被落得没了影踪,杰米不会故意减速等着那家伙的吧?”

    “不可能,不可能,看看时间就知道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他们就已经到了三连发发卡弯道!”

    “时间?对,看看时间!操,这也太快了吧?他们真的已经到了发卡弯道?”

    “废话,杰米已经进去了……那家伙也入弯了,速度好快,他也不怕被强大的离心力甩到悬崖下面去,竟然……竟然没有丝毫减速!”

    “怎么可能?他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速度太快,已经过去了!”

    “下个地点赶紧报告啊,什么情况?”

    “……”

    “……”

    “两人齐头并进了,三连发的发卡弯道,对那家伙来说好像是一马平川的笔直大道似的,太快了,太快了!”

    “超越了!靠,太霸气了,那家伙真是太他妈的牛掰了,杰米被虐成幼稚园的小朋友了!”

    “快录下来那家伙是怎么过弯的,杰米的弯道技术一流,怎么可能会在弯道被人超越?”

    “已经晚了,那家伙已经出弯,反正就是完美,完美地好像做梦,他的车似乎在水上滑过,就是那种感觉!”

    此时,秦殊的车里,凯瑟琳激动地不行:“秦殊,太好了,太好了!”

    她简直手舞足蹈的,动人的红晕洋溢在迷人的脸庞,光彩照人。

    看到她,秦殊不禁想起当初舒露在自己车上的情景,不过,当初的比赛对手没杰米这么强,当初自己开的也是秦浅雪的商务车,不像这次开的车这么马力强劲,这么爽快。杰米很懂车,这个组装车开起来感觉特别舒服,特别是加速性能,好像火箭推进似的。秦殊也是开出了感觉,所以一口气就把杰米甩在了车尾扬起的烟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