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树林(求月票)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身上有这个!”

    秦殊哼了一声,他现在实在很难再相信凯瑟琳,把那个追踪器扔在地上,踩得粉碎,然后又让岳馨澄给好好检查一番,确认她身上再没追踪器了,才松了口气。凯瑟琳身上还有追踪器的话,只会把麻烦一**地引来。

    “小五没事吧?”他转头问辛迪,如果因为这个女人而死了好兄弟言小五,秦殊真会疯的。

    辛迪道:“死不了,不过要躺很长时间!”

    她的语气很冷,因为始终忘不了那次言小五对她做的事,如果不是看在秦殊的面子上,她才不会给言小五治伤呢。

    “那就好,你们两个带这个女人上车,准备离开这里!”

    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因为这个位置已经被追踪器给暴露出去,肯定不能继续留在这里,秦殊太清楚丹尼斯的手段和实力了。

    吩咐完之后,就出去叫了云南诚和蓝少过来,让他们也离开这里,而且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蓝少急切地想为言小五报仇,不愿离开,想留在这里,等着对方前来,火拼一场。但秦殊的吩咐又不能违背,只能照做。

    秦殊看出他们很不甘心,不由抬手拍拍他们的肩膀:“放心,总有报仇的时候,但不是现在!我不想打没把握的仗,真的找到机会才能出击。”

    他转身要走,云南诚忙问,“大哥,你抓住的那人怎么处理?”

    “先关着吧!”秦殊嘴角撇了撇,“等小五伤好了,把他交给小五。小五栽在他手里,我想他肯定想找回面子的!”

    云南诚和蓝少连忙点头。

    在外面,辛迪和岳馨澄把凯瑟琳带到车前,打开车门,让她进去。

    凯瑟琳却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不甘心这么被带走,她怎么可能愿意成为秦殊的玩物,被秦殊一次次地羞辱?眼睛一转,忙站住。

    “走啊!”岳馨澄推了她一下。

    “对不起,我……我有些内急!”凯瑟琳为了逼真,还把双腿轻轻绞了绞,好像真的很急似的。

    “你不会在耍什么花招吧?”岳馨澄满脸狐疑,斜睨着她。

    “不是,是真的!我真的很急,如果不让我方便一下,我可能会在车上就……就……”凯瑟琳脸红,不是害羞的脸红,而是她很少说谎,很怕被识破,所以才会脸红。她心里很忐忑,但现在是她逃走的好机会,必须搏一把,毕竟现在身边是两个女孩,不是秦殊,如果等秦殊赶到,就再没机会逃走,也没勇气逃走了。

    辛迪看了看她,还是比较心软的,就点点头:“那你赶紧的吧!”

    凯瑟琳看了看,路边有片树丛,都是很粗大的树,春天到了,树叶浓郁,郁郁葱葱的,如果逃进这里面,应该就很难被找到了。

    “我……我想去那边!”凯瑟琳指了指那片树丛。

    “我说你事不少啊!”岳馨澄嘴巴撇了撇,“我们都是女人,你还怕我们看啊,难道你的屁股是镶金嵌银的?”

    凯瑟琳越发脸红,没想到这个可爱的女孩说话这么粗俗,忙摇头:“不,不是,有人在旁边,我……我……出不来!”

    “哼,我看你是要找借口逃走吧!”岳馨澄明亮的眼睛看着她,似乎能看到她的心底深处。

    “不,不是,我……我不敢!”凯瑟琳心头震惊,看不出这小女孩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没想到这么聪明。

    岳馨澄只是看起来小,看起来很可爱很没心机,其实她的智商实在高得离谱,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十九岁就博士毕业。相信很少有人会相信她其实是个博士的。

    “澄儿,就让她去吧!”辛迪看到凯瑟琳蛮可怜的样子,而且同样都是外国人,也有种不自觉地同情。

    “行,那你去吧!”岳馨澄看了凯瑟琳一眼,哼哼冷笑,故意吓唬,“但我必须告诉你,你如果敢耍小心思,我一定告诉哥哥,把你抓回来之后,让他打断你这双长腿,你以为腿长就能勾住男人吗?”

    凯瑟琳吓得战战兢兢的,总觉得这个女孩看透了自己,都有些要放弃了,但想到丹尼斯,又坚定了决心,继续留在这里,早晚会被秦殊上了,那个时候还怎么和丹尼斯结婚啊?

    她回头看看岳馨澄和辛迪,就走到路边,指了指一棵大树:“我……我到树的那边去!”

    “你快点吧!”岳馨澄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凯瑟琳见她们都没有跟过来的意思,心头大喜,匆匆来到树后,就倚在树上,却根本没有蹲下去方便的意思,只把手按在胸口,平抑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然后听了听背后的动静,就悄悄往树林深处走去。

    她越走越快,开始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很快就变成激动兴奋地跑,觉得自己就像冲出笼子的鸟儿,马上就要飞上天空了。不过,在跑过一棵树的时候,却“哎呀”一声,不知绊到了什么东西上面,一下趴到地上。

    “哼哼,我说笨女人,你真有勇气啊,在我面前都耍小聪明。告诉你,这里站着的是你祖师爷,过来磕头吧!”

    凯瑟琳陡然听到声音,心头猛跳,慌忙回头,看到竟然是岳馨澄倚在树后,怀里依然抱着她的毛绒玩具,脸上则挂着可爱的笑容,只是眼中却带着浓浓的嘲弄。

    “看什么?这里真是你祖师爷,如假包换,过来磕头,我把你的智商提高几百倍,差不多就可以赶上我了!”

    “你……你……”

    岳馨澄撇嘴:“你想问我是怎么看出来你要逃走的,是吗?那我只能回答你,聪明人的世界你不懂,不要试图在我手里逃走,你只会自取其辱的。现在跟我走,你乖乖跟我回去,我可以不把这件事告诉哥哥,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那你付出的代价会很大很大!”

    说完,根本不看凯瑟琳,转身就回去了。

    凯瑟琳爬起身,看着岳馨澄的背影,真的没有勇气再逃走了,被岳馨澄一番吓唬,还有这次逃走失败的教训,让她觉得真逃不出岳馨澄的手掌心似的,身体中涌起一种无力的感觉,沉吟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磨破的手掌,很沮丧地跟着岳馨澄走了。

    她怎么可能不沮丧?竟然被这么个可爱的女孩这么捉弄,忽然觉得,自己实在不该一直做个被丹尼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因为现在离开丹尼斯之后,好像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回到车前,发现秦殊已经出来,就站在那里,禁不住浑身发抖,心底一阵阵祈求,生怕岳馨澄会说出自己逃走的事,那样的话,秦殊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她的心里充满忐忑。

    “你们去了哪里?”秦殊果然问了。

    岳馨澄咯咯一笑:“没去哪里。这个漂亮的女人去小便,我去偷看她的屁股,真是又翘又白,哥哥,你有艳福了,我单是目测一下就知道,你一定会很爽的!”

    她的话让凯瑟琳脸红,但也松了口气,反倒希望岳馨澄就这么说。

    “行了,赶紧上车吧!”秦殊瞪了岳馨澄一眼。

    她们都上了车,凯瑟琳也乖乖上车,却发现秦殊还站在那里。

    “哥哥,你不上车吗?”

    秦殊摇头:“我还有点事,你们先走,带她去别墅!”

    “哥哥,你就不怕她跑了啊?”

    秦殊笑了笑:“有你们两个在,她绝对跑不了的!”

    他确实一点都不担心,岳馨澄聪明,辛迪又是个隐藏的高手,她们两个单个拿出来,或许没什么威力,但现在在一起,凯瑟琳绝对跑不了的。

    “好吧,但愿我们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岳馨澄深深地看了秦殊一眼,带着些不舍,还是开车走了。

    她们的车疾驰而去,秦殊则拿出手机,给艾瑞卡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别墅里给凯瑟琳准备个房间。

    “准备个什么样的房间?”艾瑞卡以为凯瑟琳是秦殊的新欢,这是要给他的新欢布置房间呢,不由笑着说,“你个坏家伙,照你这个收女人的速度,就算这个庄园别墅房间很多,很快也要不够住了!”

    “她和你们不一样!”秦殊听到艾瑞卡的声音,心情好了很多,就也笑了笑,“你们是我深爱的女人,她却是我的玩物!”

    “噗哧!”艾瑞卡笑了,“你倒是会换称呼,放心,我不会吃醋的。你就告诉我,要准备什么样的房间?”

    秦殊心里早就有了打算。经过那么多年,丹尼斯对凯瑟琳的影响根深蒂固,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征服她,必须用些非常手段才行:“艾瑞卡,现在是春天了,正是动情的季节,但动情还不够,我要让你布置的这个房间春意盎然,当然不是那个春意盎然,而是让这个凯瑟琳进去之后就会少女怀春,充满那方面的渴望!”

    “哦?”艾瑞卡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你是让我用药物做到这一点?”

    “对,所以才让你准备这个房间,记住,你不管用了什么药物,都不能让那女人察觉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