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餐(求月票)

    “不请我?”凯瑟琳很意外的样子,“我决定以后选择你们品牌的服饰,你们难道不该好好感谢我?”

    她反倒觉得秦殊的话有些不可思议,依然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秦殊,似乎在给秦殊施加压力。

    “又要西餐,又要主厨亲自烹饪,你很会享受啊!”好半天,秦殊终于蹦出一句话来。

    “那是当然!”凯瑟琳抬手优雅地理了一下头发,满脸傲然和自得,“这就是生活品位!丹尼斯说了,一个人的生活品味能反应一个人的地位,我既然是他的未婚妻,自然很高贵,自然要有高贵的生活方式,就连说话都要透着那种范才行!”

    又是丹尼斯!这女人简直把丹尼斯的话奉做圣旨了,难道就对丹尼斯言听计从到这种程度?竟然句句都离不开丹尼斯。秦殊心里有种冲动,很想抓住她的脑袋撞到墙上去,让她清醒清醒。

    “还不快点!”凯瑟琳瞪了他一眼,催促着。

    “好,你稍微,谁让你是我们尊贵的客户呢,自然有私人定制的权力。你要吃西餐,那好,我马上订西餐。我是不是该到旁边打电话?不然打扰到你,又该不礼貌了!”秦殊眼中闪过一抹冷色,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去。

    凯瑟琳看着他,冷哼一声,嘴里嘀咕:“就是一个打工的,也敢违拗我,真不像话!如果在丹尼斯的公司,早把你这种没眼力劲、不懂礼貌的家伙开除了!”

    秦殊到旁边确实打了电话,却不是给什么西餐厅打电话,更不是给什么大酒店打电话,而是给蓝少打电话,详细地吩咐了些事情,为凯瑟琳定制了个大餐,但绝对不是七成熟牛排的西餐。

    打完电话,走回来,看到凯瑟琳依然挺胸傲然地站在那里,眼光不由在她胸前溜了一圈,心道,这胸型倒真不错,还这么挺,似乎没被怎么被揉摸过,不知手感怎么样。

    “订好了?”凯瑟琳看了他一眼。

    “订好了!”

    “确定是主厨亲自给我做吗?”凯瑟琳说完,迅速补充一句,“丹尼斯说了,我是他们家的媳妇,无论到哪里,都不能掉了身份,酒店要住最好的,吃饭的地方也要最好的,就算动手烹饪的厨师也必须是最好的!”

    秦殊叹息:“放心,绝对是最好的!”

    “哼,到了那里,我会找主厨确认的,如果不是他亲自做的西餐,我立刻拍桌子走人!”

    “哦,好,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暴脾气呢!”

    凯瑟琳忽然嫣然一笑:“丹尼斯说,这也是证明存在感的一种手段!”

    这一笑,竟带着几分质朴清纯的感觉,秦殊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你做什么?”

    “没什么,有个虫子不知趣地飞进了我的眼睛里!”

    凯瑟琳没再追问,看着他,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你现在去叫你们秦总,我对她很有好感,让她来作陪吧!”

    秦殊很崩溃,这女人的要求倒是不少,竟然要让秦浅雪专门来陪,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他神色微沉,心道,你等着看看过一会是谁陪你吧,保证会让你觉得惊喜的。嘴上却完全是另外一番说辞:“这个可能不行,我们秦总今天有个重要的会,现在应该已经不在公司了。”

    “她出去了?”

    “对,难道人人都能像尊贵的小姐你这样悠闲又多金吗?”

    “倒也是,那咱们走吧!”

    凯瑟琳和秦殊下了楼,到了外面,秦殊要去开自己的车,凯瑟琳却叫住他:“开我的车,你给我做司机!”

    她说得很自然,好像秦殊必须这么做,根本不能拒绝似的。

    “好啊,尊贵的小姐!”秦殊似乎胸有成竹,这次完全没抗拒,撇撇嘴,伸出手来,“车钥匙呢?”

    “你等一下!”凯瑟琳打开挎着的小包,翻找起钥匙来,找了半天却没找到。秦殊忍不住瞄了一眼,就见她的包里乱七八糟的,小小的包里竟然放着许多的零食。

    “我说凯瑟琳小姐,你那个丹尼斯没告诉你包里要整洁吗?你包里这么乱糟糟的,应该也有**份吧!”

    凯瑟琳微微脸红:“我这个包肯定有别人动过,不然不可能这么乱!”

    “不管怎样,我觉得你该把包翻过来,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这样更容易找!”

    “那样不是要蹲在地上找吗?不行,不行,成何体统!”凯瑟琳迅速摇头。

    秦殊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的所有言行都被丹尼斯用许多的框框给框起来了,绝对不敢越雷池一步的,不由叹息一声:“好吧,这样确实不是你这个尊贵的小姐应该有的风格,那你慢慢找吧!”

    “你不会在嘲笑我吧?”凯瑟琳抬头瞪了他一眼。

    秦殊撇撇嘴:“我可没那么大的胆量,我又没吃熊心豹子胆!”

    凯瑟琳低头又翻找半天,还是没找到,很是着急。秦殊等得不耐烦,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把她的小包夺下来,直接翻过来,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地上。

    “你……你做什么?”凯瑟琳尖叫,那个样子,好像她的裙子被当众扒掉了似的。

    秦殊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我只是不想一直找到吃晚餐!”

    他伸手在那些乱糟糟的东西里划拉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车钥匙,然后又把那些东西都塞进凯瑟琳的小包里,拿起小包,拉开凯瑟琳的胳膊,把小包放在凯瑟琳的胳膊上,嘴角带着几分嘲弄,“那么撑着有意思吗?不累啊?”

    “你……”凯瑟琳脸红,想说什么,一时却不知该怎么说,秦殊也没给她说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上了车,凯瑟琳坐到后座上,越想越不甘心,瞪了秦殊半天,终于开口:“你那么做很没礼貌,以后不许碰我的东西,更不能碰我,听到没有?”

    “怎么,难道你是纸糊的?”

    “你胡说什么呢!”

    “既然不是纸糊的,碰一下又碰不坏,你至于吹胡子瞪眼的吗?哦,忘了,你没胡子,想吹胡子也吹不着!”

    凯瑟琳气得越发脸红:“告诉你,我的存在价值是为了丹尼斯……”

    “意思是……只有丹尼斯可以碰你?”

    “哼,你明白就好!”

    秦殊忽然一笑:“那如果别人碰了你该怎么办?如果不但碰了你,还脱光你的衣服,或者和你做些激烈的床上运动,又会怎么样?”

    “你……你闭嘴!”凯瑟琳脸色变了变,赶紧捂住耳朵,好像听到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怎么,你从没想过这件事?”秦殊似乎在故意刺激她,她越是害怕,越是说个没完。

    “我让你闭嘴!”凯瑟琳把耳朵捂得更紧。

    “闭嘴?”秦殊冷哼,“嘴巴长在我身上,你让我闭,我就闭啊,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我老板,还是你给我发工资?耀武扬威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掂量一下?”

    凯瑟琳没想到现在秦殊这么顶撞她,越发语塞,又没法放下架子和秦殊吵。

    “我呢,也是好心,奉劝你做好心理准备,你从没想过的可怕事情或许在今天就会发生!”

    凯瑟琳听了,脸色白了白,实在是被秦殊这些话给吓到了,忙抬手使劲拍着秦殊的座位,大声吼:“你给我停车,从我车上滚下去!”

    就在这时,他们的车前面忽然出现一辆越野车,迅速卡住去路,同时,车后面也出现一辆商务车,前后夹击,秦殊就算不想停车都不行了,赶紧踩住刹车。

    遇到这么个情况,按理说应该惊慌,他却丝毫没有,反倒嘴角露出了笑容,似乎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怎么了?怎么了?”凯瑟琳就没那么淡定了,发现情况不对,控制不住地满脸惊恐。

    “不知道!”秦殊回头瞪了她一眼,“如果有事,也肯定跟你有关,我开的这是你的车,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咱们这是被包围了,你千万别连累我!”

    “包……包围?”凯瑟琳更是花容失色,往外看看,后面车上正迅速下来人,是四五个大汉,都蒙着脸,气势汹汹地冲来。看到这个状况,她更是双腿发软,丹尼斯一直把她当作金丝雀似的养在笼子里,养尊处优,她几曾见过这种阵仗,真是吓坏了,差点瘫在那里。

    “这肯定是你惹的事,你自己搞定吧,不关我的事,咱们各顾各的!走了!”秦殊伸手就要去开车门。

    凯瑟琳却一下抓住他肩膀上的衣服,抓住紧紧的,白皙纤长的手因为用力而发抖,声音更是抖得厉害:“秦殊总监,求……求你别走,别扔下我一个人,我……我害怕!”

    “怎么,你不是很牛逼吗?你这么高贵傲气,他们肯定会被你的气势吓得屁滚尿流的,绝对不敢动你一根寒毛!再说,你好像不让我碰你,怎么现在主动和我寻求身体接触了?不是要碰瓷吧?我可要躲你远点!”秦殊使劲要掰开她的手,但不知她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然抓得死死的,秦殊都掰不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