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通关(求月票)

    “没有,没有,你想哪去了?”辛迪脸红,“他们就是拿个仪器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的。而且,我说这个的重点也不是他们是不是占了我的便宜,而是他们为什么不许我带武器进来?”

    秦殊看着她:“你没问问他们?”

    “问了,他们说是为了你的安全,所以不许我带武器进来!”辛迪柔柔地看着秦殊,“但我总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我是你亲近的人,我带着武器的话,只能保护你,绝不可能会伤害到你,他们怎么反倒不许我带武器呢?”

    秦殊听了,大笑起来:“他们大概是怕你使用美人计吧!男人在女人身上驰骋的时候,往往也是防范意识最薄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被袭击,基本不会有什么反抗的……”

    “又胡说了!”辛迪满脸羞涩,香喷喷的小手赶紧捂住他的嘴巴,“臭家伙,你觉得我可能会害你吗?”

    她神色嗔怪之下,反倒美目流光,娇态可人,秦殊看得心动不已,这个小美人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如果不是现在身处险境,真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啊?”辛迪见秦殊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又啐了一口,“你不觉得他们这么做很奇怪吗?”

    秦殊一笑,在她手心舔了一下,辛迪觉得痒痒,赶紧收回手去,秦殊这才道:“你这丫头捂着我的嘴,我怎么发表意见?”

    “那……那你现在说,你觉得古怪吗?”

    秦殊点头:“确实古怪!他们没收走你那些针吧?”

    “没有,他们倒是把那些针探测出来了,但我说那些都是针灸用的,是医疗器材,他们就没给收去!”

    秦殊笑了笑,辛迪那些针作为武器,有着最好的伪装和掩饰,别人很难会想到,会注意到。

    “没有就好,辛迪,今晚或许你就能把那些针派上用场的!”

    “今晚?”辛迪惊讶,“难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

    秦殊笑了,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凡事都有可能啊!”

    过了一会,房门又响了一下,秦白菜回来了,打开门进来。

    进来之后,就看到秦殊跟个蛤蟆似的趴在床上,把身材娇小的辛迪压在身下,不由微微惊讶,还以为两人在做那甜蜜蜜的事,但看到秦殊的裤子好好的,松了口气,不然肯定要知趣地赶紧退出去。

    不知怎的,看到秦殊在那趴着,她心里就禁不住浮起秦殊屁股耸动、在她身上用力的样子,顿时心跳不已。

    床上的辛迪听到动静,转头看到秦白菜进来,羞涩更盛,慌忙捶着秦殊的胸口,急得低声说:“坏蛋,快让我起来!”

    秦殊笑了笑,坐起身,辛迪慌忙也坐起来,抬手飞快整理了一下衣服。

    “白菜,怎么了?怎么很生气的样子?”秦殊看到秦白菜脸色不怎么好,似乎带着愠怒,忍不住心里纳闷,不会秦白菜看到自己调戏辛迪,就吃醋生气了吧?但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啊?

    “还不是被外面的三个保镖给气的?”秦白菜在对面的沙发上愤愤地坐下,“他们竟然收走了我的枪,真是气死我了!”

    秦殊皱眉:“他们也检查你了?”

    “对,我怎么解释都没用,硬是收走了我的枪,说是只要进你房间的人,都不能携带武器,但我是谁啊?我和你的关系,用得着解除武器吗?”

    秦殊微微眯眼,心道,这下好了,房里的人都没武器,那三个保镖反戈一击的话,自己三人立马就成待宰的羔羊了。

    虽然想到了事情的严重,却没有任何着急,依然轻松自得的样子,反倒安慰秦白菜:“白菜,别生气了,没有武器就没有吧!”

    “但万一有人来偷袭,真的就靠他们来防御吗?我还不怎么相信他们呢!一般这种看起来很牛气很嚣张的家伙都没什么本事的!”秦白菜依然气呼呼的。

    秦殊笑着摇头:“放心,没有别人会来偷袭的,过来,上床睡觉吧!”

    秦白菜撇撇嘴,看起来还是很郁闷,不过还是走过来,到了床边,脱掉鞋子上床。

    “多亏这个床宽敞,不然咱们三个人只能叠在一起睡了!”秦殊笑着说。

    辛迪白了他一眼:“如果叠在一起的话,就把你这个大坏蛋压在最下面,压死你!”

    秦殊嘻嘻一笑:“好啊,我没意见,在下面、中间或者上面都行,反正我都是一箭双雕!”

    “你个坏蛋!”辛迪顿时脸红,羞得打了秦殊的胳膊一下。

    秦殊更是大笑:“辛迪,不错嘛,现在都能听出这么有内涵的话了,不错,有进步,需要鼓励一下!”

    说着,嘟起嘴,就去亲她。

    辛迪羞得赶紧把他的嘴推开,芳心乱跳,低声啐了一口:“不要脸!”

    秦殊总是在秦白菜面前无所顾忌地调戏她,她自然很窘迫,但也很得意,觉得自己在秦白菜面前占了上风似的,因为秦殊表现地对自己更有兴趣,更加着迷,所以,他害怕秦殊的调戏给自己带来尴尬,但同时又希望秦殊调戏自己,来证明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秦殊,今晚还要我们守着你吗?”秦白菜问。

    秦殊摇头:“不用,你们两个都睡觉。我的伤已经好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你们两个又那么累,不但要做饭,还要收拾房间,再让你们给我站岗放哨的话,就太虐待你们了。外面还有三个保镖呢,你们好好休息就是!”

    “这……好吧!”秦白菜想想也是,外面的三个保镖不是装饰门面的,就点点头,“那我们就放心睡觉了!”

    辛迪却总感觉秦殊的话有些深意似的,没说什么,在秦殊身边躺下,也没脱衣服,摸了摸袖管里的针,就闭上了眼睛。

    秦白菜也要躺下,想了想,却凑到秦殊耳边,轻声问:“秦殊,需要……需要我脱衣服吗?”

    秦殊听了一愣。

    “你如果让我脱衣服,我就……”

    秦白菜呼出的气息香香的,热热的,撩得秦殊的耳朵有些痒,他摇摇头,也凑到秦白菜耳边,低声坏笑:“现在还不是时候,等真的安静下来,你就算不想脱衣服,我也会扒光你的衣服的。现在还是别脱了,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还要穿衣服,麻烦。而且,万一让外人看到你迷人的身子,我岂不是很吃亏吗?”

    “嗯,我……我知道了!”秦白菜抿了抿嘴,只脱掉外套,躺下来,伸手搂住秦殊。

    这么一伸手,不小心碰到了辛迪的手,两个女孩触电似的,慌忙各自收回手,然后重新找好自己手放的位置,搂着秦殊。

    秦殊是半躺着的,左边看看,右边看看,真有些陶醉,左右两个美女,倚红偎翠,不得不说,这实在很有成就感,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很有成就感。

    但他并没躺下来好好享受这温柔,反而拿起自己的手机,找到岳馨澄做的游戏,静静地打起游戏来。

    他当然不是游戏瘾上来了,打游戏只是在消磨时间,真正的目的是在等待,等待他预料的事情发生。

    这个游戏很有意思,是岳馨澄专门给他做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这个游戏,这么有趣的游戏,用来消磨时间真是再完美不过了。

    说起来,这个游戏他已经打了很长时间,快要通关了,今晚继续,不知不觉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就到了最后一关。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到了凌晨,左右的辛迪和秦白菜也早已熟睡。

    “这三个家伙,还不动手吗?难道故意在考验老子的耐性?”秦殊皱眉看看房门,很不爽地嘀咕一句,又低下头去,继续打游戏的最后一关。

    他打游戏实在是个好手,从以前的街机开始玩游戏,游戏经验可谓相当丰富,绝对算是游戏的骨灰级玩家了,所以,尽管最后一关很难,还是被他不小心给打爆了,最终通关。

    通关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岳馨澄上次说,这个游戏通关之后会有惊喜,会有什么惊喜?

    正在奇怪,忽然,手机上的游戏画面忽然变了,变成了一段视频。秦殊开始还以为是游戏的结尾视频,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如果他现在戴着眼镜的话,眼镜的镜片肯定会重重地摔在地上,摔成碎片。这哪里是什么结尾动画,分明就是限制级的风流视频,而且视频的主人公就是自己和岳馨澄,视频中,岳馨澄光溜溜的身子无暇如美玉,纤长窈窕,闪着柔亮迷人的光泽,而自己正抱着她修长的**,毫无怜惜地冲击着,冲击得岳馨澄小嘴张着,娇喘连连,白亮的贝齿和眼眸中闪动的柔媚简直能晃得人目眩神摇。

    这丫头是什么时候偷拍的?秦殊真是没想到,确实惊到了,惊喜也稍微算得上,他发现,原来看自己的这种缠绵视频竟然有种特别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岳馨澄被自己肆意欺负的情景时,自己竟然变得特别兴奋,下面涨得难受,岳馨澄那带着可爱的柔媚,仿佛无法抗拒的诱惑,让他瞪大了眼睛,看得认真而激动。

    忽然有些苦笑,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变态啊?看自己做~爱的视频竟看得这么有瘾,还被吸引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