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纤巧(求月票)

    “这么说,真是我们庄园的人对你动的手?”秦白菜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神色中带着愤怒、不解和对秦殊的愧疚。

    毕竟这是她的家里,而秦殊是在她家里遇到了这么致命的危险,甚至差点丧命。就连辛迪都有些怀疑她,她怎么能不愤怒、愧疚?

    秦殊点头:“这个是可以确定的,没法确定的是她的动机。”

    “对啊,她的动机是什么呢?”秦白菜忙问。

    辛迪在旁边道:“这还不好判断吗?肯定是斯科特知道了你和秦殊的关系,他一心想把你嫁给丹尼斯的弟弟拉里,换回那几个小岛,那秦殊就成了最大的绊脚石,他自然要把秦殊一脚踢开!”

    “不!”秦白菜摇头,“我外公怎么会知道我和秦殊的真正关系?我和秦殊总是刻意保持着距离的!”

    “是的,你们确实刻意保持着距离!”辛迪看了她一眼,“但你看看你看着秦殊的时候那含情脉脉的眼睛吧,分明就是在看着自己深爱的情郎,我都能看出来,你外公阅历那么丰富的人会看不出来?别忘了,我也是个旁观者。人都说,恋爱中的女人会变笨,你大概是在自作聪明,觉得没有露馅,可能你给斯科特介绍秦殊的时候已经暴露了!”

    秦白菜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来。

    “白菜,辛迪说得很对,或许你外公早就知道了咱们的关系!”秦殊道。

    “秦殊,连你也这么说?”

    秦殊轻轻抓住她的手:“白菜,你想想,我昏迷这段时间,你哭红了眼睛,等我醒过来,你又趴在我身上大哭,就连辛迪都没这么失态,你对我这么关心,关心到了这个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朋友的范畴,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呢?偏偏你外公看到这一幕,完全无动于衷,没觉得丝毫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其实早已经知道了咱们的关系,你的这些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内,他才没有觉得惊讶。”

    秦白菜听了,脸色微微苍白:“难道说……难道说真是外公在幕后操纵要杀你吗?我……我怎么都不能相信!”

    “我觉得就是这样的!”辛迪鼓了鼓嘴巴,很肯定的样子。

    秦殊微皱眉头,却摇头:“现在还不能这么说……”

    听了这话,秦白菜脸色缓了缓,忙看着秦殊。

    秦殊道:“也有可能是你们家族的人自作主张动的手,就像当初露西和丽莎似的,为了让你能承担起家族继承人的责任,而不是和我卿卿我我的,所以就要杀掉我。”

    “对,也有这个可能的,也有这个可能的!”秦白菜实在不愿相信斯科特要杀秦殊这个事实。

    秦殊说:“现在这些都只是怀疑,想要确定是不是斯科特在幕后操纵,又或者是别人所为,以及确定詹妮弗参与了多少,必须找到那个对我动手的女人才行!”

    “但那个女人失败了,估计早就跑了吧?怎么可能找得到?”辛迪说。

    秦殊摇头:“不,她不会跑的,她很清楚,我并没看到她的模样,她不会逃走的,她如果逃走的话,反而直接把她给暴露了。”

    他看着秦白菜,“白菜,这个庄园里住着哪些人你应该很清楚吧?”

    “很清楚,包括所有的佣人我都知道!”

    秦殊说:“那你现在去清点一下,看看有没有谁不在了。咱们先要确定那个女人有没有离开?”

    “好,我这就去!”秦白菜说完,转身出去了。

    等她走了,辛迪看了看给秦殊打的点滴,然后坐到床沿上,认真道:“秦殊,保险起见,我觉得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我现在真觉得这个庄园危机四伏的,想想就全身发冷!”

    “我现在能离开吗?”

    “怎么,你还惦记着这个温柔乡吗?”辛迪白了他一眼,很有些嗔怪,“你这个臭家伙,千万别被秦白菜的美色迷昏了头,就忘了保护自己,就算这里是温柔乡,也是暗藏杀机的温柔乡,咱们还是赶紧回云海市,回到你的地盘去,到了那里,我才能放下心来,不然的话,这颗心一直就要悬着。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啊,我知道我的姿色比不上秦白菜,但肖菱和秦浅雪总比得上吧?”

    秦殊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你这丫头都想哪去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能离开吗?”

    “这个……”

    “你不是说我现在不能剧烈活动吗?”

    “也是啊!”辛迪抿了抿嘴,“你中的这种毒很特别,身体活动量越大,毒素造成的伤害越大,虽然我已经帮你解了大部分的毒,但还是有些毒素深入到了你的血液里面,那就不是短时间内能清除的了,如果不好好休息,而是出现强烈的情绪波动或者进行剧烈活动的话,很容易造成余毒攻心,那是非常危险的,人的心脏实在太脆弱!”

    秦殊叹道:“就是啊,现在我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辛迪也叹息:“我确实忘了这点,只想让你赶紧离开这个危险,这么看来,你在余毒清除之前根本没法离开这里。可这里真的太危险,我只能治病疗伤,也没法保护你啊!”

    说完,眼中浮起深深的忧虑,紧紧握住秦殊手的纤手也微微抖着。她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实在是担心秦殊,先前看到秦殊中毒昏迷、危在旦夕的时候,真的吓坏了,她真的不愿那噩梦般的情景重现,更没法接受秦殊死在自己面前。

    “辛迪,其实你也是个高手的!”秦殊反手握住了辛迪的手。

    “我是什么高手啊?”辛迪鼓了鼓嘴巴。

    秦殊一笑:“你忘了我教你的防身术了吗?”

    “你说的是插眼睛、踢下身吗?”辛迪摇头,“你也说了啊,那是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时候用的,再说,对付女人就没那么好的效果了吧,偏偏伤害你的人就是个女人,我总不能用这招对付她吧?”

    “不是!”秦殊笑了笑,“我说的是你的独门绝技,那些针灸的针你没带吗?”

    “带了啊,在行李箱里!”

    秦殊道:“那就拿来,藏在身上。我教你的那些发力方法还记得吗?”

    “嗯,记得!”

    “现在演示给我看看!”

    “好!”辛迪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秦殊教了她一下午,怎么会忘记?听了秦殊的话,就像模像样地演示了一番,身形流转,玉手纤纤,竟有些舞蹈般的美感。

    秦殊教她的发力方法是从曼秋嫣那里学来的,辛迪又是女孩子,所以动作挥洒起来,显得特别好看,特别是辛迪细腰纤纤,盈盈一握,好看之外,又有些可爱似的。

    “怎么样?”辛迪停下来问。

    秦殊笑了笑:“我可以鼓掌吗?”

    “不行,不行!”辛迪连忙摇头,“你现在就嘴巴可以动,其他事情都我给代劳!”

    “那好吧,你替我给你自己鼓鼓掌吧!”

    “这么说,我做得很好?”

    秦殊点头笑道:“相当好,有这个熟练的发力方法,再配合你对人体穴位以及身体构造的认识,绝对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而且,你柔弱的外表也是最好的伪装,别人不会对你太防备的。你要学会利用这个伪装,在攻击之前,你必须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这样可以让你的对手放松警惕,只有你看到可以一击即中,才可以动手,动手的时候,必须快准狠,不要有任何犹豫,动手之后,继续恢复柔弱的样子,明白了吗?”

    辛迪连连点头:“明白了!”

    “那好,既然明白了,赶紧把你的针拿来,从现在开始,你不但是我的贴身小护士,还是我的贴身美女保镖呢!”

    “嗯!”辛迪跑出去,去对面自己的房间,飞快把那些针拿来,笑着说,“有了这些针,我感觉像有了武器似的,总算有了些底气呢!”

    秦殊眯眼看着她:“你本来就该有底气的,不要低估你自己,柔能克刚,你或许比很多高手都能造成更大的杀伤。不过嘛,你的针必须好好藏起来,不要暴露出来!一旦暴露,让别人有了防范,你就基本没什么杀伤力了,你这个高手是剑走偏锋,讲究的就是个一个‘奇’字,如果不奇,也就没了效果!”

    “嗯,我知道了,但我该把针藏在哪里?”

    “这就看你自己了,藏的地方要隐蔽,而且拿出来的时候要容易便捷!”

    “那我看看!”辛迪低头看着自己。

    秦殊发觉,说了这么会话,眼前竟又有些发黑似的,他这时才相信了辛迪的话,看来自己真的不能乱动,不能活动量太大,连忙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就觉倦意袭来,很快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是黄昏,夕阳斜照,透过轻纱的窗帘照射进来,房里很安静,不过,辛迪还在,秦白菜也回来了。

    “秦殊,你醒了?”秦白菜忙站起身,辛迪也起身,连忙问,“秦殊,你是不是先前说话太多了?都怪我,一时忘形,就忘了提醒你!”

    ps:从今天起,更新改为每天两更,实在太累,确实需要休息休息了。我以前很少说我的身体状况,但每天这么长时间地坐在电脑前码字,每次都到深夜,真的对身体损害很大,最近总是会发烧,后背也疼,昨天去打针,打完针,一下昏倒摔在地上,把手都给摔破了,也真的把我给吓到了,我想好好休息休息,多出去活动活动,真的不敢再这样下去,更新改成两更,请各位读者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