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影影绰绰(求月票)

    他能看到那女人的眼睛,却看不到她的脸庞,因为她蒙着脸,就算不蒙着脸,秦殊应该也看不清,因为他的视线现在影影绰绰的,阵阵发黑。

    “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你再跑啊!”那女人把手中的弩抬起来,对着秦殊的脑袋。

    秦殊用尽力气,咬牙问了一句:“临死之前,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别让我这么稀里糊涂地死掉!”

    他其实是在拖延,拖延时间,他知道,秦白菜接到他的电话,肯定会赶来的,肯定会的。

    “你想知道我是谁?我看不必了,反正你也不认识我,受死吧!”那女人扣动了扳机。

    她扣动扳机的时候,秦殊也已经坚持不住,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知觉。

    ……

    在黑暗中过了好久好久,始终觉得昏昏沉沉的,猛然间,他却一下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左右看看,就见秦白菜和辛迪都在,就连斯科特和詹妮弗也在,都在关心地看着他。两个女孩眼睛更是红红的,不知哭了多久了。

    “我死了吗?”秦殊喉结动了动,艰难地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秦白菜趴在秦殊的胸口,哇哇大哭。

    辛迪也不停掉着眼泪。

    “真是好险啊!”秦殊确定自己还活着,忍不住感叹。

    “秦殊,是谁伤的你?”詹妮弗推着轮椅过来,关心地问。

    秦殊摇头,看看詹妮弗,又看看斯科特,勉强笑了笑:“我不知道,只知道是个女人,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他有些怀疑斯科特和詹妮弗,毕竟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他们掌控着这个庄园,那个暗算自己的女人又分明是这个庄园的,会是谁在幕后操纵呢?是斯科特还是詹妮弗?又或者谁都不是,另有其人?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斯科特显得痛心疾首,很是愤怒,“我的庄园里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真是气死我了!”

    他的脸都气得通红。

    詹妮弗忙道:“爸,您千万别动怒,秦殊没事,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是啊!”斯科特长叹一声,“秦殊是我们的恩人,是我们的贵客,他如果在我的庄园出事,我怎么都不能原谅自己!”

    詹妮弗也叹了一声,喃喃道:“说起来,这事真的很蹊跷,到底什么人会害秦殊呢?”

    她看向秦殊,问,“秦殊,你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真的没有,当时是半夜,又在追逐,我根本看不清她的样子!”秦殊其实有了一些线索,只是他有些怀疑詹妮弗,所以故意没说。

    詹妮弗身上的疑点是,詹妮弗既然对西兰花过敏,那她的蔬菜沙拉里有西兰花,她为什么还要吃呢?是没看到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吧?

    当然,斯科特身上也有疑点,斯科特和丹尼斯见面的时候,对秦白菜和丹尼斯弟弟的婚事很坚决,但下次再见斯科特,他就不那么坚决了,转变实在太快。而且,秦殊记得,他送斯科特回去之后,要再去看詹妮弗,但斯科特阻止了他,让他回去睡觉,如果自己不回去睡觉,那女人不是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了吗?

    不过,这些只是怀疑,没有证实。詹妮弗或许真的就是没看到沙拉酱里包裹的西兰花,不小心吃到了,才食物过敏,而斯科特或许真的只是出于对他的关心,才让他回去休息的。

    但总之,秦殊有了怀疑,就不会轻易跟他们说真话了。

    秦白菜哭了好半天,抬起头来,抓着秦殊的手,咬牙说:“秦殊,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那个贱人找出来的,找出来之后,我一定要杀了她!”

    秦殊温柔地看着她:“白菜,是你救了我吧?”

    “我……我其实还是去晚了,我赶到的时候,那女人正把弩箭对着你,我慌忙喝了一声,那女人吓了一跳,弩箭就射偏了,然后转身就跑。我要照看你,就没去追。当然,真正救你的是辛迪,如果不是她有办法解毒,你可能……可能……”

    秦白菜说着,眼泪又掉下来。

    秦殊道:“白菜,多亏你没去追,不然你也会有危险的,那女人实在诡计多端!”

    “秦殊,别说这么多话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必须安静地调养!”辛迪轻轻说,“你身体里的毒素还没完全清除,在完全清除之前,绝对不能做什么剧烈的活动,也不能情绪太激动,不然的话,你很可能会吐血的,严重的话,还会危及性命!这种毒素很特别,你千万要当心,不要以为醒过来就彻底好了!”

    “好,我都听你的,天才小医生!”秦殊笑了笑。

    辛迪见秦殊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不由心疼地啐道:“你这家伙,都这样了,还嬉皮笑脸的,真是没心没肺呢!”

    秦殊嘴角笑了一下:“你这就不明白了,我就是因为有心有肺,所以才要笑,不保持愉快的心情,我的伤能迅速好起来吗?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里,我不快点好起来,这是多可怕的事啊。最重要的是,我如果哼哼唧唧、愁眉苦脸的,你们两个不得又要心疼地哭吗?”

    辛迪听了,鼻子微微一酸,却还是啐道:“都说了让你不要多说话了,怎么还说这么多话?”

    “好,好,好,你说不说我就不说了,现在你是老大!”秦殊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还有,要闭上眼睛!”

    秦殊苦笑,就又闭上了眼睛。

    辛迪转头看了看斯科特、詹妮弗和秦白菜,说:“秦殊现在需要休息,你们都出去吧,在这屋里容易打扰到他!”

    “我……我留下不行吗?”秦白菜问。

    辛迪有些犹豫,秦白菜忙道:“我保证不再说任何话,也不弄出任何动静!”

    辛迪看她这么迁就,眼眸中带着乞求,就点点头,转头对斯科特和詹妮弗说:“你们出去吧!”

    “这……好吧!”詹妮弗转头对斯科特道,“爸,要不咱们出去吧!”

    斯科特点头:“行,过段时间再来看秦殊,让他好好休息吧!唉,秦殊受伤,我这个心里实在是愧疚!”

    他摇摇头,拄着手杖走了。

    一个佣人过来,也推着詹妮弗离开。

    等到他们都走了,辛迪忙过去把门关起来。

    转身回来,来到秦殊身边,问:“秦殊,你真不知道是谁害你的?”

    秦殊听了,忍不住睁开眼睛,奇怪地看看辛迪:“臭丫头,不是你不让我说话的吗?怎么自己又来跟我说话?”

    辛迪低声道:“其实,你现在可以说话的,只要别情绪激动或者有什么剧烈活动就好!”

    “那你刚才……”

    “我是故意的!”辛迪说完,冷冷道,“你才来到这个庄园,就出了这么大事,这家人绝对脱不了干系,我故意那么说,就是找个借口赶走他们,然后知道你真正的想法,我知道咱们现在很危险,必须要特别小心才行!”

    秦白菜古怪地看了看她:“辛迪,你要赶走我,难道觉得我也有嫌疑吗?”

    “开始是这么觉得,你毕竟也是这个家族的人!”

    “怎么可能?”秦白菜大声道,“我怎么可能会害他,他是我最爱的男人,我就算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他!”

    “是啊,我后来想到这点,所以才让你留下了啊!”

    秦殊看着辛迪,说道:“辛迪,你现在确实聪明了很多,做得很对!”

    听到秦殊夸奖自己,辛迪很是高兴,抓着秦殊的手:“你现在告诉我们,你真的不知道是谁害你的吗?”

    “对啊,秦殊,你说,到底是谁,不论是谁,我都会替你报仇的!”秦白菜愤恨地咬了咬牙。

    秦殊眯眼看着秦白菜:“白菜,你把我救回来之后,有没有看到你妈妈或者你外公有什么奇怪的反应?”

    “秦殊,难道……难道你也怀疑我外公和妈妈?”

    秦殊道:“确实有些怀疑,但我没说一定是他们暗算了我,现在不是正在调查吗?你救我回来,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我……我没注意看,当时只关注你,哪里还有心思看别的,但感觉他们都很着急,都很担心,并没什么古怪的地方!”

    “你呢?”秦殊又看向辛迪。

    辛迪摇头:“我更没心思关注他们,当时你危在旦夕,我只想救活你,其他根本没时间管!”

    “秦殊,你……你怀疑我外公和妈妈,有……有什么证据吗?”秦白菜怯生生地问,她实在不愿相信斯科特和詹妮弗会害秦殊。

    秦殊说:“确实有些值得怀疑的地方,但都没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个女人是这个庄园的!”

    “你……你确定害你的人是这个庄园的?”秦白菜很是吃惊。

    “对!”秦殊点头,“她先是潜进我的房间,当时她有更好的机会杀我,但她没那么做,而是故意把我引出去,要在外面动手。她为什么要刻意把我引出去,在外面动手呢?不就是害怕杀了我之后,别人会怀疑是庄园里的人干的吗?在外面动手,就可以把别人怀疑的注意力转移到外面,不再会和庄园里的人扯上关系!”

    ps:今天两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