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约会(求月票)

    秦殊看到这微妙的氛围,忙笑了一声:“来,岳叔叔,赶紧下棋!说好了,这是最后一盘!”

    “好!”岳启狐疑地看了看那边的岳馨澄,又转头看看秦殊,说,“咱们赶紧下完这盘,你去休息,免得我这个女儿因为心疼你而生我的气。我看呢,在她心里,我都及不上你的十分之一了。都说女生外向,还真的是!来,下棋!”

    秦殊笑了笑:“岳叔叔,你先吧!”

    岳启点头,拈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

    秦殊心知肚明,再这么下去,岳馨澄非得露出什么马脚不可,而且自己真的想赶紧睡了这个可爱漂亮的小美女,发泄出自己的欲~望,所以落子快了起来,想要速战速决。

    他既然有心尽快赢了岳启,岳启怎么招架得住?才不过五六分钟时间,岳启就已经劣势尽显。

    看看棋盘,他不由抬头望向秦殊,满脸惊讶:“秦殊,你……你这前后水平相差太大了吧?”

    秦殊苦笑:“岳叔叔,那你让我怎么办?我下得不好,你说我侮辱你,我下得好了,你又这么说,我是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你这小子,先前分明就是在应付我!”岳启把手中的棋子丢了,很郁闷地说,“这局我输了,不下了!”

    秦殊笑了笑,站起身来:“岳叔叔,那我去洗刷睡觉了!”

    “去吧,去吧!”岳启脸上带着不甘,摆摆手,“我让王嫂给你和辛迪总监两人收拾好了房间。你们两个既然是情侣关系,不介意住在一起吧?”

    辛迪脸红,没有回答。

    “当然不介意!”秦殊笑着回答了。

    那边,岳馨澄见他们终于结束,也高兴起来,说道:“你们终于下完了,我也困了,要洗刷睡觉去了!”

    说完,打个哈欠,就往楼上走去。只是转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了秦殊一眼。

    “行了,走吧,都走吧!”岳启没注意到岳馨澄的眼色,又摆了摆手,然后就低头看着棋盘,紧皱眉头,嘀咕道,“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这么短的时间就把我打得落花流水,我的水平有那么差吗?”

    他实在不服气,看了一遍又一遍,但事实摆在眼前,这确实是一场溃败。

    研究了好长时间,他终于摇摇头,叹了口气,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走到楼梯那里,却忽然停住,抬手看看楼上,又看看楼下秦殊房间的方向。先前岳馨澄的古怪让他不得不产生疑惑,岳馨澄一直在等着,怎么都不愿让秦殊继续陪自己下棋,而等到秦殊不和自己下棋了,她就那么高兴地睡觉去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难道秦殊和岳馨澄之间有着什么隐藏的关系?

    他越想越是不安,实在放心不下,就悄悄来到秦殊和辛迪的房间外面,耳朵贴在门上,认真听去。

    听了半晌,也没听到什么动静,房里很安静,似乎秦殊和辛迪都睡着了。

    又听了一会,他才上楼。来到楼上岳馨澄的房间外面,奇怪地发现,岳馨澄房里也关了灯,从门缝里看不到丝毫光亮,这和以前很有些不一样。以前的时候,岳馨澄总是很晚才睡觉,今天怎么这么乖,早早就睡觉了?

    “澄儿,澄儿……”岳启在门外低低地喊了几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看来岳馨澄真的睡下了。

    但岳馨澄这样,真的很不寻常。

    岳启皱着眉头,终于回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自己房间,越想越觉得怪,岳馨澄不会是故意做出已经睡觉的样子,然后等自己放心地睡下了,就偷偷去和秦殊约会吧?

    想到这个可能,真是大为担心。岳馨澄如果也成为秦殊这个风流浪荡子的情人,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思量半晌,忙拿起闹钟,定了时间,把闹钟定在凌晨一点,准备那个时候悄悄起来看看,确定一下自己的怀疑。

    此时,在秦殊房间里,秦殊正把辛迪搂在怀里,闭着眼睛。

    “秦殊,你……你睡着了吗?”辛迪轻声问。

    “怎么了?”

    辛迪咬了咬嘴唇,小心地问:“秦殊,你和岳馨澄真的……真的是单纯的兄妹关系?”

    “是啊,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辛迪轻轻道:“总觉得……总觉得有些古怪似的!”

    “怎么,你什么时候兼职做侦探了?”

    “哪有,就是……就是随便问问!”

    “行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睡觉吧!”秦殊揉了揉她的头发,装作很困的样子,又闭上眼睛。

    “嗯,晚安,小坏蛋!”辛迪又往他怀里钻了钻,这么一动,却察觉到了些异样。心念一动,很是奇怪,从自己感觉到的,秦殊肯定是想了,但为什么明明那么想了,却没对自己做出什么下流的事情呢?自己现在是他的女人,他真想做什么,自己肯定不会拒绝,可他什么表示都没有,反倒很困的样子,只想睡觉,真是古怪!

    莫非他的**不是对自己的,而是对别人?但这个房子里,能让秦殊这样的,除了自己,似乎就只有岳馨澄了,秦殊是在等着和岳馨澄约会吗?

    想到这些,辛迪忍不住暗笑,却没任何显露出来,只拍了拍小嘴,也闭上了眼睛。

    秦殊却在煎熬着,在煎熬中,这种等待特别漫长,总算熬过一段时间,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别墅里的人应该都睡着了。

    低头看看,辛迪也在自己怀里安静地睡着,呼吸平稳。

    “辛迪……”秦殊喊了一声。

    辛迪没什么反应。

    秦殊笑了笑,轻轻吐了口气,就把自己的胳膊慢慢从辛迪脖子底下抽出来,然后把辛迪轻轻放在枕头上,这才掀开被子,悄悄下了床。

    下床之后,穿上衣服,悄悄开门出去。

    外面暗幽幽的,别墅里的人确实都睡着了,只有客厅的浴缸里,鱼儿在吐着泡泡,发出轻微的动静。

    秦殊绕到楼梯那里,轻轻上楼。

    在他离开不久,辛迪很快睁开眼睛,轻轻笑了笑,也穿了衣服下床,跟了出去。

    她这次一定要确定秦殊和岳馨澄的真正关系。

    出去之后,没敢跟得太近,听到秦殊已经上楼,这才上楼。

    悄悄来到岳馨澄房外的时候,侧耳倾听,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一些响动。

    才听片刻,辛迪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人果然有着这层关系呢!”辛迪捂嘴笑了一下。

    说实话,她到现在还是觉得这种事情很讨厌的,如果不是对秦殊,她甚至很厌恶听到这种事,但几次偷听让她一次次纳闷,莫非这种事情真的那么美妙。现在心里禁不住蹦出一个念头,竟然也想和秦殊试试这种事情,试试到底是什么滋味。

    才有这个念头,就忙打了自己的额头一下,低声道:“我都在想什么啊,不知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