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用心(求月票)

    看到他离开,乔尼才终于松了口气。

    “乔尼,这人……这人真的好奇怪啊!”旁边的司机低声说。

    “哼,你没看出来吗?他是在故意找茬,故意找我的麻烦,让我生气,多亏我聪明,没有接招。他等了半天,看到没有效果,只好离开了!”

    “乔尼,你确实很聪明!”

    “别说这些废话了,快扶我离开,赶紧送我去医院,不然我的手就要废了!”

    那司机连连点头,扶着乔尼,来到那辆奔驰车前。

    到了车前,那司机打开车门,扶着乔尼进去,并没发现任何异样。

    而在秦殊车里,岳馨澄正笑眯眯地说:“臭哥哥,鉴于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今晚到我家去吃饭呗!”

    秦殊瞥了她一眼:“你这是将功补过,你在我车里装监控我还没跟你算帐呢!”

    “那个……我也没什么恶意啊,主要是怕你哪天迷了路,我可以第一时间确定你的位置,把你带回来,说起来都是为了你!”

    “你这个嘴巴够能编的啊!”

    “臭哥哥,你就说,到底去不去?你总不去,我爸爸都怀疑你这个哥哥对我不好了!”

    “真的假的?”秦殊摇头,叹了口气,“我突然发现,我这个哥哥真够难做的,对你太好了,你爸爸怀疑我对你有别的想法,我不去看你,又怪我对你太冷清!”

    “但你赚到的便宜也不少吧!”岳馨澄眼中带着闪烁的光泽,若有深意地说,“臭哥哥,你就不想再去赚点便宜?”

    秦殊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心头微微一跳,说道:“那行,那我今晚就过去吧,但主要不是为了你,是好久没去拜访岳叔叔了!”

    “行啊!”岳馨澄“噗哧”一笑,小声嘀咕道,“大坏蛋,你就虚伪吧!”

    “你说什么?”秦殊回头问。

    “没什么啊,完全没什么!”岳馨澄不住摇头。

    秦殊看着她脸上的笑,大概也猜到她刚才说的是什么了,忙转移话题:“澄儿,监控的效果怎么样?”

    “很好啊,我已经试过了!”岳馨澄打开自己的小电脑,说,“现在我能清晰定位这辆车的位置,并且能听到车里人的对话,至于画面嘛,能看到特定角度的,比如说,他们如果在驾驶座的位置车震,我就能看到!”

    “很好!”

    “臭哥哥,要不要听听他们现在在说什么?”

    “好啊,听听吧!”

    岳馨澄于是在小电脑上飞快敲了半天,调整一下音量,果然就听到了乔尼的声音。

    就听乔尼冷声说:“绝对不能让米娅知道今天的事,听到没有?”

    “是,我知道了,但……但如果米娅小姐问起来……”

    “就说……就说我发现秦殊和辛迪的关系变好了,他们和好如初,辛迪不再伤心,这样以来,制造辛迪自杀假象的条件就失去了,我只能放弃!”

    “但……但你受伤的事情……”

    “就说是我在酒吧里喝多了酒,和人起了争执,所以才会受伤。总之,绝对不能让米娅知道我行动失败的事情,我发觉她现在有些看不起我,绝对不能让她这种情绪继续下去。辛迪我是没指望得到了,现在必须守住米娅这块阵地,守住了米娅,我以后还有可能得到施越达银行,那样才真是因祸得福呢,失去了辛迪,得到了施越达银行!”

    “乔尼,你说得太对了!”

    “当然,等我掌控了施越达银行,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嘿嘿,谢谢,那我就提前祝贺乔尼总了!”

    “你倒是会拍马屁!”乔尼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欢乐。

    秦殊摆摆手,冷声道:“澄儿,可以关掉了!”

    他微微撇嘴,咬了咬牙,“我现在才明白过来,米娅原来是看我打得辛迪伤心了,所以才唆使乔尼对辛迪动手,制造出辛迪自杀的假象,这个米娅,不但狠毒,而且阴险!”

    “这女人到底是谁啊?”岳馨澄也有些生气,“这女人这么坏,秦殊你能放过她吗?”

    秦殊冷笑一下:“现在必须放过她,不过总有算账的时候!”

    他带着辛迪和岳馨澄去了餐厅,吃过午饭,然后带辛迪回别墅。岳馨澄好不容易见到秦殊,怎么舍得离开,就一直跟着。

    当看到这个庞大漂亮的庄园别墅时,岳馨澄真的很吃惊,眼里都是羡慕,羡慕中又带着失落,看到这么美丽的地方,她当然也想和秦殊一起住进来,那样的话,就可以经常看到秦殊了。

    但事实上她根本不能,想想真是郁闷极了,从最开始看到这美丽别墅的惊叹,很快就变得撅起嘴巴,气鼓鼓的。

    “怎么了,澄儿?”秦殊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岳馨澄生气的模样。

    “没什么!”岳馨澄扭头看着窗外,窗外是一片片美丽的花园,此时外面正风和日暖,花儿悄然绽放,树木也吐出新嫩的绿意,空气清新极了,清新中又带着淡淡的香气。

    “怎么看你都不是没什么吧?”秦殊笑了笑。

    岳馨澄看了他一眼,说:“臭哥哥,你先前不是说给我留好房间了吗?告诉我,我的房间在哪里?”

    “你想去看看?”

    “当然,我住不进来,还不能看看吗?”岳馨澄看着秦殊,“臭哥哥,你等着,如果你只是骗我,没有给我留房间,看我不咬你才怪!”

    “好,我就让你看看!”秦殊把车沿着别墅里的路往前开了一会,来到一座精雅的小楼外面停下来,指了指,说,“澄儿,这个小别墅就是你的!”

    “我要下去看看!”

    “可以!”秦殊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辛迪也跟着下车。

    沿着台阶上楼,打开门进去,一阵清冷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因为这里没人住进来,外面和暖的阳光没法进来,所以没有其他那些别墅开门时候淡雅的气息。不过,房里一应家具都很齐全,而且,家具的样式比较前卫,颜色也活泼,而且,这里还有很多的玩具之类的。

    “这真是为我准备的?”岳馨澄问。

    “当然!”秦殊点头,“我知道,你长期在外面住的话,你爸爸肯定不允许,也肯定会产生怀疑,但住一两天还是可以的,所以特意让人给你布置了,准备你来小住几天。这都是你喜欢的风格吧?”

    “嗯,算……算是吧!”岳馨澄看到这一切,心里的郁闷渐渐淡去,蹦蹦跳跳地就上了楼。

    秦殊笑了笑,跟了上去。

    到了楼上,岳馨澄打开卧室的门,看到里面的装饰更是活泼卡通,床上摆着大大的毛绒玩具,而在卧室的墙壁上,还有张大大的照片,正是她,双马尾,歪着头在花园里甜甜地笑,可爱极了。

    “臭哥哥!”

    看到这些,岳馨澄心里感动极了,软软地喊了一句,转身就扑进秦殊怀里。

    “现在知道了吧,哥哥并没忘记你的!”秦殊看到辛迪没跟进来,就搂着她,亲了亲她的头发。

    “哥哥,你……你对我真好呢!”

    “现在还觉得不舒服吗?”

    “不了!”岳馨澄趴到秦殊耳边,小声道,“哥哥,我现在好想伺候你,想让你也开心!”

    秦殊听了,心头一跳,抱着怀里温软的身子,低头看着她柔润丰盈的嘴唇。她的嘴很小,红嘟嘟的,让秦殊特别迷恋,特别是想起以前的缠绵情景,就有些嗓子发干。

    岳馨澄似乎也看出秦殊的异样,咯咯一笑,反而推开他,对他眨了眨眼睛:“坏哥哥,你如果想使坏,今晚就必须去我家,现在可不行!”

    说完,抱着手里的毛绒玩具,笑着跑走了。

    秦殊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傻眼,随之忍不住叹息:“这臭丫头真是聪明地过分!”

    摇摇头,长长地吐了口气,转身走出去。

    顺着楼梯下楼,看到辛迪还在下面的客厅里,不由说道:“辛迪,咱们现在去你那里吧,柳姐都安排好了,咱们明天就坐飞机离开,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

    “哦,好!”辛迪答应,看“秦殊,你……你这是怎么了?”辛迪来到秦殊面前,低声问,“秦殊,你和这个岳馨澄到底是什么样的兄妹关系啊?”

    “什么样的兄妹关系?”秦殊奇怪,“还能是什么样的?当然我是哥哥,她是妹妹……”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你们不是亲兄妹吧?”

    “这倒不是!“秦殊笑了笑,“对于澄儿,你接触不多,可能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她爸爸是我们公司的元老,也是我很尊重的一位长辈。因为澄儿有些自闭症,岳叔叔就拜托我照顾她,还让她认我做了哥哥!”

    “就是说,她是你的干妹妹?”

    “是啊!”

    “那……那你是不是对她……对她有些别的心思啊?”辛迪问着话,眼睛认真地看着秦殊的眼睛。

    秦殊咳嗽一声:“辛迪,你别乱说,根本没有!”

    他和岳馨澄的暧昧关系一直没对别人透露,就算是身边的女人也没说过,一来怕岳启知道会暴怒,岳启的脾气绝对是干燥的火药桶,一点就着。二来也是怕尴尬,毕竟岳馨澄是他干妹妹。

    “我可没乱说!”辛迪瞟了他一眼,“你和岳馨澄一起上的楼,我无意间注意到,岳馨澄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脸上通红……”

    秦殊忙咳嗽一声:“臭丫头,难道澄儿脸红,我们就有暧昧?你太武断了吧?”

    “这是很自然的推断啊,不然怎么解释?”

    “根本不用解释,女孩家总会时不时脸红一下,就像你现在,也要马上脸红了!”秦殊坏笑着,伸手搂住辛迪的纤腰,就要往下摸去。

    辛迪果然脸红起来,而且想到岳馨澄也在这里,禁不住啐了一口:“你就是个大坏蛋,超级不要脸!”

    说完,踢了秦殊一脚,出去跑到车上去了。

    岳馨澄在自己的别墅里逛了好半天,这才出来,看到秦殊站在外面的台阶上,不由问道:“哥哥,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这个嘛,”秦殊说,“你如果想在这里待着,那就等着我,到了晚上,我带你回你家,如果不愿待在这里,车库里有车,你开一辆走就行!你想……”

    “我当然是在这里等着你啊!”岳馨澄打断了秦殊的话,撇撇嘴,很认真地说,“而且我会对你寸步不离的,这里这么多美女,离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许哪个美女对你抛个媚眼,你就被迷得晕头转向,不知东西南北,也就记不起今晚去我家的事情了!”

    秦殊无语:“我有那么没出息吗?”

    “这跟出息不出息没有关系,而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本性就会被美女迷住的!”

    秦殊听得苦笑不已,伸手捏了一下她粉嫩的脸蛋:“你这丫头,都开始发明自己的理论了吗?”

    “我说的很有道理啊,不像某些人,就知道油嘴滑舌,胡编乱造!”

    “行了,那你就留下吧,我跟辛迪明天要出国,现在准备去收拾行李!”

    “啊?出国?你要出国多长时间啊?”岳馨澄忙问。

    “不会太长时间,最多一个星期吧!”

    “那还好!”岳馨澄松了口气,跟着秦殊上车,去收拾行李。

    秦殊虽然名义上说是去考察海外分公司的,但根本不是,就是去看秦白菜的,所以不用带太多东西,带些换洗衣服之类的就行。至于换洗衣服,辛迪和艾瑞卡这里都有,顺便就给收拾了。

    行李准备好,看看天色还早,秦殊笑着说:“辛迪,不如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教你一些防身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