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思考人生(求月票)

    “这么说,你是拒绝我做你的老师了?”

    “没有,没有!”辛迪怕秦殊反悔,连忙摇头,“我为什么拒绝?我就需要个流氓老师的,在流氓老师的教导下,我才能更好地学到对付流氓的手段!好了,就你吧,虽然有些差强人意,我还是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你这个臭丫头,想让我打你屁股了是吧?”秦殊扬起手来,“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来教你,你还这么损我!”

    辛迪吓得忙把屁股贴紧车座,吐了吐舌头,很可爱的样子,就算再心狠的人,也舍不得打她了。秦殊自然也舍不得打,抬起的手最终落在她的俏脸上,托着她纤巧的下巴,看着她红嘟嘟、闪着柔润光泽的嘴唇,竟有些口渴似的,很想把这草莓似的双唇咬一口来解渴。

    辛迪发觉了他的意图,禁不住脸红,心里乱跳,看着秦殊俯身过来,嘴巴越来越近,心跳也越来越快,不由轻轻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一阵“嘭嘭”的敲击声从车窗玻璃上响起,把正要接吻的两人吓了一跳。秦殊转头看去,就见一个扎着双马尾、抱着个毛绒玩具的漂亮女孩站在外面,正是岳馨澄。

    打开车窗,就要说话,岳馨澄一眼看到那边脸色红红的辛迪,抢先道:“臭哥哥,原来我猜对了,你真的在车震呢!你们进行到哪里了?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啊?”

    “臭丫头,别贫嘴了,上车吧!”

    岳馨澄又瞟了那边的辛迪一眼,这才上车。

    等她打开车门上车,秦殊忽然看到远处,那个清洁工正扶着乔尼慢慢走过来,那个样子,似乎是要离开。

    看着乔尼,秦殊眉头皱了皱,如果让乔尼这么走了,这次的交锋不过是教训了乔尼一番而已,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收获,总觉得心有不甘。

    沉吟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忙转头对岳馨澄说:“澄儿,能不能帮我个忙?”

    岳馨澄刚在后座坐下,看着秦殊有些着急的样子,不由啐了一口,撅嘴道:“臭哥哥,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才不会和你做什么呢!”

    “我也没说要你和我做什么啊,只是让你帮我做些什么!”

    “做什么?”

    秦殊直接说:“很简单,把你装在我车上的监控装到那边的奔驰车上去!”

    听了这话,岳馨澄脸色微变,却装傻道:“臭哥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监控啊?”

    “别装了,照我说的做!”

    “我是真的不明白!”

    秦殊转头瞥了她一眼:“臭丫头,你以前都能在我的办公室里装上监控,会没在我车上装监控吗?”

    岳馨澄撅了撅嘴:“为什么我在你办公室里装过监控,就必须在车上装监控啊?我改过自新了不行吗?”

    “那你告诉我,你如果没在我的车上装监控,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车的?我在监视别人,刻意把这车停得位置很隐蔽,但你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还说没在我车上装监控?”

    岳馨澄脸红起来,狠狠白了他一眼:“臭哥哥,你有时候能不能别聪明地这么过分啊?”

    “行了,照我说的做,看到那边的奔驰了吗?”秦殊的手往外指了指。

    岳馨澄的目光看过去,透过车窗玻璃,越过车旁一丛冬青和几棵柳树,看到了停在远处的一辆奔驰。

    “看到了吗?”秦殊又问。

    岳馨澄点头。

    “很好,我会去拖住要去开车的人,你则负责把我车上的监控移到那边车上,隐蔽性我就不担心了,我整天开车都没发现你把监控装在哪里,你在这方面一向厉害,但你的速度要快点!”

    “好,我需要十分钟的时间!”

    秦殊点头:“那我就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行,那咱们各自行动!”岳馨澄不觉变得爽快利落起来。

    秦殊忽然问:“澄儿,你要装上监控,需要先进到那辆车里,你能打开那辆车吗?”

    岳馨澄得意一笑,满脸傲气:“本小姐就喜欢做些技术活,没有技术含量的我还不做呢,你以为我在你这辆车里装监控是砸破车窗进来的吗?”

    “好,那我就放心了!”秦殊转头看着辛迪,“你留在车上别动!”

    秦殊和岳馨澄分头行事,秦殊下了车,岳馨澄也下了车,不过又打开车门,来到驾驶位,在驾驶位底下一阵忙活,拆下她装的监控设备,拆掉之后,看到秦殊早已经到了乔尼和那个清洁工跟前。她笑了笑,下车悄悄走向远处那辆奔驰车。

    乔尼被伤得很重,被那个清洁工扶着,慢慢地走,一边走,一边还疼得哼哼唧唧的,正走着,忽然发现有人挡住了去路。

    他本来没在意,但抬头看到挡住去路的人时,脸色不禁瞬间苍白,苍白的速度都可以超越光速了。

    挡住他去路的人正是秦殊。

    “秦殊,你……你还来做什么?”乔尼以为秦殊反悔了,现在周围没人,他以为秦殊要对他动手。不可控制地,身体在恐惧中不停颤抖起来,说是筛糠都不为过。

    秦殊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慢悠悠地拿出烟盒,打开,抽出一根放在嘴上,然后拿出火机,啪嗒一声,打着火,点上,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把烟气慢悠悠地吐出去。

    他这么莫测高深的,乔尼反倒更加害怕。他旁边那个清洁工其实是他的司机,被秦殊打过一顿,看到秦殊也害怕,不敢乱动。

    “秦殊,你……你说过给我一次机会的!”乔尼咽了口唾沫,嗓子干涩地出火,冷汗则在后背慢慢冒出来,“你既然说过给我一次机会,就……就不应该反悔,你是个男人!”

    秦殊依然在抽烟,没有说话。他就是在拖延时间而已,懒得跟乔尼多说什么,看到他就生气。

    此时,在秦殊的车里,辛迪正看着岳馨澄,女人都很喜欢比较,当她看到这个漂亮又很萌的女孩出现时,就在暗自进行比较,比较谁更漂亮,谁更有能力,谁更得秦殊的欢心。有了比较,自然就很关注。秦殊选择的位置很好,她坐在车里,可以清楚看到岳馨澄接近到乔尼的奔驰车前,一阵鼓捣,就很快打开车门,迅速坐了进去。

    “这女孩倒真够厉害的!”辛迪开始看她那么萌,那么可爱,以为就是个很简单幼稚的小女生。只有秦殊知道,岳馨澄的智商真的相当高,只是她的心灵很封闭,有个自己的世界,而且不善和外界交流,所以让她的行事方式有些怪异罢了。

    辛迪目光转动,又看向秦殊,那边,秦殊还在慢悠悠地抽着烟。

    在他对面,乔尼觉得神经绷得紧紧的,绷得难受,犹豫一下,见秦殊始终没什么表示,就对身旁的司机示意一下。

    那司机明白,忙扶着乔尼往一边走去,要绕开秦殊。

    但才走两步,秦殊也移开步子,再次挡在两人面前。

    “你……你要做什么?”乔尼看着秦殊。

    “没什么,我在思考人生!”秦殊开口说话,声音淡淡的,吐了口烟气,抬头望着天空,很忧郁的样子。

    “什……什么?”乔尼真以为自己听错了。

    秦殊撇嘴:“我的话很难理解吗?我在思考人生!难道你没思考过?怪不得你过得这么没脑子呢!”

    乔尼不敢还嘴,勉强笑了一下:“秦殊,既然……既然你在思考人生,我……我还是不打扰了,我的手伤得很重,必须去……去医院包扎一下!我……我可以走吗?”

    “不可以!”秦殊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目光仿佛冰冷的刀锋划过,吓得乔尼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秦殊冷哼一声:“我思考人生的时候,喜欢旁边有人陪着,恰好辛迪不在身边,你们两个就陪着吧!”

    “这……”

    “怎么,你们不愿意?”秦殊不悦地皱起眉头。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乔尼怕激怒秦殊,给秦殊对自己动手的借口,连忙摇头。

    他觉得秦殊肯定是心有不甘,所以故意来找茬,故意激怒自己,这样他就可以动手了,而自己最明智的选择当然就是逆来顺受,什么都顺从,秦殊就找不到借口了,于是他站在那里,傻傻的,好像真的在陪着秦殊思考人生似的。

    秦殊抽完一根烟,又慢悠悠地点上一根,也不说话。

    “秦殊,你……你放心,我真的不敢再靠近辛迪了,真的……”乔尼打破了沉默,他想打消秦殊对自己的敌意。

    秦殊没有吭声。

    “我……我以后会彻底忘掉辛迪,对于以前对辛迪做的事情,我很抱歉!”

    秦殊依然没有理会,只抬手看了看时间。

    见秦殊始终没什么表示,乔尼知趣地闭嘴不说了,言多必失,既然说这些话没什么效果,那还是少说为妙。

    又过了一会,秦殊忽然扔掉烟头,用脚踩了踩,淡淡道:“我思考完人生了,走了,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

    说完,冷冷地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