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急转直下(求月票)

    秦殊叹了口气:“我说澄儿,我没你说的那么好兴致!我正在做重要的事情,很要紧的事情!”

    “真的在做正经的事情?”

    “对啊!”

    “但为什么你会在玩着我给你做的小游戏呢?”

    秦殊吃惊不已:“你这丫头怎么知道我在玩你做的小游戏?”

    “很简单啊,我在那个小游戏的程序里暗藏了一些特别的代码,如果你打开这个游戏的话,我就会知道!”

    “臭丫头,你这算是查岗吗?”秦殊装作生气地问。

    “不是啊!”岳馨澄嘻嘻笑了笑,“我关注的不是你在做什么,而是你玩这个游戏的进度,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够通关!”

    “为什么关注这个?”秦殊奇怪,“难道这个游戏通关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倒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岳馨澄笑嘻嘻地说,“但通关的话,你会得到意外的惊喜!”

    “什么意思?”

    “这个嘛,你通关之后自然就知道了!”

    “现在不能提前透露点?”

    “不能!”岳馨澄直接拒绝,“我提前透露的话,你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所以你还是自己挑战吧!我看你的进度,快要通关了,到时自然就会知道惊喜是什么了!”

    秦殊撇撇嘴:“但愿不会被你算计到!”

    “咯咯,放心,说了是惊喜的!我这个妹妹这么好,怎么会总是算计你呢?”岳馨澄话题一转,“臭哥哥,倒是你,明明在玩我做的小游戏,却说有要紧的事,是不是在骗我?你觉得我就这么好骗吗?”

    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满。

    “你好骗?”秦殊很郁闷地叹了口气,“你这丫头最聪明了,智商超高的美女博士,我从来没觉得你好骗过。再说,我也没骗你,说的是真的,我确实有要紧的事。”

    “那具体是什么事?”

    秦殊笑了笑,索性就对岳馨澄说了,不然这丫头肯定会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于是道:“我正在监视一个人,等得无聊,就顺便玩玩你做的游戏了!”

    “监视别人?这么刺激的事情吗?”岳馨澄顿时感兴趣起来,嘻嘻笑道,“这么刺激的事怎么能不叫着我呢!”

    秦殊一愣:“臭丫头,你不会是想来吧?”

    “怎么,不行吗?”

    “但你要上班啊!”

    “这也能当作拒绝的借口吗?你是董事长,只要你同意,我就可以不上班的。再说,我开发的网络游戏现在已经进入平稳的运营阶段,除了后续更新些资料片,基本没什么多大的事,我在办公室里真的很无聊呢。最重要的是,我想见到你,狠狠咬你一口,你和那些女人在别墅里你侬我侬的,唯独我被抛在一边,心里真的很不爽!”

    秦殊听了,禁不住有些犹豫,他知道,如果不同意的话,这丫头肯定不会罢休,想了想,还是同意了:“行啊,那你来吧,我在铭馨越医药集团的医学实验室外面,你来的时候低调点,不要弄出太大动静,免得坏了我的大事!”

    “知道了,知道了!”岳馨澄高兴起来,“臭哥哥,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秦殊挂了电话,忍不住摇摇头,眼睛微眯,又开始盯着远处那辆奔驰。

    看看时间,马上就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也就是说,辛迪应该要出来了,这个时候很关键,必须打起精神来。

    果然,才过一会,医学实验室里开始有人出来,起初还是三三两两的,后来越来越多,一群一群的,说笑着,往公司食堂走去。

    秦殊看着门口,等着辛迪的出现,他相信那个清洁工应该也在等着辛迪的出现。

    终于,当人群渐渐稀疏的时候,辛迪终于走了出来。

    出来之外,抬手揉了揉脖子,应该是脖子酸了。一边揉着脖子,一边往公司食堂走去。她似乎还是没有多少朋友,就自己一个人,艾瑞卡不在的情况下,显得形单影只的。

    辛迪离开,那辆奔驰车的车门迅速打开,那个清洁工下了车,左右看看,然后跟着辛迪走去。

    秦殊冷笑,也下了车,跟着那个清洁工。

    眼看辛迪去了食堂,那个清洁工却在食堂门口停住,又开始装模作样地鼓捣起食堂门口的垃圾桶来。

    秦殊皱眉,这和他预想的有些不一样,他本来以为这人会跟着辛迪进去,没想到会留在外面,难道是觉得到了食堂里不会有什么好机会,所以才选择留在外面?

    总之,先观察一会再说!

    他也停住,站在一个路灯旁边,点上根烟,抽了起来。

    没想到才抽几口,就有个大妈从路对面快步走过来,脸色很是严肃,指着他道:“小伙子,厂区不准抽烟,赶紧把烟掐掉!”

    秦殊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没事,我抽根没关系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那大妈瞥了他一眼,很没好气地说,“你以为你是公司老总吗?”

    秦殊笑了笑:“大妈,我如果说这个医药集团就是我的,你相信吗?”

    听了这话,那大妈不由上下打量秦殊一番,鼻孔微微往上翘了翘,伸手直接夺下秦殊嘴里的烟,扔在地上,使劲踩了踩:“我相信你有病,脑子有问题。我们这是外资公司,你竟然说是你的,拜托你先把头发染了再说!”

    “外资公司?”秦殊愣了愣,“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个外资公司?”

    “当然是外资公司!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敢吹牛!”那大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公司老总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大美女,你说我们公司不是外资公司是什么?”

    秦殊无语,原来她是通过这个说铭馨越医药集团是外资公司的,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笑着道:“大妈,你只看到她是个外国大美女,那你知道吗?她现在怀孕了,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

    “你胡说什么?”那大妈显得很生气,眼睛翻了翻,怒声道,“你竟敢这么侮辱我们公司老总,实在不像话,跟我走,跟我走!”

    说完,伸手拉住秦殊的胳膊,使劲把秦殊往一个方向拽。

    “大妈,你做什么?”

    “拉你去保安部,作为这个公司的一员,我还是有强烈的企业荣誉感和自豪感的,你侮辱我们老总,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跟我去保安部,像你这种愣头青,不吃点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那大妈死死抓着秦殊,拼命往保安部拉去。

    秦殊正有事呢,没空跟她啰嗦下去,忙转头看看那个清洁工,他依然站在食堂门口。

    “别到处看,跟我走!”那大妈揪住秦殊不放。

    “大妈,我有急事,能不能请你别缠着我了?”

    “有急事?”那大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真是好借口,但我只看到你在这里悠闲地抽烟,没看出你哪里着急来!”

    秦殊实在没办法,如果对面是个男人,早一巴掌打过去了,但是个大妈,实在不能怎么样,索性拿出钱包来,掏出一百块钱,在那大妈眼前晃了晃:“大妈,我抽烟不对,现在交些罚款,这总行了吧?”

    那大妈看了一眼,就把钱拿过来,说:“但你还侮辱了我们公司老总……”

    “好,为了你的企业荣誉感和自豪感,我再给你一百!”秦殊又拿出一百块钱。

    那大妈再次毫不犹豫地接过去,然后道:“你觉得我的企业荣誉感和自豪感就值这么点钱吗?”

    秦殊见她贪心不足,心里微微有些不悦,但还是又拿出一百块钱。

    那大妈就要接过去,秦殊却把手闪开,沉声道:“大妈,你再这么没完没了的话,那你拿什么企业荣誉感和自豪感来卖钱的事,我也不会帮你瞒着的!”

    “你这家伙,还学会威胁人了?”那大妈眉头竖了竖。

    秦殊摇头:“我只是不习惯太吃亏,到此为止吧!”

    那大妈瞪了他一眼,把他手里的一百块钱夺过去,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看着她一边走,还一边把钱对着阳光辨别真假,秦殊禁不住又摇摇头,拿出一根烟,点上,继续抽了起来。

    一边抽着,一边看着那清洁工,那家伙还在装模作样地摆弄着垃圾桶,没完没了了似的。

    春天风大,忽然一阵风卷来,卷起了他的帽檐。他急忙把帽子捂住了。但这么个瞬间,秦殊已经是脸色大变,因为这个清洁工的头发是黑色的,而乔尼的头发是金色的,虽然他们的身材很像,但这人肯定不是乔尼。如果他不是乔尼,那乔尼在哪里?

    这人没跟进餐厅,看来是有原因的,难道说,他只是个接应的,真正动手的人已经在餐厅里了?乔尼就是那个要动手的人?肯定是这样!

    秦殊想到这,不由咬牙,狠狠骂了一句:“操!”把烟头狠狠摔在地上,拔腿就冲进餐厅里。

    到了餐厅里,急忙环顾周围,寻找辛迪的身影。

    餐厅里人很多,熙熙攘攘的,都在打饭或者吃饭,但辛迪很漂亮,漂亮得闪光,就算在人群里,应该也很容易就能看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