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喜欢(求月票)

    “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拖起地了?我给你的职位不是保洁,而是办公室文员吧!”

    “这不是顺手吗?”贝蒂笑了笑,额头上满是细密晶莹的汗水。

    秦殊摇头,真的很感叹:“贝蒂,真的想不到你能做这些粗活呢!”

    “我怎么就不能做了?”贝蒂脸上洋溢着热情,“我觉得做这些挺踏实的!”

    秦殊苦笑:“你倒是踏实了,我心里却难以安稳了,我只是给你个职位让你玩玩的,这不是成折磨你了吗?”

    “我哪里是玩的啊!”贝蒂看着他笑,“秦总,你这么评价我,我很伤心呢。我很认真对待这个工作的,想好好表现,争取年底可以晋级,我的目标是后勤服务部主管,秦总你对我有偏见,我的前途不是一片灰暗了吗?”

    秦殊发觉贝蒂的性格都变得开朗乐观了,禁不住皱眉:“贝蒂,你……你真的这么享受这个工作?”

    “当然啊!我说了,我现在心里很踏实,用自己的双手工作,挣到的钱觉得很舒服,昨天发工资了,虽然只发了几天的,但看到工资卡里的钱,我激动地都跳了起来!”

    看她现在都还很激动,秦殊真的想不到这个见惯了大钱并且习惯大手大脚花钱的女孩会对她的第一笔工资这么高兴,看来,自己赚的钱和继承得来的钱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为了庆祝我拿到人生第一笔工资,秦殊,我请你吃饭吧!”贝蒂的眼睛闪着光。

    “这个,不好吧,还是我请你吧!”

    “怎么,看不起我这点小钱吗?”

    秦殊笑了笑,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有些受宠若惊,你看看你,给我跑车,给我飞机,现在还请我吃饭,我都有些错觉,我不会是被你包养了吧?”

    贝蒂听了,微微脸红,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秦总,谁包养得起你啊,我的胆子还没那么大,就是想请秦总你赏个脸,帮我庆祝一下我的第一笔工资!”

    “好吧!”

    “真的?太好了!”贝蒂越发高兴起来,指了指旁边的办公椅,“秦殊,你坐会,我很快就干完了!”

    说完,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又低头拖地。

    秦殊看她这么累,有些不忍,就把拖把夺过来:“贝蒂,我来吧!”

    “这可使不得!”贝蒂忙要把拖把夺回来,“你是公司董事长,怎么敢让你干活啊?”

    她要夺,秦殊不让,争夺之下,秦殊不觉用了力气,结果贝蒂就“啊”地一声,直接趴进秦殊怀里。

    才趴到秦殊怀里,忙又脸红着推开秦殊,轻轻说:“秦殊,还是……还是我来吧,哪有男人做拖地这种活的,这是女人做的活!”

    “谁说我不能做了?”秦殊笑着说,“咱有天赋,不但美女,其他任何东西也都比较容易上手的!倒是你,赶紧喝口水歇歇,这么虐待自己的恩人,我都不好意思了!”

    说完,转身卖力地拖起地来。

    贝蒂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脸色越发红了,没再去争,转身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水杯,慢慢喝起来。

    秦殊拖完地,两人离开后勤服务部,贝蒂把办公室的门锁上,转身问:“秦殊,累不累?你根本不用帮我的,我是后勤服务部的小职员,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

    “没事!干点活就累,我的身体有那么弱吗?”秦殊莞尔一笑,“我的身体真那么弱的话,我那么多女人岂不是要把我累死?”

    贝蒂听了,不由开玩笑似的说:“你真需要多注意,虽然你的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漂亮迷人,让人心醉,但你千万要有些节制,别掉在温柔乡里就出不来了,身体很容易垮掉的。你有空啊,应该多和我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不会让你有什么欲~望,对你的身体好!”

    “胡扯,你也很漂亮啊!”

    “有吗?”贝蒂问得认真。

    “当然!”秦殊嘿嘿笑了一声,“特别是你的……”

    “我的什么?”

    秦殊忙摇头:“少儿不宜,少儿不宜,还是不说了。贝蒂,你要请我吃什么?”

    “肯定不能去五星级大酒店的,小酒店都够呛,我才工作没几天,没发多少钱,所以这顿饭或许会吃得有些寒碜!”

    “没关系,再好的饭菜,如果吃得不舒心,还不如吃粗茶淡饭呢!”

    贝蒂想了想,忙说:“咱们公司附近有个烧烤城,不如去那里吧,我几次经过,都看到里面生意很火爆。客人那么多,相信错不了!”

    “行,那就去那里!”

    秦殊和贝蒂去了公司附近的一个烧烤城,因为很近,就没开车。

    到了那里,看到生意确实不错,几乎都没位子。秦殊和贝蒂等了一会,才终于等到位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

    过去坐下之后,贝蒂把菜单给秦殊,说道:“我没吃过烧烤,还是你来点吧!”

    “对啊!”秦殊忍不住笑起来,“你以前出入的都是最高档奢华的场所,哪里在这种地方吃过饭?我现在不担心我自己,倒是担心起你来,贝蒂,你能吃得惯吗?”

    “怎么不能,我现在就喜欢这种氛围的,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多热闹啊!”

    秦殊点头:“那倒是,那我就放开点了!”

    贝蒂微微脸红,小声道:“还是不能放开的,我……我这个月就发了三百五十块钱,照这个数点吧!”

    “好,三百五十块钱,绝对吃饱了!”

    秦殊点了烤串,然后要了啤酒,抬头看着贝蒂满是期待的模样,不由道:“贝蒂,你要有心理准备,这里的东西绝对没有你在那些大酒店吃的东西精致,你别吃不下去!”

    “怎么会?”贝蒂忙摇头,“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小姐了,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你觉得我还能挑肥拣瘦的吗?在这里吃都算奢侈了!”

    秦殊看她说得一本正经的,不由眯眼看着她,忍不住道:“贝蒂,你……你真的完全变了!”

    “是不是这样的贝蒂更好了?”

    “是啊,但我怕这样委屈了你!”

    “才不会!”贝蒂笑得开心,“我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很平静,而且双脚不是浮在云端的,而是踩在地上的,很真实。我现在能切身体会到周围人的生活,能和他们谈得来,现在全身都很放松,也很快乐!”

    “嗯,快乐就好,千金难买一个快乐,你喜欢,那就继续下去。但如果你不喜欢,就跟我说,总之,我就是你在云海市的护花使者了,只要你在这里,我就会守护着你!”

    听了这话,贝蒂怔怔的,看着秦殊满脸认真的模样,禁不住心跳,啐了一口:“秦殊,你就是这么花言巧语地把那么多女孩骗到手的吧?”

    “我这是花言巧语吗?”秦殊摇头,很郁闷似的,“为什么我真心实意的时候,别人反倒容易误解呢,看来我的形象真的不好呢!”

    “是啊!”贝蒂咯咯娇笑,“听周围同事的意思,你就是个风流好~色的无赖!”

    “我的形象就差到这个程度?”

    贝蒂满脸笑意:“但他们也都很佩服你,打心眼里佩服,因为你,这个公司的发展才这么好,他们拿的工资也都翻倍了,怎么能不佩服你?”

    “算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随他们说去吧!”

    很快,他们点的烤串和啤酒都上来。

    “喝尝尝,这里的啤酒和你以前喝的都不一样,当然,跟红酒的味道更不一样!”秦殊给贝蒂倒了一杯。

    贝蒂看着杯子里的啤酒,忽然笑着瞟了秦殊一眼:“秦殊,你说,你希望我怎么喝下去?”

    “当然是一口喝下去!你如果把酒杯晃荡两圈,娇滴滴地轻抿一口,就完全变味了,什么样的酒就有什么样的喝法,这种啤酒,就是放开量地喝,喝的就是一个畅快!”

    “好!”贝蒂把酒杯拿起来,送到嘴边,一口喝了下去。

    这次,轮到秦殊傻眼了。

    “怎么,喝得还不够爽快吗?”

    “不是!”秦殊夸张地撇撇嘴,竖起了大拇指,“贝蒂,你很帅!”

    “咯咯,谢谢!那让我再帅一个!”贝蒂端着空酒杯,让秦殊倒酒。秦殊倒了,她就一口又喝下去,显得豪爽之极。

    “还要吗?”秦殊问。

    “嗯,再来一杯!”贝蒂又把空酒杯送过来。

    秦殊倒了之后,她又一口喝了下去。

    秦殊眨了眨眼,有些怀疑地说:“贝蒂,能告诉我吗?你是带着高兴喝的,还是带着生气或者伤心喝的?”

    贝蒂一愣,笑了起来:“秦殊,你看我有生气或者伤心的样子吗?你该知道我这个人的,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什么情绪根本藏不住,特别是在你这个聪明人面前,哪里还有什么能隐藏的?我很高兴,真的,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生活,又在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身边,过得很开心,开心和高兴应该是一个意思吧?”

    “怎么,你有喜欢的人了?”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