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障碍(求月票)

    米娅忙道:“秦总,我的话你不用一定相信的,反正我是个外人。咱们……咱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她说着,又掉下两滴泪水,转身又要走。

    “米娅,先别走!”秦殊说,“这件事我确实有些糊涂,但辛迪打人确实是她的不对,她是我的女人,我替她向你道歉。”

    “不用的,秦总,认识你一场很高兴!”米娅勉强笑了一下,轻轻挣开秦殊的手,就哭着跑走了。

    辛迪忙过来,担心地问:“秦殊,你……你不会相信她的话了吧?”

    秦殊转头看她,奇怪道:“辛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力气了?竟然一巴掌把米娅的嘴角都给打出血来!”

    “我……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啊?”

    “那你使劲打我一下!”秦殊说。

    辛迪撅了撅嘴,气呼呼地说:“你如果真相信那虚伪女人的话,就真的该打了。我都是为你好,很怕她会伤害你。你如果不相信我,我就努力找出证据来,一直到你相信为止!”

    秦殊看着她,依然道:“打我一下!”

    “你这么想让我打你啊?好,那我就打醒你,免得你中了那虚伪女人的美人计加苦肉计!”辛迪攥起粉拳,对着秦殊的胸口打了一下。她怎么舍得真打,就是轻轻打了一下而已。

    “使劲打!”

    “为什么啊?”辛迪奇怪起来。

    “照我说的做,用尽你的力气打我一下!”

    辛迪怔了怔,想想就算自己用尽力气,也打不疼秦殊的,于是点点头,笑着说:“你既然皮痒痒,我就成全你!”

    攥着拳头,真的用尽力气打了一拳。

    被她打了这一下,秦殊微微皱眉,随之却抬手一巴掌,扇在了辛迪脸上。

    辛迪本来还在笑着,这一下直接被打蒙了,捂着脸,怔怔地看着秦殊,好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问:“秦殊,你……你为什么打我?”

    秦殊没有说话,反倒抬手又打了她一巴掌。

    辛迪真的吃惊了,使劲跺了跺脚,眼泪就掉下来,委屈道:“秦殊,你……你相信那女人的话,却不相信我说的,对不对?是不是我阻止你泡妞,你就生气了?我告诉你,她真的带着毒,你不能碰,不然肯定会后悔的!”

    “给我滚!”秦殊把手指了指,冷喝一声。

    “好,我……我滚,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辛迪说着,转身哭着就跑。

    水怜袖此时也已经下了车,看到这个情景,慌忙过去拉住她。

    “你放开我,我现在就滚得远远的,到时他被那个女人害了,才知道谁真正对他好!”辛迪要挣开水怜袖,却没挣开,水怜袖急声问,“辛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辛迪哭得伤心极了:“那个米娅都是装的,肯定要害秦殊,秦殊这混蛋不相信我,却相信那个米娅,他既然这么嫌弃我,那我走了就是,省得碍他的眼!”

    “辛迪,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米娅的昏倒是装的,那么柔弱可怜的样子也是装的,接近秦殊,肯定有着特别的目的!”

    水怜袖忙道:“既然这样,你更不能走了,你走了的话,秦殊不是更会被骗吗?”

    “我……”

    “你喜欢秦殊吗?喜欢他的话,就该留下来保护他啊!”

    “可……可他根本不听我的!”

    “那你就由着他被那个女人骗吗?”

    辛迪不说话了,过了好久,才轻轻问:“水怜袖,你……你相信我吗?”

    水怜袖忙说:“在你和那个米娅之间,我当然是相信你的,我对那个米娅一点都不了解,对你却有些了解!”

    辛迪咬了咬牙,委屈的泪水还是往下掉:“但秦殊让我滚,还打了我……”

    “那你就真的滚了?你是真的爱秦殊吗?”

    “我如果不爱他,还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早就收拾行李回国了!”辛迪使劲擦了擦眼泪。

    “那现在呢?”

    辛迪咬了咬嘴唇,犹豫一下,说:“我如果被他撵走,却还留下,是不是显得很厚脸皮啊?”

    水怜袖忍不住有些想笑:“你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吗?”

    辛迪使劲跺了跺脚:“好吧,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秦殊这个坏家伙,我恨死他了,但任何人想伤害他,必须先过我这一关才行!”

    她转头看了看,见秦殊根本没来哄她,早上车去了,不觉心里酸酸的,差点又掉下眼泪来,但强行忍住了,自己回到车那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坐进去之后,看到秦殊在抽烟,忙扭过头去,不去理他。

    水怜袖终于劝住辛迪,总算松了口气,忙也回到车里。

    秦殊没说什么,很快开车离开。

    他的车离开,在酒店门厅的一个柱子后面,满脸阴沉的米娅闪身走了出来。

    她躲在柱子后面,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到了秦殊打辛迪,让辛迪滚,看到了辛迪哭着跑走,看到了秦殊冷冷地坐回车里,对刚才这一幕真是满意极了,那种感觉就像在炎热的夏天喝了一杯冰镇果汁那么舒爽。

    “辛迪既然这么伤心欲绝,那她自杀的话,别人应该不会觉得奇怪吧?何不制造一个她自杀的假象,趁机除掉她呢?”米娅声音阴冷,嘴角浮起一抹狠毒的笑意。

    她真是讨厌死辛迪了,也恨透辛迪了,辛迪在乔尼那里把她比了下去,把她变成了替代品,在秦殊这里又发现了她的破绽,成了她接近秦殊的障碍,真的很迫切地想除掉辛迪,出一出心头的闷气。

    她觉得刚才的应变是成功的,成功让秦殊偏向了自己,也突然发现,挑拨离间实在是个不错的手段,自己装出一副可怜兮兮被欺负的模样,哪个男人能不心疼呢?

    在门厅那里站了好半天,才回到酒店里。

    到了酒店套间,进去之后,看到吉姆正在看书,不由咬咬牙,冲过去,直接把书夺过来,狠狠地撕碎了,然后砸在吉姆身上。

    “米娅,你……你这是做什么?”吉姆满脸无辜地看着她。

    “告诉我,那些糕点是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吉姆依然一脸茫然的样子。

    “还跟我装是吧?”米娅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往吉姆身上不停砸去。

    “米娅,我真不知怎么回事?”吉姆连连躲避,却不敢发怒。

    米娅咬牙,狠狠地指着吉姆:“你行,死不承认是吧?那好,我现在去看看你做糕点的原料,自然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说着,转身要进厨房。

    吉姆脸色变了变,慌忙拉住米娅,满脸干笑。

    “说,怎么回事?”米娅冷着脸看他。

    “我……我只是弄个恶作剧而已!”

    “恶作剧?”

    吉姆笑了一声,脸色很是尴尬:“我……我看你昨晚买了保鲜盒来,就知道你让我做那些糕点不是……不是给你自己吃的。我想来想去,你在这里也不认识别人,应该就是拿给乔尼那混蛋吃的。那小子太过傲气,不过是个部门主管而已,竟然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实在想给他个教训,于是就在糕点里多加了些青柠檬的汁液!”

    “你……你真厉害!”米娅气得使劲甩掉他的手,“你的醋劲怎么这么大呢?”

    “这……这只能说明我很珍惜你啊!米娅,你别生气!”

    米娅揉了揉额头,狠狠地指了指吉姆,什么都没说,走进卧室,重重地把门摔上了。

    ……

    秦殊开车回到别墅,车还没停稳呢,辛迪就打开车门下去,跑走了。

    水怜袖看着她伤心远去的背影,想要对秦殊说什么,又不敢说,沉默半晌,才终于轻轻道:“老板,我……我觉得你更该相信辛迪!”

    “辛迪对你说什么了?”

    “她……她说那个米娅是个虚伪的女人!”

    “你觉得呢?”

    水怜袖摇头,就算她站在辛迪这边,也不敢说米娅的坏话,很怕秦殊已经喜欢上米娅,那说米娅的坏话,不是就要惹秦殊生气吗?

    “说,你觉得米娅是个虚伪的女人吗?”

    “我……我不知道,但确实……确实有些怪似的!”水怜袖说完,忙补充道,“老板,我没有带任何的好恶,说的是我真正的感觉!”

    秦殊点头:“我知道了!”

    “老板,你……你还是不相信辛迪的话吗?”

    秦殊回过头,忽然笑了笑:“谁说我不相信她的话了?”

    听了这话,看着秦殊的笑容,水怜袖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呐呐道:“老板,既然你相信辛迪的话,为什么还要打她啊?”

    秦殊道:“就因为相信她的话,我才要打她,我不打她,怎么让别人相信我不相信她的话呢?”

    “老板,你……你什么意思?”

    秦殊说的话实在太绕,水怜袖没明白过来。

    “水怜袖,你不用太明白,这件事跟你没多大关系,米娅以后应该也不会跟你有什么接触,你只要好好工作就行!”

    水怜袖看出秦殊不愿跟自己说太多,就点点头:“知道了,老板,那……那我回房间了!”

    说着,就要打开车门下车。这个时候,胳膊却忽然被秦殊抓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