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各执一词(求月票)

    米娅回过神来,张开嘴,喝了一口。

    秦殊又舀了一勺汤,去喂米娅。

    辛迪一直没回座位,就站在那里,疑惑地看着米娅。

    秦殊发现了,不由瞪了她一眼:“不赶紧吃饭,站着看什么?再饿昏一个,我就伺候不了了!”

    “我可没那么容易饿昏过去!”辛迪似乎话里有话,回到座位上,拿起筷子吃起来。吃的时候,还是不忘瞟着米娅。

    水怜袖发现了辛迪的古怪,凑过去,轻轻问:“辛迪,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就是有些怪怪的感觉!”

    秦殊喂米娅喝了一碗汤,米娅才总算好些了,脸色红红地说:“秦总,让我……让我回自己的座位吧!”

    秦殊这才注意到自己还一直抱着米娅,忙笑了笑,放开她,扶着她坐到她的座位上,关心地问:“米娅,好些了吧?”

    “嗯,好多了,谢谢!”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别瞒着,立刻说出来!”

    “秦总,别担心,没什么大事的,就是饿了,吃了饭就好了!”

    “那就好!”秦殊松了口气。

    吃过饭,秦殊送米娅回去,到了酒店门口,米娅对秦殊温柔地笑了笑,满是不舍地说:“秦总,多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说话的时候,声音柔和,眼眸中似乎也荡漾着丝丝的情意。

    秦殊点头一笑:“再见!”

    米娅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看她离开,辛迪沉吟一下,忙道:“我有些建议给米娅,她不是低血糖吗?我告诉她怎么调养!”

    说完,迅速推开车门下车,很快追上了已经快走到酒店门口的米娅。

    米娅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是她,微微皱眉,依然声音很柔和地说:“辛迪,你追上来做什么?”

    辛迪回头看看秦殊的车,已经有段距离了,自己说什么,秦殊不会听到的,不由走到米娅跟前,沉声道:“米娅,告诉我,你昏倒是不是装的?”

    “你怎么这么说?”米娅有些惊讶,抬头看着她。

    辛迪冷冷道:“凭我医生的直觉!”

    “直觉?直觉不是那么可靠的!”米娅淡淡一笑,身上的柔弱似乎消失了,直视着辛迪的眼睛,带着些反击意味地说,“有本事就拿证据说话,不然,连秦殊都不会相信你!”

    辛迪看着她眼中闪烁的光亮,微微一惊,忍不住道:“米娅,你在我面前好像不柔弱了呢,难道你的柔弱也是装的?”

    “你管太多了吧?”

    辛迪哼了一声:“你在别的男人面前想怎么装都可以,我才不会管你,但你在秦殊面前装模作样,我却必须管。你这样如果只是讨好他也就罢了,如果别有目的,最好给我小心点!”

    “哟,模样够狠的!你还能怎样?在乔尼那里你可不是这么厉害的!”米娅嗤嗤地笑,“我听乔尼说,他爬上你的床的时候,你吓得缩成一团,就知道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知道乔尼?”辛迪脸色大变。

    “可不是吗?我们都是施越达银行的,碰巧我们还比较熟悉,所以关于你的事情我真的知道不少。你这个发抖的小白兔在我这里就想变成大老虎吗?是不是要我扒掉你的伪装,看看真正那个胆小怯懦的你?”

    辛迪咬牙,冷冷道:“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辛迪了!”

    “怎么?因为有秦殊给你撑腰了?”

    “对,有他在,乔尼根本不敢碰我!”

    “可惜啊,他不是你一个人的男人,你在他那里能排第几位呢?哦,恕我口误,你能排第几十位呢?”

    “你……”辛迪气得咬牙,“米娅,我算看出来了,在秦殊面前那个根本不是真正的你,快说,你接近秦殊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米娅冷笑,“自然是把他抢来!等我得到了他的心,第一个就让他抛弃你,你还是去做乔尼的宠物、在他胯下瑟瑟发抖更适合!”

    她对辛迪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反倒激发了她深深的恼怒和痛恨,所以这么恶毒的话都说了出来。

    辛迪本来只是觉得她昏倒是装的,现在才发现,这个女人简直可怕,不由沉声道:“米娅,你绝对居心叵测,我不会让你靠近秦殊的。你给我听好了,不许欺骗秦殊,更不许伤害他,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米娅撇撇嘴,脸上带着鄙夷,丝毫柔弱的样子都没有了,“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不听你的又怎样?”

    说完,逼近到辛迪面前,挑衅地说:“你敢打我啊?”

    “我就打你了,让你长记性,记住我的话,离秦殊远点!”辛迪气得不行,抬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米娅冷笑,趁势一下倒在了地上。

    在车里的秦殊本来只是看着两人在不停说话,但忽然看到辛迪一下把米娅打倒了,顿时吃惊,忙下车跑过去:“你们这是干什么?”

    “秦殊,这个女人接近你别有目的!”辛迪大声说。

    而在地上,米娅什么都没说,只是凄凄切切地哭。

    “她靠近我有什么目的?”秦殊问。

    “我……我不知道!”辛迪摇头,“但……但反正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怎么知道她别有目的?”

    “总之,她在你面前的一切都是装的,装得那么柔弱,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她其实是个很阴险可怕的女人!”辛迪看着地上呜呜哭的米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米娅竟然又装上了。

    秦殊没说什么,过去把米娅拉起来:“米娅,你说,是怎么回事?”

    “我……我还是不说了!”米娅哭得越发伤心,眼泪不停往下掉,“都是我不好,我活该没朋友,我怎么就这么让人讨厌呢?”

    说着,转身要走。

    秦殊忙抓住她的胳膊:“米娅,你说清楚!”

    “不,我还是不说了,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啊?你还是听你情人的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我以后不见你就是了!”

    秦殊越发疑惑,看看那边辛迪气得跺脚,这边米娅又哭得伤心,真是糊涂了,使劲拉住不停挣扎的米娅:“米娅,你别走,好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会辨别的!”

    “我……我……”米娅的眼睛似乎都哭红了。

    “说啊,如果错的是辛迪,我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米娅摇头:“不,秦总,你不值得为了我这个外人把你们的关系弄僵。我确实不配做你的朋友,你就让我走吧!”

    看她这么伤心,秦殊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走了?柔声道:“米娅,你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娅看到前面的铺垫已经很足了,已经博得了足够的同情分,终于哽咽着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准备回酒店的时候,辛迪忽然追上来,警告我说,不许我再靠近你!我就问为什么?她就说我是在勾引你,一看我就是个狐狸精,没安什么好心。我就解释,说我不是,但她很强硬,对我说,她说我是我就是,不许我还嘴。可我真的不是,我只是交了秦总你这个朋友,然后很珍惜,根本没有别的心思。但我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她就一巴掌打过来,把我给打倒了!”

    辛迪听了,真要气疯了,过来说:“秦殊,你听我说,她的一切都是装的,真正的她根本不是这么柔弱的样子。还有,我打她那巴掌根本没这么重,她却倒在了地上,也是装的!”

    “我真是装的吗?辛迪,你真是欺人太甚,你……你把我的嘴角都给打破了,还说我是装的?”米娅无力地反抗着。

    秦殊转头看了看,就见米娅的嘴角确实带着血痕,不由生气地看着辛迪:“辛迪,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呢?”

    “不是,不是,根本不是这样,我根本没打这么重!”辛迪真给憋着了。

    “但她的嘴角破了是事实吧,难道是她自己咬的?”

    “可能……可能真是她自己咬的呢!”

    “你给我闭嘴,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还有理了?”

    “我……我都是为了你,怕她会害你!”辛迪觉得心里很是委屈。

    “行了,赶紧回车上去!”

    辛迪不愿走,怕米娅继续歪曲事实:“秦殊,我说的是真的,这女人真的都是装的,她也早就认识我,还知道我被乔尼欺负的事!”

    听了这话,秦殊不由一怔。

    米娅忙在那边说:“秦总,我确实认识乔尼,在这件事上我确实说谎了,我也早就从乔尼嘴里知道了辛迪,所以最开始听到辛迪的名字时,我很惊讶,但我真不知道什么辛迪被乔尼欺负的事。我根本没说这个,只是看到辛迪对我那么有敌意,就说,我认识她的哥哥乔尼,说起来大家都不是外人,不用这么抵触我,我想拉近和她的关系,让她的情绪缓和一下,但我提到乔尼之后,她反而更加生气,对我的敌意也更深了!”

    秦殊微微眯眼,沉吟不语。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