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真心假意(求月票)

    “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辛迪又问。

    秦殊正要回答,辛迪却忙摇头:“不用说了,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你现在说出你爱我,我就有留下的理由了!”

    “但我也需要你一个回答呢!”

    “回答你什么?”

    秦殊笑眯眯地看着她:“我想知道,你总说我已经错过机会,你的身子不会给我了,那现在呢?”

    “笨蛋!”辛迪满脸羞涩地啐了一口,“不给你给谁啊?你还真的担心这个啊!不过,真的很奇怪,我以为还需要好好刺激刺激你,你才会把我抢回来,怎么这次这么好说话啊?”

    秦殊笑了一下:“我有些想通了,与其大家的关系那么别扭,我索性照单全收,反正虱子多了不痒!”

    “坏蛋,我们是虱子啊?我们都是美女!”

    “好,美女,我以后不管了,不想那么多了,不再把自己弄得别扭,还要老是被你们算计,索性敞开心扉,送上门的我全收,我就是个风流的无赖,想那么多做什么!”

    “咯咯,听你这个意思,除了我之外,还被别人算计了呢!”辛迪眼睛一转,“难道是那个水怜袖?”

    秦殊叹息:“你还真猜对了,你们这些女孩都太厉害,我简直就是防不胜防,彻底服了,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辛迪眯眼一笑:“你醒悟地太晚,早这样不就行了?”

    “但头疼的还在后面呢,我以后该怎么安排你们呢?”

    “谁需要你安排啊?”辛迪撅了撅嘴,“真正爱你的总归会在你身边,不爱你的也总归要离开,你只要真心对待每一个喜欢你的女孩,问心无愧不就行了?”

    秦殊不由瞪大眼睛:“辛迪,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能说出这么有水准的话来!”

    “怎么,难道我的水平很差吗?你一直都这么瞧不起我吗?”辛迪气鼓鼓的,一低头,就咬到秦殊的耳朵上,疼得秦殊大叫,忙吓唬道,“臭丫头,快把嘴松开,不然我就在这里强~奸你,信不信?”

    “我不信,我要咬死你这个坏蛋!”辛迪嘴里呜呜地说,咬住秦殊的耳朵不放。

    “臭丫头,看来真要给你点颜色瞧瞧了,别以为有两次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要你,我就是吃素的。告诉你,老子是吃肉的!”秦殊说着,过去把辛迪的身子抵到墙上,就伸手到了她的裙子里,把辛迪吓得身子扭动不停,躲避着他的手。

    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忽然开了,先前是锁上的,但后来被辛迪打开,就没再锁上。一个女人直接打开门进来,猛地看到秦殊把辛迪抵在墙上,手还在辛迪的裙子里来回动,那个样子完全就是要开始激情大战的架势,不由吓得惊呼一声,转身赶紧跑走了。

    “臭家伙,还不……还不赶紧放我下来,不然一会就该有人来参观了!”辛迪满脸通红,使劲捶了秦殊一下。

    秦殊一笑,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放她下来,问道:“臭丫头,外面那个男人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他啊,我……我不知道呢!”

    “你不会要让我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吧?”秦殊很无语,“你先前把他当枪使,就没想过怎么脱身?”

    辛迪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只准备了辣椒水防止他欺负我,但真没想过怎么脱身。”

    说完,看着秦殊,明媚一笑,“姐夫,我真的没撤了,好像只能拜托你了!”

    秦殊看着她可爱娇憨的模样,真是又生气,又怜惜,不由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叹了口气:“好吧,我有这么多女人,就该有心理准备,肯定会比别人头疼好几倍,没办法,我帮你搞定吧!”

    “太好了!”辛迪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咯咯娇笑,“姐夫,你真是太称职了,我想不为你心动都不行啊,为什么在你身边就这么舒服呢?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害怕!”

    “行了,别拍马屁了,以后少给我添这么多麻烦事,听到没有?”

    “知道了!”辛迪吐了吐舌头,走了出去,到了门口,又回头眨了眨眼睛,“臭姐夫,我的身子虽然是你的,但你想拿去会很有难度的喔!”

    说完,笑着跑走了。

    秦殊揉了揉额头:“这到底是幸福还是头疼啊?”

    摇摇头,走出去,回到座位那里,看到已经上菜,辛迪正坐在对面,但对那中年人明显冷漠下来。水怜袖在他坐下之后,则轻轻抓住了他的手。

    秦殊奇怪,转头看着她,不知她要做什么。

    水怜袖微微起身,把迷人的嘴唇凑到他耳边,小声问:“老板,你是不是对这中年人有一肚子气,很想发泄一下?”

    听了这话,秦殊皱眉,更加奇怪,不知她什么意思。

    水怜袖继续道:“你如果没有借口的话,我可以给你个好借口的!”

    本来,秦殊真的对这中年人有一肚子气,以为是他骗了辛迪,但现在知道是辛迪利用了他,就没那么生气了,却正愁没办法把他从辛迪身边赶走,于是点头,看着水怜袖:“你能给我提供什么?”

    “这个……”水怜袖把自己精致漂亮的粉色手机拿了出来。

    秦殊不明白,水怜袖却坐下来,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轻轻道:“老公,你不在的时候,我……我被人欺负了!”

    “谁欺负你了?”秦殊一时有些闹不清水怜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水怜袖转头看了对面的中年人一眼,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一阵划拉,找到一个录音:“老公,你听听这段录音,自然就明白了!”

    说完,轻轻按了播放。

    录音里很快传来那中年人低沉带着些猥琐的声音:“美女,你如果在我姐夫那里过得不如意,可以到我这里来,我随时欢迎的,条件方面不会比他差!”

    听到这个录音,对面的中年人顿时脸色大变,实在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水怜袖录下来,不由紧张极了,慌忙看向秦殊。就见秦殊听到录音,正脸色铁青。

    录音还在继续播放着,很快又传来那中年人笑着的声音:“好钢用在刀刃上,这个钱嘛,自然也要用在关键的地方。而且,你没听辛迪说吗?大叔会疼人,比毛头小伙子强多了,还有一点,大叔没那么容易喜新厌旧,比较重情,不像年轻人这么不知珍惜!”

    “混蛋,你还真够多情的啊,竟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秦殊还没动,辛迪先发飙了,拿起水杯,就把杯里的水都泼到那中年人脸上,怒声叱道,“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下流无耻的人,竟然打我姐姐的注意,我真是看错你了!”

    她正想不到好办法摆脱这中年人,这么好的机会忽然到了跟前,怎么能不珍惜?她当然早就知道这中年人的品行,这个时候的生气完全是装出来的。

    “辛迪,你……你听我解释,我……我是一时冲动……”那中年人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慌忙看着辛迪,就要解释。

    但还没说完,忽然胸口一紧,胸前的衣服被秦殊抓住了。

    他慌忙回头,就见秦殊铁青着脸,满脸怒色,隔着桌子抓着他的衣服,把他生生抓了起来,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肚子,一使劲,竟然把他从座位上举了起来,沉声骂道:“混蛋,竟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用力一摔,就把那中年人摔在过道上,摔得结结实实,地面都颤了两颤。

    那中年人被摔得晕头转向的,好容易回过神来,就见秦殊已经走过来,抬脚猛然踹落:“混蛋,竟然想给我戴绿帽子,你胆子够肥的,看我不打死你!”

    一脚重重地踹在他的胸口上。

    那中年人猛地咳嗽了几声,连忙摆手:“姐夫,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你解释个屁!”秦殊听他叫姐夫就厌恶,发自内心地厌恶,跟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辛迪,快救我!”那中年人一边把手护着脸,一边大声喊。

    辛迪骂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做了这么无耻的事情,还好意思让我救你,死去吧你,以后离我远一点,越远越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好半天之后,秦殊终于住了手,那中年人趁机慌忙爬起来,扶着旁边的座位,指着秦殊颤声道:“你这人怎么……怎么这么野蛮?太……太无礼了,你就不怕别人笑话吗?”

    周围有许多人围过来瞧着热闹,指指点点的。

    秦殊哼了一声:“有本事就把你刚才做的事说出来,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无礼!”

    “你……”那中年人眼睛转了转。

    “怎么,还没挨够,还想继续挨打吗?”秦殊见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由扬了扬拳头。

    那中年人脸色大变,忍不住后退,却还是舍不得就这么走了,目光忍不住向辛迪看去。

    辛迪骂道:“给我滚,再让我见到你,绝对饶不了你!”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