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羊入虎口(求月票)

    水怜袖没有理会她,自顾开车。

    “我说真的!”颜轻轻又道,“想当初包养我的那个混蛋何尝不是对我甜言蜜语的,不但如此,还言听计从呢,可现在呢?他多狠啊,走的时候,把我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卷走了,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男人都这样,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做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不一样!”水怜袖回了一句,把车转弯,依然认真地开车。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颜轻轻说,“我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就闭嘴,我宁愿被他骗行不行?即便他真像你说的那样对我,我也不会像你这样生气怒骂,我喜欢他,就愿意承担他带给我的一切,或许我会在他抛弃我的时候伤心流泪,但我永远都不会后悔,所以,别把你的那套理论用在我身上!”

    颜轻轻怔了怔,摇头道:“我不信。水怜袖,你真的是喜欢他,而不是为了他的钱?”

    “不是!”

    “但……但钱才是最实在的啊,这是我在这次痛苦的经历中得到的教训,只有钱不会骗人,不会抛弃你。趁现在他对你正好,赶紧要些值钱的东西,留个自己的小金库,这样的话,就算以后被他抛弃,也可以活得潇洒,说不定还能包个小白脸,咱也当回大爷呢!”

    水怜袖皱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我说了,别把你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不想我赶你下车,就给我闭嘴!”

    “我是怕你落到我今天这个境地!”颜轻轻显得很热心的样子。

    “闭嘴,行吗?”水怜袖瞪着她,“我告诉你,我爱他,单纯地爱着他,我和你不一样,就这么简单!”

    颜轻轻摇头,叹息道:“看来我还是不了解你呢,你够古怪的,竟然真的这么痴情!好吧,希望他真的可以好好呵护你吧,你确实值得一个好男人认真呵护的,这是我的心里话!”

    “颜轻轻,你以后也好好生活吧。现在老板没赶走我,我可以多给你些钱,你再好好找个工作!”

    颜轻轻一怔,感激地点点头:“水怜袖,谢谢你,我不会忘记你的!”

    水怜袖没再说话,开车到银行前面,停下车,就拿着存折走了下去。

    ……

    等水怜袖取了钱给颜轻轻之后,匆匆忙忙赶回去,看到秦殊的车还在,终于松了口气,忙上楼,来到门前,平静一下微微的喘息,才轻轻敲门。

    很快,门开了,秦殊站在里面,看到她,笑着问:“水怜袖,回来了?”

    “嗯!”水怜袖轻轻应了一声。

    “怎么了?这是你的家啊,怎么你反倒拘谨了?”秦殊见她在门外站着不动,纤手攥着衣角,不由笑着把她拉进来,然后把房门关上。

    “老板,我……我真的要搬去那个别墅吗?”水怜袖小声问。

    “有什么问题吗?”

    水怜袖微微低头,轻轻说:“老板,你……你不用可怜我的。”

    秦殊笑了笑,抬手揉揉她的秀发:“我说水怜袖,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呢?难道我就不能是真的喜欢你吗?”

    “你……你真的喜欢我?”水怜袖吃惊地抬头看着他。

    秦殊一笑:“别忘了,我是个大色~狼。一个大色~狼能不喜欢美女吗?特别是你这样漂亮的美女,小家碧玉似的,很惹人怜爱。只是我已经有了太多女人,实在不能再怎么样你,所以以前只能克制对你的**,可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那我还能不要吗?”

    “老板,你……你以前就对我有**?”水怜袖更加吃惊。

    “你一直没发现?”

    “我……我……”水怜袖把头低得更低。

    秦殊抬起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柔润的目光、羞红的脸庞,喃喃道:“以后我再也不用克制对你的**了,想要你的时候再不会客气。这都是你自找的,竟然把自己送到色~狼的嘴里。”

    水怜袖听了,芳心乱跳,忙把目光移到旁边,羞得不敢看秦殊。

    “现在知道害怕了吗?后悔了吗?”

    水怜袖轻轻摇头:“我……我永远都不会后悔的,也……也不会害怕!”

    看她这个羞涩难当的模样,秦殊一阵心动,忍不住低头就吻了她的嘴唇一下,吻了一下之后,情不自禁又吻一下,然后越发情动,就把水怜袖抵到后面的墙上,不停吻着她,双手也摸到她高耸的胸前,不停抚摸着。

    水怜袖身上又有些僵,却没反抗,只柔弱地回应着。但当秦殊的手顺着她的裤腰摸进去,摸到她下面的时候,她却禁不住疼得呻吟了一声。

    秦殊也是一惊,忙抬起头来,看着她喘息的嘴唇,微皱的秀眉,忙道:“水怜袖,对不起,那里是不是还很疼?”

    “没……没关系的,老板,你如果想,我……我不会扫你兴的!”

    秦殊摇头:“水怜袖,我很奇怪,你明明是第一次,但昨天夜里的时候,你怎么那么会配合呢?好像不是你的第一次似的。而且,颜轻轻说你怀孕了是怎么回事?你以前有过男人?”

    “没有,没有的!”水怜袖怕秦殊误会,慌忙解释,“老板,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是我第一个男人,颜轻轻说的怀孕是可能怀孕,你昨晚不是那样我了吗?我正好又在危险期,所以觉得可能会像紫茵那样怀孕。我会配合都是……都是苏吟经理让我练习的结果!”

    “练习?练习什么?”秦殊奇怪。

    水怜袖现在什么都不隐瞒了,羞声说:“经理为了让咱们生米煮成熟饭,就制定了一个偷梁换柱的计划,但我是第一次,肯定会很生涩,于是她就让我看那种电影,然后练习,以保证在黑暗中都不会被你辨认出来,我昨晚穿的衣服也是经理的,这样的话,你闻到的也会是经理的味道,就不会怀疑了!”

    听了这番话,秦殊真有些瞠目结舌,过了好久,才满脸苦笑:“我的这些女人里就属苏吟这丫头把我耍得最惨了,当初她就把我耍得团团转,没想到在你的事情上又把我耍得团团转呢!”

    “老板,你……你千万别生经理的气,要生的话就生我的气吧,经理都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水怜袖慌忙往自己身上揽。

    秦殊温柔一笑,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生气,不生气。走吧,收拾行李,去我那个别墅!”

    他就要转身,手却被水怜袖抓住了,回头看去,就见水怜袖正满脸通红,小声问,“老板,你……你真的不想了吗?我……我真的可以的,我……我不想你扫兴!”

    秦殊不觉笑了起来:“傻丫头,我还是有点怜香惜玉之心的,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疼,怎么舍得再欺负你?”

    说完,拍拍她纤巧的肩头,“不要急,等你能行了,想拒绝我都拒绝不了的!”

    “我……我不会拒绝的!”

    “好了,咱们收拾行李吧!”

    秦殊过去把水怜袖收拾好的行李搬到楼下,装到自己车上和水怜袖的车上。

    装好之后,两人就开车往那个庄园别墅赶去。

    到了别墅门口,忽然看到,门外面的人行道上有两个人正站在那里,一个是辛迪,另一个是个矮壮的男人,两人正面对着面,在说着话。

    秦殊见了,就把车开到跟前,打开车窗,喊:“辛迪……”

    辛迪转头看到是他,不由笑道:“姐夫,你回来了?”

    “臭丫头,什么时候改称呼了?怎么给我叫姐夫了?”

    辛迪笑了笑:“我和艾瑞卡情同姐妹,她就相当于我姐姐,你当然是我姐夫啊!”

    秦殊看看她旁边那个男人,问道:“他是谁?”

    “哦,我男朋友!”辛迪得意地笑了笑,“我们正准备出去玩呢!”

    秦殊皱眉,真是没想到,辛迪竟然有男朋友了。既然这个男人是辛迪的男朋友,自然要多看几眼,就见这男人个头不高,头发有些凌乱,穿着个黑色的夹克,下面是条西裤,脚上是双沾满尘土的皮鞋,那个样子有个四十岁左右,酒糟鼻,脸上坑坑洼洼的,眼睛倒是很大,看到秦殊在看他,就对秦殊笑了笑,笑起来,露出两排有些发黄的牙齿。

    看到这里,秦殊不觉有些不舒服,辛迪如果找个很帅气的男朋友就算了,怎么找了这么个男人做男朋友?虽然说年龄不是问题,但年龄差这么多,还是有些别扭的。

    “这是我姐夫,你还不赶紧跟他握个手?小心他不把我嫁给你!”辛迪对那中年人说。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忙笑着走过来,向秦殊伸出手。

    秦殊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只冷冷道:“辛迪,上车,我跟你说几句话!”

    “说什么?”辛迪道,“我正准备和男朋友出去玩呢,以后说不行吗?”

    那中年人有些尴尬把手收回去,忙道:“是啊,我今天要带她出去玩的!”

    “能不能请你别欺骗小姑娘的感情了?”秦殊瞪着他,对他真是没有丝毫好感。

    “没有啊!”那中年人忙严肃起来,信誓旦旦地说,“我对辛迪是认真的,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