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委屈(求月票)

    到了楼下,正要去开车,忽然,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响起,跟着,一辆奔驰从拐角的地方开了过来。

    奔驰很快停到跟前,车窗打开,竟然是秦殊。

    看到秦殊,水怜袖的第一次反应是惊喜,随之却又有些委屈伤心,有些难过,还有些心虚。

    “水怜袖,你做什么去?”秦殊摘下眼镜,奇怪地问,因为分明看到水怜袖要开车离开。

    “我……我去取些钱!”水怜袖忙说。

    “东西收拾好了吗?”

    水怜袖忙点头:“收拾好了,等我回来就会离开的。我……我可以去吗?”

    她小心地问。

    “别去了,直接搬东西吧!”秦殊说。

    水怜袖听了,禁不住心酸,咬了咬嘴唇,轻轻问:“你……你就这么急着让我离开吗?”

    这个时候,颜轻轻气呼呼地走了上来,她听出了些端倪,不由冲到秦殊车前,吼道:“就是你要赶走水怜袖的?”

    “你是谁?”秦殊皱眉。

    “我是水怜袖的好姐妹!”颜轻轻使劲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很生气地说,“我现在最讨厌你们这些有钱人,道貌岸然的,有钱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欺负人吗?水怜袖怀的是不是就是你的孩子?”

    “水怜袖怀孕了?”秦殊吃了一惊,不可能这么快吧,昨天夜里才做的,今天就怀孕了吗?

    水怜袖羞得满脸通红,忙拉住颜轻轻:“你胡说什么?别乱说话!”

    “水怜袖,你别拦着我,我这是给你撑腰呢,一看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跟把我抛弃的那个混蛋一个德性,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了,凭什么他欺负了你还要赶你走啊?真是岂有此理,今天我要给你好好出出气!”

    她觉得先前那事对水怜袖有愧,现在水怜袖又愿意借钱给她,让她很感激,所以很为水怜袖的事义愤填膺的,指着秦殊喝道,“你给我滚下来!”

    秦殊冷冷地问:“你这疯女人到底是谁?”

    “老娘叫颜轻轻,水怜袖的好姐妹!”

    听了这话,秦殊脸色微沉:“你就是当初算计水怜袖的那个女人?”

    “怎么着?你知道我?”

    秦殊神色冰冷地看着她:“你又来找水怜袖做什么?我警告你,以后离水怜袖远一点!”

    “我才要警告你呢,你敢欺负水怜袖,老娘跟你拼命,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别以为你开个大奔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欺负人,老娘现在算是看透你们这些男人了,我根本不吃那一套!”

    “颜轻轻,别闹了!”水怜袖使劲拉着颜轻轻。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给你讨个公道!”颜轻轻推开水怜袖,就冲到秦殊车前,从车窗伸手进去,抓住秦殊的衣服,喊道,“混蛋,你给我下来!”

    秦殊恼怒,猛地一推车门,把她给撞倒了,然后就下了车。

    水怜袖忙过来道:“老板,不是……不是我让她这么做的,她只是来借我的钱。你放心,我马上就走,行李都收拾好了,今天肯定会离开的,而且以后再不会来云海市了,再不会在你的视线里出现,我知道的,你现在讨厌死我了!”

    说着说着,心里酸酸的,泪珠儿不觉就滚落下来。

    秦殊皱眉,很是古怪地看着她:“水怜袖,你说什么呢?谁让你离开云海市了?”

    “你这个混蛋,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你跟包养我的那个混蛋一模一样,当面不知怎么甜言蜜语,好话连篇,背地里却卑鄙无耻,混蛋一个!”颜轻轻爬了起来,抬手指着秦殊。

    “颜轻轻,你给我闭嘴,不许你这么说他!”水怜袖转头狠狠地瞪着颜轻轻。

    被她这么一吼,颜轻轻反倒愣住,眨了眨眼睛,干涩道:“水怜袖,你……你怎么了?我在给你讨个公道呢,你怎么反倒吼开我了?”

    “谁让你在这里添乱的?我心甘情愿地离开,什么委屈都没有,用你讨什么公道?你不许再说他,听到没有?”

    颜轻轻真的很无语,半晌才呐呐道:“水怜袖,你昏了头吧,他这么对你,你竟然还为他说话?”

    “我的事你少管!”

    颜轻轻点头,恼怒地说:“好,我不管,我看你比我更傻更笨,那我就在一边看热闹,看你怎么被这家伙欺负!”

    说着,双臂环抱在胸前,冷冷的,真的一副看热闹的做派。

    水怜袖轻叹一声,忍住泪水,转头看着秦殊,低声说:“老板,颜轻轻被那个包养她的人骗了,身上就剩十几块钱,我……我实在不能看着她饿死,毕竟她以前帮过我,你让我取些钱给她,然后我立刻就会走的,行吗?”

    秦殊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走到她跟前,张开双手,就把她轻轻抱住,叹道:“水怜袖,你真的很善良呢!”

    被秦殊这么抱住,水怜袖不觉愣了,傻傻的,一下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你的行李多吗?”秦殊问。

    “不……不是很多!”水怜袖依然满脸傻傻的模样。

    “哦,我还以为很多,所以想来帮帮忙呢!”

    “老板,我……我哪敢让你帮忙啊,你……你放心,等我取钱回来,会尽快……尽快消失的!”

    秦殊转头亲了亲她馨香的秀发,苦笑道:“你个傻丫头,要往哪里消失啊?”

    “我……我准备回老家,再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秦殊皱眉:“你要回老家?难道要抛弃我吗?你不会想我?不会思念我?”

    听了这话,水怜袖再次怔住,秦殊这是什么意思啊?在故意逗她吗?明知她的心很痛,痛得在流血,还要再残忍地撒把盐?

    正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就听秦殊道:“你个笨丫头,哪里都不许去,就留在我身边,知道吗?”

    水怜袖听了,心头猛跳:“可老板你……你不是让我搬走吗?”

    “对,是让你搬走,从这里搬走,然后搬到我那个庄园别墅去,住在这里太委屈你了,谁让你回老家的?”

    水怜袖听了,浑身抖了抖,忙抬头看秦殊,看着秦殊笑眯眯的脸庞,失声道:“老板,你……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要让我搬到那个别墅去?”

    “对啊,不然怎么办?我要了你的身子,当然要负责,你竟然要回老家,难道是想把我变成一个负心汉吗?我可不愿意!”

    “我……”水怜袖就觉眼眶热热的,泪水失控似的,不停滚落下来。

    秦殊抬手擦着她的眼泪,怜惜地说:“你这丫头太会误解我的意思了,竟然以为我要赶你回老家,我有那么残忍吗?”

    “我……我以为我那么算计你,你生气了!”水怜袖又是哭,又是笑的,模样很别扭,却很动人。

    “是啊,我也太笨,被你和苏吟这两个丫头给耍得团团转,但没办法,愿赌服输,我既然被耍了,只能接受这个结果,你说喜欢我,那肯定想和我在一起,对吗?”

    “嗯,嗯!”水怜袖不住点头。

    “那你愿意搬到那个别墅去吗?”

    “我……我有那个资格吗?”水怜袖颤声问。

    “当然有,就算没有昨晚的事,你也有资格,你是我的恩人,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水怜袖咬了咬嘴唇:“只要老板你……你让我去,我……我当然就去。不过,住在这里也挺好的,住在你的别墅里,我……我可能会很有压力,那里都是大小姐、明星、经理之类的,她们都那么厉害,我只是个小服务员而已!”

    “但你有着善良的心和纯洁的感情啊,这就足够了!”秦殊心疼地擦着她的眼泪,“别哭了。我今天早上和你分开之后,就到别墅让人给你收拾出了房间,现在就等你搬过去了!”

    “老板,谢谢你!”水怜袖轻声说。

    “傻丫头,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没生气,还接受了我!”

    秦殊叹了口气:“这么说的话,我也要谢谢你呢,谢谢你这么喜欢我,还愿意把身子给我,谢谢你让我多了个漂亮善良的小老婆!”

    颜轻轻在旁边看得傻了眼,本以为秦殊在欺负水怜袖,没想到事情出现了这么戏剧性的转变,竟然从个悲剧变成了喜剧,想着看热闹,现在却愣在当地。

    “水怜袖,既然你决定帮这个颜轻轻,那就再帮一次吧,我到你的房里等着你回来!”

    “老板,你……你不怪我吧?”

    “怪你太善良吗?那我不是成恶人了?你懂得知恩图报,这么善良,我很欣赏的!”

    “嗯,那……那你等我回来,我会很快回来的!”水怜袖忙拿出房间钥匙,放在秦殊手里,眼眸中充满了恋恋不舍,似乎再不舍得离开。

    秦殊抬手拍拍她漂亮的脸庞:“去吧,我跑不了的,就在你的房里等着你!”

    水怜袖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终于打开车门,上了自己的车。

    颜轻轻也看了秦殊一眼,忙坐到水怜袖车上。

    水怜袖开车出了小区,往银行赶去。

    “水怜袖,别怪我给你泼冷水,越是你觉得这么甜蜜幸福的时候,越要冷静啊!”颜轻轻咳嗽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