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伤心人(求月票)

    “我不委屈,真的!”水怜袖说着,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不过,我必须跟你请个假!”

    “怎么了?”苏吟一下害怕起来,慌忙说,“水怜袖,你不要想不开啊!”

    “经理,你都想哪去了?我不是想不开,我是……”还没说完,水怜袖先脸红起来,轻轻道,“我……我是第一次啊,而且老板把我当成你,横冲直撞的……”

    苏吟顿时明白了,忙点头:“好,我正好开了车来,送你回去好好休息,顺便我再给你买点止疼药吧。”

    “不用,我没事!”

    苏吟一晚上都在惦记着秦殊和水怜袖的事情,在这个酒店又开了个房间,而且一大早就起来监视着他们的房间,后来还跟到餐厅来,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心里实在有些懊恼。

    送水怜袖回家之后,好好叮嘱一番,这才回饭店。

    等苏吟走了,房里顿时安静下来。水怜袖坐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出神,好半晌,才喃喃道:“这就是我幸福的极限了吧?我就这么大的力量,真的没法飞得更高,飞到他的心里去。”

    昨晚被秦殊折腾的倦意和疲惫还没完全休息过来,就躺下,闭上了眼睛。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身上懒懒的,不想动弹,但忽然想到,她的好朋友云紫茵只是和秦殊做了一次,结果就怀上了孩子,不会自己也会怀上孩子吧?如果那样的话,不吃饭可不行,忙下床走进厨房,准备做些吃的东西。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出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禁不住心头猛跳,竟然是秦殊打来的,她不觉有些紧张,定了定神,这才把手机接起来,轻轻说:“老板,你好,有……有什么事吗?”

    “水怜袖,你今天上班了吗?”秦殊问。

    “没有,我……我请假了,在家里休息一天!”水怜袖忙回答。

    “就是说,你现在就在家里?”

    “对啊!”

    “那太好了。水怜袖,你马上收拾好你的东西,从你的房子里搬出来!”秦殊说。

    听了这话,水怜袖心里咯噔一声,秦殊到底还是生气了,这是要赶走自己,让自己远离他的世界,离开他的生活吗?想到这,禁不住心底一阵酸疼,眼泪“唰”地就掉了下来。

    看到今天早上秦殊没什么明确表态,她就很担心,担心秦殊在生闷气,现在看来是真的了,秦殊真的生气了。

    “水怜袖,怎么不说话?听到我的话了吗?”

    手机里,秦殊在问她话。

    水怜袖忙擦了一下眼泪,笑了笑:“老板,你真的让我从这里搬出去?不……不让我回来了?”

    “对,尽快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走!”

    “好,我……我知道了!”水怜袖的眼泪又掉下来,抬手擦了擦,更多的眼泪却又掉下来,怎么都擦不完似的。

    等她从伤心中回过神,才发现,秦殊已经挂了电话。

    她有些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实在没想到这件事会带来这样的后果,忍不住趴在抱枕上,哇哇大哭起来。

    哭了好半天,才终于起身去厨房,下了碗面条吃了,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正收拾着,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走过去打开门,竟然是颜轻轻。

    “你来做什么?”水怜袖忙擦掉脸上的泪痕,冷冷地问。

    “水怜袖,你……你怎么哭了?”

    “我问你来做什么?咱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以后不要来烦我!”水怜袖就要关门。

    “水怜袖,别……”颜轻轻忙推住,“水怜袖,我……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能来求你,请你看在咱们以前姐妹一场的份上,帮帮我吧!”

    说着,就去抹眼泪。

    水怜袖正在伤心,又看到一个伤心人,心里禁不住软了软,就放开房门,转身回屋去了。

    颜轻轻忙走进去,轻轻把门关上,转身看到水怜袖在收拾东西,不由奇怪:“水怜袖,你这是怎么了?准备收拾东西去哪里?”

    “回家!”水怜袖说。

    “回哪里的家?”

    “当然是回老家!”

    “怎么突然要回老家啊?”颜轻轻忙问,“你不是在那个饭店里做得好好的吗?”

    听了这话,水怜袖不觉又掉下眼泪来,看了她一眼:“我的事不用你管,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颜轻轻干笑一声,脸上很是尴尬:“水怜袖,我……我现在身上就十几块钱了,你能不能救济我一下,借我点钱?”

    “你怎么会没钱呢?”水怜袖冷冷地说,“你不是傍上了一个大老板吗?”

    “别提那个混蛋了!”颜轻轻听了,顿时生气起来,“那混蛋的公司不行了,他也卷着钱跑了,现在谁也找不到他。最可恨的是,这家伙跑之前,还跟我甜言蜜语,说要带我远走高飞,东山再起,结果我一觉醒来,那混蛋拿走了我所有值钱的东西,就连我的首饰、那些名贵的包都拿走了,我在抽屉里放的零用钱也都给拿走了,摆明了就是让我去喝西北风的,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她说得狠狠的,如果那人在她面前,她真恨不得从那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水怜袖听了这些,一点同情都没有,反倒冷笑:“你当初不是还帮着他算计我吗?怎么现在反来向我求助了?”

    “水怜袖,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想的,我也是被他利用了,开始真的不知道。你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求你,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颜轻轻说着,就抓住水怜袖的胳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很可怜的样子。

    水怜袖心里正烦得不行,冷声道:“你给我放手!”

    “水怜袖,我真的走投无路了,你如果再不帮我,那我干脆就从这个楼上跳下去摔死算了,咱们姐妹一场,你真的忍心这样吗?”

    水怜袖看了看她,看到她的脖子上空空的,耳朵上空空的,手腕上也空空的,什么首饰都没有了,而且头发散乱,好几天都没洗刷过似的,很邋遢的样子,又想想以前她收留自己,不由咬咬牙:“好,我可以帮你一次,但你以后都不许再来烦我!”

    “好,好,好!”颜轻轻连连点头,“你先借我点钱,我现在急需要钱!”

    “你能不能先放手?”

    “好!”颜轻轻连忙放手。

    水怜袖看了她一眼,进到里屋找出自己的存折来。她过得很节俭,赚到的工资奖金什么的大都会存起来,积少成多,还真攒了不少钱,足有十几万。

    打开存折看了看,存折上有十八万九千块钱。

    颜轻轻在她身后伸着脑袋也看到了,忙说:“水怜袖,原来你有这么多钱啊,不如咱们合伙在云海市开个小店面吧!”

    “不行!”水怜袖摇头,“我不能再在云海市待下去了!”

    “为什么不能再待在云海市?还有人赶你走不成?”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颜轻轻眼睛一转,笑道:“咱们回老家开店也可以啊,那里租金便宜,能开个更大的店面呢!”

    水怜袖还是摇头:“不行,这些钱我有别的用处,借给你一些之后,剩下的必须存起来!”

    “为什么?你又不是男人,还要存起来买房结婚吗?”

    水怜袖叹了口气,喃喃道:“我是要为我的孩子存起来!”

    “啊?你怀孕了?”颜轻轻说着,禁不住往水怜袖的肚子上看去。

    水怜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现在还不知道,但有可能怀孕的,我现在正好是危险期!”

    颜轻轻很惊奇:“水怜袖,孩子的爸爸是谁啊?我是说,如果你怀孕的话。你跟谁发生关系了?”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水怜袖冷冷道,“你只说,要借多少钱?”

    颜轻轻嘿嘿一笑:“怎么都要万儿八千的吧?这里物价这么高,钱少了,不用几天就又花光了!”

    “那我就把存折里的零头九千块钱取给你!”

    “好,好,好!”颜轻轻见她还肯借钱给自己,而且也不小气,顿时高兴起来,忙说,“我来帮你收拾吧!”

    “不用!”水怜袖拉开她的手,“我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现在我下去取钱给你,这些钱你不用还了,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就行。”

    说到这里,苦笑一下,“我再也不会来云海市,咱们以后确实不会再见到了。”

    说完,把存折收起来,“走吧!”

    就往外走去。

    “水怜袖,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啊?”颜轻轻一边跟着水怜袖往外走,一边好奇地打听,“为什么你不让孩子的爸爸养这个孩子,却要自己给孩子存着钱?难道你跟一个穷光蛋发生关系了?不会是一夜情,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水怜袖见她问个不停,不由站住,回头瞪着她。

    “好,我不问了,不问了!”颜轻轻见状,知趣地摆了摆手。

    水怜袖这才继续往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