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测试(求月票)

    “对,慕名而来。她好像迷上了嫣苏雪盈的衣服,要来嫣苏雪盈公司总部这里参观参观,然后大肆采购一番!”米娅的眼神带着阴沉,“你想想,这个无脑女人远离我大哥身边,那不就是一只肥嫩的绵羊,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吗?”

    “嘿嘿,这倒也是!”乔尼被说得激动起来,他确实是个花花公子,公司很多女人都碰过,但这个凯瑟琳他根本没碰过,也根本不敢碰,最多就是对着她的背影咽咽口水,现在忽然发现和她上床也不是多遥远的事情,自然很激动。

    米娅也看出他心动了,暗自一笑,问:“乔尼,是不是已经按捺不住了?”

    “米娅,你放心,我最爱的还是你!”乔尼怕她吃醋,赶紧强调。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告诉你,你以后就算睡了凯瑟琳,也必须一心对我,不然的话,我就把你这颗色心给你挖出来!”米娅伸出白生生的手指,点了点乔尼的胸口。

    “那是当然!”乔尼嘿嘿笑着,心中禁不住地浮起了对凯瑟琳的美好幻想。

    ……

    等两人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吉姆听到门响,条件反射似的,“噌”地站了起来。

    “吉姆副总,你这是怎么了?被吓到了?”乔尼故意奚落。

    吉姆没理会他,只看向他身后的米娅,笑着问:“米娅,喝鲜橙汁了吗?”

    “喝了!”米娅点点头,嘴角满是笑意,“乔尼给我榨了好大一杯呢,现在总算解渴了!”

    吉姆眼睛一转:“那个,我……我也突然想喝点鲜橙汁,米娅,有剩的吗?给我喝点!”

    米娅不由皱眉,说:“我喝光了!”

    “那……那我自己再去榨点!”吉姆走去厨房,其实就是想去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吉姆,你什么意思?”米娅怎会不明白,顿时气得柳眉倒竖,大声道,“现在乔尼在这里,你想让我在乔尼面前丢人是不是?你让乔尼怎么看我?把我看成一个连未婚夫都不信任的浪~荡女人?”

    吉姆脸色尴尬,连忙站住。

    “我看真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乔尼,咱们走,出去陪我喝酒去!”米娅就要往外走。

    吉姆吓得脸色大变,慌忙拉住她:“米娅,我没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哼,有没有别的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放手,让我走!”

    “米娅,不要走!”吉姆低声哀求。

    “我让你放手!”米娅显得强硬极了。

    乔尼在旁边冷眼看着,真是佩服死米娅的演技了,简直把吉姆耍得团团转呢,当然,他在这里看吉姆的好戏,却没想到,他自己也被米娅耍得团团转,就像吉姆这样,自己不知道而已。

    吉姆见米娅坚决要走,实在没办法了,就算知道乔尼在旁边看好戏,也只能忙单膝跪下,抓着米娅的手,不住道:“米娅,你别走,我确实太小心眼了,我该打,我该打!”

    说着,拿起手,使劲打着自己。

    看他这样,米娅似乎才消气,哼了一声,走到沙发那里坐下,双手抱在胸前,气呼呼的。

    吉姆松了口气,忙跟到沙发那里,陪着笑:“米娅,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疼吗?要不我给你揉揉吧!”

    “不疼了,被你气得现在只有心痛!”

    “对不起,对不起,米娅,我真的错了!”

    那边,乔尼咳嗽一声:“米娅,既然该跟你说的事都已经说完,我就不打扰,这就走了!”

    “行,有空再过来坐!”

    “好!”乔尼摆摆手,看着服服帖帖的吉姆,嘲弄地一笑,转身走了。

    吉姆现在什么都不敢说,只抱起米娅的脚,轻轻揉着,连力气都不敢使,没有丝毫银行副总该有的气度。

    米娅扫了他一眼,嘴角微撇,虽然表面冷冷的,心里却充满得意,相当满意自己的手腕。对于乔尼这种花花公子,不给他点甜头,他根本不会动心,所以用温柔多情来对付。而对于吉姆这种努力工作、举止稳重的人,就用一种纯洁又单纯的形象来吸引,让他倍加珍惜,因为这么单纯又纯洁的女孩子实在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至于对付秦殊,她也有了大概的计划,就是用天真可爱又傻傻的样子去接近。

    秦殊不是重真情胜过诱惑吗?那就绝不能用性感去诱惑。

    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想,忽然抬脚踢了吉姆一下:“喂,我记得你以前给我做过你家乡的一种糕点,挺好吃的,能不能再做些给我吃?”

    “你想吃了?好啊,好啊,当然可以!”吉姆正愁没有办法讨她的欢心,听了这话,自然满口答应,“我现在就去做!”

    “不,我现在不想吃,明天早上再做!”

    “好,好,好!”

    米娅又强调:“拿出你的最好水平,而且要风味独特,如果有一点差的,我就都给扔了!”

    “放心,做给你吃,我肯定十万分地用心!”

    吉姆觉得,米娅都让自己做东西给她吃了,那应该就不生气了,渐渐也放松下来。

    ……

    在殊秦饭店,正在前台招呼客人的水怜袖忽然听到有人喊她。

    回头一看,是苏吟在二楼喊她,还对她招手,就忙上楼去。

    到了楼上,见苏吟回了办公室,赶紧跟过去。

    “经理,找我什么事?”水怜袖打开办公室的门,风风火火地问。

    “把门关上!”苏吟正背靠在办公桌上,纤长的**交叠着,姿态优雅又俏皮,手里端着个造型精致的水杯,在喝着水。

    “哦!”水怜袖把门关起来。

    “过来!”苏吟对她勾了勾手。

    水怜袖更是奇怪,好奇地眨了眨眼睛,走到苏吟跟前,忽然看到苏吟的水杯,忍不住笑起来:“经理,你的水杯好特别啊!”

    原来,苏吟的水杯上有着特别的图案,是秦殊和苏吟正在亲嘴。

    “怎么样?很好吧!”苏吟笑着说,“只有加上热水,图案才会出现,这样的话,我想看,就倒上水,不想让别人看到,就把水倒掉!水怜袖,不许对别人说,知道吗?”

    “知道!”水怜袖吐了吐舌头,笑着问,“经理,你不会就是让我来看你的水杯的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苏吟又喝了口水,然后美丽的眼睛就上下打量起水怜袖来,看得水怜袖很是别扭,微微脸红,忍不住问,“经理,怎么了?我……我穿的衣服有什么不妥吗?”

    “不是,我只是要检查一下你工作的成果!”

    “哦!”水怜袖忙点头,说,“我这个月在前台……”

    “不是说的前台工作,是我那次交代给你的练习,你练习得怎么样了?”

    听了这话,水怜袖顿时明白过来,禁不住满脸通红,声音也不觉低下去,小声道:“练得差不多了!”

    “真的差不多了?”

    水怜袖忙点头:“我看了很多那种电影,也抱着毛绒的大狗熊练了好多次,应该不会再显得生疏了!”

    “那好,你抱我一下!”苏吟说着,张开胳膊。

    “抱……抱你?”水怜袖吃惊。

    “对啊,我检查一下你的成果!我不是大狗熊,你现在需要实战一下。”

    “好……好吧!”水怜袖脸上依然通红,张开胳膊,就怯生生地抱住了苏吟。

    苏吟感觉一下她抱自己的姿势,禁不住叹了口气:“水怜袖,就你这样还熟练呢?要热情点,抱得温柔一点!”

    “哦!”水怜袖忙把苏吟又抱得紧了点,轻轻问,“经理,这样……这样行吗?”

    苏吟撇撇嘴:“马马虎虎吧,现在到那边沙发上躺着去!”

    “啊?做……做什么?”水怜袖顿时心头乱跳。

    “当然是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应付自如啊?我跟你说,咱们的计划只有一次机会,不成功就没机会实行下一次了,你说是不是该谨慎一点?”

    “是……是啊,经理,那……那我这就去躺着!”水怜袖说完,就到那边沙发跟前,咬了咬嘴唇,躺了下去。

    苏吟放下茶杯,走过去,低头看着躺在那里的水怜袖:“现在,假设我就是表哥,我会对你做一些事情,就是那些下流的事情,然后看看你的反应,通过你的反应,就能很清晰分辨出你是生涩还是熟练,现在,把你学到的都拿出来,不要让我看出破绽来,知道吗?”

    “知……知道了!”水怜袖显得很是紧张。

    苏吟看了看她,很是无语:“水怜袖,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身上就抖了,这完全不合格啊,况且我还不是表哥,如果是表哥,你不是更加紧张,抖得跟筛糠似的吗?那样的话,表哥可能都在你身上趴不住,一下就被你筛下来了!”

    听了这话,水怜袖禁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别笑,严肃点,有什么好笑的?你还想成为表哥的女人吗?”苏吟板着脸。

    水怜袖忙咬住嘴唇,认真道:“经理,我……我不笑了!”

    这次,苏吟反倒忍不住笑出来,笑完之后,忙摆摆手:“好,都不许笑了。从现在开始,进入正式测试状态,谁都不许再笑,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