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棋(求月票)

    肖菱气得咬了咬牙,猛地把车门关上了。

    那边,露西走过来,小声问:“肖小姐,是不是该搬东西了?”

    肖菱不知怎么了,竟然没听到。

    “肖小姐,按照秦殊的吩咐,咱们……”

    肖菱总算回过神来,想到刚才艾伦的话,竟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忙摒除那些杂念,说道:“把东西都搬过来吧!”

    露西点头,打开她开的那辆车的后备箱,就见后备箱里放着许多从别墅里拆除下来的爆炸装置,这些装置经过露西的改造后,又已经有了作用。

    肖菱、曼秋嫣和露西一起,把那些爆炸装置都移到了艾伦汽车的后备箱里,竟然装满了后备箱。

    刚弄好,杜悦绮匆匆跑来了,来到就问:“艾伦抓住了吗?”

    肖菱点头,指了指车里。

    杜悦绮忙打开车门,看到艾伦正满身是血地躺在里面,总算松了口气,咬牙道:“混蛋,你再跑啊!”

    “不跑了!”艾伦喃喃道,“我确实败在秦殊手里了,但我相信,终有一天秦殊会面对你们自相残杀的痛苦,那会是什么时候呢?”

    杜悦绮没理会他的话,狠狠又把门关上,对肖菱道:“肖小姐,交给我吧。艾伦上次耍了我,这次就让我把账跟他一次算清楚!”

    肖菱犹豫一下,点点头:“好,那就交给你。艾伦装在那个庄园别墅的这些炸弹是秦殊回赠给艾伦的礼物,要好好地交给他!”

    说完,把一个小巧的遥控器递给杜悦绮。

    “放心吧,我会的!”杜悦绮过去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很快开车离开了。

    曼秋嫣走过来,问:“菱儿姐,咱们回去吗?”

    “嗯!”肖菱点头,忽然问,“嫣儿,你觉得小哥哥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浅雪姐?”

    曼秋嫣听了,不由愣了一下:“菱儿姐,你……你不会听了那个艾伦的话,就……”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

    “一样吧!”曼秋嫣说,“反正最喜欢的不是我!”

    肖菱听了,忍不住“噗哧”一笑:“你这个笨丫头现在倒是越来越聪明了,学会和稀泥了是吧?”

    “没有啊,我就是这么觉得的!”

    肖菱摇头:“不,我觉得小哥哥更喜欢浅雪姐的!”

    “菱儿姐,你吃醋了?”

    “嗯,很吃醋呢,不过谁让我以前总是打他呢,我在他心里就是个小魔女的,能够让他接受我已经很好了!”

    曼秋嫣咯咯地笑了起来:“菱儿姐,说实话,我觉得吧,你和老公的感情是我们这些姐妹里最深厚的,青梅竹马的感情,那种积淀是别人根本追不上的!”

    “真是那样就好了!行了,走吧!”

    肖菱和曼秋嫣上了车,露西也上了车,两辆车很快开走了。

    上面的云海倾城会展中心,新闻发布会上,薇薇安正笑眯眯地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言语得体,优雅干练,浑身充满了让人陶醉的美丽和风情。

    这次新闻发布会有直播,从手机上就能看到这个直播。

    杜悦绮的车里,杜悦绮把手机找到这个直播,扔在后座上,给艾伦看着。

    艾伦看着直播上美丽的薇薇安,禁不住气得咬牙,喃喃道:“看来我真的还是尝不到这女人的滋味了!你们这些贱人,一个个恬不知耻地都投进秦殊怀里,我相信,你们早晚会有痛苦的一天,肯定会有的,你们肯定会自相残杀!”

    “你不觉得你的挑拨很幼稚吗?”杜悦绮没有回头,只看了一眼后视镜,“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你如果是要临死之前在我们心里埋下矛盾的种子,就别白费力气了,我们不会自相残杀的!”

    “为什么?”

    “为什么?”杜悦绮笑了笑,“因为秦殊!”

    “不可能!”艾伦摇头,“人都是自私的,感情更是自私的!”

    “不信就算了!”杜悦绮叹了口气,“对于你这种根本就不懂得珍惜感情的人来说,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哼,我倒是珍惜,但我身边的几个贱人都被秦殊迷了眼睛!”

    杜悦绮咬了咬牙:“那你知道你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对你情深意重吗?”

    “谁?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个金发女人,被你杀掉的那个!”

    “妮娜?”艾伦哼了一声,“她就是我的玩物而已,也配得到我的感情吗?”

    杜悦绮脸色一寒:“她怎么就不配得到你的感情了?所以说,你根本不懂得感情,你的所有感情都是出于自私的**而已,你看不到别人的爱,只希望别人为你所用,艾伦,我真的很替那个妮娜不值!”

    “滚,你还不配来教训我!”艾伦吼了一声。

    杜悦绮撇撇嘴,满脸不屑,没再说话。

    一路开车,到了一处荒野,杜悦绮把车停在一处悬崖边上,回头道:“我的主人送给你一份礼物,就是你安装在庄园别墅里的那些爆炸装置,他回赠给你了,就在这辆车的后备箱里!”

    艾伦脸色变了变,眼中浮起一抹绝望,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起身,把先前要绑薇薇安的绳子迅速往前座的杜悦绮脖子上套来。杜悦绮冷哼一声,回身一拳,就把他打了回去。跟着走下车,把离合松开,汽车就缓缓沿着斜坡往悬崖下滑动,很快就滑到悬崖边上,翻落下去、杜悦绮跟着按了一下遥控器,轰得一声,汽车炸成碎片,燃烧着落到了悬崖底下。

    ……

    等秦殊伤好的时候,女孩们也大都搬到了庄园别墅里面。

    生活平静了好一段时间。按照秦殊说的,简云璃自然也搬到了别墅里,别墅里景色优美,仿佛被花园环绕着,已经是春天了,外面很多树木鼓出了嫩绿的新芽,清新可人。

    今天是星期天,简云璃坐在宽敞的书房里,构思着一个新的剧本。

    想了半天,不觉抬起头来,看着外面的绿意,有些痴痴的。

    她有好长时间没见过吴敛琮了,和秦殊的关系也停步不前,似乎注定只能做秦殊的妹妹似的。

    她有些心烦意乱的,理了一下头发,就站起来,拿起自己装饰漂亮的手机,又去打吴敛琮的电话,没想到这次竟然打通了。

    “吴敛琮,你在哪里?”简云璃忙问。

    对面没人说话,随之手机就挂掉了。

    简云璃继续打,就没人接了,不觉郁闷地走到窗台前,远远望去,就见一辆白色奥迪正开进别墅里,停下之后,车门打开,时尚俏丽的肖菱走了下来。

    “秦殊哥哥还在别墅里面吗?”简云璃嘀咕了一声,肖菱来这里,肯定是来找秦殊的无疑。

    秦殊确实还在别墅里,正在柳依梦的房间里下棋。

    因为是在房里,柳依梦穿得很简单,上身一件浅红色的毛衣,下面是宽松的休闲裤,身材修长曼妙,气质淡雅又成熟,特别是紧身毛衣包裹的酥胸,浑圆挺翘,鼓鼓的,让人心跳。

    她正拈着个白子思考着,白皙的玉手似乎比手中的棋子还要白。

    “柳姐,该你了!”秦殊提醒道。

    “知道!”柳依梦抬头柔柔地看了他一眼,“小坏蛋,你有什么阴谋啊?”

    “阴谋?”秦殊笑道,“就是下个棋而已,能有什么阴谋?”

    “那你这几天怎么总陪着我?”

    “这不是有空嘛!”

    “那……那为什么不去陪其他姐妹?”

    秦殊嘿嘿一笑,轻轻抓过她的手来,放在嘴边亲了一下:“柳姐,我到现在还没法吃了你,这不是着急吗?口水都流到下巴了!”

    柳依梦俏脸微红,轻声啐道:“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你有坏心思的。对了,你为什么对那个银行的副总吉姆总是避而不见呢?他又去咱们公司好几趟了!”

    秦殊听了,不觉皱起眉头,哼了一声,很不满地说:“这个吉姆竟然利用水怜袖向我献殷勤,我猜他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不是有那么句话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总不能一直不见吧?他好像有些锲而不舍似的,你不见他,他以后应该还会去。”

    秦殊依然把柳依梦的手攥在手中抚摸着,仿佛抚摸着无暇温润的美玉,舒服极了,问道:“柳姐,你是怎么回绝他的?”

    “哦,你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在养伤吗?我就对他说,说你出去度假了!但度假总有回来的时候啊!”

    “谁去度假了?”

    一个清脆动人的声音忽然响起,跟着,肖菱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柳依梦见到肖菱来,忙红着脸从秦殊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起身道:“菱儿,你来了?快坐!”

    “谢谢!”肖菱对她点点头,坐下了。

    柳依梦去倒了杯茶,放在肖菱跟前。

    “柳姐,没耽误你们吧?”肖菱问。

    “没有,我们就是下下棋!”柳依梦说着,红着脸看了秦殊一眼,说,“你这个小哥哥啊,养好了伤,人也变懒了,连公司都不去了!”

    “小哥哥,你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啊?”肖菱看着秦殊,有些担心地说,“如果还有什么不舒服,就赶紧让艾瑞卡给看看,这可耽误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