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顺藤摸瓜(求月票)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艾伦接到她的电话,似乎很意外,声音低沉,带着谨慎。

    “我夺了辆车,一路狂奔就逃了出来。您放心,绝对没问题的,没有人跟踪我!”那金发女郎确信自己这次逃走没有问题,而且这是在电话里,不便多说,所以就长话短说了。

    艾伦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才又问道:“你确定没人跟踪你?”

    那金发女郎又往周围看了看,街道很冷清,静悄悄的,昏暗的路灯下,路两边停着些车,除此之外,简直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艾伦总裁,绝对没人跟踪我!”

    “很好,那你来找我吧!”艾伦跟她说了个地点。

    那金发女郎满心激动,挂了电话,又往周围看了看,这才上车,往艾伦说的地点赶去。

    在她的车离开之后,昏暗的路灯下,一辆跑车从路边的停车位上行云流水般滑了出来,依然没有开灯,在夜色中静静地跟着那辆越野车。

    路灯的光线很不明亮,那辆跑车又没开灯,而且那辆跑车的颜色在黑暗中辨识度很低,那金发女郎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黑乎乎的,看不到什么,就放心地往前开,真的是归心似箭,想早点见到艾伦,所以有些细节也就忽略了。

    她逐渐来到一个很偏僻的所在,那里有个破旧的乡村别墅,周围荒草漫漫,看起来应该快要拆了,里面黑咕隆咚的。

    那金发女郎在这里停下车,就迅速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敲得很有节奏感,似乎是个暗号似的。

    敲完之后,就耐心等着。

    过了好一会,房门才打开一条缝隙,露出一个人的半边脸,正是艾伦。

    艾伦看了她一眼,神色冷冷的,又谨慎地往外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依然没有天亮。

    “艾伦总裁,我……我回来了!”那金发女郎的声音有些哽咽,如果不是房门开的缝隙太小,她简直要冲进去扑到艾伦身上。

    艾伦又往外看了一眼,这才把门开得大了些。

    那金发女郎忙闪身进去,艾伦又把门关起来。

    房里有股浓重的灰尘的味道,间杂着淡淡的霉味,触目所及是破旧的沙发,结满蛛网的吊扇,单看这个样子,就知道这里肯定好久没人住了。

    “艾伦总裁,终于又见到您了!”那金发女郎一下抱住艾伦,激动地眼泪都掉下来。

    艾伦却冷漠地推开她,把房里的灯打开,看着她问:“你不是被秦殊抓起来了吗?怎么逃出来的?跟我详细说说!”

    确切地说,这金发女郎并不是被秦殊抓起来的,而是被秦殊弄昏之后,艾伦吓跑,没有救她,她才最终落在秦殊手里。

    那金发女郎却不知道这些,也不关注这些,只抬手擦了擦眼泪,有些撒娇似的撅嘴说:“艾伦总裁,我能逃出来,真的是费尽了千辛万苦,而且我遭受了许多残酷的折磨!您看看我,浑身是伤,差点都没力气跑来见您了!”

    艾伦低头看了看,点点头:“你确实伤得挺重,辛苦你了!”

    “没什么,没什么,为了艾伦总裁您,受这点罪是值得的。而且我还帮您做了件大事呢!”那金发女郎迫不及待想要炫耀起来。

    “哦,帮我做了什么大事?”艾伦奇怪地问。

    那金发女郎得意一笑:“是这样的,我成功利用反间计让秦殊的女人自相残杀了!秦殊的三个女人已经死掉!”

    “到底怎么回事?”艾伦越发好奇起来。

    那金发女郎很想邀功,让艾伦高看自己,一直以来,她都是作为秦白菜和薇薇安的替代品存在的,甚至艾伦在她身上发泄的时候,都要让她戴上薇薇安或者秦白菜的面具,这让她很是委屈,很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也很出色,可一直得不到艾伦的认可,艾伦就把她当作一个发泄的工具,似乎从没正眼看过她,现在她终于有件事能够好好炫耀了,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就把整件事添油加醋地对艾伦说了。

    艾伦听完,眉头不由紧皱,脸色也沉了下来。

    “艾伦总裁,怎么了?有问题吗?”那金发女郎脸上笑着,歪着头问。

    艾伦问她:“你真的成功挑拨了杜悦绮?”

    “对啊!”

    “但根据我的了解,杜悦绮这个女人对秦殊惟命是从,不是秦殊吩咐的事情绝不会做的,更别说这种大事了!”

    “艾伦总裁,您这就不懂了!”那金发女郎说,“感情会改变一个女人的,会让一个狠毒的女人变得温柔如水,也会让一个温柔的女人变得毒如蛇蝎,感情对女人的影响比对男人大多了,艾伦总裁您是男人,根本体会不到的!”

    “但我始终不怎么敢相信杜悦绮可以有这么大的变化!”艾伦想了想,又问,“你还说是杜悦绮放了你?”

    “对啊!”那金发女郎一声冷笑,“我还杀了她灭口,她绝不会说出您的计划的!”

    艾伦皱眉,忽然问:“那她为什么不杀了你灭口呢?”

    那金发女郎神色怔了怔,干笑道:“艾伦总裁,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艾伦道:“她如果只是为了让你帮她转移大家的视线,那完全可以在你逃出别墅之后就杀了你,然后说是你自己逃出来的,她发现你逃走,出来找到你,然后杀了你,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身上,这样的话,你都死了,死无对证,她还不用担心你说出她的事情,不是两全其美呢?为什么还要那么费劲地帮你找车逃出来?难道她真的把你当作好朋友了?这不可能吧!”

    “这……”那金发女郎的笑容变得越发干涩起来,也意识到这事有些蹊跷,不由支吾道,“或许……或许是她疏忽了,没有想到这点,她怎么可能有艾伦总裁您这么高的智商呢?而且当时她很着急,着急之下,或许就糊涂了!”

    “哼,你觉得可能吗?”艾伦的脸色渐渐变得冷峻下来,“她是秦殊手下的杀手,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冷静,怎么可能会头脑发热?”

    “那……那难道是她早就预谋好的?”

    艾伦看着她:“你说她杀了秦殊的三个女人,你看到尸体了?”

    “没……没有!”那金发女郎摇头,忙说,“但我看到了舒露的舌尖,是她割下来的!”

    “你确定那是舌尖?你用手碰了?”

    “我……我看到了,应该就是舌尖的!”那金发女郎的脸色不由变了变。

    “应该?”艾伦咬牙,“就是说,你根本不确定?”

    “我……我……”

    “你个贱人,我让你给害死了!”艾伦突然爆发,一巴掌重重打在那金发女郎的脸上。

    那金发女郎被打得摔倒在地,捂着脸颊,泪水不觉掉落下来,忙说:“艾伦总裁,我仔细看了,这一路开车过来,没有人跟踪我!”

    “你给我闭嘴!”艾伦迅速把房里的灯关上,拿出一把枪来,一瘸一拐地走到窗边,稍微拉开一点窗帘,小心往外看去。看看外面,夜色正浓,依然黑咕隆咚的。不过,就在这时,两道耀眼的车灯陡然闪亮,直射过来,是辆跑车的车灯,紧跟着,更多车灯纷纷打开,足有十几辆车,团团围在这个破旧的别墅周围,瞬间把这里照亮得如同白昼似的。

    艾伦看得瞠目结舌,实在没想到不知不觉间来了这么多车,这个破旧的别墅真被围得密不透风了,而且,所有的车灯打开,就算房子里没有开灯,从窗帘透入的亮光也足以把房里照亮了。

    那金发女郎陡然看到到这雪亮的光芒,慌忙擦掉眼泪站起来,冲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闪亮的车灯中,就看到许多人正纷纷从车上下来,依稀可见的还有他们手里拿着的长短不一的武器。

    “怎么……怎么会这样?”那金发女郎的身体顿时颤抖起来。

    艾伦抬手抓着她的头发,恶狠狠地一甩,把她甩在了地上,气得脸色铁青。那金发女郎忙大声道:“艾伦总裁,我错了,我……我真不知道有人跟着我。您……您放心,我会保护您的,就算拼掉我的性命,也会保护好您的!”

    说着,迅速拿出自己的枪。

    艾伦叹了口气,把手张开,看着她,说:“把枪给我!”

    “艾伦总裁,让我打头阵吧,他们想杀你的话,必须先杀掉我!”

    “把枪给我!”艾伦带着命令地说。

    那金发女郎不敢违抗,只好把枪给他。

    枪才到艾伦手里,艾伦就冷着脸把枪口对准了她。

    那金发女郎见了,不由大惊失色,失声道:“艾伦总裁,您……您做什么?”

    艾伦气得咬牙切齿的,狠狠道:“如果不是你这个笨女人,我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你不但把老子精心设计的完美计划都泄漏给了秦殊,还把秦殊的人引来。我算看清楚了,我最大的敌人根本不是秦殊,而是你这个贱人,不杀了你,我早晚会被你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