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凌乱(求月票)

    那金发女郎痛呼一声,疼得倒吸凉气,不过咬了咬牙之后,反而大笑起来:“可怜的臭丫头,你这样就已经很可怜了,如果还不知道做点什么,只会一直这么可怜下去!”

    “你什么意思?”杜悦绮瞪着她。

    那金发女郎疼得牙齿都在打颤,却还是说道:“你们……你们这里不是有句话吗?叫做事在人为,你只知道出苦力,却不懂计谋,不懂得为自己争取,那怎么行?照你这样,恐怕想爬上秦殊的床都难,更别说让他给你个名分了!”

    “你少说那些不要脸的话!”杜悦绮微微脸红起来。

    “不要脸的话?”那金发女郎哼了一声,“我说的是实话。我不眼瞎,看得出你对秦殊真是喜欢极了,那最终还不是要和他上床吗?告诉你,和心爱的男人上床,不但是最舒服的事情,还是最爱他的表现,他如果能够迷恋上和你做~爱的感觉,那就更完美了!你既然爱他,却不和他上床,这算是什么爱?告诉你,性和爱根本就是分不开的!”

    杜悦绮脸上更红,没有说话。

    那金发女郎强忍着疼痛,依然带着蛊惑似的说:“你肯定想让秦殊说爱你,并且在你身上疯狂,为你痴狂,对不对?”

    “我没你的心思那么龌龊!”杜悦绮翻了她一眼。

    虽然这么说,但确实很渴望秦殊能深情地对她说声“我爱你!”

    “好吧!”那金发女郎撇撇嘴,“我知道你们这里的女人很内敛,对那种事情往往很回避,但你该心里清楚,照这个趋势下去,你根本不可能得到秦殊的爱!”

    “他是我的主人,我没想过那么多!”杜悦绮有些无力地反击,谈到感情的问题,特别是说到秦殊,她似乎就变得脆弱起来。

    “哼,别骗自己了,你难道真的不想和他双宿双飞,卿卿我我?”

    杜悦绮心中一动,默然不语。

    那金发女郎微微往前俯身,在她耳边轻轻道:“承认吧,你想那样的,你想让秦殊爱着你宠着你,但你上面有好多女人压着你呢,你不觉得她们很讨厌吗?你本来是个相当狠辣的女孩,那为什么不在这件事上也狠辣一点?如果把这些女人都清理掉,那就没人能碍你的事,能压着你了,而且,没了这些女人占据秦殊的心,你也能更加轻易走进秦殊的心里!”

    听了这话,杜悦绮心头猛跳,总算明白过来,这金发女郎是要怂恿她杀掉那些女孩呢,禁不住身上猛地抖了抖。

    那金发女郎见她不说话,又蛊惑道:“你完全有杀光她们的能力,想想她们的嘴脸,她们要么把你当个奴才,要么虚伪地应付你,相信她们这个时候正在外面开心地享用丰盛的晚餐,而你呢?你只能陪我在这里吃白米饭。想到这些,你真的不生气吗?她们给你的是白米饭,和我一样,她们把你和我同等对待了呢!说吧,你生气,你愤怒,你的怒火都在心里燃烧着!”

    杜悦绮咬了咬牙,终于沉声道:“对,我生气!”

    “哈哈,这才对啊!”那金发女郎觉得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继续道,“你不比她们低一等的,为什么她们能过得那么好,得到秦殊的爱,你却要被压制。爱情是自私的,既然她们压制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就要扫清障碍,拿起你的枪,杀掉她们。只要杀掉她们,秦殊就成你一个人的了!”

    “我……我不能这么做!”杜悦绮猛地摇头,嘴角颤动着,声音也颤抖着,“秦殊……秦殊是我的主人,她们是秦殊心爱的女人,杀了她们,秦殊会伤心的!”

    “哈哈,你还真是痴情,竟然这么为秦殊着想!”那金发女郎冷哼一声,“但秦殊何曾为你着想过,他甚至都没在乎过你,你只有把那些女人都杀掉,秦殊的视线里才能有你。你是在为你自己,人活在这个世上,不都为自己吗?你是愿意一辈子被她们当个奴才使唤,还是成为秦殊的妻子,和秦殊出双入对?”

    “我……我……”杜悦绮似乎有些动摇。

    那金发女郎看到就差一把火了,不由鼓动道:“现在拿起你的枪,去杀掉她们,秦殊或许会一时伤心,但他以后会拥有你,会看到你的好,就不会伤心了。你看看你,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啊,皮肤这么好,长得眉清目秀,身手还这么了得,你那里肯定很紧吧,绝对能让男人欲仙欲死的!”

    杜悦绮脸上更红,手指微微颤抖,颤声道:“但……但如果被秦殊发现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不,他不会发现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会发现?”

    那金发女郎笑了一声:“难道你忘了吗?艾伦总裁现在正在云海市,秦殊的注意力都在艾伦总裁身上,你杀了她们,只要做得干净利落,不留下明显的痕迹,秦殊只会把帐算在艾伦总裁身上。你一直对秦殊忠心耿耿的,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怀疑到你!”

    “可……可秦殊以后如果见到艾伦,艾伦肯定会说出来的!”

    那金发女郎见杜悦绮已经完全心动,忙道:“放心,秦殊以后见不到艾伦总裁了。你如果能杀了秦殊那么多女人,艾伦总裁也就出了气,这样的话,我再从旁边劝说一下,艾伦总裁就会放手,离开云海市,以后咱们各不相干,天隔一边,你还担心什么?”

    “真的?”

    “真的!”那金发女郎媚笑一下,“我是艾伦总裁最宠爱的女人,我的话他肯定听,他现在就是要出气,秦殊失去那么多心爱的女人,他肯定就出气了!”

    这么说着,她在心里暗自得意着,激动着,心道:这比艾伦总裁先前的计划好多了,艾伦总裁只想让那些女人死在秦殊面前,但现在我鼓动这个女人杀掉那些女人,让秦殊的女人自相残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秦殊伤心的呢?秦殊估计会疯掉吧,这样的报复才更过瘾,艾伦总裁以后如果知道,肯定会对我的计策大加赞赏,可能会因此疯狂爱上我,而不再把我当成凯莉和薇薇安那两个贱人的替代品。

    杜悦绮却眼睛不停转动,心里还在斗争着,挣扎着,纤手紧紧地攥着匕首,攥得紧紧的,紧得连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照我说的做吧,这样以来,你就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出了今天被羞辱的气,还保住了秦殊。你如果什么都不做,任凭事情这么蔓延,艾伦总裁或许会杀掉秦殊的,那样的话,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杜悦绮的眼睛还在不停转动,睫毛也抖个不停,仿佛是琴弦被拨动,依然在犹豫着。

    “告诉我,你做!”那金发女郎声音低沉,带着十足的诱惑。

    “好,我做!”杜悦绮忽然说。

    “太好了!”那金发女郎顿时激动得浑身发抖,“事不宜迟,想做就要赶紧的!”

    “你……你说我该怎么下手?”杜悦绮的呼吸都变得微微凌乱。

    那金发女郎眼中冷光闪烁,低声道:“就从刚才来叫你吃饭的那个女人开始,她看起来很萝莉很可爱的样子,但心里可能比那个什么肖小姐更可怕,看她那么和稀泥的态度,分明就没想过为你说话,偏偏要装好人,这个虚伪的女人应该最先对付!”

    “好,我……我听你的!”

    那金发女郎忙说:“你去找个机会杀了她,藏起来,然后我再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

    她现在还不觉得自己成功了,只有让杜悦绮真的杀掉秦殊一个女人,已经没法回头的时候,那个时候才算是成功了。

    先前被抓起来,她还觉得自己只能等死,但突然发现这些女孩之间有那么大的矛盾,看到杜悦绮被羞辱,顿时看到了机会,所以故意把这个矛盾变大,激得杜悦绮翻脸,没想到真的成功了,这绝对是大功一件,艾伦以后还能不喜欢她吗?

    “现在就去吧,寻找机会!”那金发女郎催促着。

    杜悦绮微微皱眉,不由向她看过来。

    “放心,我被你绑得这么结实,根本跑不掉的,再说,我现在根本不会跑,我还要帮你找到幸福呢!”那金发女郎的眼神带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冷意和激动。

    杜悦绮又看了看,确定她跑不了,这才站起身来,神色渐渐冷酷下来,拿起饭碗,把里面的米饭使劲吃了下去,然后把匕首收进袖子里,开门出去了。

    那金发女郎看着她出去,激动地声音发颤,神色也如疯狂了似的,动情地说:“艾伦总裁,您看到了吗?看到我有多优秀了吗?我在帮您复仇,您肯定会很满意的!”

    她激动地等着,等着杜悦绮给她带来好消息。

    但等了好久,杜悦绮都没回来。

    她不禁有些着急,难道出什么意外了?侧耳听了半天,外面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只好耐心等着了。终于,等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杜悦绮闪身走了进来。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