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愧疚(求月票)

    “真……真的?”吴敛琮的脸颊抽搐了一下,本来已经绝望的心不由浮起一抹希望,想到贝蒂竟然还关心自己,又禁不住心里一酸,眼泪顿时涌了出来。

    艾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双眸中都是冷酷,低低地沉声道:“听着,贝蒂已经上钩,你不要给我搞砸了,一定把她给我引出来。就算不引出来,也要问出她住在哪里,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吴敛琮慌不迭地点头,求生的本能之下什么都顾不得了。

    “好,现在打电话吧!”

    “是,是!”吴敛琮拿起手机,颤抖着找到通话记录上的陌生号码,问道,“是……是这个吗?”

    “对,拨过去,不要出什么差错!”

    吴敛琮咽了口唾沫,回拨过去。

    过了一会,对面接了,传来贝蒂生气的声音:“吴敛琮,你胆子大了啊,竟然敢挂我的电话!”

    “我……”吴敛琮干笑一声,贝蒂还是以前对他说话的那种语气呢。

    “你什么你?你这个废物,到底还能做点什么事?本来是个跨国公司的分公司总经理,现在竟然落魄到这个程度,让我说你什么好?”

    吴敛琮又干笑一声:“贝蒂,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现状的?”

    “我今天上网的时候偶然看见的,看你接受专访时候那个颓废的怂样吧,真是丢死人了!”说到这里,贝蒂的语气缓了缓,咬牙道,“我问你,你现在真的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是……是啊!”吴敛琮其实手头有积蓄的,况且秦殊还给过他一次钱,现在却撒谎道,“你以前管得紧,我有很多用钱的地方不敢跟你说,结果在外面借了很多钱,本来我是迪史伦投资集团云海分公司的总经理,那些债主并不着急,可现在云海市分公司完了,我没了工作,那些债主怕他们的钱黄了,就都找上门来,能搜刮的财产都被搜刮干净了,就像我在电视专访中说的那样,我现在真是跌进了深渊,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你……你真是活该!”贝蒂狠狠道。

    “贝蒂,你……你就别说我了,你在哪里?咱们毕竟是夫妻,你不来找我吗?”

    “我去找你做什么?“

    “难道……难道真像那句话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时各自飞,你看我完了,所以要抛下我吗?”

    贝蒂冷冷道:“我不想见你,不是因为你现在落魄了,而是有别的原因!”

    “难道……难道你有了别的男人?”

    “吴敛琮,你别胡说,根本没有!”贝蒂急忙否认。

    听她这么急着否认,吴敛琮反倒有些怀疑起来,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就叹了口气,很是忧伤地说:“贝蒂,不管怎么说,咱们总归夫妻一场,就算分了,也该见个面,把事情说清楚不是?”

    贝蒂此时正盘腿坐在秦殊给她的别墅的床上,身边看着个笔记本电脑,电脑上还在播放着吴敛琮专访的视频,她低头看了看,犹豫一下,拒绝道:“见面就不必了!”

    她还记得秦殊说的话,秦殊告诫她不要相信吴敛琮。

    “你连见我都不愿意吗?”吴敛琮还在费尽心机地要把贝蒂引出来。

    贝蒂冷冷道:“我没有见你的兴趣,难道你还敢强迫我不成?”

    这是她一贯对吴敛琮说话的语气。

    “不是,当然不是!”

    贝蒂沉默了一下,说:“吴敛琮,给我你现在的地址,我寄张支票给你!”

    听了这话,吴敛琮心头一动,突然觉得很难受,自己在绞尽脑汁地算计贝蒂,贝蒂却在帮自己。他还没到良心完全泯灭的地步,还是会觉得愧疚的。

    “怎么了?你不要?不要就算了,我挂了!”

    “别,别!”吴敛琮慌忙道,“贝蒂,你别挂,我……我现在的情况,确实需要你的接济呢!”

    “那好,给我发来你的地址,我给你寄张一百万的支票过去。”贝蒂道,“我现在也没多少钱了,这算是我大部分的财产,都给你了,也算是对咱们夫妻一场的了断,你收到这笔钱,咱们就再没关系了!”

    吴敛琮有些奇怪,他很清楚的,贝蒂有很多钱,怎么现在却说一百万就是她大部分的财产了?不对啊。

    旁边,艾伦给他使着眼色,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忙道:“好啊,但……但不能多一点吗?”

    贝蒂哼了一声:“我都跟你说了,这是我大部分的财产,你够贪心的!”

    “嘿嘿,我这不是困难吗?”

    “总之,我就这么多钱,你到底要还是不要?”

    “要,要,怎么能不要呢?”

    “那好,地址发给我,就这样!还有,吴敛琮,你以后好好的,一百万总归会花光的,最终还要靠你自己的努力生存下去!”

    贝蒂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吴敛琮拿着手机,怔了半晌,虽然贝蒂对他的语气依然那么冰冷,但他分明感觉到了其中的关心,忽然发现,自己其实都不怎么珍惜贝蒂的,如果好好珍惜她,是不是会成另外一番光景?难道自己又错过了一个好女人?想到这里,忍不住心中一阵惆怅。

    “想什么呢?”艾伦使劲打了一下吴敛琮的脑袋。

    吴敛琮这才回过神来,现在不是惆怅的时候,危险依然在身边,慌忙道:“艾伦总裁,对不起,我尽力了,但还是没法把贝蒂引出来,她根本不愿见我!”

    “哼,不用引她出来了!”

    “为……为什么?”

    艾伦旁边那金发女郎晃了晃手中的小电脑,笑道:“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她的位置!”

    “你们……你们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

    “对!”艾伦抬起手杖,敲了敲吴敛琮的肩膀,“你这个诱饵还是很有效的,果然引出了贝蒂!”

    “你们……你们会怎么对她?”

    “你觉得呢?”艾伦眼中冷光迸射,让人心寒,“今天之后,你这个老婆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任何人都找不到了!”

    说完,对旁边那个黑衣大汉摆了摆头。

    吴敛琮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慌忙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他知道的,他的利用价值又已经消失了。

    艾伦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我不会杀你的,我突然发现留着你也很有意思,你有两个老婆,但这两个老婆都被你出卖了,我真想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脸活下去!这真的很有意思!”

    说完,转身走了。

    那金发女郎嘴巴撇了撇,对吴敛琮吐了口唾沫,也走了,那黑衣大汉同样走了,房里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吴敛琮忙抓起自己的手机,想要通知贝蒂赶紧跑,但拿起手机之后,手却颤抖地不停使唤,他真的害怕,害怕自己坏了艾伦的事,艾伦会改变主意,回来杀掉自己。

    最终,他还是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了前面,连忙把手机丢掉了。

    ……

    贝蒂家里,她打完电话,把手机放下,就下床走到自己的梳妆台那里。打开抽屉,拿出首饰盒,从首饰盒里拿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叹了口气,放在桌子上。

    这个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她听到了,忙对着镜子飞快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转身就往外跑去。

    因为跑得急,拖鞋都忘记了,忙又回来穿上拖鞋,这才跑到楼下去开门。

    打开门,就见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房里的光芒照射出去,落在他身上,能够看到,竟然是秦殊。

    “我没来晚吧?”秦殊脸上带着歉疚的笑意。

    他今天和贝蒂说好要来的,因此上次来修水管并没完全修好,这次特别买了软管来,要把厨房里的水管彻底修好。

    “没有,没有!”贝蒂忙摇头,“跟我想得差不多,快进来吧!”

    她让秦殊进来,然后关上房门,从鞋柜里拿出拖鞋,低头放在秦殊脚下,跟着伸手就去解秦殊的鞋带。

    秦殊忙道:“贝蒂,不用那么麻烦,我的鞋子不需要解鞋带的!”

    说完,把两只脚互相搓了搓,两只鞋子就脱了下来。

    贝蒂“噗哧”一笑:“你这倒真是很有效率呢!”

    “是啊,身在商场的人都知道,效率是最重要的!”秦殊开着玩笑,晃了晃手里拿的软管,“不好意思,现在才有空来给你把水管彻底修好!”

    “是我不好意思呢,又让你跑一趟,不过这次我有补偿的,做好了饭菜等着你!”

    秦殊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问:“贝蒂,那需要我提前准备药吗?”

    “准备什么药?”

    “治拉肚子的药啊!万一我吃了你做的饭菜之后,吃出什么毛病来,提前做个应变啊!”

    贝蒂听了,不由瞪了他一眼:“我做的饭菜有那么可怕吗?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还会很可口,我一个星期都没停下,就为了你再来的时候给你做些饭菜,你觉得我会笨到那个程度,一个星期都做不好几个菜吗?”

    “准备了一个星期?”秦殊怔了怔,苦笑道,“贝蒂,你够执着的!”

    “一般一般,要看为了什么人。为了你,这没什么!”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