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屈服(求月票)

    吴敛琮干笑一声:“这个……云海市这么大,实在……实在没法找啊!艾伦总裁,您看我,我已经不再是迪史伦投资集团的员工了,现在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找个简单的工作,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行,实在不想……”

    “你想置身事外?”艾伦眼中闪过一道慑人的寒光。

    吴敛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感觉着脖子上那把利刃的冷意,真的不敢点头,但他现在真的不想再折腾了,不想再出卖别人,先前他出卖了乔紫璃家的箐絮集团,害得乔紫璃的爸爸身死,一家人穷困潦倒,他得到了股份和职位,但现在却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所以真的有些看透了,不愿折腾,只想帮着简云璃得到秦殊的心,然后得到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再成个家,平静地生活,而且他看出来了,如果帮艾伦找到贝蒂,贝蒂真的就完了,他虽然整天受贝蒂的气,但贝蒂有时候也对他很好,两人之间也有过一些欢乐时光,实在不愿把贝蒂送进虎口里,他现在心里已经萌生了一些良知,所以犹豫半天,还是轻轻说:“艾伦总裁,请您……请您放过我吧!“

    “好,我可以放过你!”艾伦竟然一下同意了。

    吴敛琮大喜,就要感谢,结果又听艾伦继续道,“我现在杀了你,你自然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啊?不要!”吴敛琮感觉脖子间的利刃在移动,鲜血似乎在迅速流淌出来,吓得他慌忙大喊,刚刚萌生的良知在这点恐惧中立刻烟消云散了,大声道,“艾伦总裁,我帮您找到贝蒂,我帮您找到贝蒂……”

    “哼,算你识相!”艾伦慢慢把那把利刃拿开。

    吴敛琮大口喘息着,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脖子上果然已经都是血,他脸色苍白,看着艾伦,保证道:“艾伦总裁,我帮您找到贝蒂,一定帮您找到!”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找到她?”艾伦拿出一块白色的毛巾,轻轻擦掉利刃上的血痕,然后把利刃插回到手杖里面,严丝合缝,表面根本看不出这个手杖中藏着利刃。

    吴敛琮此时脑袋里完全被恐惧填满,怎么还有什么办法,颤抖着声音说:“艾伦总裁,我……我现在没什么办法,但我肯定会想到办法的!”

    “我倒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办法!”艾伦淡淡地说。

    “请……请艾伦总裁您指教!”

    艾伦转头看着他,撇嘴道:“贝蒂毕竟是我表妹,我对她很了解,她这个贱人从小娇生惯养的,泼辣蛮横,野蛮霸道,那个臭脾气真的很难有人能受得了,但她还是有一个优点的!”

    他说着,看了吴敛琮一眼,“她的这个优点就是够讲义气,很重感情,如果你真的对她好,她会在心里记很长时间。就像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家伙,根本配不上她,明眼人一看你就是对她别有企图,但她看你总是那么努力地对她好,讨好她,还是被你感动,嫁给了你,绝对算是下嫁了。她是个冲动的人,稍微有点理性的女孩,都不会嫁给比自己年龄大那么多、还明显别有用心的无耻男人!”

    “是,是!”吴敛琮连连点头。

    艾伦道:“她的这个优点就是你可以利用的地方!”

    “怎么……怎么利用?”

    艾伦冷哼:“你的脑袋里装的是大粪吗?我说了她很重感情,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吴敛琮额头上又开始冒汗,小心地说:“请艾伦总裁您……您示下!”

    艾伦扫了他一眼,咬咬牙,沉声说:“她和你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夫妻,怎么可能对你没有丝毫感情?如果她看你穷困潦倒、境况很惨的话,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肯定会帮你。她如果帮你,不就自动现身了?我相信她就在云海市,你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穷困潦倒的信息传递给她!”

    “她……她真的会出来帮我?”吴敛琮很不相信。

    艾伦冷哼:“吴敛琮,你这个人很虚伪,但也虚伪得很假。你觉得娶到了贝蒂,就可以得到她给你带来的好处,所以不再去呵护她,你翻脸太快,所以你们的感情才那么紧张。贝蒂是在公主般的环境中长大,周围的人都顺着她,她就是个顺毛驴,你顺着她,宠着她,她就什么都会听你的,她的财产也会渐渐交给你,但你偏偏在关键时刻露出了对她的冷漠,所以注定得不到她的亿万身家,你机关算尽,但关键时刻却功亏一篑,实在是蠢蛋一个!”

    吴敛琮沉默着,恍然若悟,静静地不说话。

    艾伦对他道:“你接下来赶紧联系媒体,做个专访,最好是大点的媒体,在云海市有影响力的,把你凄惨的状况尽量展现出来,通过媒体让贝蒂看到。你毕竟是迪史伦投资集团云海市分公司原来的总经理,会有媒体对你感兴趣的。不要把这这件事给我办砸了,不然你该知道后果,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是,是!”吴敛琮连忙答应。

    艾伦脸色依然冷酷:“还有,记住了,你见到我的事不许对任何人说,特别不能让秦殊知道,不然的话,你是最先死掉的那个,我可以保证!”

    吴敛琮吓得脸上抽搐了两下,连忙道:“不……不会的!”

    “希望你识相,那样你才能活下去!”

    艾伦说完,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等吴敛琮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艾伦和那个黑衣大汉都已经消失了。

    停车场静静的,吴敛琮也愣愣地坐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完全湿透,阵阵发冷。

    他沉默了半晌,拳头猛地砸了一下方向盘,低声道:“贝蒂,对不起了,为了我能活下去,我……我只能引你出来,希望你不要怪我。而且,你那么蛮横霸道,怎么会在乎我的死活?艾伦这次肯定说错了,你不会出来的,就算从媒体上看到我再怎么穷困潦倒,你也不会出来的,因为你恨我,一点都不喜欢我!”

    说完之后,又沉默了好久,这才开车离开。

    第二天,雨丝飘零,天气似乎变暖了,下的不再是雪,而是淅淅沥沥的雨丝。

    只是,到了下午,天空乌云更厚,雨丝竟然又变成雪花,温度似乎也降低很多。

    外面雪花飘飘,haz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却静静的,秦殊正看着电脑上的视频窗口。

    他在和视频那边的纯净清丽的惠彩依聊天。

    惠彩依正在外地宣传新片,趁着上节目前的间隙,想看看秦殊,和秦殊说说话。

    “彩依,你穿得不多,不冷吗?”秦殊看着惠彩依穿的白色裙子,关心地问。

    “不冷,这里都有暖气,化妆间有,演播大厅也有,放心吧!老公,倒是你,一定要多穿些衣服,我看了天气预报,云海市那边是雨夹雪的!”

    “是啊!”秦殊笑道,“外面的雪下得正迷人呢!”

    惠彩依轻叹一声:“如果能和老公你在雪里漫步一番,肯定会很美的!”

    秦殊一笑:“彩依,你是不是电影拍多了,净想这些浪漫的情节,那么冷的天,我宁愿和你在被窝里看雪,最好咱们都光着身子,我抱着你温热软滑的身子赏雪,那才是最爽的事呢!”

    听了这话,惠彩依脸红起来,忙轻轻道:“老公,我……我在化妆间里做造型的,还有……还有别人呢!”

    “不是咱们公司的造型师吗?”

    “是咱们公司的!”

    秦殊笑道:“那就没关系!”

    但惠彩依还是羞涩,轻轻道:“老公,等我从外地回去,恐怕就不会下雪了,看来你的愿望只能……只能等下年了!”

    “下年就下年吧!”秦殊笑着说,“反正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咱们有的是时间!”

    惠彩依眼中温柔亮泽,咬了咬嘴唇:“老公,我不在云海市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彩琼了!”

    “放心,我的小姨子,我还能不用心吗?”

    “嗯,老公,我要上节目了,先这样,以后再聊吧!”

    秦殊点头:“行,你在外面多注意休息!”

    “知道了!”惠彩依关掉了视频。

    秦殊轻吐一口气,把办公椅转动,望向窗外。

    看了一会,忍不住抬手看看时间,嘀咕道:“璃儿这丫头怎么现在还没来?难道不让我给她挑选晚礼服了吗?”

    他拿出手机,就要给简云璃打电话。

    但才拿出手机,手机上却来了电话,是贝蒂打来的。

    秦殊接了起来,问道:“贝蒂,怎么了?”

    贝蒂的声音里充满了着急:“秦殊,你有空吗?能不能来一下?”

    “怎么了?”秦殊问。

    贝蒂忙说:“这个别墅里的水管好像出了些问题,厨房里流了好多水!”

    秦殊愣了愣,哑然失笑:“贝蒂,你可以找物业帮你看看啊,不行就打电话找个水管工看看也行!”

    “秦殊,你……你不能过来吗?”贝蒂很有些担心似的,低声说,“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实在不敢让陌生人来家里,而且这几天总觉得有人在别墅外面晃悠,万一我引狼入室,发生点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