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纯真可爱(求月票)

    “您请稍等,我看看魏总的日程!”那秘书来到电脑前,低头敲了敲键盘,认真看了半天,说,“魏总这个周五或许有时间,从现在看是有时间的!”

    “那能不能帮我预约上?”

    “可以!”

    “多谢了!”吉姆又推了推眼镜,确认那秘书给他预约上了,这才点头,“那我先离开了,这个小礼品麻烦你交给魏总!”

    他把手里拿的一个精致的小礼品盒放下。

    那秘书很礼貌地笑了笑,摇头道:“我们魏总不收这些的,我不敢擅自替她收下,您还是见面的时候亲自交给她吧!”

    “这……好吧!”吉姆点头,只好又把礼品盒收起来,笑道,“告辞!”

    说完,转身走了。

    他这次来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竟然就是去看乔尼的那个米娅。

    她的眼睛细长,深邃的眼眸好像闪着海水般的光泽,很是漂亮,惹得魏霜雅的秘书都禁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米娅满脸笑意,抬手对魏霜雅的秘书晃了晃,然后跟着吉姆走了。

    进了电梯,吉姆忽然问:“米娅,你说他们是不是故意不见我的?不然为什么秦殊和魏霜雅碰巧都没空呢?”

    他对米娅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温柔,甚至带着些宠溺的味道,浑然不知米娅刚刚给他戴了多大的绿帽子。

    米娅似乎也忘记了在病房里和乔尼的大战,神色轻松俏皮,看不出丝毫的愧疚和心虚,反倒显得纯真可爱,伸手抱住吉姆的胳膊,脑袋靠在吉姆肩上,说道:“亲爱的大叔,你还真是敬业呢,片刻不停!”

    听她这么说,吉姆不由宠溺地亲了亲她的秀发:“米娅,我这都是为了你啊,我不能看着你在公司里受气,就像你说的,我就是你在公司里的底气。为了你,我也必须好好努力,不能让自己有丝毫松懈!”

    “大叔,你对我真好!”米娅依恋地把脑袋在吉姆肩头上蹭了蹭,叹息一声,“我能和你订婚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呢!”

    “你能这样想,我真的再辛苦都值了!”吉姆脸上满是快慰的神色,“米娅,请你相信,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你任人欺负的,施越达银行一定有你的份!”

    “我相信,当然相信!”米娅看起来像个幸福的小女孩,“你就是我的依靠,我怎么能不相信呢?”

    电梯很快到了楼下,吉姆挽着米娅的手,两人走出电梯。

    “米娅,你还没说呢,你觉得他们是故意的吗?”吉姆问。

    米娅想了想,微微摇头:“我现在还不能判断,你觉得呢?”

    “我感觉他们就是故意不见我的!”

    “可为什么呢?”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他们为什么故意不见我?难道早就知道了我的来意?”

    米娅摇头:“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知道?”

    “不,他们如果足够聪明,或许能猜到的!”吉姆道,“特别是那个秦殊,我搜集了很多他的资料,这个人实在不简单,相当不简单,就算他能想到我的来意和凯莉有关系也不稀奇!”

    米娅沉默了一下,说:“如果他知道了你的来意,会不会一直都不见你?”

    “不,总归是要见面的!”吉姆推了推眼镜,嘴角冷笑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总归要见面,就看是谁主动的问题了!”

    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韵箫集团大楼,来到一辆车前。

    吉姆忙打开车门,让米娅坐进去,然后自己走到另外一边,也坐了进去。

    司机开车,很快离开。

    坐在车上,吉姆忽然打了喷嚏,忙对米娅说:“米娅,给我拿张纸过来,谢谢!”

    米娅听了,就翻身去拿纸,这么一翻身,吉姆忽然看到,米娅裙子后面竟然有片不大的污迹,依然有些湿的样子。

    看到这个,吉姆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米娅拿张纸递给他,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忍不住歪头,无邪深邃的美丽眼睛看着他,奇怪道:“大叔,你怎么了?”

    吉姆把纸接过来,眉头依然皱着,问道:“米娅,你的屁股上是怎么回事?”

    “我的屁股?”米娅愣了愣,随之脸红,低声道,“你这个下流家伙,是不是想些下流的事情了?告诉你,我发誓婚前无性的,咱们虽然订了婚,你也不能多想。我最反感那些早早就有性~生活的女人了!”

    “不是,我是说你的屁股上有一片污迹,就在裙子上!”

    听了这话,米娅心头一跳,知道肯定是和乔尼疯狂的时候不小心弄上去的,因为是在裙子后面,所以没有注意。她心里吃惊,表面却很镇定,甚至没有出现丝毫的神色变化,只是随口道:“是吗?或许是不小心坐到什么东西上面沾的吧?”

    “不,不像是从外面沾上的,倒像是从里面洇出来!”

    米娅听了,不由生气,抬手就给了吉姆一巴掌,冷声道:“你什么意思?你……你怀疑我和别的男人偷~情吗?”

    吉姆本来真的充满怀疑,但现在看到米娅硬气起来,他反倒软了,因为实在很珍稀这个看起来那么单纯的女孩,忙道:“米娅,你听我说,我没有怀疑你!”

    “还说没有?你刚才明明就是在怀疑我!”米娅咬牙,气得脸色发白,大声道,“停车,停车,让我下去!”

    吉姆见了,更是紧张,忙抓住她的手,急声道:“米娅,米娅,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怀疑你!”

    “你放开我,放开!”米娅挣扎着要去开车门。

    吉姆手忙脚乱的,几乎要单膝跪在米娅面前,连连道:“米娅,我错了,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怀疑,你就是我心里的白雪公主,纯洁无瑕,和周围所有的女孩都是不同的,我怎么能怀疑你呢?你打我,你打我,只要你能消消气,就使劲打我!”

    他失去了一贯的稳重,慌乱不已。

    米娅果然抬手又使劲打了他一巴掌,气道:“你再怀疑我,咱们就马上解除婚约!”

    “是,是,是,我再不会怀疑了!”

    米娅抬头看着他,依然咬着牙,很生气的样子:“你不相信我真的能坚持婚前无性,对不对?你是不是也和我的那些闺蜜一样,觉得我是个怪胎?”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觉得你是个怪胎?我只觉得你很纯洁,这么大了,还从没有过那方面的经历,对于你的毅力我很佩服,也很支持的!”

    米娅哽咽道:“我只是想要个纯洁的爱情,纯洁的婚姻而已,但却受到那么多的质疑和嘲弄,连自己的未婚夫都不相信我!”

    说完,竟然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显得那样地柔弱可怜。

    吉姆看她这样柔弱凄婉,真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了,慌忙抱住她,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背,不住道:“米娅,原谅我,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好好保护你,你这么脆弱的女孩,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保护的,我就是保护你的骑士,无论你这位公主遇到什么困难,都有我呢!”

    “真的?”米娅抬起泪眼,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吉姆很坚定地点头,怜惜地擦去她的泪水,柔声道:“能找到你这么一个纯洁柔弱的女孩,我真的很幸运,你真的很特殊,像一块珍宝,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好好守护!”

    “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米娅终于靠进吉姆怀里,却依然啜泣着。

    吉姆拍着她的肩头,轻轻道:“不哭了,不哭了,米娅,我再不会惹哭你了!”

    米娅渐渐安静下来,眼泪也止住了,低声问:“吉姆,是不是因为……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去看了乔尼,所以你才会怀疑的!”

    “我已经不怀疑了,以后也不会怀疑的!”

    米娅认真道:“我和他根本没什么的,而且我最讨厌他这种花花公子,觉得自己长得帅气迷人,就勾~引身边的漂亮女人。我听说,他工作范围半径一百米以内的女人都和他有染,这种人简直就是我最讨厌的类型,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受伤很重,我才不会去看他呢!”

    吉姆点头:“我就知道你讨厌他的,你纯洁,他下流,你们根本不可能是一类人!”

    “你明白就好,你可能看到我和他接触不少,所以不舒服,但我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爸爸和我爸爸是老朋友,有这层关系,我不好对他太冷漠,就算很讨厌,也只能敷衍着!”

    “嗯,辛苦你了!”吉姆反倒安慰起她来。

    米娅叹了口气:“只要你不怀疑不吃醋就好了!”

    “肯定不会的,我保证再不会怀疑你了,你放心大胆地和乔尼在一起就是,不用在乎我。”吉姆深情地看着她,拉起她柔软的手亲了亲,“米娅,你要做的就是快乐,怎么快乐就怎么做,而我则会为你努力,努力打拼,巩固在公司里的地位,守护着你,就像守护着高贵纯洁的公主一样!”

    “吉姆,你真好!”米娅激动地使劲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