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吐气如兰(求月票)

    房门“啪”地一声关上,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秦殊站起身,来到魏霜雅面前,低头很小心地说:“魏总,不好意思,在你谈判的时候打扰,请你批评我吧,我真的错了!”

    他谨小慎微的样子真像是做错事的下属在面对严厉的上司。

    魏霜雅忍不住“噗哧”一下,抬头瞪了他一眼,忽然起身抱住他的脖子,气鼓鼓地嗔怪道:“你这个坏家伙,这里不是你的公司?这里没有你的女人吗?你竟然这么久都不来!”

    说完,张开小嘴,吐气如兰,贝齿就咬到秦殊的耳朵上,迷人的香气也在秦殊的鼻端弥漫,沁人心脾。

    “哎呦!”秦殊叫出声来,很是无语,“霜雅,你怎么也学会咬耳朵了?难道今年很流行这个吗?”

    魏霜雅轻轻咬了他一下之后就不咬了,只抱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肩上,默默地不说话。

    “怎么了?”秦殊想要轻轻推开她,却没推动。

    “别动,让我这么抱一会,一会就好!”魏霜雅喃喃地说。

    “抱一会就好?你的要求很低啊!”

    “不然能怎样?让你这个大坏蛋一直留在我身边吗?我知道我还没那么大的魅力,还是不要痴人说梦了!”

    秦殊把上身微仰,伸手轻轻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眯眼问:“霜雅,难道你不想我?”

    “你这不是废话吗?”魏霜雅抬手打了他一下,娇声道,“我能不想你吗?不想你想谁?”

    “很想?”

    “当然很想!”

    “哪里想?”

    魏霜雅啐道:“当然是心里想啊,还能用手指头想吗?”

    秦殊嘻嘻一笑:“我的意思是,你就不想见到我的时候和我做些激烈的事情吗?”

    魏霜雅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俏脸顿时红了,红得好像绚烂的朝霞,咬了一下嘴唇,低声啐道:“你果然是个大色~狼呢,就知道这种事情!”

    “这个很正常啊,就像奥特曼打小怪兽一样正常!”秦殊腆着脸笑,不老实的手则滑落下去,在魏霜雅的翘臀上轻轻揉动,魏霜雅的工装裙很显腰身,把她本来就迷人的翘臀衬得更加挺翘浑圆,让人看了就有些浑身发热。

    在他的揉动下,魏霜雅禁不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那冷艳中的一抹柔媚简直撩人心魄,嘴里喃喃道:“秦殊,你……你觉得这里可以吗?”

    秦殊转头看了看,一本正经地点头:“可以啊!这里空间这么宽敞,足够咱们折腾的了,装饰也奢华,不会败坏兴致,很理想,不错,不错!”

    “你……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魏霜雅觉得秦殊的手在自己翘臀上抚摸一会,就顺着裙腰伸进来,温热的手直接触碰到了她柔滑的肌肤上,她禁不住全身微颤了一下,声音里也多了些缠绵不清的味道,“大坏蛋,这……这是公司会议室啊!”

    “我当然知道!”

    “你……你就不怕有人忽然闯进来?”

    秦殊一笑:“放心,我不会被吓得阳~痿的!”

    “臭家伙,你……你就不想想我吗?我是总经理啊!怎么能和男人在会议室里偷~情?”

    秦殊早就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不由笑着抬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尖:“我想过你了,但不会有人来打扰的。你工作的时候一贯冰冷,又那么严厉,那个秘书如果不是看到我来,根本不敢敲门,放心,绝对不会有人闯进来的!”

    魏霜雅咬着红红的嘴唇,眼眸中的柔波越来越沉醉,低声道:“其实走过去把……把会议室的门从里面锁上不是很麻烦的!”

    “但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了,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了!”

    说着,就把魏霜雅抱到会议桌上,脸庞埋在她的衣领里,嘴唇在她白皙修长的脖子上贪婪地吻着。

    ……

    两人正有些忘情,忽然,会议室门上猛地响起了敲门声。

    魏霜雅吃了一惊,忙去看秦殊,媚眼如醉,低声道:“秦殊,快……快放开我!”

    秦殊却正在兴头上,低声道:“霜雅,没事,让外面的人离开就行了!”

    魏霜雅心里也舍不得这种幸福陶醉的感觉,这样和秦殊的亲密接触,真的很珍惜,于是忙收敛住自己的喘息,冷声说道:“滚!怎么又来打扰?”

    这么说着,心里却忐忑,真害怕外面的人会打开门。那门并没锁的,可以轻易打开。

    会议室里这么明亮空旷,只要外面的人打开门,就可以一眼看到她现在的模样,想到这些,脸上真是热得发烫,心里也乱跳。

    还好,外面的人并没打开门,只传来一个声音:“魏总,对不起,实在有些事情!”

    是她的秘书!

    “什么事等我回办公室再说!”魏霜雅的声音依然冷冰冰的。

    “是……是有人来拜访,对方来头很大,所以不得不请示您!”那秘书的语气里带着小心。

    “谁啊?”

    “对方是施越达银行的副总,叫吉姆,说是专程来拜访的,顺便商谈一下以后的合作事宜!”

    听了这话,魏霜雅倒没什么,秦殊却脸色变了变。

    “怎……怎么了?”魏霜雅脸色绯红地看他。

    秦殊皱眉:“这家伙怎么找到这里了?”

    “他去找过你了?”

    秦殊道:“我来这里的时候,接到柳姐的电话,说这个吉姆去拜访我,但我没见,没想到他又到了这里。他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和我的公司接触,到底是为什么?”

    魏霜雅忙说:“我去经营海外分公司的时候,倒和这个施越达银行有过接触,说起来也见过一个叫吉姆的人,但当时也就是接触一下,并没什么合作,我……我现在见他吗?”

    “不见!”秦殊摇头,笑了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我现在正爽得不行,怎么舍得就这样结束!他如果真有诚意,以后还会来的!”

    “好!”魏霜雅对着外面冷声道,“我和秦总正在商议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今天没空见他!”

    “是,魏总,我……我知道了!”

    那秘书终于离开。

    魏霜雅听到脚步声远去,也长长地舒了口气。

    魏霜雅的秘书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外面,对站在那里的一个高大戴着眼镜的外国男人道:“对不起,吉姆副总,我们魏总有重要的事情,今天实在没空见你!”

    吉姆看起来是个很斯文的人,长得不是那么帅气,但也中看,身上带着成熟稳重和利落干练,抬手推了推眼镜,问:“不知魏总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忙完?我不介意多等一会的!”

    他看起来真像秦殊说的,急着和秦殊的公司有所接触。

    “对不起,魏总今天都没时间的!”那秘书回答。

    吉姆还不放弃,又问:“那魏总什么时候能有时间?能不能给我一个确切的信息?”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