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饥肠辘辘(求月票)

    “嗯,知道了,小五哥!”

    言小五挂了电话,又给秦殊打个电话,恭声道:“大哥,那家伙奔你那里去了!”

    “好!”秦殊此时正在一个漂亮的别墅里,和暖的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贝蒂端起茶壶,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抬头看他挂了电话之后,脸上都是喜色,忍不住问:“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秦殊没有回答,反而转头看着她,笑问道:“贝蒂,有没有兴趣扮演我的情人?”

    听了这话,贝蒂吃惊不已,脸上顿时红了。

    秦殊忙道:“我强调一下,只是扮演,你别误会!”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个要求?”贝蒂脸上红晕未褪,看着秦殊问。

    “这个嘛,是让一个人看场戏,你愿不愿意?”

    贝蒂笑着说:“你收留我,还给我这么好的生活条件,我就算为了感谢你也会答应的!什么时候开始演?”

    秦殊嘴角微翘:“自然是等主角登台之后!”

    ……

    乔尼又饿又累,好不容易走到有人家的地方,这才发现,这里是片很安静的别墅区,建得很是漂亮。

    他就要走进去找人借个电话联系自己的秘书,但才抬脚,背后忽然响起一阵汽车轰鸣的声音,似乎有辆车冲了过来,他忙躲到一边,让开道路。

    一辆车很快驶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突然停住。

    乔尼皱眉,以为就是碰巧了,但往前走了几步之后,看到那车也跟着往前开了一段,紧紧跟着他。

    他不由奇怪,转头看过去。

    那辆车的车窗慢慢打开,首先映入眼帘就是两排呲出在嘴外的黄牙,跟着看到一个女人在对着他冷笑。

    看到这个女人,乔尼浑身一哆嗦,真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昏过去。

    “怎么,以为这么轻易就能摆脱我吗?”那女人笑得很开心,又显得很冷酷。

    “你……你怎么追到这里来了?”

    “自然是闻着你的味追过来的,昨晚很爽,我实在很舍不得你这个大帅哥呢!”那女人说完,还对乔尼抛了个媚眼。

    乔尼觉得双腿有些发软,但理智告诉他,现在必须跑,想想昨晚的事,他真是怕得要死,拔腿就跑,往别墅区里面跑,那样的话,至少还有人可以求救。

    那女人冷笑,下了车,跟在他后面追,有意无意地把乔尼往其中一个别墅那里逼去。

    “你这个疯女人,快滚!”乔尼一边跑,一边转身大吼,他真是怕了这个女人了。

    那女人却笑着,拿起一个袋子晃了晃:“我今天换了许多新工具,咱们玩些新花样吧!”

    乔尼更是害怕,尽管身上疼痛,还是拼命地跑。

    阳光很暖,但外面有凛冽的寒风,还是很冷的,所以虽然进了别墅区,却很少能看到人影。

    乔尼慌不择路,很快跑到一栋别墅跟前,看到别墅院里有个男人在修剪花枝,忍不住大喊:“救命,救命!”

    那男人回过头来,乔尼看到,顿时愣住了,竟然是秦殊。

    “怎么……怎么是你?”他失声说。

    秦殊也是同样的反应,很是吃惊:“怎么是你!”

    乔尼对秦殊本来有着深深的愤怒,但现在也顾不得了,撞开院门冲了进去,大声道:“秦殊,救我!”

    “救你?为什么?”秦殊冷冷道,“你给我滚出去!”

    “不要,有人追我!”

    秦殊抬头看了看,那个女人追到院门外面站住了,双手叉着腰,一副很泼辣的做派,大声道:“我追我男人,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让他出来!”

    秦殊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多管闲事的,这就让他滚出去!”

    “不要!”乔尼声音颤抖,忙说,“秦殊,你……你要相信我,我根本不是她男人!”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关我屁事,给我滚出去,少给我惹麻烦!”秦殊往院外指了指。

    乔尼忙抓住他的胳膊:“秦殊,我……我是辛迪的哥哥,你是辛迪的男朋友,你必须救我!”

    “又把辛迪拉扯进来了?对不起,这也不好使!”秦殊使劲打掉了他的手。

    那女人在院门外嬉笑着招手:“帅哥,出来啊,咱们再好好玩玩!”

    “你……你这个疯女人,我是不会出去的!”

    乔尼才说完,秦殊却一脚踹在他身上,把他踹得向院门冲过去,差点就冲了出去。

    他吓得忙扶住院门,连连后退。

    秦殊冷声道:“乔尼,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不……不要!秦殊,请你一定收留我!”

    “你这人不是很绅士吗?”秦殊撇撇嘴,奚落道,“怎么现在这么没脸没皮了?赶都赶不走!”

    “秦殊,你……你一定要留下我,这个女人会折磨死我的!”乔尼脸色苍白,声音抖得越发厉害。

    “不,我说了,这不管我的事!”秦殊走过去,作势要把他给扔出去。

    乔尼大惊,连声道:“秦殊,你……你要怎么才能救我?要不我给你跪下!”

    他就要跪下,秦殊却抬脚抵住了他的膝盖,看着他:“想让我留下你,你确实要给我些好处才行,但我不稀罕你给我跪下……”

    “那……那你要什么?你说,我都答应你!”乔尼转头看看院门外那个女人,现在真觉得什么都能答应。

    “我想知道一件事!”秦殊道。

    “什么事?你说!”

    秦殊看了他一眼:“我想知道辛迪为什么那么怕你?”

    听了这话,乔尼不由怔住,变得有些犹豫。

    秦殊二话没说,上前扭住他的胳膊,就要把他扔出去。

    “不要,我……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乔尼连忙说。

    “那好,说吧!”

    乔尼咽了口唾沫:“这件事我只能……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秦殊愣了一下,随之点头:“好,只要能你如实地告诉我就行!”

    “这么说,你……你答应留下我了?”

    秦殊点头:“你可以留下了!”

    门外那个女人却很不满,吼道:“你什么意思?他是我男人,你凭什么留下他?”

    说着,就要打开院门进来。

    秦殊却上前一步把院门按住,冷冷道:“这是我的院子,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乔尼早吓得跑进别墅里面,隔着窗户看着外面。

    那女人也是寸步不让,冷哼道:“我今天还一定就要进去了!”

    她一拳就向秦殊打过来。

    乔尼对于她的力气之大很清楚,很担心秦殊会挡不住,却看到秦殊轻描淡写地就把那女人的拳头抓住,紧跟着把她的胳膊扭到了后面。

    扭住之后,秦殊低声道:“留在外面,不要离开。你在外面对于乔尼是个威慑,他就不敢对我有所隐瞒了!”

    “知道了,大哥!”那女人忙答应。

    秦殊见她答应,就猛地一推,把她推出几米远,大声道:“不要踏进我的院子一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那女人显得暴跳如雷的,却不敢再强行闯进来,远远地指着别墅,吼道:“混蛋,我不信你不出来,我就在这里等着,等到你出来为止!”

    乔尼在窗户里看得更加心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先生,你好……”

    陡然听到声音,乔尼吓了一跳,慌忙转身,就见一个女人正站在后面,满脸微笑,一副居家好女人的模样。

    “你……你是谁?”乔尼忙问。

    “哦,我是秦殊的情人!”

    这女人自然就是贝蒂,她似乎很喜欢秦殊给她安排的这个角色,迫不及待就说了出来。

    “秦殊的情人?”乔尼惊讶不已,嘀咕道,“秦殊有了辛迪做女朋友,竟然还在外面有情人,真是岂有此理!”

    “先生,你说什么?”贝蒂奇怪地问。

    “哦,没……没什么!”

    贝蒂知道他就是秦殊所说的主角,脸上不由带着温柔,笑着说:“先生,请到那边沙发上坐下吧!”

    她要把自己这个角色中的温柔贤惠都表现出来,所以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样子,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乔尼又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外面那个丑女人不敢进来,松了口气,干笑一声,放心地到沙发上坐下了。

    “先生,请喝茶!”贝蒂虽然看他满身伤痕,衣衫破烂,但为了展现自己的角色特质,还是彬彬有礼地给他倒了杯茶。

    但乔尼现在更缺的是饭,已经饿得饥肠辘辘的,忙问:“有没有吃的?给我弄一些!”

    “好,你稍等!”贝蒂转身走去冰箱那里。

    乔尼也确实口渴了,拿起茶杯就要喝,但茶杯还没送到嘴边,就被一下打飞出去,原来是秦殊走了回来,冷冷地说:“我只说让你留下,并没说要请你喝茶吧!”

    那边,贝蒂已经打开冰箱,要把她买的糕点拿出来给乔尼充饥,转身看到秦殊对乔尼是这个态度,慌忙又把拿出来的糕点塞了进去。

    她只知道自己要扮演秦殊的情人,但秦殊并没说她对来人应该是什么态度,所以先前表现地很殷勤,但现在看到秦殊的表现,已经知道该怎么对这个人了,忙把冰箱门关上,脸色也变得冷漠起来。